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角度:戊戌年和尾数9的年份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9-01-05 20:18:38

《周易》角度:戊戌年和尾数9的年份
======================
▲▲▲▲▲周易的角度观察2018和2019的变化:1996年我开始学习《周易》,那时候,我才十几岁。我记得我学习的第一本资料是邵伟华的《周易预测学讲义》,在那本书中,邵伟华有过一个看法:中国社会遇到尾数是8和9的年份,总是会发生一些事情。因为那时候是1996年,我对过去逢9年份的历史总结,发现这个规律是存在的。于是,我就想,以后的历史还会继续印证这个规律吗?此后,我经历了1999年和2009年,郭嘉确实发生了不小的事情。过去的这些事件,鉴于文字敏感,我这里就不提及了,大家都能想到。

最近,自由世界的华人自媒体,又开始提及关于仲帼遇到9为尾数的年份,会有一些事情的预告。虽然这种说法,对我一个老《周易》迷来说,这只是一个常识,但是,它对于中国来说,却可能有不可预估的事端(尤其是,2019年同时还是五四运动百年,又是建国70周年,而去年又是“戊戌年”)。因此,大家要有一定的思想准备,好好念诵《金光明最胜王经》,希望给国家带来一些祥和。我们只能在当下环境下,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对郭嘉有利的努力。

此外,按照周易学者们的观点,认为仲帼在“戊戌”年总是容易发生“变法”,去年2018年则又是一个戊戌年,去年有一个“大变法”,这个大变法不仅仅是“改革变法”,还有一些根本法的改变。而每一次戊戌年变法之后,郭嘉总是有一系列的状况发生。这都是大家要有思想准备的。

(注:这一年,我个人的思想也发生了彻底的180度大转变。我骨子里本身是先天渴盼郭嘉能够实现皿煮自由的,但是,由于《推背图》等一系列预言的“圣人治世”之说,一度导致我对“人治”抱有一丝幻想。但是,最终残酷的现实,不得不迫使我再次回归到对皿煮制度的信仰,回归到我的本来。此后,我不复再会对任何所谓的人治制度,不会再有丝毫幻想。这是我今年的一个彻底的变化和进步)

还有,我提醒大家,2008年1月,我锅曾经发生了大面积的鳕灾,尤其诡异的是,长江以南大面积一般不降雪南方省区,也遭遇鳕灾,则随后的2008年,就有一些事情。而据我个人观察,今年2019年元旦前后,南方很多省份也发生了大面积下雪的状况,一般来讲,这也是比较反常的现象。当然,需要说明的是,这次南方降雪比较轻微,不同于2008年那么严重。总之,大家都要好好修行,即便互联网不便于交流佛法资料,大家私下也要好好修行,保护好自己的家庭,保护好自己个人,乃至于用念诵经典的方式,尽可能的为护持国家也出一份力。这是我个人的一个期待。


▲▲▲▲▲中纪委国家监察委网站消息:厦门:开展“不信马列信鬼神专项整治”


▲▲▲▲▲发现今年以来,批评时政比较尖锐的人物,呐喊观点比较透彻之人物,,发出这些声音的体制内人物,要不然是已经退休多年的,要不然是刚刚退休的,,要不然是已经超级高龄的。终于明白:有责任感和良知的人,首先也是不需要再为个人之前途恐惧者,才能说出真话。这些长者的名字,我这里不需要提及,诸位最终会发现我说的这个现象。体制内的现职人物,,,目前基本上是没有几个敢说真话的。


▲▲▲▲▲国家电网混改,有“革命样板戏”的示范作用:最近一周,关于“国家电网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宣传,充斥各大媒体。猜测:这是在强行推动私营企业混改遭到抵制之后,迫不得已,为了消除民企的混改恐惧症,现在索性把国营的“国家电网”拿出来示范“混改”,以期收到“革命样板戏”的示范作用。因此,这些信息透露,上层推进混改的意志力已经深入其“骨髓”,公有制为主体的,公有控制私有的高层意志力,目前并没有彻底改转,只不过目前先拿国企下手,以期暂时策略性消除民企抵触情绪。这些做法,现在还是令人非常担心的。我个人现在不会轻易相信任何感应,也不会轻易相信任何宣传性表态,我只看事实上做出来的事情,以此为据来判断未来局势。正如同《互联网宗管条理》是不是通过,是不是继续限制佛教正法传播,我也不会相信什么感应,我只看现实中发生的事实。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