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原理中的“国土气运”变化规律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6-18 08:58:03

《周易》原理中的“国土气运”变化规律
========================
据说,钱穆先生曾经研究过“中国京都不可设置在江南”的课题。其实《周易》学界流行的一个说法,与钱穆先生研究的结论一致,但其结论更具有周易的“规律性”,即:西金克制东木,北水克制南火,这才是根本。

历史的观察,中国政治中心的任何一次“东移”或者“南移”,最终都会逐渐走向灭亡。比如西周变成东周而亡,北宋变成南宋而亡,这都是从“主克之位”走向“受克之位”的规律。

而且,如果不看河西走廊及以西这一块的话,中国历史上东部的政权注定被西部的克制和打败,比如周灭商、秦灭东方六国,南部的注定被北部的克制打败。历史上所有的北伐,全部失败告终,不管是诸葛亮的北伐还是孙中山的北伐。或者太平天国的北伐。或者三藩之乱的北伐。或者蒋公北伐毛泽东,,以及其他更多北伐,,,全部在战略层面失败。这是历史规律。据说只有朱元璋一个人是从南往北打,逆天而为,获得胜利的。

当年毛在重庆谈判时,曾讥讽蒋,说南京是亡国之都,历来如此。《重庆谈判》一片曾重现此章节。所以,毛早早跑到比“长安”更靠北的“延安”建立临时政治中心,之后又定都更东北方的北平,据说都是毛精通《周易》的表现。据说蒋公不通这些奥秘,一味追随美龄女士信耶稣,结果输给了精通中国《周易》的毛。

此外,以长安为中心,划分八卦八向,各有吉凶,但三大吉门吉位分别为:中国东北为“生门”,比如北京,正北为“休门”,比如延安,西北为“开门”,比如河西走廊方向。三大吉门,全部在北方,五大凶门,全部在南方,,,故而,,,中国建政,,,京都以设置在“中宫”能控制北方三大吉门的位置为宜,比如长安、洛阳,或者直接设置京都在其东北生门,西北开门,正北休门这三大吉位,,,都是合适的选择,,,唯独不宜在东、南等五个方位,,,这是受克之凶位,亡国之位也。

从这个角度看,刘备福德不足, 孙权福德也不足。故而刘备居西南“死门”,孙权居正东“惊门”,三分天下,结局已定。此非诸葛亮不通《周易》,而是刘备福缘之地,只在蜀中,孙权福缘之地,只在江东。诸葛亮只能因势利导,而不能强求。

最后诸葛亮六次北伐,劳民伤财,但是,从周易学术来看,这是他积极争夺北方“吉门”,为蜀国拓展有利空间的必须努力。

那就有人要说了,东吴和曹魏对阵赤壁,不是东吴获得了赤壁之战的胜利吗?回答:类似于赤壁之战这样的南方对北方的“战术性胜利”,历史上一直是有的,而且不少,包括诸葛亮北伐的前面几次,都有不小的战术性胜利。但是在战略层面,最终东吴、西蜀还是输给了北方的“曹魏”。

毛政权从江西,经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川西,甘南陕南,一路到陕北延安,并据为红色政治中心,然后再到北京,,这是从惊门、景门、死门之凶门,一路走向休门延安、生门北京的“起死回生”之路。反观蒋公,从南京惊门,到重庆死门,再还都南京惊门,再到台湾景门,, 没有一个位置不是“从一条死路走向另一条死路”。想当年,诸葛孔明想做的事情,和毛的目的一样,完全是同一个路线图,就是最终都要争夺北方三大吉门,其六次北伐核心目的也正为此。然而,受限于刘备的福缘之地,只在蜀中死门,刘氏气数不足,无可奈何,只能先引导刘备占据蜀中,以求先立足自养,然后再北伐拓展“吉门”战略空间,以求定鼎中原,光复汉室。可惜刘氏一脉,福德只有那么大。所以,最终天下依然为据有北方吉门的曹魏及司马氏所得。然而,此非孔明《隆中对》之三分天下、先据蜀中的战略规划有误,而是限于刘备因缘,只能如此筹谋。后人有责难《隆中对》不高明者,实在是不通时事因缘,只不过纸上谈兵之辈尔。

从今日更大的国土空间来看,控制西北新疆,处理好和北方邻居的关系,遏制好东北咽喉,,,,这是稳定国基的“重中之重”。

当然,钱穆先生是搞历史的,不可能按照《周易》的原理解析这些事,只是就历史规律而言。

(吉祥果,2019.06.05)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