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介入因果障碍,和普扎上师看法不同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1-22 10:01:29

关于介入因果障碍,和普扎上师看法不同
=========================
提问:您好,請您抽空看下這篇博文, 其中的觀點您覺得對嗎?
某经忏师放焰口当场死亡,是否是法力不够?


吉祥果:首先顶礼普扎上师。关于这篇开示中,普扎上师认为放焰口的时候经忏师死亡的事情是巧合,这一观点,我是认可的。一个人在任何状况下都可能会死亡,但是不能认定和当时正在从事的行为有必然联系。正如有人吃饭的时候也会死亡,我们不能认为吃饭是导致死亡的必然原因,如果这样认为,则不吃饭更加会死亡;吃不吃都会死亡,必然不会是因为吃饭导致死亡。所以,不能判定是因为放焰口导致了法师死亡。下文中上师开示的第一段文字的意思,我是完全赞同的。但是再往下面的文字,我就不完全赞同了。下面我逐条点评。





弟子问:我们当地有位经忏师在放焰口的时候当场死亡,这是不是法师的法力不够的原因?


普扎上师答:有些时候这真的就是一种巧合。一位戒律清净的出家人,对度化众生有很强大的慈悲心,按照仪轨去做法事,哪怕力量有多么不足,对他自己决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所以,最重要的是戒律清净和慈悲心,至于法师的法力够不够,倒不重要。

吉祥点评:这一段文字的大意,末学确定完全赞同。


普扎上师答:现前在汉地普遍有这样一种说法——你要是为他人做什么事情,你就会沾染他的业障,感受他的罪过。甚至很多法师们也在如此传讲,说有些法师身体不太好的原因,就是由于平常接触的人太多,这些人的业障被法师承担了等等。我想这不太可能吧?我都不知道这些说法是从哪里流传下来的。若真是这样的话,世上身体最不好的应该是佛教教主释迦牟尼佛,接着就是历代传承祖师们。可是我们也没听说释迦牟尼佛和哪位祖师的身体多么不好啊。由此可见,这样的说法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吉祥点评上师个人以“我想这不太可能吧?”的语气来质疑介入因果导致的业障障碍,就说明上师本人也并不确定,只是用可能或者不可能的语气在开示,这是一个基本事实。上师说,不知道这样的说法是从哪里流传下来的,我可以列举:索达吉堪布以前也不承认附体的存在,一直到他有一次给附体的人加持的时候,发现导致了自己身心异样,然后这位堪布才承认附体确实存在,介入因果确实会导致自己身心不适。此事在索达吉堪布的文字中决定存在,各位可以寻找。还有,藏传关于介入因果导致一些仁波切身心产生障碍的藏传传记,比比皆是;所以,如果普扎上师说不知道这些说法从哪里流传下来,那么,建议上师多看看藏传的大德传记,这种记载到处都是。此外,普扎上师认为介入因果导致身心障碍的说法不真实,否则释迦佛应该身体最不好,我想这个类比不能成立,因为释迦佛是圆满的圣者,而我等凡夫并不具备佛陀的德能,所以,这个类比完全不能成立。


普扎上师答我曾经遇到过一位和尚,和他初次见面时,他说一直听说我的身体不好,他一方面是来看望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躲避身边很多的烦事。他说他的身体也不好,原因就是前两天他接触了几个业障沉重的人,所以导致他的胃很不舒服。当时我就在想不可能吧?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谁还敢当老师呢?我真不知道这些说法都是从哪里听来的,多数可能还是来自于民间各式各样的传统说法吧。

吉祥点评:上师不适合总是用“当时我就在想不可能吧?”这样的语气,因为很显然请教上师的弟子希望得到的不是“可能或者不可能的答案”,弟子需要的是确定的答案,我的这一点看法,相信普扎上师应该没有异议此外,法师介入因果导致障碍,这并不是佛教之外民间的说法,也不仅仅是汉传佛教的说法,藏传的大德介入因果导致障碍的很多很多,,,建议上师还是多看藏传的传记,不然上师又说这是民间说法。



普扎上师答但是无论这种说法是从哪里听来的,我们一旦把它当真了,以后决定会发生类似的事情,因为你天天都在想这些事啊!比如有些非常执著梦的人,晚上做梦后,第二天他就会觉得真的出现了和昨晚梦境类似的事情。原因是什么呢?他一天到晚都在想这件事,并观察与此相关的一切,一旦发现与这个梦有点相关,就开始夸大其词,不仅觉得和昨晚做的梦一样,甚至觉得比梦还真实,实际上就是自己编出来的故事。当你把一个即便是假的东西,当作是真的时候,它也就变成真的了,一切取决于你的态度。所以类似被他人业障所害的这些说法,还是尽可能不要去听信。

吉祥点评:上师说,我们当真了,就真的会发生,那么,请教上师,我们如果不当真,这一类的事情就不会发生吗?从逻辑上,上师能确定不当真就不会发生障碍吗?比如我们不把火车当真,我们卧轨自杀,我们就不会死吗?反问:《大集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中,记载五百人将为贼所杀,虚空藏菩萨不可能将这些事情执着为如同凡夫实有,也就是说,不可能是普扎上师所说的“当真”,对吧?可是,即便是虚空藏菩萨,不是也化显了五百华人,代受五百人被杀的痛苦吗?因此,这并不能证明,你不当真,因果的现象就必然不存在。也不能证明,你不当真,介入因果的障碍就会变成“虚假”,因为虚空藏菩萨也没有做到通过不当真来解决问题。正所谓:一切皆空,因果不空。




普扎上师答:作为一个佛教徒,如果每次听到什么、见到什么,仅仅依靠到导师面前请益,然后根据导师的教言抉择哪些是对的,哪些是不对的,还是远远不够的。为了增上我们的佛法正见,我们应该多学习历代传承祖师的教言,了解历代传承祖师在成办解脱的路上是如何学习教理,如何修行的,传承他们的修学方式,追随他们的修行足迹,相信我们就不会走错路,特别是在面临种种似是而非的说法之时,我们心中就有了一个相对可衡量的标准。

吉祥点评:普扎上师说,不能仅仅依靠导师的教言判断和抉择对错,应该多看祖师教言,这一观点我完全赞同。因此,也请普扎上师多看祖师的教言,因为祖师的教言中,有很多观点和普扎上师您开示的这些教理不一样,祖师传记中记载介入因果背业的案例,是非常多的。相信普扎上师以后会逐渐发现,因为您说你以前不知道这些说法从哪里来的。



普扎上师答:现前类似的说法太多了,比如给他人看病,病会转到自己身上;给他人讲经说法,会沾染他人的业障;遇到业障重的病人,自己也会有病痛的感觉等等。我想这些都是过于敏感的原因吧。

吉祥观点:给他人看病,病是不是必然会转移到自己身上,要看自己采取的是什么技术,如果是一般的医院的医生,还真没有这个能力。但是,如果是佛教的行者,用佛法的加持力去介入,还真的会转移到自己身上。任何佛教徒都不能撒谎,包括上师,所以,我们必须承许事实之存在。这并不单纯是敏感与否的问题。



普扎上师答:可能有些弟子会问:“修自他交换不是可以将他人的业障、病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吗?”我想我们现前恐怕还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吧。因为真正的自他交换,可不仅仅只是心里想,而是真正能实践。

吉祥观点:自他交换菩提心的修法,不必然导致背业,也不必然导致不背业,要看自己个体的行持水准。单纯从佛经依据来看,自他交换是不会给自己导致障碍的,而且会减轻恶业和障碍,这在《大方便报佛恩经》《贤愚经》都有记载,见下文附录佛经依据。



普扎上师答:往昔历代高僧大德由于长时间修行自他交换,当见解达到一定的时候,具有真正自他交换的能力,时时都在承受众生的痛苦。往昔有位上师在法座上为弟子们讲经说法,离他不远处有一条野狗,有个人扔了块石头打在那条狗的身上,结果狗被打到没有叫,法座上的导师却在“哎呦、哎呦”呼痛。下面闻法的人都觉得奇怪:“为什么那个人打狗,狗没有叫,导师却在法座上叫呢?”当时导师把法衣掀起,大家看到导师的身上青肿了一大块,青肿的部位与石头砸到狗的身体部位相应。这就是一位导师长期修行自他交换,见解达到一定程度而真实承担众生痛苦的例子。

吉祥点评:上师在上文中不认可介入因果导致障碍,但是,到了这里提及自他交换时,又承认确实有高僧大德承受众生痛苦。由此可见,上师承认或者不承认那种障碍,明显是有前提不同的,这一点上师应该无法否定。所以,上师怎么能确定上文中的介入因果导致身心障碍的那些法师,必然不是因为自他相换导致的障碍呢?上师也不能绝对确定。因此,很明显,上师承许或者不承许介入因果会背业的衡量标准,也是在随时变化的。这一点上师也无法否定。所以,上师并没有绝对否定介入因果导致障碍。



普扎上师答:当然,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是一种显现,目的是告诫后一代弟子自他交换的功德。有这样的显现,当然也不意味着这位导师天天都在受这样的苦,否则一天挨石头打的狗有多少啊?难道这位导师每天从早到晚都在挨打?所以,这可能是一种显现吧。但这样真实的自他交换却不是凡夫能做到的。凡夫所谓的感觉很强烈,都是想得太多的原因造成的。

吉祥点评:上师认为:凡夫介入因果导致身心障碍的感觉很强烈,都是想的太多的原因造成的?那么,上文虚空藏菩萨代受五百人被杀苦报,是不是也是虚空藏菩萨想的太多造成的呢?既然虚空藏菩萨并没有因为想的太多,而导致自身障碍,那么,我们凡夫即便证悟虚空藏菩萨的境界,一无所想,也要承受那样的代受苦报,这是显然的事实。那么,即便到了菩萨境界,也不能因为不想就不承受所代受之苦报,那么,凡夫又怎么可能因为不想,就可以消除障碍呢?也即是说,菩萨不想,也没有做到不受如幻如化的代受业报,何况凡夫不想,又怎么可能胜越菩萨的不想,进而达到不承受介入因果的痛苦呢?菩萨都做不到的事,我们凡夫又如何做到?所以,很显然,这不是想了就有不想就没有的问题!


再次顶礼普扎上师,我相信上师的上述教言,是针对特殊根基的弟子的针对性开示,而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之标准。因此,虽然我并不完全赞同普扎上师上文中的全部见解,但是,我尊重上师在特定条件下对特定弟子的特定开示。






附录:

《大方便佛报恩经》世尊于宿世中,曾堕地狱,因发菩提心,速升天界(菩提心灭罪殊胜)
我于尔时堕在火车地狱中。共两人并挽火车。牛头阿傍在车上坐。缄脣切齿。张目吹火。口眼耳鼻烟炎俱起。身体殊大。臂脚盘结。其色赤黑。手执铁杖随而鞭之。我时苦痛努力挽车。力励前进。时我徒伴劣弱少力。劣弱在后。是时牛头阿傍以铁叉刺腹。铁杖鞭背。血出沐浴随体而流。其人苦痛高声大唤苦痛难忍。或称父母。或称妻子。虽作如是唱唤无益于己。我时见是受大苦恼心生哀愍。因慈心生故发菩提心。为此众罪人故。劝请牛头阿傍。此罪人者甚可怜愍。小复加哀垂慈怜愍。牛头阿傍闻已心生瞋恚。寻以铁叉前刺我颈。寻时命终。即得脱于火车地狱百劫中罪。我以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故。即脱火车地狱之罪。
(故此可知,发菩提心是灭罪最迅速之法)

-----------《大方便佛报恩经》
 
 
《贤愚经》世尊往昔,堕地狱中,慈心发愿代受,他人恶报,当即超升忉利天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诸比丘。夏安居竟。往至佛所。礼敬问讯。佛以慈心。慰喻抚恤。汝等住彼。得无苦耶。慈心矜笃。极怀怜愍。阿难见之。而白佛言。世尊。慈愍垂矜特隆。不审世尊。发如是心。为远近耶。佛告阿难。若欲知之。当为汝说。过去久远。不可称计阿僧祇劫。有二罪人。共在地狱。卒驱之。使挽铁车。剥取其皮。用作车鞅。复以铁棒。打令奔走。东西驰骋。无有休息。时彼一人。筋力鲜薄。狱卒逼之。躃地便起。疲极困乏。绝死复苏。彼共对者。见其困苦。兴发慈心。怜愍此人。顾白狱卒。唯愿听我躬代是人。独挽此车狱卒嗔恚。以棒打之。应时即死。生忉利天。阿难当知。尔时狱中慈心人者。我身是也。我乃尔时。于彼地狱受罪之时。初发如是慈矜之心。于一切人。未曾退舍。至于今日。故乐修行慈愍一切。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贤愚经》(六三)佛始起慈心缘品第五十六(丹本为六十三)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