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泪瑞辣:马主义公有制被一夜推番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1-24 09:57:27

委泪瑞辣:马主义公有制被一夜推番

======================(本文被删,重新发表)

资政观察:委泪瑞辣一夜变天,马杜罗被珉主政变推番

(我说一夜变天,是因为委国白天变天时,刚好是中国晚上)

就在一夜之间的美西时间1月23日,刚刚发生的大新闻: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社会活动家,查韦斯总统的钦定继承人,仲帼龚铲档的伟大盆友,刚刚上台不久的马杜罗总统,终于被他的人民用珉主的方式赶下台。委泪瑞辣自从查韦斯时代延续下来并且被钦定的马杜罗继承的“大胡子主义意识形态”和公有化治理模式,至此彻底走上了断头台。大胡子主义和公有制的模式,就在一夜之间,在委泪瑞辣被彻底销毁。当然,镁国在这件事情上面“功”不可没。如前博文多次重复所讲:委泪瑞辣的经济奔溃,完全产生于查韦斯的平民主义、推行大胡子主义、全面推动公有制。正是这些原因,令富得流油的委泪瑞辣一步步走向经纪奔溃的地狱。过去博文,曾经多次提及这样一句话:委泪瑞辣的大胡子主义公有制的奔溃,是上天给中国高层的最后一次,也是最近的一次“严重示警”,如果再不改转这种模式,我们自己也将逐渐走向深渊,经纪数据已经说明一切。我是说,真正的经济数据,不是美图秀秀以后大家看到的6.5的那个数据。之前博文讲这些话的时候,委泪瑞辣还没有发生昨夜发生的这一切,可是现在,事实已经发生了,事实再一次印证:大胡子主义公有制模式,必定奔溃,很多时候,只是一夜之间。再次提醒高层:警惕!扭转!改变!我一贯是本着“事前事中时多说、多预警、多劝诫、事后少说不说不当事后诸葛的原则”,所以,这里我不会长篇大论。这件事,给核心玲导层何种启示意义呢?他们是不是能看懂上天给予的启示和示警呢?我们不知道!

 

这里面有一个和我们郭嘉现状一样的问题:我国高官是大量对外转移亲属和资产。而伟大的委泪瑞辣总统马杜罗同志,他的私有资产,也是早就已经转移到镁国,很不幸,最后被镁国冻结。所以,我用质疑我们官员的同样的逻辑,来质问马杜罗总统:既然你师承于查韦斯的马主义公有制的制度那么优越,为什么你自己还要转移资产到你们视为万恶的私有制的皿煮之镁国呢?为什么你不将自己财富赋予全民公有呢??由此证明:世界上一切推崇马主义公有制者,有具有彻底的虚伪性,那就是,推崇者自己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所推崇的制度,连自己都不能遵守,但是,却要用来欺骗人民!

权力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进入灾难之门。约翰·洛克在《政府论》中的这句话,至今振聋发聩!

 

今年是伍肆百年诞、建国七十年诞、又是仲帼逢九有变的关键之年,外边又是法国闹事,又是委国变天,我们内部又是马毛主义和自由珉主思潮两派对决,但愿2019不要发生什么。如果我们过度推崇大胡子、过度推崇猫主义,这是危险的,因为这马毛主义都号召人民暴冻推番压迫。这种明显是自掘坟墓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偏偏要去干?同时,聪明的社会各派民珠人士都开始利用这种崇马崇毛的思潮并伪装自己而混迹于其中,试图利用这种合乎上层宣传口径的崇马崇毛之包装,来推动某些变化和变革。因此,现在这种局势,如果我们还不肯放弃骨子里面的崇马、崇毛,不放弃这些意识形态的宣传,则最终,这种崇敬马毛的意识形态的推动宣传,必将为反对派所直接利用,也会被真正的追求社会公平正义的信仰者利用,因为马毛系列意识形态都是鼓动和号召人民暴冻的。所以,过去博文说,这种意识形态的推动,是自己给自己挖陷阱、掘坟墓,自己点燃的星星之火,最后搞不好燎了自己屁股。有些话,我以后会逐渐少说,逐渐不说,因为该说的,都说了很多了。结果逐渐出来了,我就逐渐不说了。今天的这个,是委泪瑞辣出了结果,这个结果证明大胡子主义公有制是行不通的!那么,明天又是谁会出结果呢?几十年后呢?

 

渐进式的、可控的闵珠进程,是仲帼社会各方面损失最小的改进国家的可行性模式,可是,我们如果不是渐进,而是目前这种渐退模式,最终的结局是危险的。民众一开始只会动口,口诛笔伐。但是,动口,如果还不能解决问题的情况下,甚至连动口的权利也被剥夺,而且动口之后发现不是渐进而是渐退,民众在失去耐心之后的唯一做法,那就是东北人的习惯:直接动手!如果我们的高层不想给民众留下“直接动手”的机会,那就应该回归到“渐进珉主”的进程上来,也许有些事情,还来得及挽救。

 

从熵增不可逆的必然进程来看,任何社会系统的自由度都是逐渐越来越高的,因为熵之无序程度的提高必须依赖系统自由度的提高为前提,所以,任何试图违逆自然熵增趋势去限制自由珉主的砖制制度,都会逐渐被科学规律所淘汰。国家要稳定,国家要发展,国家要进步,只能用符合自然规律和科学定律的模式去推进,不能逆规律而行。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只能说这些。

 

 

 

 

题外话:昨日台湾著名散文作家林清玄去世,这是自从大陆有“纹格动向”以后,发生很多知名文化人士集中过世的事件之后,又一位文化名人的去世。很多事情,已经无法用巧合来解释。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