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历岁末最后一天:谈谈反腐败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8-12-31 14:08:48

公历岁末最后一天:谈谈反腐败
===================
观点:谢谢果师兄良言。都说清政府如何腐败,但现在比清朝腐败多了,看不到国家希望,正在走下坡路。二三十后希望有人出来拯救这个国家。

回答:
(一)、包括满清在内,封建时期老百姓的私产是可以得到很好保护的,政府权力不会过多的介入私产的处理。而我们现在对私产的控制权和处理权远远不如封建王朝自由。所有私产的基础产权是土地产权,因此,封建时代的土地私有制,比现在的土地公有制,更利于私产保护。私产得到较好保护的时期,即便再腐败,也比不上现在随意侵犯私权的时期腐败。换句话说,封建时期名义上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似乎土地是皇家私产,但实质上并非如此,实质上封建时期的大多数时候,个人的土地私产,是不受政府权力随意盘剥和侵占的,地主也有随意兼并或者流转土地的自由。因此,封建时期,实际上政府的权力更多的被关到了笼子里,但是我们现在,政府的权力全部都没有笼子。

(二)、一个好的制度,可以令腐败无法滋生,令人性中善的一面得到激发。一个坏的制度,可以令腐败丛生,令人性中恶的一面得到激发。因此,我国治理腐败,必须从制度的根本上改革。现在这种运动式的反腐,绝对不可能根治腐败。

(三)、有西媒认为,目前我们并不是真反腐,而是借助反腐之手段,迫使各派势力迅速效忠和站队于核心人物,所以,现在的反腐,是一种郑智斗争的工具,是一种迫使郑智对手效忠的工具。所以,这种反腐是有选择的反腐,精准打击不效忠的对象。个人认为,这种见解是非常有道理的。由于仲帼无官不贪,如果真的全面反腐,整个官僚体系以及档的威信将会彻底坍塌,正所谓反腐亡档,正是此理。所以,只能有选择的反腐。

(四)、关于清政府的腐败比不上现在腐败,其实,还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逻辑:清政府是真正的私营公司,如果公司搞垮了,爱新觉罗家等于是灭顶之灾;所以,清政府必须要尽可能好的治理腐败并维持社稷稳定。反之,我们现在的制度是“国营公司”,反正一切都不是我们家的,每一届政府也只管自己任内不出事,至于后面的长远打算,是根本不可能给下一代计划太多的。所以,既然现在都是公有的,经营起来可以乱搞,可以胡乱腐败,只要你不造反。但是,清政府不行,它是私营公司,搞垮了就会整个家族彻底完蛋,甚至被杀。所以,私营的政府必须尽力的经营好。因此,公有制正斧和私有制正斧的差别,也导致清政府比现在清廉得多。

(五)、目前进一步的集拳砖制,将正斧的权力变得太大,不但不利于反斧拜,而且给未来国家产生更大的腐败埋下了深重的祸根。因为正斧的权力太大,又没有三权分立的制约,权力越大,就意味着权力的寻租空间越大,因此,现在这样极端的集拳,必将导致未来更加腐败。只是这种祸根,现在在高压反腐的运动中,暂时表现不出来。等以后这种运动结束了,而集中的权力又没有消减,,,则下一轮的腐败会更加厉害。

(六)、有西媒观点认为,如果现在我挡真想反腐,必须搞政府官员财产公开制。必须依靠制度来反腐,而不是依靠运动反腐。但是官员财产一旦全面公开,,将会臭气冲天,,可能影响到我挡执正的合法性,,所以,,屎盆子只能继续盖着。混一天算一天。最近加强了纪检监察和公检法的力量,但是,这也并没有脱出运动反腐的特征。克强总理曾经提出一个看法:互联网+政府!让互联网网民来监督政府!实现反腐!也实现对政府其他行为的监控和促进!可见克强总理的想法,还是很开明的。这些观点,在《人民网》现在还能看到。可是,实际上总理的很多想法没有执行,被压制了。

(七)、无官不贪的时代,以及无商不奸的时代,必然产生有原罪的权利和有原罪的资本。所以,中国社会如果不能解决权力的原罪问题,不能够解决资本的原罪问题,这两把利刃悬在头顶,则不但会迫使官员外逃,而且迫使资本家也会外逃。因此,中国社会,要郑智改革,必须先解决前者,而经济改革必须先解决后者,这两个问题不解决,人心惶惶,官心惶惶,,是根本无法郑智稳定,也无法经济稳定的。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