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时健之殇:熵增之微观态变异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3-06 06:37:00

褚时健之殇:熵增之微观态变异
===================
点击阅读:张维迎:褚时健的故事告诉我们,社会要进步,须容许“变异”存在
===================
吉祥点评:张维迎文中所讲大金元烟叶之基因变异,因此繁衍出更优良的烟叶,其实就是熵增的必然趋势。允许变异之新基因产生,就等于允许熵增产生新增的微观态,也就等于允许基因演进,等于允许事物发展进步。熵增定律之微观态变多之趋势不可逆”,这不过是中国《周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无穷之“事物或能量之微观态增长演进方向不可逆”的现代表达而已。中国古人早就精通“熵增定律”,其最精确的表达就是《周易》,可惜后人精通者寡。熵增也罢,《周易》也罢,其二者都可以证明,自然界新增的变异基因,和经济领域新增的经济形态,和社会领域新增的社会形态,都是熵增不可逆的必然结果。人类文明史的演进进程,残酷的告诉所有的管理者:顺应事物自由演进方向做管理者,必昌;逆此方向做管理者,必亡。


事物要发展进步,必然产生不可逆的熵增。一个试图杜绝熵增的管理是愚蠢的,不管是对国家,还是对企业,还是对学术,对科学。管理者,尤其是中国的管理者,他们总是试图强制达成系统的有序化,即追求负熵,虽然其追求的目标并没有错,但是其追求的手段彻底错了,因为系统的有序必须以无序的自由释放来维系,我们不能用“目标”来取代“手段”,不能“以果代因”,我们错误的根子就在这里,也即有序目标之追求必须允许系统无序之释放,必须允许系统自由度之存在,即必须允许不可逆的熵增,必须允许系统多样性之微观态的自由增长趋势。我们为了追求结果之有序,而将追求之因缘和过程亦强制有序,这就是错误的总根子,这将导致无法产生有序的结果。-----换句话说:事物的目标可以有序化,但是事物的因缘和演进过程绝对不可以被有序化。事物的目标可以是管理者“有为设定”的,但是达成这一目标的过程和因缘,必须是依靠相对无为的、相对无限制的、相对自由的、相对无序的方式来进行。对所有自然科学领域和社会科学领域进行正确管理,都必须依托这一根本原则,否则事物不会产生任何的可持续发展。-----中国政经、学术、科研、社会、民生等各领域的问题根本,大体上都出在这里,即对事物演进过程和因缘的过度管控之有序化,限制了因缘要素的自由合理配置,限制了新增微观态的无序自由产生,反而导致无法产出“有序化”的既定成果。聪明反被聪明误,盖由此也!-----或者我们用激进一点的案例来解说此理,为什么乱世出英豪?为什么无为而治,有为反而不治?为什么真正深刻的中国思想家,都出生在乱世?为什么欧美市场经济尽可能鼓励自由竞争,鼓励资源自由配置,反而经济发展非常好?为什么全世界被强制计划的经济反而全部奔溃?这就是允许事物因缘和过程之熵增无序化、微观态之自由化,才能实现事物结果之“有序化”之终极奥妙。

综上所述,不得不说,中国社会当下的根本病根,,还是社会的管理者目前正在自作聪明地试图将中国各项事业的因缘和过程强制有序化,人为地强制杜绝新增的微观态,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操作逻辑。有序的只应该是结果,而不应该是过程!过程只需要保证基本的无害即可,但不需要限制过程的自由无序,不需要限制过程中的新增微观态产生!可是,我们全部都做错了。


熵在社会学领域的应用学问搞不懂,则大不能治国,中不能治企,小不能治家。~~~中国古人云,《易经》为万经之首,爱因斯坦说,熵增为科律之最。何以故?因为二者精确表达的都是宇宙万物最基本的不可逆的同一演进方向和同一演进规律:微观态自由无限增长之趋势不可逆。人逆人死,国逆国亡。知熵者,必知《易》,不知《易》者,亦难深知熵。


(因感慨褚时健先生之遭遇,亦感慨其不屈不挠之创业精神,作此文以为祭奠。亦籍此文,警示一切欲致令政经、学术、科研、产权等各种不自油者,此祸之始也。上文所述之理,与张维迎所谓“允许自由变异存在”为同一道理。2019.03.05)


此外,张维迎居然在2015年就曾经这样讲:该退休时要退休,褚时健60退休,就没有后面的悲剧了。难道张预感到我们2018年的变化?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