因流通赞许肉食文章被天神责罚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8-02 10:44:50

因流通赞许肉食文章被天神责罚
===================
我自2002年见到索达吉堪布《放生功德甘露妙语》一书,受其鼓励而开始放生,因此,堪布对我的恩德很大。然恩德不能抵消知见上的误导。我后期对堪布篡改《法华经》一事极不赞许,对堪布几十年来在各种讲经中贬低汉传佛教,贬低汉传僧人,以及贬低汉人的说教极不赞许,对堪布赞美肉食的说辞极不赞许。其中,2009年,我在秦皇岛市大量对全国佛友流通索达吉堪布《放生功德甘露妙语》一书时,我曾因书中的《肉食与素食》一节有赞许肉食的大意,而被天神责罚。护戒神和护法神极为赞许堪布《放生功德甘露妙语》一书的绝大部分功德,但是对于《肉食与素食》一节,却极为嗔怒,也嗔怒责罚流通者的我。

因之,凡是2009年当年以及之后,全国各地包括香港和澳门,有佛友收到我流通的《放生功德甘露妙语》一书的单行本,以及有佛友收到我流通的《圆成福慧》一书中,载有堪布《放生功德甘露妙语》一文,其中《肉食与素食》一节,有大约两页文字,是被撕掉的,此乃吉祥果本人所为

我为撕掉堪布著作中这一章节文字的因果负责,也为我如上所陈述的感应事实之真实性负责。不仅仅索达吉堪布著作中为肉食辩护的部分,会被天神责罚,而且,其余任何人流通的任何文字中,有为肉食辩护者,均有责罚。我所知道的状况就是如此。至于未来是否将有藏传肉食粉,前来攻击本文,我也并不在乎。我以不妄语戒的戒体,为本文陈述之事实的真实性负责。我之所以公布这些过去的感应,一方面是劝诫大众戒杀吃素,一方面也是为索达吉堪布弥补这部分过失,帮助其减少未来的恶报。

关于索达吉堪布所谓三净肉开许之说,我论述如下:

其一,关于三净肉开遮之时间顺序,有“先开后遮”的逻辑依据和事实依据

《楞伽经》在开许各种净肉之后,已经彻底遮断一切肉食,无论三种,五种,十种之说,全部遮断。从开遮逻辑来讲,以及时间先后逻辑来讲,必然是先开后遮,如若无先开,则必无后遮。因此,藏传人士故意隐瞒这种真相,是别有用心的。有一些混淆视听的人,经常说佛开许三净肉,可是,却只字不提佛最终彻底遮断一切肉,也不提开遮的先后时间关系和先后逻辑,这不是别有用心,还能是什么?时间关系上看:是先开后遮,而不是先遮后开。请注意,我这一段文字所讲的“三净肉开遮的先后关系”极其重要,尤其是“彻底遮断肉食”是佛临终前不久在《涅槃经》遮断的,这是击碎“为肉食狡辩者”荒唐逻辑的终极理论。重视因明研究的人,一眼就能看明白这里面“为肉食狡辩辩护之逻辑”何在,以及其理论是不是站得住脚。



其二,《涅槃经》为佛圆寂前不久所说,《涅槃经》云:迦叶,我从今日制诸弟子,不得复食一切肉也!-------换言之:佛临终前六月说《涅槃经》之后,若还有人食用肉食,则不是佛弟子。

既然《涅槃经》为佛临终前不久所说,而且《涅槃经》之后更无其他经典开许肉食。由此可见,按照佛的临终前教诫:制诸弟子不得复食一切肉。反之,若食肉则不是佛弟子。这个逻辑从《大般涅槃经》的经文来讲,是极为明细的。所以,我是希望藏传革除吃肉恶见及恶习,不要落入被《涅槃经》定义为非佛弟子结局。

对待索达吉堪布的大部分功德,我们还是应该赞叹和恭敬,但是对于其讲经说法中的部分瑕疵,则应该予以纠正。这既对他本人有利,也对大众有利。


吉祥果
2019.08.02



下文即为《放生功德甘露妙语》一书中,被护法神和护戒神责罚的章节:


肉食与素食  

作者:索达吉堪布

在《楞严经》等大乘经典中,佛陀着重宣说了戒杀断肉以及素食的功德。如《楞伽经》中云:“得生梵志种,及诸修行处,智慧富贵家,斯由不食肉。”《受十善戒经》云:“啖肉者多病……当行大慈心,奉持不杀戒。”因此在历史上,梁武帝也根据《涅槃经》等佛经教义,出于慈悲心肠反对吃荤,著《断酒肉文》四篇,主张僧尼一律断肉。他又召集三律师入宫会议,使僧尼断肉食素,从此在汉地佛教徒中,吃素成为了良好的定制。直到如今在汉地,绝大多数寺院的法师居士都在坚持吃素,获得佛经所说的无量断肉功德。 
 
不过在食肉的问题上,藏地及奉行上座部的东南亚地区与汉地有着不同的传统习惯,又均有教证依据,欲解释此现象、推知佛经的深奥意义,应根据具德上师的教言、清净的传承以及广大的智慧,以此方能了知各种经论的不同破立之处。  

有人以为藏地食肉是密宗风行所致,事实并非如此。确实基于密宗最高的见地,吃肉与双运、降伏等一样皆属于密宗的最高行为,但这仅对于证悟很高的瑜伽师而言,非一般凡夫所能企及。如大成就者帝洛巴常吃生鱼,那若巴对此未生起邪见,如理依止后,也获得了究竟成就。又如汉地济公和尚一生吃肉喝酒,然人们依然推崇其为圣者的权巧示现,而未敢讥侮或效仿一样。藏地佛教徒食肉的习俗,即是基于高原地理不长庄稼的客观现实,以本师释迦佛在别解脱戒中的方便开许为根据而形成的。  

印度律宗祖师功德光和释迦光在各自所著的《律经根本律》与《毗奈耶三百颂》中都开许食用三净肉。又《毗奈耶经•药事品》中云:“世尊告,不得食用非清净之肉。”《律仪经》云:“观察钵中之鱼肉等,若非人肉等,则可食用。”印度阿阇黎巴西在《中观精华论》中云:“声闻乘论中,开许三净肉,食亦无过失,已成精等故,如乞食无过……食肉非有过,时众无害故。”《中观精华论释》中亦云:“大悲怙主释尊者,于大乘经典不仅未开许食肉,且云遮止。小乘经中食用三净肉亦说无过失。”此三不净肉,多数智者根据《律仪颂》中“利众如来云:故意宰杀肉,或见或闻疑,其肉不得食”一偈,解释为或见、或闻、或疑为我杀者,但也有些论典说凡是为食肉而宰杀者,全为不净肉,如释迦光论师所著的《毗奈耶具光论》云:“不食故意宰杀之鱼肉等,若杀或劝杀,及随喜杀者,虽是三净肉,但故意宰杀乃无慈悲心故,亦非合理,不得食用,余肉乃无遮也。”  

但大乘经论对食肉作了严格的遮止,如《大象力经》、《大云经》、《涅槃经》、《指鬘经》、《楞伽经》、《妙臂请问经》以及中观诸论中广说了食肉的过患。在《楞伽经》中佛告大慧菩萨:“大慧,我有时说遮五种肉,或制十种。今于此经,一切种,一切时,开除方便一切悉断。”又如经云:“何人食用肉,先堕饿鬼众,后堕号叫狱。”寂天菩萨在《学集论》中说声闻乘开许三净肉亦是不了义的抉择,因要引食肉者渐次入佛门故,并引《楞伽经》说明。萨迦班智达的《辨三戒论》云:“声闻可食三净肉,若彼净肉不食者,是乃提婆之禁行,大乘经论遮食肉。”藏地全知果仁巴在《辨三戒论释•善解佛意疏》中亦作如是宣说。
  
但是,有些寡闻无智的人,认为吃肉的全是外道,或因此而戒律不清净,这是一种偏见。难道佛陀在小乘经典中开许食用三净肉,于是这些经典也成了外道书籍吗?如今佛教信徒占人口95%以上的泰国、不丹、斯里兰卡、缅甸等佛国的教徒们,不仅是居士食肉,出家人中也少见素食者,那这些国家的所有僧俗全是戒律不净者吗?若如是承许,则无异于坐井观天。
  
又有人认为,只有汉地显宗崇尚素食,藏地学密者则全是食肉的。其实不然,除食用三净肉者外,藏地还有相当一部分僧众与居士倡导并奉行素食。五明佛学院每当打斋供僧时,总要准备一大锅素饭,以方便藏汉两族吃素的僧众。在四川省红原县有一活佛,在他第一世时,发愿七世中不进肉食,现在是第二世,从小见肉就哭泣不已,至今已成年,戒肉茹素依然如故。  

若有人想:“汉地《梵网经菩萨戒本》中说:‘夫食肉者,断大慈悲佛性种子,一切众生见而舍去。’食肉教徒对此经作何解释?”殊不知在藏地所传的两种菩萨戒,属于由龙树、无著二大菩萨所传的瑜伽部,均有别于汉地。龙树菩萨的甚深见派菩萨戒中有十八条重罪,八十轻罪;无著菩萨的广大行派中菩萨戒有四重罪,四十六轻罪。在其戒条中,虽未见开许处,但也未见遮破食肉。另外,《梵网经》中此不食肉戒列为四十八轻垢罪之一,非犯根本重罪,与“别请僧”、“不行救赎”、“懈怠不听法”等轻垢罪并列,此后三条均极易犯,并未见重视,独重视此不食肉戒,似亦非应理。若想:“食肉过患既堕恶趣,则应非轻罪耶?”答:这也不一定,因食肉过失虽堕地狱,然仍较易忏悔清净。又如《宣说轻重罪经》说:“比丘犯一白衣轻罪,亦需在复活地狱受八万年苦。”  

依据措那•西绕桑波的《毗奈耶根本论•日光疏》所述,在末法时代,能保持根本戒不犯,即为戒律清净。法王如意宝的《教诲甘露明点》也云:“根本堕罪与自续,常非并存为净戒。”于食净肉者来说,别解脱戒未犯,菩萨戒中依《梵网经》也只犯轻垢罪,且此轻垢罪通过忏悔也即可清净。如汉地共称的清净比丘中,也有午后食饭或懈怠不听法者。因此,无论守持何戒,应以戒体之轻重为主,不能仅看表面形象。如今见他人犯根本重罪,不觉有过,对犯轻罪者,却极为见怪,并立为破戒,如是判断,是否应理,尚请三思!  

综上所述,戒肉茹素有无量的功德,食肉则有极大过患,但在藏地,佛教徒食用三清净肉于菩萨戒与别解脱戒均不为破,更不等同于杀生与外道的行为。所以,以藏汉为主的所有佛教徒,应该团结和合,互相尊重,不得诽谤,应知都为世尊所传下的清净教派,都有解脱道。广学实证的人,由此可证藏汉互通,显密不违,各派圆融。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