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难罗卓仁谦《正法念处经》伪造论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1-21 07:39:46

问难罗卓仁谦《正法念处经》伪造论
=======================
问难缘起:因台湾曾为日据,故而台湾佛教,大受明治维新以后的日本佛教戒律败坏恶习之影响。国民党迁台之后,曾有大批大陆法师逐渐勘正台湾佛教,其正在逐步改良之中。而不幸的是,时至今日,藏传密宗中某些传承的戒律滥纵之恶习,又和日据台湾佛教败坏戒律之流毒融合。值此大背景,台湾佛教又杂合了佛教徒迎合西洋“自由主义”之思潮。一些貌似菩萨之大德思想认为,似乎不迎合西人思想之自由,便无由以佛教而影响度化西人。于是乎,一帮台湾佛教徒,今天倡导效仿日本和尚娶妻生子,明天倡导男女佛教徒同性恋,语不惊人死不休,只为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博取眼球,而无丝毫顾忌佛教行者之法身慧命。台湾之怪胎佛教,由此大背景而发端。前次曾经点评支持同性恋婚姻之“台湾妖尼释昭慧”,今日则点评另外一位。

大陆地区的佛友可能不知道,台湾有名“罗卓仁谦”之密教弟子者,因追随十七世大宝法王修法,又传说精通汉藏梵英等语言文字,据说是十七世大宝法王身边的著述翻译者。此君最近推出了“同性恋以及其余不雅观之性行为不犯戒”之立论,据我看到的回应,居然还获得了大批赞叹和追随。经香港某师兄转载文字给我阅读,故而我对此做出如下回应。因为其以“《正法念处经》是伪经”的立论,来质疑经中衡量邪淫之标准。故而本文先以问难其“《正法念处经》伪造论”为开端。(回应文章会比较长,可能会逐步进行。本文可以转给罗卓仁谦本人



(一)、问难“罗卓仁谦”之“《正法念处经》是伪经”之立论。

罗卓仁谦:在剖析各种性行为的负面效应中,最激进的是《正法念处经》,虽然里面署名是佛陀说的经典,但从唐朝以来的所有佛法学者(《成唯识了义灯》会云:正法念,正量部义),都一致认同,这是一部佛陀离世后数百年的后代宗派“正量部”所造的伪经。既然是伪经,就没有什么好谈的。


吉祥果我引《成唯识了义灯》原文:要集云。正法念经第十七具列十大地。及涅槃经第二十七云。下定者十大地中心数定也。会云。正法念正量部义。涅槃随彼转。非真实理。故非所依。



吉祥问难一:《成唯识了义灯》为唐朝惠沼大师所造,惠沼曾亲近玄奘大师,和奘师是几乎同一时代人。《灯》曰会云,乃唐时所言。云何罗卓仁谦以“唐言会云”之义,而妄谈“但从唐以来所有学者认为”?曾闻仁者精通汉、藏、梵、英诸语言,姑且不论所谓仁者精通多种语言,我单纯就汉语的语义所论之时间先后逻辑,追问仁者:即便按照语义逻辑,也应该是《正法念处经》自元魏入华,至唐朝以来之“会云”,而绝非罗卓仁谦所谓“但从唐朝以来所有佛法学者会云”。诘问仁者:《了义灯》之会云义,是唐时“会云唐以前”?还是唐时“会云唐以后”?这让我想起来大陆的抗日神剧,有这样的台词:八年抗战已经开始了,再打七年我们就胜利了!请罗卓仁谦回答:按照汉语陈述,到底应该是“至唐以来”还是“但从唐朝以来”?无意挑衅仁者的汉语知识水平,但是实在不能不提及此事,这是常识性的问题。仁者连基本的时间概念之先后关系和语义逻辑都错误,这种浅薄的错误,这是几乎不值得反驳的,但是,为了论证仁者见解不成立,这里还是提及一下比较好。


吉祥问难二:先不提仁者时间逻辑错误,我们就按照仁者的逻辑继续提问:仁者云“唐代以来所有佛教学者认定《正法念处经》是伪经”,首先毫无疑问的是,这是“罗卓仁谦”之妄语。无论是《正法念处经》翻译入华之元魏至唐之间,还是唐以来至今,都不能证明“所有佛教学者认定”:若言唐以前,至少《正法念处经》原翻译者不认可;若言唐以后,至少吉祥果不认可。所以,所谓“唐以来所有佛教学者认定《正法念处经》是伪经”之语,不是妄语,又是什么?请罗卓仁谦回应?



吉祥问难三:《了义灯》只说《正法念处经》是“正量部义”,并未说是“伪经”,不知罗卓仁谦何故歪曲《了义灯》义,污蔑惠沼曾在著作中斥《正法念处经》为伪经?请回答?



吉祥问难四:部派佛教之恶诤,发端于不同认知的佛教学者,皆以各自认可之佛教典籍之此一义,攻讦佛教思想之彼一义,然而,彼此教义,都出自佛教,只不过佛教思想之角度和层次不同,产生知见矛盾,因此分宗分派,故而称之为“部派佛教”。所谓正量部派,正是部派佛教之一。且正量部派的思想,也并没有脱离佛陀教义。至今更无任何证据证明部派佛教之正量派思想非佛教,也无依据证明正量部派教义所依典籍是伪造。所以,仁者不知从何处发端思想,概归于正量部下,就斥之为伪经?请陈述逻辑,或者事实,以教导于我。



吉祥问难五:《了义灯》所云:正法念正量部义。涅槃随彼转。非真实理。故非所依。《灯》云“此所谓非真实理”,是等于说《正法念》为伪造吗?请教导我?若言非真实理,就是伪造,则问:《法华经》除一佛乘外,二乘三乘,皆非真实理,是方便说,请教罗卓仁谦:法华三车,化城,皆非真实理,这能证明《法华经》是伪造吗?既然行者不能因方便教法不究竟,非真实法,而证明《法华》为伪经,尔等何敢大胆因《正法念处经》存有方便义,非究竟第一义谛真实理,就污谤《正法念处经》为“伪经”?尔等不惧阿鼻地狱乎?



吉祥问难六:佛教设教以后,无论印、藏、汉地,均有判教之历史。而判教者,只属于一种“教义分类法”,但并非必然是“真伪鉴定法”。譬如判顿、判渐,譬如判权、判实,又比如天台判五时八教,,均属于一种教义分类法,但是并无依据证明判教必然属于“真伪鉴定法。譬喻:汉土外典分类为经、史、子、集,《周易》归于经,《史记》归于史,先秦诸子之说归于“子”,均属一种分类性质的判定。但是,从来不因为《周易》归于“经”,就说《周易》是伪造;也不因为春秋诸子学说归于“子”,就说春秋诸子之说亦是伪造。同理故:仁者何以大胆,因惠沼大师将《正法念处经》经义判归“正量部义”,就斥责该经是伪造呢?我这里有一个逻辑,供罗卓仁谦思考:“教义分类”不等于“经典真伪鉴定”,而仁者的逻辑错误正在这里。



吉祥问难七:《了义灯》所云:正法念正量部义。涅槃随彼转。非真实理。故非所依。吉祥果问:《正法念处经》多论业力因果之理,而因果之理摄于佛教“生灭法义”的理论体系。而《涅槃经》摄入“非生灭法”的“究竟寂灭义”。正所谓:生灭灭尽,寂灭为乐。惠沼大师此处所云义,明显是说《正法念处经》的生灭法义,不如《涅槃经》之寂灭法义究竟,因为寂灭法不生不灭,不可转。若“涅槃不生灭义”随着正法念处经“生灭法义”而转动,则违背寂灭涅槃义。所以说,涅槃如果随正法经义转,随正量部一切有的思想所转,就不是究竟真实的寂灭涅槃法义,所以说它不是真实理。如同《法华经》说二乘三乘不究竟一样。但是并无涉及《正法念处》是伪经之论题。因此,仁者狂心妄想,蓄意妄解先贤论义,妄造事端,诽谤先贤,诽谤教典,已经是事实。






终极问难:既然仁者所有质疑《正法念处经》为伪造的时间逻辑、历史依据、教义依据、语义逻辑、分类逻辑、鉴定逻辑全部错误,甚至多处触犯了常识性的错误,那么,罗卓仁谦仁者所谓《正法念处经》中鉴定邪淫标准之经典依据不可靠的邪论,则必然是不能成立的。我不管你是十七世大宝法王身边的人,还是别人,哪怕你是释迦佛陀身边的人,我照样会批驳你的错误知见。



另外,个人建议:仁者暂时不宜过度宣传自己在十七世大宝法王身边工作过的关系,不宜过度依靠大宝法王的声誉给自己拉拢信徒。因为就我浅薄的学识来看,仁者连一些常识性的因明逻辑,一些常识性的教理都不通达,甚至连汉语的语义都不通达,都未能精通。如果常常以大宝法王译者的身份宣扬自己,恐怕会毁损法王的声誉。

另外,我也在进一步观察,看看仁者是不是会成为另外一个“依靠佛教资源谋取财利”者,因为你的某些做法,已经存在这种事实。大陆这一类人已经很多。

还有,我见仁者时常传法于人,并且领众修行,窃以为,仁者发心虽好,但是仁者佛学知见的力道尚且不够,,建议仁者还是暂时以隐修学习为主,待到功力深厚时,再出来说法,可能才是仁者应该做的。这不是蓄意贬低,其实仁者自行阅读上文我的问难,就知道你的常识性错误很多,而且有些错误,还错误的很肤浅,很荒唐。如果我是仁者这个水平,我都不好意思出来对人讲我是学佛的,更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我的师父是谁,因为怕损毁师父声誉。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