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解印祖《文钞》岑文本施鬼钱案例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3-20 12:46:34

细解印祖《文钞》岑文本施鬼钱案例
======================
由于有些人总喜欢把印祖的开示抬出来,说是印祖说了,唐朝宰相岑文本曾经给鬼神施舍过金箔。那么,关于印祖提及的这件事,出自《法苑珠林》。中文互联网上比较完整的,比较早的,关于这个案例的白话译文,就是我译白整理的,我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呢?既然有的人喜欢用这个案例来证明,我们不妨详细解析一下这个案例,请大家先看白话简译原文:

隋朝末年,邯郸人陆仁茜,交了个鬼道的朋友,名叫成景,他在鬼道做长史,却常说做鬼吃不饱。陆仁茜把此事告诉了自己的学生岑文本。文本就设饮食,供成景及其鬼眷属享用,并施舍鬼钱金箔给成景用。过了些年,陆仁茜病了,久治不愈,就问成景缘由。成景在阴间打听,才知道阴府要召陆仁茜去阴间当主薄,因此快死了。陆仁茜很恐怖,不晓得如何脱免。成景就对他说:“你马上造一尊佛像,这样就可以让阴间的决定消除掉!”陆仁茜就出三千钱,请学生岑文本,帮自己在佛寺的墙壁上,画了一尊佛像;不久,成景带来阴间的消息说:“你可以脱免了!”渐渐的,仁茜的病就好起来了;至于岑文本,除了这次帮老师造佛像之外,据《观音慈林集》记载,他还常念《普门品》,一次乘船去吴江,船翻了,居然没有危险,随波浪漂到岸上;后来他在家里设斋供僧,一位僧人对他说:“天下刚乱,君幸运将不会有灾难,最终会到达富贵啊。”果然最后,岑文本官至太宗朝的中书令。(据《法苑珠林》《观音慈林集》整理)



吉祥解析:

(一)、首先岑文本设饮食供给鬼神,这是一种布施行为,佛教也有施食鬼神的行为,因此,这是值得赞叹的。

(二)、鬼神只向陆索食,并未向陆及岑索金箔,金箔是陆岑师徒主动给予,当然,鬼使成景得到是高兴的。

(三)、鬼使成景与陆岑交往,但是却并不能解决陆仁茜的将死之祸,也不能改变阴间的任何决定。这是成景在对话中对陆和岑讲得很清楚的。在鬼使成景无法改变阴间决定的情况下,而且阳间的人也无法改变的情况下,成景建议陆仁茜造佛像,可以依靠这个方法,消除阴间的决定。为什么造佛像能消掉呢?因为这是定业因缘,必须依靠三宝的加持力才能扭转,而造像恰恰是扭转定业的好方法。因此,成景将一个无法改变的恶果,交给佛菩萨来帮助,这说明成景还是鬼神里面非常聪明、非常高明的一类,比我们现在这些推广烧纸钱的高明多了。为啥说高明多了?因为遇到问题,知道问题的根本,依靠鬼神是改变不了的,必须造像,必须求佛,必须依靠三宝,你看,这个成景,难道不聪明吗?我看他不该叫成景,应该叫“成精”,真的成精了。鬼神都知道很多问题,必须依靠三宝,依靠造佛像才能改变,,,,可是,,我们很多佛弟子,,,傻乎乎的,,,居然遇到不能改转的问题,不知道造像,反而去依靠给鬼烧纸来解决。那么,如果给鬼烧纸能解决问题,陆仁茜和岑文本一直在给鬼神成景金箔,鬼神替他解决了没有呢?鬼神无力替他解决,最后还是把事情推给佛菩萨了,要依靠造佛像来解决。



所以你看绕了这么大一圈,,,,最后还是回到“造佛像”上面烧纸给鬼神,鬼神也搞不定,最终还要靠佛菩萨来搞定,是不是这个事情呢?如果你们觉得我的简译不正确,你们可以阅读《法苑珠林》原文,我辑录在下面,你们可以详细研判,看看是不是我说的这样?所以,结论非常简单,无论你供养多少金箔纸钱元宝给鬼神,鬼神根本搞不定,鬼神也只能把问题推给佛菩萨解决,推给造佛像来解决!



(四)、很多人只看到这个案例里面,陆岑二位曾经给鬼使成景布施过金箔。但是,很多人根本不曾注意这个案例的本质,其最终所宣说的,根本不是纸钱施鬼的功德,其案例根本上宣讲的是造像功德。包括印祖,在提及此事时,也忽略了这个案例的重点是倡导“造像的意义”,而不是倡导“烧纸钱的意义”。而且,案例中非常明显的表现出来,接受纸钱的鬼神成景根本搞不定挽救陆仁茜性命之事,,,必须依靠造像才能解决,只能把困难推给佛菩萨。所以,我们很多佛教徒,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五)、因上面这样解析的道理,再看下面这位道真法师,他可就聪明多了,,,他直接断了供养鬼神,彻底转为造佛像和供养佛像。这是他非常强烈的觉悟。下面这个案例,也说明其实是阴间的冥官,在用另外一种梦示的方式,其实是在启发道真和尚,等于用梦境在告诉他:造佛像可以不堕落三恶道,比供养鬼神重要多了。大家看下面的案例:


释道真,本来奉持密教,常供养幽冥道鬼神祈福。但是到了宋孝宗隆兴年间,他却突然发大誓愿要塑造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地藏菩萨、龙树菩萨等佛菩萨像。原来是因为有一天,道真忽然梦见泰山府君和五道大神等,似乎显现出忧愁的样貌,对道真说:“法师虽然供养我等,但后来我们还是忧恼。”道真问:“为什么忧恼呢?”冥官回答:“你们不要作观世音菩萨、地藏菩萨像,人间造此二位菩萨像的众生,不来到我们幽冥之所,三恶道中因此空荒,我们虽为冥官,却无恶道众生令我们可以行使官权,所以忧恼啊。”醒来后,道真立即停止了对冥道的供养,唯造佛菩萨像礼拜供养,其所造的像,现在尚且可以见到啊。(出自《卍新纂续藏经》之《地藏菩萨像灵验记》)






附录:《法苑珠林》原文:

唐眭仁茜者。赵郡邯郸人也。少事经学不信鬼神。常欲试其有无。就见鬼人学之十余年不能得见。后徙家向县。于路见一人如天官。衣冠甚暐晔乘好马。从五十余骑。视仁茜而不言。后数见之常如此。经十年凡数十相见。后忽驻马呼仁茜曰。比频见君情相眷慕。愿与君交游。茜即拜之问公何人耶。答曰。吾是鬼耳。姓成名景。本弘农。西晋时为别驾。今任胡国长史。仁茜问其国何在王何姓名。答曰。黄河已北总为临胡国。国都在楼烦西北。沙碛是也。其王即是故赵武灵王今统此国总受太山控摄。每月各使上相朝于太山。是以数来过此与君相遇也。吾乃能有相益。令君预知祸难。而先避之可免横害。唯死生之命与大祸福之报。不能移动耳。仁茜从之。景因命其从骑常掌事。以是赠之遣随茜行有事令先报之。即尔所不知当来告我。于是便别。常事恒随逐如侍从者。须有所问无不先知。时大业初陵岑之象为邯郸令。子文本年未弱冠。之象请仁茜于家。教文本书。茜以此事告文本。仍谓曰。成长史语我。有一事羞君不得道。既与君交亦不能不告君。鬼神道亦有食。然不能得饱。常苦饥。若得人食便得一年饱。众鬼多偷窃人食。我既贵重不能。偷之。从君请一餐。茜既告文本。文本即为具馔备设珍羞。茜曰。鬼不欲入人屋。可于外水边张幕设席陈酒食于上。文本如其言。至时仁茜见景两客来坐。从百余骑既坐。文本向席再拜谢以食之不精。亦传景意辞谢。初文本将设食。仁茜请有金帛以赠之。文本问。是何等物。茜云。鬼所用物。皆与人异。唯黄金及绢为得通用。然亦不如假者。以黄色涂大锡作金。以纸为绢帛。最为贵上。文本如言作之。及景食毕令其从骑更代坐食。文本以所作金钱绢赠之。景深喜谢曰。因眭生烦郎君供给。郎君颇欲知寿命乎。文本辞云。不愿知也。景笑而去。数年后。仁茜遇病不甚困笃。而又不起。月余日。茜冯常掌事。掌事不知。便问长史。长史报云。国内不知。后月因朝太山为问消息相报。至后月长史来报云。是君乡人赵某为太山主簿。主簿一员阙。荐君为此官。故为文案经纪召君耳。案成者当死。茜问请将案出。景云。君寿应年六十余。今始四十。但以赵主簿横征召耳。当为请之。乃曰。赵主簿相问。眭兄昔与同学恩情深至。今幸得为太山主簿。适遇一员官阙。明府今择人。吾已启公。公许相用。兄既不得长生。命当有死。死遇济会未必当官。何惜一二十年。苟生延时耶。今文书已出不可复止愿。决作来意无所疑也。茜忧惧病逾笃。景请茜曰赵主簿必欲致君。君可自往太山于府君陈诉。则可以免。茜问何因见府君。景曰。鬼者可得见耳。往太山庙。东度一小岭平地。是其都所。君往自当见之。茜以告文本。文本为具行装。数日景又告茜曰。文书欲成。君诉惧不可免。急作一佛像。彼文书自消。茜告文本。以三千钱为画一座像。于寺西壁记。而景来告曰。免矣。茜情不信佛。意尚疑之。因问景云。佛法说。有三世因果。此为虚实。答曰。皆实。茜曰。即如是人死当分入六道。那得尽为鬼。而赵武灵王及君今尚为鬼耶。景曰。君县内几户。茜曰。万余户。又曰。狱囚几人。茜曰。常二十人已下。又曰。万户之内有五品官几人。茜曰。无。又曰。九品已上官几人。茜曰。数十人。景曰。六道之义分一如此耳。其得天道万无一人。如君县内无一五品官。得人道者万有数人。如君县内九品数十人。入地狱者万亦数十。如君狱内囚。唯鬼及畜生最为多也。如君县内课役户。就此道中又有等级。因指其从者曰。彼人大不如我。其不及彼者尤多。茜曰。鬼有死乎。曰然。茜曰。死入何道。答曰。不知。如人知生而不知死彼之事。茜问曰。道家章醮为有益不。景曰。道者被天帝总统六道。是为天曹。阎罗王者如人间天子。太山府君如尚书令。录五道神如诸尚书。若我辈国如大州郡。每人间事道上章谓请福。如求神之恩。天曹受之下阎罗王云。以某月日得某甲诉云云。宜尽理勿令枉滥。阎罗敬受而奉行之。如人奉诏也。无理不可求免。有枉必当得申。何为益也。茜又问。佛法家修福何如。景曰。佛是大圣无文书行下。其修福者。天神敬奉多得宽宥。若福厚者虽有恶道文簿不得追摄。此非吾所识。亦莫知其所以然。言毕即去。茜一二日能起便愈。文本父卒还乡里。茜寄书曰。鬼神定是贪谄。往日欲郎君饮食乃尔殷勤。比知无复利相见殊落漠。然常掌事犹见。随本县为贼所陷死亡略尽。仆为掌事所道如常贼不见。竟以获全。贞观十六年九月八日。文官赐射于玄武门。文本时为中书侍郎。与家兄太府卿及治书侍御史马周给事中韦琨。及临对坐。文本自语人云尔。

出自《法苑珠林》第六卷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