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迦佛的“子嗣数量”相关问题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7-30 19:25:48

释迦佛的“子嗣数量”相关问题
===================
有师兄发来一段名为“小池”的公众号的文字。文章作者有如下这段文字:很多初学佛的人不知道,其实善星比丘是佛出家前的亲生儿子。佛陀一共有三个儿子:一、善星。二、优摩那。三,罗睺罗。佛友发来此段文字,是希望我发表一点看法。
========
吉祥观点:关于佛陀有三子,还是佛陀有一子,我过去博文有过多次论证,七年前在地藏缘论坛也曾论证过这个问题。我最后一次最全面的论证该课题,是我老博客2017年9月9日《释迦佛的“子嗣数量”相关问题》一文。我本欲将老博客原文链接粘贴在此,结果发现,由于政策相关的网络限制,本文已经被新浪系统删除。为重明原文之义。我重新发表原文如下(手中有我老博客电子版者,直接阅读原文即可):





释迦佛的“子嗣数量”相关问题
▆▆▆▆▆▆▆▆▆▆▆▆▆▆▆▆▆▆
提问:见师兄引用佛经,证明释迦佛离家出走当夜,罗睺罗并未出生,我看了佛经依据,觉得是可信的;可是,是不是还有一种可能,比如,会不会释迦佛除了罗睺罗之外,还有其他儿子呢?比如,有一种说法,认为“善星比丘”也是释迦佛的儿子?

回答:相关释迦佛之子嗣数量问题,2014年时我和很多佛友在地藏缘论坛就此做过一个专题探讨,既然今天问及,我就将你的问题,按照我当年的探讨依据和探讨结论,做一个重新的分类回答。

关于善星比丘是释迦佛儿子的说法,现存唯一的经典依据是《大般涅槃经》,经云:善星比丘是佛菩萨时子。然而,此一依据存在两处争议:

第一,除《涅槃经》外,并无其余任何一部佛经有类似说法,因此,此一依据是“孤证”,不但是孤证,而且,此一依据,已经被《长阿含经》所否定,该经卷第十一云: 时,彼梵志于一面坐,白世尊言:“先夜隶车子善宿比丘来至我所”;南传《阿含经》之《师子吼大经》云:尔时,有离车族之子善星,舍此法、律未久。从上述两处相反依据,就足够否定善星比丘是释迦佛现世儿子之说;《大般涅槃经》的依据,不但是孤证,而且已经有相反的依据出现,因此,此经之说,不足成为可信的依据。

第二,《大般涅槃经》说“善星比丘是佛菩萨时子”,这本身就有双重含义;比如,释迦佛从因地初发心修行,一直到成佛之前的生生世世,都可以视为是佛做菩萨时;因此,佛过去做菩萨时所生之子,其数众多;譬如《金光明最胜王经》中,释迦佛宿世做流水长者子时,其子有二,一子就是佛世时的阿难,一子就是佛世时的罗睺罗;又如《观世音菩萨本缘经》记载,观世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也曾经是释迦佛宿世的儿子,,,这都是释迦佛过去世做菩萨时的儿子。因此,若说佛做菩萨时的儿子,那个含义是很久远的,未必指佛现世的儿子。故而,很多大众误会了《大般涅槃经》的经义。

综合上述,可以得出结论,善星比丘是佛宿世做菩萨时的儿子,并非现世之子,这是能够圆润所有佛经含义的唯一合理结论。那么,善星比丘到底是谁的儿子呢?按照上述依据,一处说他是“离车族之子”,一处说他是“隶车子”,总之,他不但不是释迦佛的儿子,他甚至连“释迦族”的身份都没有,他的血统完全和释迦族无关,他的血统来自于“离车族”。

▆▆▆▆▆▆▆▆▆▆▆▆▆▆▆▆▆▆
提问:窺基《妙法蓮華經玄贊》:又經雲佛有三子。一善星。二優婆摩耶。三羅睺。故涅槃雲善星比丘菩薩在家之子。上二尼眾各得出家。道行久成希聞妙法。有緣皆至眷屬俱來。
回答:窥基大师名望虽高,然引经据典并无实指,只言“经云”,却不言“何经所云”,若就考据而言,或就立论严谨而言,确属瑜不掩瑕处;既无经典依据明确指示,故而,虽属窥基大师著作,然于此具体知见,也未必一定可取。更何况,已有上述《阿含经》依据实证善星比丘之血统来源。另外,窥基大师无确指之所谓佛经依据,较之《阿含经》有确指之佛经依据而言,后者更可信,而前者不可信。我怀疑窥基大师于此事实,也有知识缺漏处。我之言辞虽然大胆,但事实如此。

又,窥基大师作《法华玄赞》,本义引《法华经》以三车方便接引火宅诸子之说,本属譬喻之义,以一佛乘方便而说三乘教法,代指声闻乘、辟支佛乘、佛乘,并非实指佛有三子,不知窥基大师从何误会?

又,窥基大师《法华玄赞》漏洞百出,譬如,《玄赞》曰:《未曾有經》《須達拏經》《瑞應經》皆雲羅睺是瞿姨之子。佛有三夫人。一瞿姨。二耶輸。三鹿野。各有二萬婇女。瞿姨無子是玉女。彼經從長母為名。亦無過失。-------------遍查《未曾有经》全文,皆说罗睺罗是耶输陀罗子,从未有言及罗睺罗是瞿姨子;又复遍查《瑞应经》中,言罗睺罗又是瞿姨之子,与前一依据矛盾;又查《须达经》,只讲世尊宿世因缘之事,根本无有提及罗睺罗是瞿姨之子事。何况,既然大师说瞿姨是玉女无子,说罗睺罗是瞿姨长母名义之子,既然如此,大师引用《瑞应经》却说罗睺罗是瞿姨子,一说瞿姨无子是名义子,一说是瞿姨亲生子,如此矛盾的依据,大师引用居然视若无睹?何况,大师先言三经皆说罗睺罗是瞿姨之子,后又说瞿姨无子是玉女,又说三经是从长母之名义而言罗睺罗是瞿姨之子,这一点从辈份上这样讲,当然是可以的;问题是,窥基大师所引三部经典中,唯除《瑞应经》外,其余两经根本不存在大师所讲的“皆云罗睺罗是瞿姨之子”;如此看来,窥基大师,居然如此马马虎虎,信口开河?甚至有伪造经据的嫌疑。

综合上述考据,可以说明,《法华玄赞》一书,的的确确是漏洞百出,虽名义上出自窥基大师撰著,但从实际水平而言,绝非窥基大师手笔;奘师高才,法义精微,制节谨度,声震五天竺,名满九神州,岂能收容如此这般水平的“窥基大师”来做宗门继承人?《法华玄赞》在引经据典时,或不引经典名目而做模糊搪塞之言,或者引用经典却依据错谬,或者引用经典之依据根本不能成立大师之立论,或者引用经典依据并无大师所述之事实,,,,,真正的窥基大师又如何能犯下如此低劣的常识性错误?而且是频繁出错?因此,吉祥果大胆猜疑,所谓唐代窥基大师《法华玄赞》一著,似非出自窥基大师之手,疑是其他水平陋劣之人撰写,假托大师之名尔。

又综合上述依据,可得出结论:即便《瑞应经》认为罗睺罗之母是瞿姨,而非耶输陀罗,这一依据与其他绝大多数佛经依据完全矛盾,无论大小乘各种佛经中,各处可以互相印证的佛经依据可以更多的证明:罗睺罗是耶输陀罗之子,而非瞿姨之子;大数据时代,通过统计佛经中的关键字,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耶输陀罗是罗睺罗之母,这个依据在佛经中的存在数量绝对居第一,可以互相印证。当然,历史上数次佛经集结之后,佛经依据出现部分差错,这是可以想象的。在各种佛经依据之中,如果出现一处“孤证”不能有其他依据印证,但是其余相反的依据之间却能够互相呼应,互相印证的,应该尽可能采信能够互相印证的佛经依据,对于不能有其他依据来证明的孤证,或者该孤证被其他佛经推翻的,应该尽量不采信。因此,我的结论是:罗睺罗之母是耶输陀罗,而非瞿姨。

又综合上述依据,无论罗睺罗是谁的儿子,无论罗睺罗的母亲是耶输陀罗还是瞿姨,无论这种记载是不是有错误的地方,但是,罗睺罗是唯一的,这一点在上述佛经依据之中,没有丝毫矛盾;上述任何佛经依据中,没有出现过罗睺罗之外的第二个“佛子”。

▆▆▆▆▆▆▆▆▆▆▆▆▆▆▆▆▆▆
注:下文为我2014年反驳上海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夏金华文章《释迦牟尼之子善星比丘事迹考》时所作,可以解释您的上述一些疑惑。
▆▆▆▆▆▆▆▆▆▆▆▆▆▆▆▆▆▆

夏金华先生原文:一般人以为,释迦佛为悉达多太子时,曾娶耶输陀罗为妻,并有一子,名罗睺罗(Rhula),又称罗云。如佛在《大本经》里所说:“今我有子,名曰罗睺罗。”《大楼炭经》也只提“罗云”一人,《长阿含经》卷二十二所说,亦复如是。《未曾有因缘经》则详细地叙述了罗睺罗出家前后的经过。此外,由于《罗云忍辱经》、《中阿含经》中的《罗云经》和《法住记》等经论对罗睺罗的生平事迹也多有比较清楚的描述。因而,诸多经论的记载使得罗睺罗广为人知。

吉祥果回答:经我逐一查证上述佛经依据,夏先生所引用之上述经典记载是可靠的。

夏金华先生原文:但实际上,据《十二游经》、《五梦经》等记载,悉达多太子在出家之前有过三位夫人:瞿姨(Gop,Gopk或Gop,《修行本起经》卷上作“裘夷”)、耶输陀罗(Yasodhar,经中作“耶惟檀”,系“耶输陀罗”之异译)和鹿野,并各领二万彩女。其中瞿姨为第一夫人,耶输次之,鹿野为末。《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卷三也有类似之说。因有三位夫人,所以,净饭王为之立春、夏、冬三时殿。她们一共生育了三个孩子,罗睺罗只是其中之一。另外,还有善星。

吉祥果回答经我查证,夏先生提及之《十二游经》只提及悉达多太子三妃之事,并未提及生三子;《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破僧事》也只提及三妃之事,并无生三子之记载;所以,夏先生前面所引用的经文,和后面说生育三子之结论,根本没有因果关系,夏先生所引用佛经中,根本没有生三子的记载,纯属夏先生凭空捏造。不但经无此文,而且连“善星”二字,尚且没有,罗睺罗也只有二处提及;所以,夏先生提及的佛经,怎么能证明释迦佛有三子呢?

从上文不难看出,夏先生犯了“想当然”的错误,他认为悉达多太子有“三妃”,因此,理所当然的认为悉达多太子应该有“三子”,做学问,做考据,用想当然的态度来进行,这是最为忌讳的。譬如,众所周知,中国古代的皇帝,动不动就后宫佳丽三千人,可是不一定就生三千个儿子吧?这是最最简单的推论。中国古代的皇帝,有的一两个儿子,还不一定保得住,比如宋高宗赵构,儿子夭折以后,居然没有子嗣继承大统;又比如明朝的好几个皇帝,子嗣单薄,或者夭折;所以,有多少个妃子,就有多少个儿子,这是夏金华先生想当然的,这不是做考据的态度。

夏先生说:她们一共生育了三个孩子,罗睺罗只是其中之一。另外,还有善星。--------这纯粹是地地道道的想当然。



夏金华先生原文:Sunaksatra ·,音译为“须那刹多罗”、“苏气怛罗”,一译“好星”)。罗睺罗是长子。这些事实在我国南北朝以来至唐宋时期的佛教界并不是什么秘密,在僧祐的《释迦谱》、智俨的《华严经搜玄分齐通智方轨》、法藏的《华严经探玄记》、澄观的《华严经疏》、李通玄的《新华严经论》和知礼的《金光明经文句记》等著作中均或多或少地提到过。
虽然《瑞应本起经》、《须达孥经》等经说,罗睺罗是瞿姨之子。事实上,根据《未曾有因缘经》、《十二游经》以及《法华经》的记载,耶输陀罗才是罗睺罗的生母。《大智度论》卷十七所引《罗睺罗母本生经》,亦持此说。隋天台智者《法华文句》据此解释说,瞿姨是“明女”,并未生育,罗睺罗乃耶输所生,只不过瞿姨是第一夫人,所以“从长母为名”,也是合乎情理的。隋末唐初的胡吉藏,在他的《法华义疏》中还引“经云:佛有三子,一善星,二优婆摩那,三罗睺罗。”唐代窥基《法华玄赞》也曾引用过这一说法。

吉祥果回答:关于这一部分记载,仍然没有佛经原文能证明有三子,唯独提及的,还是颇具争议的《法华玄赞》,所以,不足为凭。另外,上文胡吉藏《法华义疏》和窥基《法华玄赞》,都使用了“经云”二字,但是都没有指出“何经所云”,所以,窥基可能存在原文抄录胡吉藏著作但是却未做详细考证的事实,不然的话,两部著作为何出现同样的词句,而且同样的词句是同样的问题?

此外,夏金华先生所引用的上述佛经依据,也没有一部依据可以证明佛有三子,更没有依据证明善星比丘是释迦佛现世之子。

关于夏金华先生引用《修行本起经》说三子事,经我查证,也无其事,唯独提及三夫人,仅此而已!不晓得他考证的悉达多三子,从何而来?依据如下:

《修行本起经》云:凡二万人。昼夜娱乐。绝世之音。太子志意。不以为欢。常欲弃舍。静修道业。济度众生。王问其仆。太子迎妃以来。意志云何。仆答王言。忧思不乐。身体羸瘦。转不如前。王心愁忧。即召群臣。太子不悦。当如之何。诸臣议言。宜复娉娶增其伎乐。傥能回志。乐于世间。即复为娉妙女。一名众称味。二名常乐意。其一夫人者。二万婇女。三夫人者。凡有六万婇女。端正妙好。天女无异。王问裘夷。太子今有六万婇女。伎乐供养。太子宁乐乎。答言。太子夙夜专精志道。不思欲乐。王闻忧惨。召诸群臣。复共议言。今供太子。尽世珍奇。而故专志未曾欢乐。必如阿夷言乎。诸臣答言。六万婇女。极世之乐。不以为欢。宜使出游观于治政。以散道意。

夏金华先生考证《瑞应本起经》言说悉达多生三子之事,更是子虚乌有,经中唯一一处提及的,仍然是佛指而孕之事,并且预先预告,六年后生子,这与罗睺罗被怀孕六年才出生的事实相符,唯独此处耶输陀罗,变成了瞿夷,可能是翻译问题。然而,经中毫无三子之事!!依据如下:

太子至年十七。王为纳妃。简阅国中名女数千。无可意者。最后一女。名曰瞿夷。端正好洁。天下第一。贤才过人。礼义备举。是则宿命卖华女也。女子虽纳。久而不接。妇人之情欲。有附近之意。太子曰。常得好华。置我中间。共视之。宁好乎。瞿夷即具好华。又欲近之。太子曰。却此华有汁。污瘀床席。久后复曰。得好白[叠*毛]。置我中间。两人观之不亦好乎。妇即具[叠*毛]。又有近意。太子曰。却汝有污垢。必污此[叠*毛]。妇不敢近。傍侧侍女。咸有疑意。谓不能男。太子以手指妃腹曰。却后六年。尔当生男。遂以有身。于是太子。复启游观。出北城门。天帝复化作沙门。法服持钵。视地而行。太子问曰。此为何人。其仆曰。沙门也。何谓沙门。对曰。盖闻。沙门之为道也。舍家妻子。捐弃爱欲。断绝六情。守戒无为。其道清净。得一心者。则万邪灭矣,


夏金华先生原文:据《修行本起经》、《瑞应本起经》等所说,悉达多太子十七岁开始娶妻,二十九岁出家。十二年间育有三子,不要说他的王子身份与地位,即便是一般平民男子也是极为普通的事情,何况他还有三位夫人、六万彩女。若以人间佛陀而论,三夫人、三子之说,更与事实相符。


吉祥果回答:综上各楼我所查证,夏金华先生这一段佛生三子的考证,纯粹胡说八道,只是以三妃以及六万采女之事,凭空依靠想象,捏造悉达多太子三子之事!夏先生完全是将悉达多太子,当作俗人一样想象,以为身边女人多,就一定要生很多孩子?完全是学者的疯狂想象!夏先生这种臆想、想当然的态度,不应该是做考据的务实态度,先生犯的最大的错误是:将佛当作俗人看,将想象当作事实看。诚如前文所述,后宫佳丽三千的皇帝,却没有儿子,难道夏先生想当然的认为他们一定要生三千个儿子?


夏金华先生原文更为重要的是,佛陀本人也在《法华经》里证实了罗睺罗是长子:
我为太子时,罗睺为长子。我今成佛道,受法为法子。于未来世中,见无量亿佛,皆为其长子。一心求佛道,罗睺罗密行,唯我能知之。现为我长子,以示诸众生。无量亿千万,功德不可数;安住于佛法,以求无上道。-----------既然佛陀的偈颂明确说明罗睺罗是长子,也等于承认另外还有孩子,他们分别是善星和优婆摩那。只是他们俩谁为老二、老三,限于史料,无法确指。



吉祥果回答:

(一)、善星比丘是释迦佛现世之子的说法,在本文之初已经由北传《长阿含经》和南传《阿含经》所推翻,经典明确证明,善星比丘是离车族之子,因此夏先生凭空想象出来的善星比丘是佛子的事情,实不足信;

(二)、无论是胡吉藏《法华义疏》还是窥基《法华玄赞》,所引经典名目不明,并无实际指向,不足考证;又,二者所引经中所言之“优婆摩那”,至今无有可信经典依据证明他是悉达多太子之子。

至此,善星比丘是佛子的说法,已经彻底推翻;优婆摩那是佛子的说法,无有依据;唯一剩下有各种依据可以证明的佛子,只有唯一的一位,就是“罗睺罗”!!!!

(三)、关于佛经中“长子”之说,夏先生认为《法华经》说罗睺罗是“长子”,因此想当然认为佛还有“次子”,故而推定释迦佛有多个儿子,这也是一处想当然!比如《华严经》云:十方如来有长子,其名号曰普贤尊;若按照这个依据,请问先生,到底普贤菩萨是诸佛之长子,还是罗睺罗是诸佛之长子?再请问先生,十方诸佛的“次子”又是谁呢?再请问先生,既然普贤菩萨是十方诸佛的长子,释迦佛是十方诸佛之一,必然普贤大士也是释迦佛的长子,既然如此,先生说释迦佛有三子,岂不是从这里考证,释迦佛又有四子了?因为多了普贤菩萨这个儿子?所以,很显然,佛教中,“长子”之义,绝非先生所解释的那么简单。

又比如,我佛教法中常谓:此法最第一,又一处谓之彼法最第一,又一处又谓之另一法第一,,,,,如是法法头头,皆是第一,若做第一第二解,皆非佛意;然夏金华先生做出了“因为有第一,所以有第二”的解释,因此认为“罗睺罗长子,必然有次子”!这就是学者和佛教徒对佛经解读的不同。

▆▆▆▆▆▆▆▆▆▆▆▆▆▆▆▆▆▆
提问:那按照师兄您的考证,认为罗睺罗是释迦佛的“独生子”?

回答:是的,我的观点是:罗睺罗是释迦佛唯一的“独生子”,释迦佛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执行的非常好,要是罗睺罗生在中国,中国政府会给罗睺罗颁发“独生子女证”,会奖励释迦佛。所以,释迦佛三千年前就知道“只生一个好”。而且,释迦佛也算是优生优育,生了罗睺罗这么优秀的孩子,密行第一。
▆▆▆▆▆▆▆▆▆▆▆▆▆▆▆▆▆▆

吉祥果
2017.09.10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