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杀事业之释疑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2-24 12:52:08

诛杀事业之释疑
==========
提问:复诵此真言八百遍。藏冤家舍下令彼生病。或用一髑髅。以前毒药乳等。于髑髅上书冤家名。及书一??字。于??字周回书四个啰字。以佉祢啰木火炙其髑髅。彼髑髅作恶相。藏在冤家舍中决定生病。若欲杀冤家命。亦用毒药盐芥子自身血合为墨。以人骨为笔。亦于髑髅上书冤家名。并书吽??二字。念真言八千遍。彼决定死。---《佛说大摩里支菩萨经》。师兄,这部经里,为什么不向冤家忏悔化解因果,为什么要杀死冤家呢?经中多处写了残害冤家的方法,这样不是结怨更深了?请师兄解惑。

回答:尽管很多人对密法典籍中的“诛杀法”有种种抨击,但是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有的人必须被诛杀,才能维系更多人的利益和生命不受损害。即便是世间法,也有以暴制暴、以恶诛恶的特殊善法。譬如:在国家层面来讲,也有刑杀之法,若无刑法诛杀,不能伏凶诛恶,则善人和善功不得倡行,郭嘉不能正常治理。又譬如:歹徒即将杀害人质,警察即刻诛杀歹徒者,是为利益众生,不为危害众生,因发心不同也。世间法如是,佛陀教法也复如是,佛教必有伏凶诛恶之法,能令极恶暴徒以及坏乱正法者得到调伏,否则正法不得倡行。因此,世俗人等,每每以为佛陀教法,就是逆来顺受,往往以寻常善法计度诛杀事业,此未明菩萨大道也。

然而,佛教中的诛杀法,虽然就行法方式而言,似乎很简单,但实际前提条件却要求极高。而且,佛教的诛杀之法最终是否必然生效,却并不完全取决于作法之行者,而是取决于主法之本尊决断,以及情状之是否合理。比如以大威德金刚诛杀法为例,最终对方是否被诛杀致死,并不必然取决于自己个体的意愿,大威德金刚是否成全,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也就是说,最后一道保险,是由忿怒本尊控制的,不然的话,岂不是人人都成了想杀人就可以杀死人的恶魔?你所列举的经典,其诛杀法的主法本尊,是摩利支天菩萨,但是道理和大威德金刚法的道理是一样的,也和其他忿怒尊的诛杀事业的道理,是一样的,是完全相通的。


因此,佛教的诛杀之法,无论是教内弟子,还是教外的闲人,都不必因此而感觉到恐惧。佛教的诛杀法,和世间刑法诛杀侵害人质之歹徒,在一定层面讲,有异曲同工之妙。世间刑杀之法,带给大众的是更多的安全感,而不是恐惧。同理,佛教诛杀歹徒之法,也不应该给大众带来恐惧。我此生第一次知道藏传诛杀法,是在1996年,从那时候到现在,我从来没有对诛杀法生起过恐惧和不安,相反,我非常认可这种方法存在的必要性。


实际上,很多极其重大的诛杀事业,并不必然需要我们凡夫行者来设坛作法,重大的诛杀事业,高智慧生命会任运成就,直接诛杀应被杀者。法界之中的高智慧生命,一直在观照我们这个世间,护佑我们这个世间。除了不可扭转的定业必定受报的战争以及死人之外,如果有人蓄意挑起非定业业报的、将会令众多人死亡的战火,此人则具备了某种遭受被高智慧生命诛杀的条件。比如,依照我的浅薄认知,蓄意要再次发动核战的肯尼迪,就是被高级智慧生命假歹徒之手而诛杀击毙的,其继任者废止了核战计划,以前博文提及过此事。这只是我个人的认知,仅供参考。


很多人有一个疑惑,美国是全球最强大的国家,为什么不像俄罗斯一样去开疆拓土?去肆意侵占别国?有的人说这是因为基督文化的影响,以及受西方珉主等人文思想的影响,虽然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我看不全然如此,这不是全部的原因。美国历史上实际经历过非常多次的“蠢蠢欲动”,最后之所以他们的很多计划最终作罢,很多都是因为遭受了宇宙高智慧生命的强烈威胁和警告,方才作罢,至于那位不肯作罢的肯尼迪,就只好以接受诛杀的命运,来结束他的一生,也结束他雄心勃勃的核爆计划。


现在很多人学了几天密法,动不动拿诛杀法出来吓唬人,一会儿要搞死这个人,一会儿要搞死那个人,那是他神经失常。他根本不懂诛杀法的前提、发心是否违背菩提心、是否严密合乎忿怒本尊的诛杀三昧耶、其情状是否合理,等等,这都是有精确的条件的,而且这不是做法的人可以控制的,最终的控制权,在忿怒尊的手里。忿怒尊不成就,即便你想诛杀,也是无效的,这是忿怒本尊为避免俗人误造恶业的最后一道屏障。这并不是今天这些混了几天密教的人,动不动拿出来吓唬人的东西。

我们一些混了几天密教圈的人,把一个诛杀法,说成好像是“自己想搞死谁就能搞死谁”的屠夫事业一样,这简直就是认知上的天大笑话。如果想搞死谁就能搞死谁,那么忿怒本尊岂不是成了杀人恶魔?明明是慈悲本尊的忿怒愿力身,却被一些人误认为可以帮助自己随意杀人的魔鬼,,,这种认知本身就是一种罪业!


至于你说的冤家重复被杀增长恶业的事情,虽然道理是对的,但那是一个很浅的道理。你所谓的罪上加罪,恶报上面叠加恶报的事情,如果必须要行持诛杀事业的话,你所讲的道理在业力层面是成立的。因为即便是为了利益众生所造作的损害局部众生之因果,其业报也是自己必受的,只是恶报略轻而已。甚至因菩提心或善心所摄为利益大众所行之诛杀事业,其所得之福报更大。所以,在业力层面来讲,你所讲的道理是完全没问题的,是成立的,但是,在面对更大范围的因果的时候,以及面对更多众生的利益的时候,而且在当时的特殊情状之下,除诛杀法之外,已经无有第二法可以调伏暴徒以及坏乱正法者,则即便知道未来自己会遭受业报,也必须行持诛杀事业。这也是一种菩萨行。



诛杀事业的慈悲,已经超越了业力层面的道理,简单说,就是牺牲自我业报层面的未来享乐,自己给自己制造恶报,但是没办法,为了众生和佛教更大的利益,暴徒必须被处置,自己不能因为畏惧恶报而不行诛杀。不明白诛杀之慈悲,不明此道者,不谓之菩萨,大丈夫之仁,与妇人之仁,差别在此。最简单的譬喻:在对暴徒多番劝告无效的情况下,又没有其他办法在可以保全歹徒性命的情况下拯救人质,此时,警察不能为了自己未来不受恶报,置人质安全之不顾,而不去击毙即将杀死人质的歹徒。若如此自私处事,置大众安危于不顾,则连世间善法之道义尚且不能周全,何况遑论周全菩萨之无上大慈悲乎?所以,在这个层面,在为了更多众生的更大利益的情况下,你所说的个体的业力问题,已经不是考虑的重点了。

关于“诛杀事业”与“颇瓦超度诛杀对象”之二法合修部分,不是本文重点,所以,其理念也不必在这里提及。





===================
关于供灯,油灯电灯,利弊差异
===================
提问:师兄吉祥,买的充电的长明灯,和点油灯是一样的吗?那种的要好一些?请师兄开示 阿弥陀佛。某师兄回答:有差别,心会不一样。你可以自己试试看。充电灯是一种庄严佛坛,但是若用烛台点火的那种灯,还有供养之力。但是前者安全,后者会有火烛安全的问题。各有好处, 不必太过执念。

▲▲▲▲
吉祥点评:所谓佛前供灯,无论电灯油灯,均以光明为供养,而并不追查其光明产生的源头,不强求燃料必须是油或者必须是电。譬如《施灯功德经》就曾讲,即便是以草把所燃烧之光明,暂时照亮佛寺一台阶者,尚且有供灯之殊胜功德,何况电灯之光明恒时照明供养三宝,岂能无有福利?而且,电灯光明,清洁而无染,不会因油灯烟雾而熏染佛寺大殿,而小有过患。我说此理,经常打理佛寺大殿的各位“香灯师”,应该最懂得我所讲之利弊。是故,电灯供灯,更殊胜于油灯,因为没有污染大殿。其次,电灯供养和油灯供养的另一区别:油灯光明所照大殿及佛像之区域极其有限,光明强度有限,而电灯光明所照三宝之区域面积广大,光明强度更大,这也是电灯供养殊胜于油灯之另一缘起。

这位解答者,言语之间似乎认为油灯才有供养之力,而电灯无有供养之力?此大谬也!二者均有供养灯明之力。若有人执着认为,除了油灯之外,其余光源所产生之光明俱无供灯功德,则草把之光明亦不应当有供灯功德,既然《施灯功德经》十分肯定“草把所燃之光明”尚且有供灯功德,是故,今人又何必小肚鸡肠,蓄意排斥电灯供灯呢?又何必自限光源,死死执着只有油灯供灯一法有效呢?

电灯和油灯有另外一个缘起差别,按照藏传某堪布的讲法,认为油灯属于“有勤供养”,电灯属于“无勤供养”。




=================
辨别:真花假花,有情无情
=================

提问:请问师父,我家的佛台佛前供的花是塑料制的荷花。以前听风水先生说家里放假花不利于人缘和家庭和睦,是否有这种说法?需要换掉吗?师父回答:是的,假花无情,真花才有情。

▲▲▲▲
吉祥点评:真假花供养三宝的不同缘起,在于:供真花得真果,供假花得假果。这才是最根本的缘起差异。而不是这位师父所说的真花有情、假花无情。更何况,这位师父连什么是有情,什么是无情都没有搞明白:真花假花,俱属无情,该师无知,误将真花判为有情,是为大谬。花草树木,俱属无情,虽有鬼神附体,而名花草树木神,然鬼神为有情附体花木,花木自身,依旧属于无情。

天下好为人师者比比,就是不把学问搞清楚,就出来教徒弟,这是要失误人的。徒弟问你什么,你暂时不懂得的知识,要诚实的告诉徒弟:为师这些学问还不懂,我不能瞎说胡编来教导你!但是,今日又有哪个师父拉得下这个面子,敢于承认自己存在无知?大家都拼了老命装无知为有知,都图个什么?

至于风水先生所说,所谓假花不利于家庭和睦之说,必然推导出真花有利于家庭和睦之理,此二说则纯属放屁。现在我不知道有几个真懂风水的,都胡乱出来装神弄鬼到处骗钱。大师确实好伪装,钱也好骗,,就是这依靠“虚妄编造风水之说”来愚弄大众的恶果,自己却不好受!风水之妙术,实有其理,然并非今日市面上装神弄鬼、故弄玄虚这一套。不直接导致能量变化、不产生能量于人之利害的所谓风水术,纯属骗局,但今日有几个人能识破这些骗局?



=====
=====
=====
=====
=====
=====
▲▲▲▲
吉祥果誓言:我愿尽未来际,不令一众生为了我所推崇的思想而抛头颅洒热血,不令一人为了我所崇尚的主义而令国民自相残杀,不令一人因我所发起的诤斗而令国民互杀互害,不令一人因我所提倡的邪见而令国民互相强盗对方财物,不令一人因我的狂乱失德而令大众背弃正信以及背弃三宝,不令一人因我的误导和威德强加而摧毁三宝事业,不令一人因我的邪行而导致饥馑劫。我必不踩着无量众生的头颅热血和白骨而为人天之主。此,我之誓言也!愿尽未来,必如是对待一切众生!我所不愿者,不加于一切众生,我所痛楚者,必不复痛于一切众生。此,我之愿也!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