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悲寺“鬼神障附体非佛说”见解偏狭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1-25 07:31:26

大悲寺“鬼神障附体非佛说”见解偏狭
=======================
问题:师父您好,我们在家修行,身上有众生该怎么处理?您能在此道场给它们皈依,或超拔它们吗?

妙祥法师答:这个问题,关于身上有众生这些说法,辽宁要比河北的重,辽宁有时候农村信佛最好的家庭也供着大仙。身上哪儿难受了,他说众生“附体”了。大仙给看了——也就是巫医神汉给看了,说这是什么什么冤亲债主找你了。这些说法都不是佛教的,都是民间一种大仙的说法和一种道教的说法。佛教绝对不允许这种说法,这种说法是破坏修行。因为佛法真实的意义是什么呢?就是离一切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一切唯心造。如果我们这样思惟就远离了佛法,就变成了鬼神教了,这是不正确的。

吉祥点评:法师之见解,我并不全然赞同。详细说明如下:

(一)、法师说附体之说,是民间巫婆神汉的说法,不是佛教的说法,弟子不以为然。《楞严经》说“天魔得便,飞精附人”,就是佛教承认附体问题存在的依据。《观自在菩萨随心咒经》说“九十五种魔并鬼神等入身内者”,讲的也是诸魔鬼神附体的事实,这也是依据因此,鬼神附体之说,并非仅仅只是民间之说,佛教存在明确的佛经依据证明其现象之存在。法师说,佛教绝对不允许这种说法存在,这种说法是破坏修行。那么,请问,《楞严经》和《观自在菩萨随心咒经》上述所讲,是破坏修行吗?


(二)、法师给出的见解是,思维鬼神的境界,就变成了鬼神教,就远离了佛法。法师认为,应该观照“凡所有相,皆是虚妄”。那么,请问,大悲寺年年做盂兰盆法会,超度现世过去堕落三恶道的父母,法师为何还要做这种虚妄的事情呢?因为盂兰盆法会,利益的就是无量劫来的父母,此经的发起因缘,也是因为目犍连见到地狱中的母亲,求教佛陀,才发起的。怎么能认为佛教存在鬼神的相关问题,就必然变成鬼神教呢?佛陀教导大家放焰口做甘露施食,难道也是鬼神教吗?《甘露味经》说,普施饿鬼饮食,果报即是菩提。这也是鬼神教吗?


(三)、弟子知“大悲寺”过去与“大悲古寺”的矛盾,因而法师斥责大悲古寺搞鬼神附体之类的做法不对。这些我都是赞同的。修行人整天玩弄附体当然是不对的。但是,其做法不对,不等于附体的事实不存在,也不等于佛教不承认附体现象的存在,上述佛经已经证明。譬喻:吸毒不对,但是不等于毒品在世界上不存在,这个逻辑是清晰的吧?所以,批评修行人玩弄附体,不等于你可以否定附体存在之事实。可是,妙祥师和大悲寺僧团,在相关问题上的见解十分偏狭,,,居然以否定附体存在、否定鬼神障存在的方式来进行批评和引导,,这是非常恶劣的见解和做法。附体和鬼神障,是不是必然存在,应该以佛经依据为准,法师和僧团不宜以自己的所知所见来做个性化的解释,导致很多人对此问题的认知产生偏差。


(四)、据《佛说十方冥经》记载,有童子请教佛陀,自己父母家人被非人鬼神障碍干扰的时候,佛陀也并没有如同法师一样教导童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不应该认为鬼神干扰存在。佛陀反而教导了《十方冥经》中念诵礼拜十方诸佛的对治鬼神障碍法。由此可见,佛陀也并不认为依靠“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就能够解决鬼神障的问题,不然佛陀为何不如同法师的见解一样,去开示童子呢?


(五)、《药师七佛经》中,宝月智严光音自在王如来,宿世行菩萨道时,曾经发起八种大愿,其中之一,就是令非人鬼神障碍不能障害念诵其佛号者。若鬼神障并非实有,则佛昔日做菩萨时,就是糊涂虫,发了一个毫无用处的混账愿!既然菩萨发起的不是混账愿,就证明确实有鬼神障需要对治,这是极其简单的逻辑推论此外,几乎所有的佛号和咒语,都有对治鬼神障碍的功效,,,那么,既然法师各处开示中都说鬼神障碍不存在,说附体不存在,说冤亲债主鬼神障是子虚乌有,,那么,,,请问,是十方诸佛和释迦如来不如法师高明吗?佛都认为鬼神障和附体真实存在,佛菩萨还说了很多方法来解决和对治鬼神障,法师你却说这些不存在?难道你准备和佛对着干?再问:既然这些附体和鬼神障碍不存在,,可是佛和菩萨却多此一举的说了这么多的对治鬼神障碍的法门?如此画蛇添足多此一举的愚蠢行为,佛菩萨会做吗?难道是佛的智慧确实不如法师?或者按照法师的逻辑,是因为我们心中有鬼神相才见到鬼神障碍,那么,释迦佛介绍了这么多对治鬼神障的法门,难道是因为佛的境界还没有证悟“诸法空相”,难道佛的境界里面还有“有鬼神相”,所以佛才看到了鬼神的问题?然后佛才介绍对治鬼神障碍的法门?很显然,事情并非如此。因此,法师的一些见解,确实存在过度偏狭之处,往往以一家偏执之言,废除佛陀对鬼神附体等问题的全面见解,这是非常不宜的。这也会误导很多人修行中和生活中之具体问题的解决。



(六)、法师批评大悲古寺不要搞附体,这是对的。但是,如果言过其实的,连附体现象和鬼神障碍存在的事实也要否定,这就是法师严重妄语了,因为这不但违背事实,而且违背了上述佛经也承认的事实。再次强调,玩弄附体绝对是不对的,但是不等于附体不存在。玩弄妓女不对,难道等于妓女不存在吗?吸毒不对,难道等于毒品不存在吗?我们不应该将佛教的见解,搞成一种鸵鸟政策,认为把头埋进沙子里面,自认为有些境界没有了,就觉得真的没有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佛教导弟子对治鬼神障碍,也不是这么教导的!!


寺庙和寺庙之间的恩怨,或者寺庙和其他社会团体之间的恩怨,乃至于寺庙和外道之间的恩怨,都不宜以否定事实、歪曲事实、错解佛经的方式来发泄不满。即便并非发泄不满,而是一种慈悲的开示和教导,更加不宜以违背事实、歪曲事实、否定佛经依据的方式来进行开示,不然的话,可能会误导很多人。我一贯尊敬法师以及法师所领导之僧团重视戒律的做法,但是,对于妙祥和尚之僧团部分见解的偏狭,以及一些明显的失实的开示,尤其是违背圣言量的开示,我是不赞同的。


一位法师不管是批评弟子,还是不赞同某种见解,,其批评和开示的见解和内容,都不应该失去真实,尤其是不应该以否定佛经圣言量承许的事实和道理的方式来开示。过去的博文,我隐晦的提及北方某寺庙对附体、冤亲债主鬼神障的一些偏狭见解,这里我就直接就说明了,我说的就是海城大悲寺。



(七)、2014年时,法师率僧团在西安行脚时,有师兄去供养。这位师兄经常遇到鬼神障的问题,和我探讨交流。我说,既然你要去供养妙祥法师的僧团,不妨直接向法师请教,何必和我一个世俗之人探讨。这位师兄本身是东北长春人,即从汉中启程,到西安供养法师及僧团。供养完毕,师兄请教妙祥法师:我给病人治病过程中,偶尔介绍佛法,经常因法布施导致鬼神障碍,请问法师,如何解决?法师回答:在空性中,鬼神和鬼神的障碍都是不存在的,所以,不要执着就好了。然后师兄把法师的开示转达给我。我说在空性中,似乎并不单纯只是鬼神不存在,在空性中,三宝也不存在,法师为何还要皈依三宝?在空性中,出家不出家都不重要,法师为何还要出家?在空性中,僧团是不是行脚也不重要,为什么法师还要率领僧团行脚?在空性中,是不是持戒也不重要,僧团为什么倡导持戒?由此可见,并不因为空性中不存在的事情,我们就可以不做,因为法师自己也在做空性中不存在的事情。那么,为什么独独到了谈及附体鬼神障的时候,法师就认为在空性中不存在,所以就可以不必理会呢?就可以认为通过不执著,不理会,就解决了呢?请教法师佛陀不执著众生成佛的事情,,,众生成佛的问题就因此解决了吗?如果不执著,不理会,在空性中不存在,这样就解决了,,,,为什么佛陀还教导那么多的对治鬼神障碍的方法呢?佛陀难道不知道空性中不存在鬼神障?


空性是个筐,啥都往里装!这是危险的!汉传佛教有很多不好的习惯,在道理讲不明白的时候,经常使用空性的道理来逃避解释,这是非常不好的习惯。正如藏传的一些堪布讲道理讲不明白的时候,就经常用“密意”来忽悠人一样。明明使用佛陀教导的对治鬼神障和附体的方法,立即就可以解决问题,明明佛陀有明确指明的方法和见解,结果有些大德,非要要求你用证悟空性的方式去解决,用不执著的方式去解决。如果一个凡夫行者,这么容易就证悟空性,我还请教大德您干什么呢?说得好像证悟空性就像母鸡下蛋一样,蹲下去,噗,就证悟空性了!立地成佛!这样根器的行者,有没有?当然有!有几个?不知道!再说:佛早就证悟空性,为什么还要教导专用的对治鬼神的方法呢?由此可见,,,不是什么问题都应该套用空性,,,缘起法的问题,,,还要使用因缘法的方法来解决。


(八)、对治鬼神障的问题,冤亲债主鬼神障是不是存在的问题,附体是不是存在的问题,,这些障碍存在,应该如何解决的问题,我看啊,,,还是依靠佛经依据提供的见解,依靠佛经依据提供的方法,来认知,来解释,来解决这些问题,还是更可靠一点。


我也建议妙祥法师,在开示这一类问题的时候,更加重视经典依据提供的知见,不要过份重视自己自以为是的见解。对于大悲寺和大悲古寺过去的恩怨,也不适合持久的放不下,更不适合因为这些过去彼此之间的恩怨,为了抨击而抨击,为了抨击对方的做法不如法,就在冤亲债主鬼神障和附体问题方面,故意做出失实的、违背经教依据的非分开示,是不合适的。为了和大悲古寺对抗,连佛经依据承认的附体和鬼神障都不承认了,这足够证明,有些开示的尺度,已经严重超出底线了。当然,我讲这些,是不是事实,这要了解大悲寺过去周边环境的师兄,才能懂得我为什么这么说。表面看起来,这都是一种对迷途者的慈悲开示,不希望别人在附体问题上走偏了,,,可是,开示者自己的见解却先偏离了正轨,,这才是问题。这里面,我看不单纯是一种慈悲,而是有很大的一种执着在里面,甚至有一些恩怨在里面。东北玩弄附体的问题非常严重,所以法师需要更多的开示这些问题,但是,你应该告诉这是不如法的,但是不是以歪曲佛经的方式去否定附体存在的事实。这里面,首先是逻辑错误导致的认知错误。导致这个错误的根本病根,在于不重视佛经,过于重视自己的看法。


整个大悲寺僧团,十几年来如一日的批评附体不存在,鬼神障不存在、冤亲债主鬼神障不存在,不要执着鬼神障,鬼神障在空性中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不存在,,,,到底鬼神附体存在不存在,,,你们那么多和尚,,,为什么不读一读佛经依据,,,看一看佛经说的是存在还是不存在呢?为什么非要执着自己的见解呢?


我本来无意把大悲寺这种偏执的见解,和大悲寺过去和大悲古寺的恩怨联系起来,可是,最近我又看到大悲寺妙祥师的开示,,又说鬼神和人之间没有关系,,不要执着,,确实我不能再接受这些说法,,也不能象以前一样隐晦的提出不赞同,我这次指名道姓说出不赞同。一个寺庙持续十几年如一日的,在这些问题上持有偏狭的见解,孜孜不倦的持有这些偏狭的见解误导大众,,,孜孜不倦的持续十几年的攻击鬼神障存在、附体存在的的事实,,,如果没有一点点和其他机构之间的恩怨,,,何必如此执着?甚至执着到连佛经明确承许的事实和见解,,,都假装看不见?所以,我还有另外一个建议:放下怨气!放下偏见!放下执着!严格依佛经依据的标准来判定,来开示!至于你们是不是承认是怨气问题,是不是承认自己有偏见,我也无法左右。


东北玩弄附体大仙的问题,确实非常严重,甚至整个北方包括华北地区,这些问题都非常严重。南方也有巫婆神汉玩弄附体,相对要少得多。但是,要认知附体问题,要打破这个邪见,要改转这个不良现象,自己首先要依据佛经建立如实的认知才行,而不是自己先把佛经依据抛开,,甚至否定佛经依据所承认的事实。这样的做法,对于理性的人士来讲,尤其对于熟知佛经依据者来讲,是根本不能具备说服力的。希望诸位大德深思。


(九)、《大悲心陀罗尼经》说,持诵大悲咒者,不被邪神恶鬼得便死;《大宝广博楼阁善住秘密陀罗尼经》云:诵随心咒者满一万遍,所有障碍诸鬼神等,悉来敬礼持咒者足,作如是言,救护我等勿断我命,所使我者决定得了;《法华经》说,念观世音菩萨名号,恶鬼尚不能以恶眼视之,况复加害;《地藏经》说,恶神恶鬼并恶风,一切诸难诸苦恼,但当瞻仰及顶礼,地藏菩萨大士像,如是山林大海中,应是诸恶皆消灭;《药师七佛经》云,宝月智严光音自在王如来之第五大愿,愿我来世得菩提时,若有众生,行于闇夜作诸事业,被恶鬼神之所恼乱,极生忧苦;暂闻我名,或复称念,由是力故,从闇遇明,诸恶鬼神起慈悲意,乃至菩提;此外,各种佛经依据,几乎无有佛号不对治鬼神障碍,无有咒语不对治鬼神障碍,甚至有一部专门为了对治鬼神障碍说的经典《十方冥经》,包括上文中我引用的,《观自在菩萨随心咒经》讲咒语对治附体的;这些佛经依据,我们根本不必一一列举,这些依据,无一不证明一个事实,对于任何一个世间人或者修行人,鬼神障碍是普遍存在的严重问题,因为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所以,佛陀给开示的各种法门中,才具足这种对治鬼神障碍的功效,如果鬼神障碍都像前面某些道场说的一样,都不存在,冤亲债主不存在,附体现象不存在,那按照这些道场的说法,是佛陀的智商不如他们高明,佛陀说这些对治鬼神的方法,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了?既然不是多此一举,佛为开药,必定有病,因病而有药,既然病在鬼神,又何必阻碍他人服用治疗鬼病之药呢?明明有病,欺人无病,劝勿用药,不晓得到底是如何居心呢? 



(十)、言辞尖锐之处,还望妙祥法师以及僧团体谅。如果我讲的上文内容,我引用的佛经依据是错误的,你们可以批评我。如果我引用的佛经依据能够成立我的见解,并且这些见解证明师父和僧团的某些观点,确实有偏狭之处,建议僧团不妨闻过则喜。当然,按照过去你们僧团或者居士的一贯做法,,只要有谁提出不同意见,,立即就会组织文笔攻击,,甚至将对方批驳的一无是处。这也许并不是什么闻过则喜的做法,这是没有容人之量,这是佛霸心态。比如过去,有人就提出过关于大悲寺金钱戒的标准,认为在别解脱戒的层面,不摸金钱是对的,大家也尊重大悲寺僧人不摸金钱的优良传统,但是,在菩萨戒的层面,如果是如法的专款专用的为众生做利益的僧团和僧人,在菩萨戒的层面,是开许僧人管理金钱的。别人提出这些见解,佛经依据也非常明确,而且人家也没有攻击妙祥僧团不摸金钱的做法错误,,,只是菩萨戒和别解脱戒标准不同,,,结果,,,你们的居士,,在外边到处抨击人家,,说人家贪心爱钱,,说只有你们才是天下第一清净僧团。是不是这里面,有些见解,也有些过份呢?提供给大悲寺各位僧人参考。





(十一)、我一直知道大悲寺不承认冤亲债主鬼神障的存在,我引用冤亲债主存在的佛经依据如下(只贴了少部分):

《佛说灌顶经》卷一:佛告比丘。此十二神王护诸比丘等。陀鬼神若人非人不敢娆近。毒药不中不为水火焚漂。县官盗贼不令得便。怨家债主不能剥夺。

《佛说灌顶经》卷二:佛语修陀利及未来诸比丘尼等。若有能持是灌顶章句。则离一切无数恐惧。若持此神咒梦安觉欢。不畏县官水火盗贼。怨家债主自然避去。





(十二)、我不但引用冤亲债主存在的依据,我再引用一处冤亲债主互相杀害互相夺命的依据,请大悲寺妙祥法师僧团参考:

“冤亲债主”夺命的佛经依据:
《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卷第一百一
智蕴第三中他心智纳息第三之三
(畜生之冤亲债主夺命杀人):
傍生趣亦有生处得智能知他心等。云何知然。昔有女人置儿一处作余事业。时有一狼持其儿去。傍人为逐语彼狼言。汝今何缘将他儿去。狼遂报曰。其母过去五百生中常害我子。我亦过去五百生中常害彼子。怨怨相报于今未息。彼若能舍我亦舍之。傍人便告彼儿母曰。汝若惜子当舍怨心。女人报言我已舍矣。狼观女意都不舍怨。但恐害儿妄言已舍。遂害其子舍之而去。问傍生何时知他心等。答初中后位皆悉能知。问彼住何心知他心等。善耶。染污耶。无覆无记耶。答三种皆能知。问为住意识。为住五识。知他心等。答唯住意识。问为住威仪路心。为住工巧处心。为住异熟生心知他心等。答三种皆能知。彼亦现起工巧处心故。彼异熟生心意识亦有故。非如地狱决定不受善异熟果。

(鬼神之冤亲债主夺命杀人):
    鬼趣亦有生处得智知他心等。云何知然。昔有女人。为鬼所魅羸瘦将死。咒师问鬼汝今何为恼此女人。鬼便报言。此女过去五百生中常害我命。我亦过去五百生中常害彼命。怨怨相报于今未息。彼若能舍我亦舍之。咒师因报彼女人曰。汝若惜命当舍怨心。女人报言我已舍矣。鬼观女意都不舍怨。恐命不全妄言已舍。遂断其命舍之而去。问鬼趣何时知他心等。答初中后位皆悉能知。问彼住何心知他心等。善耶。染污耶。无覆无记耶。答三种皆能知。问为住意识。为住五识知他心等。答唯住意识。问为住威仪路心。为住工巧处心。为住异熟生心知他心等。答三种皆能知。如傍生趣说。

注意:鉴于篇幅,我只列举了少许佛经依据,还有非常多的依据。所以,希望法师们开示的时候,更圆满一些,避免哪些自以为是的偏颇开示。如果觉得我这话说的傲慢,你可以找佛去评理,我有时候就是认理不认人;因为人生的时间太短了,寿命太短了,经不起那些不确切的开示来误导大家走弯路;言辞不敬之处,我就得罪了!
 






附录:部分经典依据摘抄:

佛以预知故而问言。童子所奏。而早出城心怀忧灼颜色惨戚。面善悦白佛言。唯天中天。今我二亲身不安和。横为人非人所见侵娆昼夜寤寐不得宁息。出入行步亦见逼恼。又我之身虽处大国。遭此困厄穷苦无赖。窃自思惟不知何计。不审当设何等方便。假遇怨贼。或遭非人妖蛊奸邪。无以防护。唯愿世尊。告示以法随时救济令无娆害。 佛告面善悦。谛听谛受善念持之。当为汝说拥护之法。 时释幻童子受教而听。  

-----《佛说灭十方冥经》

若欲食时。咒一切食食者。四百四病并得除差。力生十倍亦辟鬼神。若先被九十五种魔并鬼神等入身内者。或摄人心神不令念佛诵经。令人乐说空。令人贡高自大自赞毁他。论义觅胜欲得利养。欲得作人师法主。轻慢经像。贪瞋愚痴多睡多眠或喜或瞋。咒食咒水饮水。入其腹内。诸魔鬼神等并皆走出。心还清净除差。

-----《观自在菩萨随心咒经(亦名多唎心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