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修行之“苦乐利弊相对论”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4-10 10:52:41

佛法修行之“苦乐利弊相对论”
==================
本文所讲的这些道理,本身属于佛教经典教证依据非常明确,非常丰富,足以能够印证成立的佛教教理。可是,多年来,我不知道我们佛教界为什么不对这些道理做系统性的研究对比?关于净土和秽土的修行快慢差别、关于苦修和乐修的效率差别,关于净土和秽土的时间不同之相对快慢、关于净土和净土之间的时间不同之相对快慢,关于不同诸天和人间的时间相对快慢,甚至关于地狱和人间乃至诸天之间的时间相对快慢,不知道大德们为什么对这些问题不做系统性的研究呢?如果这些佛教理论,能够被系统性的整理出来,则对于现世乃至后世的修行者,必将有极大的修行指引。可是,我们即便在古德的开示中,偶尔看到类似的开示,也只是只言片语,却没有系统性的建立一种知见,比如:在某些特定的地方修行比另外的地方修行快,正确的苦修比乐修要快。

(一)、单纯的不同宇宙空间的时间快慢差异:经典依据详见下文AB两项:其中A代表六道之中不同层次的天道空间和人间之间的时间差异,B代表不同的各种诸佛净土之间,也存在时间快慢的差异。其中,依据B可能会引发佛教徒一个深刻的讨论,比如:既然诸佛法性无别,为何不同之诸佛净土竟然还有时间快慢差异?既然各个不同诸佛净土,尚且有时间快慢差异不一,为何又说诸佛同一法身,同一法性,同一真如,无二无别?岂非矛盾?我代为做简要解释诸佛法性无别,是就法身层面而论,然诸佛因地发心成就净土,有各自愿力之不同以及因愿力不同所建立的“特德”之不同,故而十方一切诸佛净土,在诸佛愿力层面所建立的特别功德方面,依旧会显示不同净土有各种之示现不同。然,诸佛净土皆有类似于弥陀净土中之常寂光土,此一部分示现,则必然也必须是十方佛土无二无别的。因为极乐净土之常寂光土,代表的是阿弥陀佛和十方诸佛以及十方一切众生本有的常寂法性,不生不灭之法身本体,因此,弥陀净土之常寂光土,这一部分,和十方其他诸佛净土中示现的类似功能之净土,是决定无二无别的。除此常寂法性示现之共有净土之外,其余由于十方诸佛不同愿力所建立的有特别功德之净土,则由于诸佛愿力不同导致所建立之不同净土的福德能量的功能差别、能量密度质量密度时间快慢空间大小,皆有不同。=====这里就牵涉到相对论中的一部分概念,这里我们不做详细论述,以后有机会再在其他文字中做介绍。


从AB两项依据,以及下文中CDEFG之依据,证明:宇宙中不同时空层次的时间长短,空间大小,随着速度和质量的改变,发现它们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这一点佛法确实是早于爱因斯坦三千年就提出来这种“相对论”的认知雏形,以前博文已列举经典依据,这里不再重复。因此,关于众生处于不同时空所谓的修行快慢差异,我们可以从相对论和佛法中找到解释。这个也是大家比较容易认知的。

当然,我们必须说清楚,佛经依据所讲的道理,也是层次不同的,比如,下文AB依据只是单纯讲解不同时空的时间快慢不同,并没有直接讲解,为什么会造成这些时间快慢不同,也没有解释,为什么修行人苦修就快,乐修就慢



(二)、下文CDEFG依据,则证明在环境比较恶劣的娑婆秽土修持,修行的效率远远超过其他十方净土,由于各种不同净土的参照物不同,因此,各处佛经依据引用用来和娑婆世界比较修行效率的说法也不同,这个是可以理解的。

下文依据C中,只是说了娑婆斋戒修行比极乐修行快,只是讲了结论,但是却没有解释原因,可是,下文用来解释这种原因的依据非常多:比如,其中《维摩诘所说经》解释了为什么娑婆世界比佛国净土修行快的原因,因为娑婆有十种修行对境,十方佛国净土都没有。又比如,《广博严净不退转轮经》则直接说明原因,说是因为我们这里很苦、障碍很大,因为我们娑婆的环境很苦逼,我们这里的菩萨“倍为甚难功德无量”,请大家注意这一句佛经的意思,就是说,因为我们娑婆世界之菩萨的修行难度比你们净土高,而且是加倍的高,因此,我们的功德无量。比较而言,言外之意就是,你们佛净土虽然美轮美奂,但是你们难度不够,障碍不够,因此,你们修行就会特别慢。又比如,《弥勒菩萨所问本愿经》讲解的就更加透彻了:弥勒菩萨修行安乐之行,结果早发心反而晚成佛,世家菩萨修持难行之苦行,结果晚发心反而早成佛,逆袭追平弥勒佛四十二劫,又反超九劫,早于弥勒成佛。这就等于直接证明了:环境太好(兜率天),安乐修行,惧怕吃苦,则成佛慢;环境恶劣,为了利益众生,为了早成佛道,不怕吃苦修行,不怕吃苦利益众生,则成佛极快!


当然,下文所讲的,就不单纯是时间的相对特性,而是讲,众生在不同苦乐环境中,其修持的速度快慢,同样也是相对的:越苦处越快,越乐处越慢。因此,这一部分相对论的知见,也许是佛教独有的,也许是和爱因斯坦理论共有的。如果说是共有的知见,我个人认为,这可能就要引申到相对论中物体之“质量”问题,以及相关能量问题。也就是说,众生因为所受苦乐不同造成修持之利弊、快慢差别,很有可能在相对论的理论体系中,所对应的本质应该是质量差别,以及质量关联的能量差别。这只是我提出这种设想,供大家思考。






(三)、下文H部分之经典依据:则证明因修行引发业力“重报轻受”之“苦受消业”之利益。这些依据还是证明:按照正确的发心和正确的方法,进行吃苦的修行,是决定比享乐的修行,要能够成就更快的“提前消业”的。恶业方面的重报轻受、后报前受,难道从一定意义上讲,不也是造成了相对论中时间特性的相对改变吗?比如说,本来属于未来要受的业报,居然却能够提前到现在就把它给受了,,难道这么明显的佛经依据,还不能证明相对论中对未来和现在之间的某种时空跨越吗?仅供大家思考。当然,从本质上看,这里改变的并不是时间,而改变的是能量状态,由于能量状态提前改变了,提前达到了因果能量彼此抵消的某种状态,导致未来要发生的事情,就提前发生了。而不是说时间本身被提前了。这是需要特别说明的。




特别说明:建议大家,不要将本文给根器不好,且疑心很重的净土行者阅读,避免其生起邪见,令其误以为留在娑婆更好。因为下文将证明娑婆修行比十方诸佛净土修行都快,这样的结论,会误导一部分净土学人。因此,不宜给予这部分人阅读。对待这种矛盾,正确观点是虽然娑婆修行比弥陀净土快,比十方净土都快,但是,我们也应该尽此一报身,先往生净土,然后再回来娑婆修行,这才是净土行者对待这种矛盾的最佳处理之发心。



相关经典依据:按顺序有所分类:


(A)、根据《俱舍论》推定:四天王天一日,等于人间五十年。忉利天一日,等于人间一百年。夜摩天一日,等于人间二百年。兜率天一日,等于人间四百年。化自在天一日,等于人间八百年。他化自在天一日,等于人间一千六百年。

(B)、《显无边佛土功德经》中,则记述着:“佛言:‘善男子!我此索诃世界释迦牟尼佛土一劫,于极乐世界无量光佛土为一昼夜。极乐世界一劫,于袈裟幢世界金刚坚固欢喜佛土为一昼夜。袈裟幢世界一劫,于不退轮音世界极妙圆满红莲敷身佛土为一昼夜



(C)、《无量寿经》里说:(在娑婆世界)正心正意,斋戒清净一日一夜,胜在无量寿国为善百岁”。



(D)、《说无垢称经》云:堪忍(娑婆)世界略有十种修集善法,余十方界清净佛土之所无有。何等为十?一以惠施摄诸贫穷。二以净戒摄诸毁禁。三以忍辱摄诸嗔恚。四以精进摄诸懈怠。五以静虑摄诸乱意。六以胜慧摄诸愚痴。七以说除八无暇法普摄一切无暇有情。八以宣说大乘正法普摄一切乐小法者。九以种种殊胜善根普摄未种诸善根者。十以无上四种摄法恒常成熟一切有情。是为十种修集善法。此堪忍界悉皆具足。余十方界清净佛土之所无有。


(E)《维摩诘所说经》云:维摩诘言:此土菩萨于诸众生大悲坚固。诚如所言。然其一世饶益众生。多于彼国百千劫行所以者何。此娑婆世界有十事善法。诸余净土之所无有。何等为十?以布施摄贫穷。以净戒摄毁禁。以忍辱摄嗔恚。以精进摄懈怠。以禅定摄乱意。以智慧摄愚痴。说除难法度八难者。以大乘法度乐小乘者。以诸善根济无德者。常以四摄成就众生。是为十 。

(F)、《广博严净不退转轮经》:所以者何。若于此土二十亿百千那由他劫种诸善根。不如彼佛世界(娑婆世界)。以一食顷。说诸波罗蜜。教一众生。受三自归。奉持五戒。远离声闻心。如是菩萨所行甚难。何况以出家正法发菩提心而作饶益。如是菩萨倍为甚难功德无量。所以者何。娑婆世界多秽恶故。时二菩萨白佛言。娑婆世界有何秽恶。佛告美音妙音。娑婆世界秽恶之事。以我神口尽汝寿量说不可尽。所以者何。彼土众生烦恼厚重。多行贪欲嗔恚愚痴。无量无边诸不善法。我以佛智乃能具知。

(G)、依照《弥勒菩萨所问本愿经》所讲,弥勒菩萨因地初发菩提心,要比释迦佛因地初发菩提心早四十二劫。按照一般规律来说,早发心者应该早成佛,可是结果呢?依照该经依据所讲,最后的事实证明释迦佛却因为修持精进,难行能行,修持苦行,不但追平“四十二劫”的时间差距,而且反超弥勒佛九劫提前成佛,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就是“逆袭”成功。佛在因地加速逆袭,结果反超更早发心的弥勒菩萨,而提前成佛,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佛陀能够成功逆袭而提前成佛呢?佛陀使用了怎样的加速器呢?我们在之前讲解《弥勒菩萨所问本愿经》的时候,已经依佛经依据,做出过对比论证结论因为弥勒佛因地使用的是安乐成佛之法,而释迦佛因地则使用了较为苦逼的成佛之法。且因此证明释迦佛和弥勒佛的胜义菩提心虽然无二无别,但是,释迦佛因地的世俗菩提心较之弥勒佛因地的世俗菩提心更殊胜、更勇猛。详细来说,释迦佛因地的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比较而言,都比弥勒佛因地此二种菩提心殊胜两位菩萨在因地“行菩提心”时,具体表现出来的差别就是弥勒菩萨怕吃苦,释迦菩萨不怕吃苦。此一结论绝非谤佛,而是圣言量印证的实情!(详情请阅读经典原文,也可参考我该经讲解。)




(H)、经典依据:因修行引发业力“重报轻受”之“苦受消业”之利益:

《大般涅槃经》
善男子,或有重业可得作轻,或有轻业可得作重,非一切人,唯有愚智。。。。。。有智之人以智慧力,能令地狱极重之业现世轻受;愚痴之人,现世轻业地狱重受。 
    善男子,一切众生不定业多,决定业少。以是义故,有修习道;修习道故,决定重业可使轻受,不定之业非生报受。善男子,有二种人:一者、不定作定报,现报作生报,轻报作重报,应人中受在地狱受;二者、定作不定,应生受者回为现受,重报作轻,应地狱受人中轻受。如是二人,一愚二智,智者为轻,愚者令重。善男子,譬如二人于王有罪,眷属多者其罪则轻,眷属少者应轻更重;愚智之人亦复如是,智者善业多故重则轻受,愚者善业少故轻则重受。 
《得无垢女经》 
除恶菩萨曰:“我心安住观察如色,如是若入舍婆提城,若彼众生有恶业行应受报者,彼见法故现世轻受。” 
《不空罥索神咒心经》 
若彼复能经一日夜。受持斋戒诵此咒心。所作罪业现世轻受。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 
所住之处人非人等不能损害,唯除宿世定恶业因现在应熟,或转重恶现世轻受 
《佛藏经》 
教离杀生舍其杀业。于佛法中而得出家无有障碍。得出家已近善知识得沙门果。是人现世轻受罪报。不障圣道得免三涂。 
《庄严王陀罗尼咒经》 
若复此人由先恶业。财命色力内外所资悉皆短乏。所求不遂亲爱别离。国土荒残王贼衰难。由此经力现身轻受。或暂头痛或得恶衣恶食。或遭骂詈及余毁辱。往诸业障即自消除。 
《大宝积经》 
  时,无垢施女谓离恶趣菩萨:“善男子,汝言我作是念:‘诣舍卫城,愿令城中若有众生应堕恶趣者,尽使现世轻受,速脱苦恼。’如来说业不可思议,此不可思议业可速断耶?若可断者,则违如来所说;若不知云何而能轻受速断?若能断者,于无主法中汝则是主,若能断者亦当能不断。” 
  离恶趣菩萨答无垢施女言:“我以愿力故能令轻受速断。” 
  离恶趣菩萨,作是念言:“我当令舍卫城中,若有众生应堕恶趣者,尽使现世轻受,速脱苦恼。” 
《菩萨善戒经》 
唯除能修身戒心慧令地狱报人中轻受。 
《佛说大乘智印经》
复次弥勒。若诸菩萨于往昔中。造不善业应堕恶道。于彼未来末世之中法欲灭时。闻是法门。好乐受持。以是因缘。或以病苦怖畏交煎。先世罪业即得除灭。诸根不具。受诸苦恼。生邪见家。颛愚聚会。生下贱家。为人所使。生贫穷家。衣食歉乏。生悭贪家。不能拯济。若有所说。人不信受。王法所加。怨敌会遇。亲知厌弃。心多忧恼。慈悲法会。而多障阻。纵欲说法。人不乐闻。所欲资生。饮食衣服。卧具医药。及看视人。不逢惠施。贫穷亲附。豪富弃捐。或被恶人来相娆乱。憎嫉残害。所修善法。不能增长。或于梦中。见诸恶相。以是轻微诸苦逼迫。先世罪业即得消灭。 
《不空罥索咒经》
彼人若能一日一夜断食诵此心咒。彼人重罪现世轻受。或一日间得寒热病。或复二日或复三日或复四日。或复七日得寒热病。或复眼痛或得耳痛。或唇齿疼痛或舌腭疼痛。或复心痛或复腹痛。或膝痛或胁痛腰脊肋痛。或患支节疼痛或得痔病。或大小便利不通或下痢。或患手足或头。痛或患疮癣或患白癞大癞甘疮疱疮反华疮恶毒疮月食疮。或得羊癫诸鬼病等。或值咒咀野道种种言说。或为他作而反着之。或为已作而更着之。或被枷禁系在牢狱或被他打或被他杀。或他期克骂詈毁辱或被诽谤。世尊我今略说。或值身口意业逼切。或夜得恶梦。以现受故彼等恶业悉得除灭。 


《金刚般若波罗密经》:鸠摩罗什译
复次,须菩提,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若为人轻贱,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则为消灭,当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玄奘译
若善男子或善女人于此经典受持、读诵、究竟通利,及广为他宣说、开示、如理作意,若遭轻毁、极遭轻毁。所以者何?善现!是诸有情宿生所造诸不净业应感恶趣,以现法中遭轻毁故,宿生所造诸不净业皆悉消尽,当得无上正等菩提。

受持《金刚经》,做恶梦、生病、被辱骂殴打、甚至死亡,表示宿罪消灭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破取着不坏假名论》二卷;功德施菩萨造;中天竺国沙门地婆诃罗奉诏译 
经曰。若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读诵此经。为人轻贱如是等。 
受持此经方致成佛。反被轻贱。其故者何。 
经曰。是人先世罪业应堕恶道。以今世人轻贱故。先世罪业即为消灭。 
如来品说。若复有人受持此经。乃至演说。是人现世。或作恶梦。或遭重疾。或被驱逼强使远行。骂辱鞭打。乃至殒命。所有恶业咸得消除。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