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福沾罪七分之一,非“恒久不变”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7-25 08:41:30

沾福沾罪七分之一,非“恒久不变”
=====================
提问:感谢师兄指点,那目连救母,其母与千百高僧是借其子斋僧之负欠因缘而获救,长孙皇后是否亦可因其子大赦天下寿命增长之福而延寿呢?别忘了她与子之间也有七分之一的福德共享?
========
吉祥观点:(1)、依照《地藏经》义,眷属间有七分之一沾福因缘,此事并不虚假。然而须知,此七分之一比例,并非恒久不变。若恒久不变,则违生灭法“诸法无常”之理。以实情观之,眷属之间互相负欠深广,也可能超过七分之一沾福比例,负欠不足,也可能低于七分之一比例。且随着眷属间依照《五苦章句经》所说的“讨债还债”关系的演变,本初沾福七分之一的比例,也可能逐渐随着偿债而被稀释到八分之一、九分之一、百分之一、万分之一,,,,乃至于一直到最后,互相之间毫无负欠,纤毫之福也不能沾得。这时候,就是眷属间宿债偿还彻底结束。因此,《地藏经》所谓七分之一沾福之事,虽然存在,但是它并不是一个永恒的存在,更不是永恒比例的存在,它也是无常法,是生灭法,也会随着讨债偿债的演变而逐渐稀释其沾福比例,反之,它也会随着互相加深负债而增长其沾福比例。因此,七分之一沾福之说,虽是共业共受的罪福分享机制,但应以生灭无常之理观照,方才合乎真相(这些也是以前博文讲过的,不知各位是否记得?)


有人不信我说的“七分之一沾福沾罪比例”是逐渐“增减变化”的,非要和我辩论,非要说什么“佛经没有说七分之一比例会变化”,因此认为我说这个比例会增减变化,是邪见,是我的发明。那么,我倒要问问看:如果这个比例恒久不变,岂不是所有的眷属间无法实现《五苦章句经》的讨债还债?岂不是眷属永远都是眷属?你见过不离散的眷属吗?如果这个比例恒久不变,无常又怎么解释?如果这个比例不变,你孝顺父母修得的福报,又从哪里来?如果这个比例不变,你养育子女修得的福报,又从哪里来?所以,你要知道,《地藏经》所谓七分之一沾福,是一个最常见的比例,但却不是恒定不变的唯一比例。按照今天的语境,我们可以将七分之一理解为一个眷属沾福比例的“平均值”。


(2)、如上论证:七分之一沾福既不恒久持续,长孙皇后与唐太宗以及与诸子间的沾福因缘,也不持续保持深厚的比例。因此,唐太宗修福,长孙皇后也可能沾福七分之一,也可能其他更低的比例,也可能最终丝毫不沾福。其子女修福,沾福机制也复如是。

(3)、更何况,眷属间不仅仅沾福比例如是,共享罪业比例也是一样。沾福七分之一,必然沾罪业七分之一。这是无可避免的。眷属间因为恶业互相拖累,甚至拖累亡人超升,这些观点也是《地藏经》的观点。因此,不能只盯着沾福七分之一,忘记同时还沾恶业七分之一。

(4)、郭嘉法度,为保全郭嘉正常运转,最大限度的保全国民利益。如果因一人之所需,而废郭嘉法度,随意大赦,纵容凶徒,则非修福,实乃造罪。长孙皇后虽然寿命不高,但是见识超群。这个见解上,她的认知比师兄的认知要高啊。所以,大赦不一定都是利益。尤其是为一己之私而行大赦,以私废公,不增福祉,反增其罪。

总体上来看,贞观年间,奉行抚民以静,除征战导致的负担较重之外,其他方面,是尽量不干扰老百姓的生产生活的,类似于文景无为而治。至高宗朝,政令和法度更加宽松,废止了此前一些不便民的政策。武周时期,也是如此。李唐从高祖至太宗,至高宗,至武周,至玄宗,这个期间,国家法度都是相当宽松的。这个阶段,虽然宫廷内部血腥斗争不断,但是对老百姓的政策法令环境,还是非常宽松的,这也是盛唐之所以繁盛的重要原因。此一期间,若非重大的罪恶,一般是不罪以刑狱的。反过来说,凡是入狱的,必有重罪。如此刑狱,如何大赦?一旦大赦,释放出来的都是重刑犯,对社会大众是不利的。(我看了我们当朝最近的这次大赦,做的就比较严谨,轻重有序,不当赦免者,绝不纵容,做的挺合适)。

(5)、综上,姑且不说大赦是罪是福,即便是福,长孙皇后是否能分享其福,七分之一沾福比例是否长存,都不一定。因此。具体因缘只能具体分析。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