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着猫头的汗血宝马可能失控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8-12-29 12:51:14

长着猫头的汗血宝马可能失控

==================

吹嘘天猫者,可能将会被天猫所捕食;崇拜汗血宝马者,可能将会被汗血宝马踏死于蹄下。牛顿第三定律可以这样解释:你所推动汗血宝马所发起之一切力量,最终必将反馈给你自己。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搬起石头砸别人脚者,必被石头砸了自己。

 

有一种汗血宝马,具备宝马的所有特征,但是它长了一个猫头。我姑且将其称之为“猫头汗血宝马”。

 

真爱猫者,假爱猫者,真爱汗血宝马者,假爱汗血宝马者,真紫鼬,假紫鼬,他们各自本来并非同一个生物学种属,他们甚至在食物链上互为天敌。但是,由于某些共同的需要,这些种群居然集合在了一起,力量非常,不可小觑。如前所述,他们虽然有千奇百怪的各种长相,但是,他们都装扮成了猫的头、马的身。他们高唱猫国的国歌,猫王却不允许他们演唱,因为猫王也惧怕这歌曲!他们发出宝马的嘶鸣,却被马王爷抽了鞭子,因为马王爷也恐惧宝马的集体呐喊。汉武帝一开始也吹嘘长着猫头的汗血宝马是天下第一骏马,但是现在,不但他自己不敢再吹嘘,也不敢再允许别人吹嘘。因为猫头宝马一旦失控,踏死的可能未必是别人,有可能是自己。

 

仅仅依靠步兵去对付匈奴,力量显然是不够的,于是,汉武帝培养了汗血宝马,打造了铮铮铁蹄。可是,汗血宝马一旦被匈奴控制,最后可能反而会踏翻汉武帝。甚至,那些汗血宝马中,很多骡子、驴子、阿猫、阿狗都伪装自己是汗血宝马。暂时的共同利益之诉求,导致骡子、驴子、大象、山羊、兔子,齐刷刷的集体假扮自己是猫头之宝马,齐刷刷的都加入了汗血宝马的团队,他们已经成为一个随时可能失控的群体。他们时而说自己是“汗血宝马”,时而也说自己是“汗血宝猫”,反正是猫头马身,怎么叫都行。猫头马身的外表并不是事件的重点,重点在于:他们长的是什么心?当年试图利用这种汗血宝马的时候,为什么不想到今天这种因果结局?何必现在又来打压这一群猫头宝马呢?这难道不是喜欢养“猫头宝马”者自己所培养的吗?

 

重点:宝马固然能够践踏他人,反过来必然能够践踏自己!我反复提醒,牛顿第三定律:不要纵马行凶,否则凶必加己!可是没人听!现在这种“猫头马身”的汗血宝马的马群,终于逐渐不好控制了。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有的汗血宝马,是靠左走,有的汗血宝马,是靠右走,有的则在路中间走,也有的是横着走。为什么各种汗血宝马们行走道路和方向不同呢?因为汗血宝马的马群中,身份复杂,真假不一,动机各异,它们只是暂时互相利用,暂时抱团取暖罢了。因为他们暂时的短期目标是一致的。最终,这个猫头宝马的群体,还会分裂出更多的群体。

 

精通相马者告诉我:猫头宝马有一个集体性的共同特征,它们骨子里非常喜欢用马嘴和马蹄掀翻所有的控制!因此,喜欢培养这种猫头宝马的主人必须清楚如下道理:当你培养宝马去掀翻敌人的时候,应该随时准备被自己培养的宝马掀翻自己。

 

曾几何时,我劝养汗血宝马者,不要纵马行凶,否则凶必加己。他日纵马踏飞燕,今马踏主复何奇?我该劝的早劝完了,不做事后诸葛亮,我的任务完成了。(2019.12.29)


想要放猫去捉老鼠,结果猫把家里的鱼给吃了。想要放马踏飞燕,结果马把自己家的庄稼给糟蹋了。想要放起星星之火去燎原,结果把自己家的房子给烧了。世界上最诡异的事情,往往都由因果的原理来显现。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