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资忏罪,必须俭省福德、开源节流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2-24 20:26:34

集资忏罪,必须俭省福德、开源节流
======================
提问:我刚看有师兄说,藏传的大圆满法,要求最少以十万个大礼拜的基础,上师才能传授这个法的灌顶。但是,这个法在古时候,是不需要十万个大礼拜的,是后来的上师新增加的十万拜之要求,并不是一开始就有这样的要求。

吉祥果:古人俭朴少用,今人奢靡多用;古人寡欲少为,今人纵欲多为;传统农业社会,古人勤劳而得之微小财物,今日工业社会,大众无勤而得广大财物;古人无按揭超前透支消费,今人恨不得将未来生生世世的福报一辈子用光;古人多得福而少损福,今人多损福而少得福。

是故,藏传所谓“积资忏罪”之教诲,虽然所教无误,然有重大遗漏:古今藏传之师,未将“俭朴少用”之理,于“积资忏罪”之教言中,有过侧重强调,此大失误也!古时之藏地,物资匮乏,其人民纵然想要不俭朴,也无法奢靡,是故古德虽不教导藏人俭朴,其也实际能够俭朴,客观因缘所迫也!故而藏地古德不教俭朴之理,应其一时之因缘,也有其不必之处!而今日藏民受汉人经济奢靡享受之风影响,人心不古,因之享福损福太过,此为大祸患。

是故,藏地古德先不要求大礼拜之数量,而后随着时代变迁,又规定至少十万个大礼拜为求大圆满法之基础,依我来看,藏地古德有此要求,实乃极其明智之举动,绝无少许愚昧之处。所以,你所谓那位师兄的质疑,是他自作聪明,根本未能体察因缘变化之所宜。

若言后来之大德要求,要礼拜十万个大礼拜,作为求法之基础,依我看来,今日二十一世纪及以后,恐怕要求一亿个大礼拜,也不算多。何以故?因上述缘由故!

我时常听到有人说,师兄,我已经礼拜了一百万大礼拜了,洋洋自得之情,溢于言表。虽然我也经常是赞许鼓励,但是偶尔看到生活受用太过者,我也这样说:你虽然拜了一百万,但是你已经用了一千万了,而且好像你家的房子,不止一千万唉!所以,你现在虽然拜了一百万拜,从福德总量来看,还不如不拜的时候多!当然,一百万拜的福报,和花钱一千万,并不是这样的数量来对比的,我这里只是打比方,因为其福德增损的道理就是如此。你挣得的福报少,而消耗的福报大,所以,你纵然有一百万大礼拜的福报,又能算什么呢?甚至可能人家生活俭朴之人,就算人家不拜一百万拜,就算人家不积资,可能人家的福报也比你大,人家的“资”,也比你大。你看似是辛辛苦苦积累福德资粮,但是由于消耗太过,积累的还赶不上消耗的快,竹篮打水一场空,福报都随着“享福”漏掉了,你怎么可能完成“集资忏罪”呢?------资,都漏掉了!罪,倒是随着享受积了不少!


实际上讲,现在大多数现代人学密,其所谓的“集资忏罪”之行为,在我眼中看来,就是一场笑话,只是我不忍心去嘲笑对方。

耗资比积资快,
积罪比灭罪快,

就这水平,你怎么完成“集资忏罪”?

现代社会大多数行者,实际上都由于消耗损福太过,以及财物来源属于非公平等值酬偿所得,因为财物来源不正,享受布施太多,他们已经将“集资忏罪”实质上做成了“积罪忏资”!只是很多人根本不自知而已!表面上大家还洋洋自得!甚至其师父也不能明辨。

非等值酬偿所得财富,以及接受布施之财富,其所携带的巨大恶业业力,不但实际上增加了行者的罪业,而且,由于非等值酬偿的接受此类财富,还导致自己福德力“摊薄”转移给自己的施主,转移给被自己巧取豪夺剥夺对方财富者。也就是说,自己的很多福德能量,都转移给了自己的债主,而很多人根本不自知。甚至教内很多声名显赫者,对此教理的理解程度,也不过尔尔。我所谓的“集资忏罪”被大家搞成了“集罪忏资”的判断,就是因此产生的。


现代社会,无论是哪一个教派的哪一位高明上师,其在教导弟子的时候,都必须应该要把“俭朴蓄福、俭朴寡罪”是一切“集资忏罪”得以圆满之基础之道理,彻底给弟子讲明白。如果不能因应当下时代损福太快的变化,不能明辨此种因缘,不能提出这种应机之教诲,那么,这样的上师,是不合格的,他也没有资格引导你完成集资忏罪乃至修行。

古代的上师,不教导藏地的行者“俭朴”,是因为藏地物力因缘所迫,本身自然可以做到俭朴,是故彼时可以不做教导,所以,我们没有理由去责怪古德。但是,今日社会因缘变化,奢靡成风,受用损福极过。当此之时,则俭朴少用、节能降耗、开源节流的福德能量之总量之综合管控之理念,必须提高到“集资忏罪”的基础课程中来!如果连这一点基本的教理都没有参悟明白,甚至都不能给弟子讲明,那么,我看有些上师也就别当上师了,你也不必混那一碗饭吃了。

由于藏汉语言不通,真正懂汉语的大德是少数,所以,很多真正的藏地大德,没办法将精华的教言和深刻的智慧传播到汉土,实际上这掩没了很多智者的智慧。

上面这样的道理,以前博文我讲过几次,今天为了回答你的问题,重复再讲。看明白上面这样的道理,你还觉得藏地后来的上师要求大家必须至少礼拜十万拜的要求,是不合理的吗?我看这个要求不但合理,而且其要求的数量还远远不够,如果是我,在现代社会损福太过的情况下,我可能会要求每个行者拜一个亿,也不一定!因此,你问题中提及的,所谓藏地古德前后要求之巨大变化,是完全合理的!而且,现代社会,还应该进一步增长礼拜之数量!


在集资忏罪的具体“计量”方面,如果只计算福德之收入,而不计算福德之支出;如果只计算产出,而不计算功耗;毫无疑问,这样的“集资忏罪”之教言,是愚蠢的!这样的水平,连一个世俗财会人员的“账目收支管控”之常识性智慧都不具备,又怎么能够引导弟子修行,令之能够集资忏罪,乃至于进而令其获得终极解脱呢?提醒一些传教之大德,当下之奢靡损福时代,应该要重视我上文提及的这些问题了。我只是一个很愚蠢的人,也讲不出什么高大上的道理,但是,对于各位大德教言中遗漏的部分,或者没有侧重强调的重要部分,或者因应时代应该迅速调整的部分,我还是僭越一下,强调一下这些教理。




======
通报一下:
======

《诛杀事业之释疑》一文,昨夜成文,后昨夜梦中,得到诸佛菩萨的赞许。梦中示现了一个佛教的奖励大会,奖励了二十多位阐释教义有功勋者,我是其中之一,奖励了我一支被华贵礼盒包装起来的“金笔”。

按照我过去一贯经验,但凡有重大的佛教知见疑惑,被我用比较合乎现代人理解的譬喻方式,以通俗易懂的道理解释明白深刻教理给大家,乃至于令大家心开意解、不再疑惑者,或者令大家不再继续诽谤教法者,而且事关重大者,这种情况,我都会获得梦中奖励。这又是一次最新的奖励。今早醒来,觉得既然此文重要,我就又慎重的修改了一下里面的错别字,和语法问题。有转载的师兄,可以按照最新修订的转载。


===============
观点:亮工师兄回复《潘金莲:大郎,喝了这药,你的病就好了》一文说:你不是认为欧美人都是真诚的和诚实的吗?怎么这里出现了你认为的不真诚和骗局?

吉祥之声:(一)欧美日澳这些地区和郭嘉的人,相比较于华人而言,其诚实可信不妄语的程度,远远超越华人,这只是一个基本事实,你完全不必质疑这一事实,你也根本质疑不了。(二)、郭嘉层面的竞争,互相你死我活,互相派遣间谍,互相偷窃情报,互相战略捧杀,互相战略忽悠,互相战略误导,互相战略欺骗,这是国际竞争,和个人品质无关。(三)、如果你还将国际竞争的虚伪残酷手段和个人品质诚实优劣之间,你不能分别对待二者,除了证明你还不成熟,证明不了任何事情。(四)、我们民族的劣根性,要自己去改良,不要试图去美化我们的丑陋。美化我们自己的缺点,除了耽误自己,那没有任何意义。《新闻联播》天天美化我们科技超越美帝,结果,中兴事件一个耳光,就将我们扇得满地找牙。我们应该诚实的面对差距,真正的改正和提升我们自己,不然的话,依靠那些喉舌放屁一样的吹捧,最终只能误帼误珉。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