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惕励神通人士”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2-03 10:28:55

再次“惕励神通人士”
=============
神通境界思辨之一:印证他人凭什么?
=============
数年前,佛教界有一位出家人,讲一心三藏的那位。据其某次法会纪要,该法师印证百余位参与法会者已经成佛,并且印证即便是一个人死了,只要把尸体抬到法会场所的,也授记并印证对方已经成佛。这让我想起多年前藏地某佛学院,被传出已经有三百位等觉菩萨,后为汉地大德所质疑的事情。我们不知道这些大德为何如此轻易,就可以认证自己坐下的弟子已经是菩萨,或者已经成佛。这么印证的目的是什么?我猜想其目的不外乎如此:因为我印证我的弟子已经成佛,那么,自然我自己的地位也就不会低,用抬高自己弟子证量的方式,间接来抬高自己。这也是目前修行圈里面,一种非常典型的“运作套路”。水涨了,船才能高,船高了,船上面的人才会被抬高。所以,这些人不好意思直接凭空去抬高自己,于是,他们拼命去把水和船往起来抬,意图间接抬高船上面的自己。可是,我们知道,在物理学上有一个基本的定律:物体单纯依靠内能不能改变自身运动状态。但是,现实中,我们看到一种有趣的现象,在船上的有些大德,拼命的用自己自身的力量去试图抬高脚底下的船。因为直接抬高和吹嘘他自己,,会被人耻笑,,所以,换一种隐晦的方式,,去间接抬高自己的弟子,也就是抬高脚底下的船,间接地来抬高自己,来神化自己。那么,靠他自己能把船抬起来吗?进而将自己也抬起来?可行吗?完全不可行!最终这种自我依靠内能来抬高自己、试图拔高自身地位的模式,只能被人耻笑,因为它违背了物理学的最基本的常识性定律不管是自己直接抬高自己也罢,还是自己蹲在凳子上试图将凳子和自己一起抬起来也罢,都不可行,因为二者都是试图依靠内能来改变自身运动状态,,本身这是一种很可笑的行为,,可是,,修行圈里面,就是有些不开眼的人,偏偏喜欢相信别人所做的这种自我抬高。


他们基本上是这种逻辑:我能印证你是佛,必然众人会以为我比你的境界还高,不可能我不是佛。我能印证你是菩萨,必然众人会以为我是比你地位还高的菩萨,不可能我不是菩萨。我能印证你是阿罗汉,必然众人会以为我比阿罗汉的境界要高。总之,,,这种套路现在都在玩。九年前,江苏有一位神通佛友,对我说:“果师兄,我已经观察了,你是弥勒佛再来!”我说:“来你个蛋!你见过有见了美女就想入非非的弥勒佛吗?我自己能吃几碗饭,我自己还不清楚?还需要你来印证?滚!”一个“滚”字,令这位神通佛友消失了九年,再也没在我面前出现过。


最近几天,有一些倡导修行的群组织内部,也发生类似的印证事件的影子。我这里只是预先提个醒,我暂时给一些神通师兄留着面子,我不去说破,希望各位当事人对自己的神通水平和内证境界,有个冷静客观的评估。上面我讲的这种违背物理学基本定理的“自高方式”,是根本不可取的。修行就是修行,要实实在在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一个人想抬高自己也罢,想提升自己也罢,唯一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发菩提心,为众生去真诚的付出,在付出的过程中,你积累的福报和智慧提升了,就算你不想抬高自己,你自己也会自然高出别人。《普贤行愿品》说,菩萨不能离开众生,离开众生,一切菩萨不能成佛。所以,成就自己的,抬高自己的,从物理学上讲,一定是依靠“外力”才能有效抬高自己,而抬高自己的外力,必须依靠自己对众生的无私付出,才能自然创造,,,所以,,菩萨者,,,以利益一切众生无所求而成就自我,以无所求心而自然被抬高,,反之,愚痴之人者,,或者自己吹嘘抬高自己,,或者自己去抬自己脚下面的船,自己去抬自己脚下面的凳子,,试图抬高凳子和凳子上的自己,,很显然,这不是什么正确的做法,迟早有损声誉。


《圣经》曰: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道德经》曰: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以此智慧,,与诸君共勉。虽然这并不是寂灭法的空性下面的无分别智慧,但是,在分别心建立的世界中,毫无疑问,这是有效而实用的智慧。





=============
神通境界思辨之二:武则天的相貌丑陋
=============
数日前,佛友推荐一篇某神通师姐的文章,该文大意是说自己在神通境界之中,被六祖慧能大师带着,去看了很多古代人士的景象。其中有一段文字的小标题是《目睹真实的武则天》;文中将武则天的相貌,极度丑化,甚至丑化到说是什么:放在现代是大大的剩女,两个腮帮子差不多是自己一个半脸,鼻子上的男性化,,,要生在我所在的时代一定要去整容了,,等等。

我不想去替古人说什么,我倒是挺想说说这位神通师姐的!建议您不要太迷信你的神通境界所见所闻。即便遇到一些感应,遇到一切所见到的境界,也要从多方位去考证,看看自己所见是否为真实。我有如下几个思辨和建议,仅供这位师姐和各位读者参考:

(一)、武则天是在十二岁时,于父亲去世以后,被唐太宗以出于照顾其子女的名义,而召进宫的。可是,这只是名义上的说法,实际情况是,因为唐太宗听说她很漂亮。试想:其美貌之名,如果仅仅只是在民间偶尔传说传说,可能也就是个“村花”什么的,可是,一个女子的美貌之名,能够传到皇帝的耳朵里面,如果有这种姿色,你还能依靠什么逻辑或者事实,能证明她是丑陋的呢?难道大唐王朝那么多人的审美都有问题?

(二)、唐太宗见到武则天之前,她的原名并不叫“媚”。是唐太宗见到她的第一眼,认为她很妩媚,方才赐名为“武媚”的。如果是一个丑女,那么,英明神武的唐太宗,难道连这点基本的审美水准都没有,居然把一个丑女赐名为“武媚”?

(三)、师姐文中说武则天的相貌非常的男性化,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你将她后来的独特身份和性格之幻象,投射到她的相貌里面了。因为她的真实相貌,很明显,你没有亲自有见过,而唐太宗是亲眼所见者,他的眼光一定是准确的:武则天是妩媚的。而不是师姐你说的她是“男性化”的男人婆的相貌。没人可以将男人婆的刚毅相貌,和“妩媚”联系起来,何况是英明一世的唐太宗。

(四)、高宗李治曾经和武氏有不伦之恋,后来又封其为皇后。从这件事也绝对可以证明,武则天的相貌一定是妩媚和非常美丽的,既不是师姐你神通境界所见的男人婆相貌,也不是你神通境界中所见的那么丑陋。如果是师姐你讲的那种相貌,历史上上述所有事件的合理性,就都不会成立一丝一毫了。您反思看看,是不是这个道理?

因此,师姐您应该思考一个问题:大唐两代皇帝的审美水准,以及对武则天的相貌评价,乃至于被其妩媚诱惑,难道这些事实,师姐你都不分析分析?因此,武氏的相貌,总不至于下劣到不如师姐你的神通所见的那么丑陋吧,师姐您说呢?更何况上文也提及了,武氏进宫之前,就有美名,可见众人的眼光,也不可能不如师姐您的神通所见的境界,对吧?

(五)、上述各种分析,都具有不可推翻的合理性。反之,师姐你的神通所见之境界,倒是非常值得令人堪忧了。不管你的神通境界中,是不是六祖带着你去看的,我都可以判定,你神通境界所见非真。

(六)、综上,师姐您神通境界所见武则天之相貌丑陋,其非真实,也不符合历史事实和事物的合理性。至于您为什么出现这种问题,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深刻的道理,我仅仅作为提示,而非贬低您的境界:凡夫见娑婆世界是秽土,而圣者见娑婆世界却是净土;心大之人,见大鹏金翅鸟,其体型是铺天盖地的硕大无比,而心小之人,见大鹏金翅鸟,却只是一只小小麻雀那么大;无著菩萨心未净时,曾见弥勒佛只是一只病狗,心净之后的无著菩萨,则见到弥勒佛金光晃耀的圆满报身;苏轼见佛印是一堆牛粪,而佛印却见苏轼是一尊佛其实,这些道理,都是在提示师姐您:可能你所讲的很多境界的美丑分别,并不是事实真相,而是你自性的烦恼和业力幻现出来的境界。因此,我公开提醒这位我并不认识的师姐,您要警惕了。不要太迷信自己的神通境界,好好观察自己的内心,并且理性的,去如理思维各种道理,乃至于判断某一事实的合理性。这是我的中肯之建言。

我自己没有神通,但是我动不动就会敲打敲打神通人士,作为提醒。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