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像护持国土感应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8-12-25 09:06:01

今早释放给大家的拆寺庙的资料,我已经加密了。不想过份刺激大家。但是有些稀里糊涂的佛友,还在期待毛时代的到来。实在无可奈何,我拿这些资料,给大家泼一点凉水。希望各位好自为之。

造像护持国土感应:
(反之,如果毁坏佛像,国土将会如何?)

38、南印度国,造不空罥索观音像,王臣保寿,五谷丰饶
    昔有南印度某国,国政荒废,君臣寿命难保,百姓已经死去很多。国王于是派遣使者,前往中印度去请尸利蜜多大师,希望能挽救国家灾难。密多来至此国,对国王说:“有大圣者名叫不空罥索观自在菩萨!大王!应该造此菩萨像安置城西南阁。”国王接受教诲,立即造不空罥索观自在菩萨形像,安置城西南阁。安置圆满后,佛像大放光明,照一由旬,王臣保寿,五谷丰饶,其他邻国的人民,尚能愍感其像的加持护佑。当时城南有一座旧的寺庙,也搬迁到菩萨像所在的南阁这里,并建立起寺庙。(出自《三宝感应要略录》)


39、憍萨罗国,造十一面观音像,免除瘟疫疾病,百年安泰
  佛灭度后,八百年中,憍萨罗国中,疾病瘟疫流行,病死了一半左右的人,这种瘟疫持续了三年,无法免除灾难。国王大臣共同商议,发誓愿祈请十方世界天上天下有大悲心者,必定前来救护,国王当时梦见:有一尊圣像具足十一面,身体是黄金色,光明照耀,舒手臂摩国王顶说:“我以十一面,守护王国!”梦醒后告诉大臣,于是,国王大臣以及人民,一天中既然造就十一面观世音菩萨像。一时之间,灾难瘟疫免除,此后一百年当中,没有遭遇这样的灾难。(出自《三宝感应要略录》)


40、罽宾国,行千臂千眼像法,除诸瘟疫
  以前罽宾国有疾病流行,人只要得这种病,不过一二天必死。当时有一位婆罗门叫做真谛,教大家造千臂千眼观世音像,并如法供养,以此方法,布施给大家去行持,因此挽救,一切疾病应时消灭,行病鬼王,离开国境。(出自《三宝感应要略录》,注:此造像供养诵咒法《千臂千眼观世音菩萨陀罗尼经》有记载,阅藏必知)


41、弥提国王,画五大力菩萨像,除鬼病瘟疫,国泰民康
据天竺的法师传说:佛灭度后一千三百年中,弥提国百鬼乱入,疾病瘟疫流行,人民病痛,被妖鬼害死者很多。国王大臣集合大众,相互商议说:以前释迦牟尼佛,敕令五大力菩萨,守护我们的国土。然而我们宿业感召的命运不幸,往上来说,荒废了佛陀的教诲和要求,往下来说,坏乱了国土和国运。真是进而羞耻于见到先帝,退而令后来的君王斜视。如何除去妖怪免去灾祸呢?”当时大臣中有智者对国王建议:“应当绘画五大力菩萨像,设仁王斋僧法会,必定可以增延国家的国运,消除人民的灾祸。”国王接受建议,立即就在年初的月八日这天,命令全国人民,令他们画五大力菩萨像,国王大臣则以上妙的细叠绘画,到了当晚的初更时分,彩色才画好:金刚波罗蜜多菩萨,放五色光;金刚宝菩萨,放白光;金刚手菩萨,放青色光;金刚药叉菩萨,放琉璃光;金刚利菩萨,放金色光,自然照耀整个国土就像白天一样。国王大臣悉皆欢喜;被光照者,身心安乐;诸恶鬼神,见到光就逃出国外;刚刚死去的人,还能复活;若当时有病的人,病痛消除获得安康;一时之间,国内一切皆得安稳;大家身心快乐,象入禅定一样,到了三更,佛像才收敛光明。从此以后,这个国家免除百种病痛,以后每年法式,在年初的月八日,设仁王斋会,供养五大力菩萨像,这样持续了三百年,相续不绝。(出自《三宝感应要略录》


42、阿育王受文殊感化,改过迁善,与八万四千夫人,造佛塔、佛像
  昔日阿育王,统摄此洲的时候,模仿鬼王的方法修建牢狱,诛伏罪犯的刑罚,甚至比其更残酷;更是模仿地狱而建牢狱,以暴凶之人作为狱率。后来,文殊菩萨现身在牢狱的镬中,炽热的烈火化为如水般清凉,并生出青莲花。阿育王因此感悟,即日毁掉牢狱。后来,其八万四千夫人,一起和阿育王入烧制塔像的火坑,造八万四千佛塔,建造佛像的数量,也是八万四千数,中土东晋的庐山文殊金像,就是其中之一啊。(出自《三宝感应要略录》 






破坏佛像恶报感应:

01、盗窃观音像并毁坏,死在狱中
台州府的松门卫这里,有一位居民,于崇祯辛未年五月,偷盗檀香的观音大士像一尊,带到天台县想卖给乡绅张大素;张大素只愿出六金的价钱,盗贼嫌钱少,于是想劈开圣像当香去卖;当时有一位差役,前一晚梦见有位女子,说是遭遇苦难求挽救,碰巧他的正妻刚死不久,于是怀疑是亡妻前来请求超度荐拔,就去西门店中购买祭祀之物,忽然听到店中劈砍圣像的声音,急忙走进去查看,恍惚间觉悟圣像就是梦中求救的女子;因此将盗贼扭送押解到捕官所,而主事官也在前一晚上,做了类似的梦,于是就严厉审问,盗贼自首,说圣像是从松门偷盗而来;于是将此事上报给县令,得到判决,将圣像归张大素,在其家中修补供养;其盗贼,没过几天,死于狱中了。(出自《蕅益大师见闻录》)

02、酗酒佛寺,踩踏佛经,推倒韦陀像,怪病而死
泉州人庄奇显,癸丑年科中榜眼;因为年少的时候就喜欢喝酒,忽然有一天,居然带酒到承天寺去饮,喝醉后经过藏经所,看见有法师讲《大佛顶经》,于是大怒,取案上的佛经扔在地上,用脚踩踏;又将韦陀菩萨像推倒在地;过了几个月之后,他用脚去踢一个人,却失误踢在柱子上,脚指破裂成异疮,逐渐肿烂到全身,痛苦异常,看见韦驮菩萨问罪谴责他,然后就死了。(出自《蕅益大师见闻录》) 

03、烧毁佛寺及观音像,浑身如糜烂而死:
世庙时,吴城的乡绅陆俸,贪恋洞庭湖山西边湖光山色以及佛寺风水之胜,力图谋取吞并霸占,由于本山中邹氏和陆氏二家,极力抵抗争辩,没有遂他的心愿;于是他怒而放火,焚烧寺庙大殿,殿中有古代沉香的观音像,焚烧的时候,香气飘到很远都可以闻到。后来陆俸得了奇怪的疾病,浑身发痒,要用滚烫的开水灌洗才行,身体逐渐烂完了,才死掉;其余和他同谋的人,都感召各种恶报。(出自《蕅益大师见闻录》)  

04、刮菩萨脚底檀香屑,焚烧验真假,脚痛糜烂
温州有个人,名叫张八,住在家中;当时有一位客人,携带檀香的观世音菩萨像来兜售,张八担心有假,想试试看真假,但菩萨像浑身都是彩色所描绘,不可损坏;于是,他用小刀刮菩萨像左脚底上的檀香屑,点燃以验真假,立即自己左脚剧痛,犹如疽毒从内部发作一样,各种药物不能施治,于是脚就烂了,到现在还需要扶着拐杖才能行走。(出自《夷坚志》) 

05、盗窃佛像,毁坏铸钱,犹如火烧而死:
南朝刘宋时期,吴兴这里有个人,叫沈僧覆。大明末年,由于本地闹饥荒,为了寻找食物,他到了山阳这里,白天到村野去乞食,晚上回来寄宿在寺庙的房舍左右;当时山阳各个寺庙小形铜佛像很多,僧覆和他的几个同乡逐渐生了盗取之心,于是用四个囊箧装满佛像,并带回家将佛像全都用火烧化铸为铜钱;事情竟然被别人发现了,遭到官府逮捕,押送出都城,刚上船他便说:“见到有人用火烧我啊!”昼夜喊叫不停,自称痛苦不可忍受,还没等到用刑就跪地而死,浑身犹如被火烧裂开一样;吴郡人朱亨,亲眼见过僧覆,以及这一切。(出自《法苑珠林》) 

06、盗窃佛像,贸易换食,得癞病而死
南朝刘宋时期,有个叫周宗的,是广陵肥如人;元嘉七年,他随刘彦之北伐王师失利,于是和同乡六人,从小路逃窜;到了彭城北边,遇到一座空的佛寺,没有僧人和徒众,里面有佛像,是水晶所造的,因而共同偷取了佛像,离开村子后卖掉换取食物;其中一人羸瘦多病,大家轻视他,独独不分给他,于是各自回家;此后三四年中,周宗等五人,相继得癞病而死,当时没有分得佛像所换财物的,唯独那个人,没有遭遇这样的恶报。(出自《法苑珠林》)  

07、毁坏佛像,患疾不愈,改过补像,宿疾痊愈
冀州故观城,有个人叫姜滕生。大唐武德末年,他忽然遇恶重病,因而去蒙山,医疗多年,没有减少一点病痛;后来只好回家,身体生疮糜烂,手脚指头脱落;有天晚上,睡觉忽然梦见一尊白色的石佛像,有三尺多高,对他说:“但为我接好手臂,我令你康复!”到了天亮忽然回忆起来,他曾经于武德初年,在种黍的地里打鸟雀,还在以前村子的佛堂中,把《维摩经》撕破使用,系在杖头上去恐吓驱赶鸟雀;有人见到对他说:“撕破佛经是大罪。”他不知改过反而骂的更厉害,发怒进入佛堂中,暴打白石佛像,佛像右手被打全部脱落;梦中所见到的,和被打的佛像一样啊。于是,他赶紧前往佛像前,头面作礼,尽心悔过,并雇佣工匠接续佛像手臂,造佛经四十卷,建立一座精舍。居然一年之内,病痛得到痊愈,乡人都说这是圣像显灵;其佛堂及佛像现在尚在。(出自《法苑珠林》)   

08、冥使报信,令偿寺物,劝造像救命,未就还死
唐朝,坊州人王怀智,是上柱国的身份,到显庆初年突然去世;他的母亲孙氏,以及弟弟怀善、怀表在一起生活。到了显庆四年六月份的时候,雍州高陵有一个人,不知道名字,死了七天,尸身的背上已经糜烂,却突然复活;这个人在幽冥中见到王怀智,见他现在担任阴府的泰山录事,遣使此人执笔,口述一段文字让他记下,对他说:“你虽然按照业报应当死,但今天方便放你回家,应该为我拿着这封书信,到坊州拜访我家,通告大家并转答我娘,怀智现在是泰山录事参军,幸好蒙受安乐清泰;但是家中,曾借用佛寺的木头作门,这既然是功德物,请早点酬谢偿还;弟弟怀善快要死了,按寿命不能久住世间,赶快造作佛经佛像救助他啊!不然恐怕救济不了。”这个人既然苏醒以后,立即带着书信,送到王怀智过去的家中;所说的家事,没有不暗暗相合的,刚经过三天怀善立即暴死(注:可能没来得及造佛经佛像)。所有坊州出家在家的,听到这件事,没有不赶紧增修功德的;这件事,是一个担任勋卫的鄜州人,叫做侯智纯的,所述说的。(出自《法苑珠林》)


09、伪造皇帝旨意,诈骗金佛像毁坏,被处极刑
唐朝,西京长安的清禅寺,先有纯金佛像一尊,长一尺四寸,重八十两,是隋文帝所造。贞观十四年,有一位贼人孙德信,伪造皇帝的玺印和圣旨,利用一位被阉割的小人,诈称皇帝旨意来遣取金佛像;寺中僧人闻听奉旨来索取,不敢拒绝,就将金像交给他;只过了一夜事情败露,但是佛像身体已被铸破,只有佛头没有销毁;太宗皇帝听闻此事,龙颜大怒,将其处以极刑,孙德信在未死之前,身体已经烂坏,遍体疮溃;寺中僧人,就增加许多黄金,如法重新铸成新佛像。(出自《法苑珠林》) 


10、吴主孙皓,尿撒佛身,阴囊肿痛;洗净佛身,供养忏悔,肿痛消除
吴主孙皓,性格暴虐,做事不近人情;有一天,他与婇女一起观看修治园地,从土下挖出一尊金佛像,形相美丽端严;孙皓下令将佛像放在厕所旁边,用来稳固把持屏风;到了四月八日这天,孙皓撒尿在佛像头上,笑着说:“今天是八日,为你灌顶!”然后和婇女们一起戏乐;稍微过了一会儿,阴囊忽然发肿,疼痛壮热,难以忍受,从晚上直到天亮,痛苦到了求死的地步,请名医来上药医治,反而更加痛苦;太史占卜说:“这是触犯大神所导致的!”于是下令,祈祷神庙,祈祷一次就加剧一次疼痛,上上下下无计可施;中宫有一位宫女,常敬信佛法,也被孙皓所喜爱,凡她所说的事情,往往很准确,她上奏说:“陛下求过佛图没有?”孙皓问:“佛,就是大神吗?”宫女说:“天上天下,尊胜莫过于佛,陛下之前所得的佛像,还在厕所旁边;请收起来供养,肿痛必定立即除愈。”孙皓因为痛的发急,立即准备香汤,亲手洗干净佛像,安置在大殿上,叩头礼谢忏悔过错,一心祈求慈哀加持;当天晚上,疼痛停止,肿即消退;随即,孙皓又于康僧会的坐下受了五戒,建立大市寺,供养众僧。(出自《宣验记》、《法苑珠林》) 


11、婺州判司,在佛寺举办酒肉宴席,雷击而死
婺州开元寺的门楼内有两尊金刚塑像,世人都说它们特别神灵,乌雀不敢靠近;有病的人向它们祈祷时,屡屡应验,前来敬奉与祈祷的人整天络绎不绝。唐玄宗开元年间,婺州判司在开元寺门楼上举行宴会,众人都说这个地方有金刚神像,不应在这里举办宴会。有个人却说:“那不过是一堆泥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说完便将酒肉往金刚神像的嘴里塞。不大一会儿,楼上乌云密布电光闪闪,狂风挟着雷鸣袭了上来,桌上的酒肉乱飞。众人见状十分恐惧,但是独有那个污辱金刚护法神像的人,被风扯到楼外数十丈处,遭受雷击而死了。(出自《太平广记》)


12、佛像喊捉贼,盗贼被擒拿
洛阳宜寿里有一座苞信县令段晖的宅第,地下常常听到有钟声,时常看见五颜六色的光线照射在房子上;段晖感到奇怪,便往地下挖掘,结果挖到一尊金身佛像,有三尺来高;同时还有两尊菩萨像,脚背上有一段铭文:“晋泰始二年五月十五日,侍中中书监荀勖制造。”段晖便把这座宅院施舍出来作了光明寺,大家都说这是荀勖原来的宅院。后来,有个窃贼要盗窃这尊佛像,这尊佛像与菩萨像齐喊“捉贼”,窃贼当时就被吓倒了,众僧听到佛像的叫声,便赶来把窃贼抓获了。(出自《太平广记》)


13、胜业寺的僧人齐之 
胜业寺的僧人齐之,喜欢与显贵的人物交往,他很懂得医术,但行为举止随便,不大守戒规。唐玄宗天宝五年五月中旬,齐之病故,两天后又复活了;复活之后就移居到东边的禅定寺,在寺院中修建了一间极为华丽的庙堂,并在堂内塑造了七尊等身大的佛像。从此之后停止了一切交际,精诚恪守戒律。他自己说,当初他死后,被送到了鬼王庭审的大厅,见到有一块臭烂的肉在地上,鬼王便问他道:“你是出家人,为什么杀人?”齐之莫名其妙,无言以对。鬼王说:“你为什么打杀了寺庙上的女仆?”齐之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在这之前,寺庙里的小和尚何马师与庙上的女仆私通,女仆后来变了心,何马师对她心怀怨恨,便向寺主诬陷她。这个女仆原本不是清白之人,寺主平日也非常恨她,便乘着僧众集体吃斋饭还没散的时候,把女仆找来,当着大家的面用竹条抽她;齐之劝导寺主说:“出家之人,在行为、说话、心念方面,却要遵守戒律,切切不可违背;况且又是当着众僧的面大开佛戒呢?”何马师则极力称赞、怂恿寺主的打人行为;寺主十分恼火,根本不采纳齐之的劝告,连抽带打,女仆便被活活打死在院子里。因为有这件事,所以齐之明白了鬼王的问话,齐之便说道:“杀人者是寺主,得罪她的是何马师,现在为什么要问罪于我?”鬼王前面的那块臭肉忽然发出声音来:“是齐之杀了我。”鬼王愤怒地喝斥道:“你这个奴婢,为什么不识长辈,还要躺在那里说话呢?”臭肉突然站了起来,变成一个人,正是被打死的那个女仆;女仆与齐之你来我往地辩论了几个回合,后来便说:“当我快被打死的时候,神经迷乱,只听到旁边有人怂恿寺主打死我的声音,我误会怀疑是齐之,所以告了他。”鬼王说:“追拿寺主!”阶下差吏说道:“寺主做的功德很多,暂时不能捉拿。”鬼王又说:“追拿何马师!”差吏说道:“何马师的寿命还未尽。”鬼王命令下人说:“暂且收下女仆,释放齐之。”齐之刚进来时,看见鬼王座旁有一个僧人和一匹马,被释放走到门口时,那位僧人也出来了,齐之便上前施礼拜见;僧人对他说道:“我是地藏菩萨;你因为功德做得少,寿命又尽了,所以独独把你追拿来了。如今回去之后,可要坚守僧人戒律,丢掉你与尘俗交往的那些事,住在闲静的寺院里,另造等身佛像七尊,如果不能筹集到造像功德钱,用彩笔画七幅佛像也可以。”齐之复活之后,便遵从地藏菩萨的告诫,住到了禅定寺,并造了七尊等身佛像。(出自《太平广记》)  

14、道士迷惑刘龄,毁佛烧经像,或病或死
南朝刘宋时期,有人叫刘龄,不知哪里的人,居住在晋陵东路城村,非常信奉佛法。他在宅院里立了一个做佛事的房屋,当时设了斋戒。元嘉九年三月二十七日,他父亲暴死,当时的巫祝们都说:“家里当还有三个人将要死亡。”邻居家有一个信道教的祭酒,叫魏巨的,常常用章符在村里行骗;他告诉刘龄说:“你家的丧祸还没完,是因为信奉了不明之神,如果改成事奉道教,一定能蒙福庇佑,不改的话,将灭你的满门。”于是刘龄就敬请祭酒,不再奉持佛法;魏巨说:“应当焚烧佛经佛像,灾祸才当消除。”于是就点燃了供佛的舍屋,火焰旺盛烧了一天,也只是烧毁了屋子而已,佛经佛像和幡座,依然如故;佛像在夜里,还大放红光,当时做祭酒的还有二十多人,有的因为害怕佛像的灵验,就偷偷地溜走了;魏巨和另外几位师徒,执意不停,披发移步,拿着刀和绳索说:“你这佛!还回到你原来的国家去!不能留在中土华夏,成为祸害!”刘龄在那个地方,就象有人殴打他,立刻趴在地上,家人扶他,才出了一口气,于是就萎缩瘸跛,不能行走;魏巨的体内,不久生了毒疮,每天出三升的血,不到一个月就痛死了;其他的同伴,也都患了癞病;他们家的邻居,就是东安太守水立和,曾经在东阳广说此事,当时还有很多人亲眼看到。(出自《法苑珠林》)  


15、刺史毁佛,兵丁从之,俱死于非命
南朝刘宋时期,尚书谢晦,被任命为荆州刺史。他声言塔寺不应该建在城里,应该移到城外去;于是他亲自率领部下来到新寺门,派了八十个士兵,拿着刀斧,毁坏了佛寺,佛的塑像也都被破坏,横躺竖卧在地上,房倒屋塌,瓦掉木倒;不一会儿,云雾遮天蔽日,大风吹起烟尘,谢晦一看这样昏暗就吓得跑了,士兵也都惊惧四散逃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谢晦这帮人,在当天晚上都做了梦,看见僧人在空中飞腾,发出耀眼的光亮,又看见两个一丈多高的人,容颜姿态都很奇伟,厉声发怒斥责说:“你们的所作所为,违背了正道,不久自己就会明白。”这以后,那些士兵满身生癞,不几天就死了,其余的人相继犯法被处死;谢晦一连几年脊背生疮,后来因为他谋反,全家都被杀了;这些人都不是正常死亡的。(出自《太平广记》)    



16、僧人道志,盗佛身宝饰,怪病多年,忏悔偿还,恶报渐轻
南朝刘宋时期,有个和尚叫道志,是北多宝寺的和尚。他在当僧人时奉命看守佛殿佛塔,当看守时,独自盗取了幡帘帏盖等宝饰,偷了很多,后来又偷佛像眼眉中间的珠子,接着又把墙壁扒开,伪造成象是被外人偷出一样的现场,所以众僧人也没有发觉。过了十多天道志就得了病,看见一个不平常的人用枪矛刺他,有时来有时走,他惊骇大叫,随着叫声而流血。最初还是一天里有一两次这种情况,到后来病就加重了,刺他的人来的次数也稍有增加,他的满身都变成了疮伤,直到连呻吟的力气也没有了。同寺的僧人们都怀疑他犯了罪,想要让他忏悔;开始问他的时候,他还隐讳不说,又过了二三天,才把他作的事全都说出来,哭着请求救命说:“我愚蠢糊涂不通事理,以为没有冥间幽途,一念之差犯了罪,招来这样惨酷的殃祸,活着受严厉的拷打,死了要受刀割或在大锅里煮;现在全身都烂了,只求可怜我饶恕我。现在我也没有别的东西,只有衣服、被褥、帽子和鞋了,这些东西变卖了也许能够一次佛会的费用。”道志一再请愿,这些东西都拿出来作忏悔,又说:“偷佛像上的珠子有二枚,一枚已经换给了一个妇人,不可能再找回来了,另一枚换了钱,在陈昭家,请你们帮助赎回。”道志死后,僧人们集资,赎回那一枚塑像上的珠子,并摆了斋为道志忏悔。刚开始工匠往佛像上装珠子时,翻来覆去怎样也安不上;僧人们又给佛像作礼拜烧香,才算安上了。一年多以后,道志的师兄师弟们经常在昏暗的夜间听到空中有说话的声音,仔细听才听出是道志的声音,道志自己说:“自从死了以来,各种苦都受遍了,将要有很长时间,没有摆脱的日期,全靠众僧可怜救助,赎回佛珠。所以,在特别痛苦之中,也稍有停息的时候,感恩不尽,才特意来致谢。” 说到这儿就不说了,当听他说话的时候,大家闻到一种腥臭腐烂的气味,让人难以忍受,说完过很长时间稍稍好一些了。(出自《法苑珠林》) 



17、子盗佛钱,得病生癞疮,父复盗佛宝带,用作腰带,腰亦生疮
南朝刘宋时期的唐文伯,是东海赣榆人,他的弟弟好赌博,把家产都输光了。他住的村子里有座寺院,经过这里的人,有的就拿钱敬献给佛像;他的弟弟多次窃取这些钱,后来得了病生癞疮;给他算命的人说:“这个灾祸是由于他偷了佛像的钱。”他的父亲听了,很气愤地说:“这个佛,是个什么神?就让我的儿子得了这样的病?我再去拿些佛的财物试试看,如果也能得病,我就信!”刚好,当时的前任县令何欣的妻子,织成了四条佛的宝盖带子,敬献给佛,他就偷来作腰带;还不到一百天,他就得了恶病,开始生疮,而且是从腰带那个位置,开始生的。(出自《太平广记》)



18、偷盗画佛像颜料,藏鼻孔中,鼻孔流血生赘肉,痛苦十年而死

并州有个人会画画,曾经被突厥人抓去作了俘虏,突厥的可汗派他画佛像;这个人有时会偷颜料,怕被搜查出来,就用纸裹着颜料,塞到鼻子里,后来,鼻子里淌血能有几升那么多;这个人后来出家为僧;唐朝贞观年间,他在山东,住于寺院里,慢慢得了鼻病,两三年以后,鼻孔中生出赘肉,像桃一样大,流脓淌水,不停地痛疼。后来他请灵顗和尚为他作忏悔,但病也不见好,十年以后才死;灵顗曾经在慈恩寺住过,说起了他的事。(出自《太平广记》)  


19、毁坏佛像,痛苦而死
唐朝贞观年间,有一个人任巂州县令;有一次,他去西域高昌国的时候,在寺庙里得到一个纯珍珠的佛像;回到了京城之后,各大寺院要给他一千贯钱买去,他不肯;之后他毁坏了佛像,满共卖了一千三百贯钱;一个多月后全身发肿,睡觉的时候,看见一个僧人对他说:“你为什么毁坏尊像?”于是就派人拔他的舌头,拔成一尺多长,他苦痛地呻吟,没几天就死了;德安县令薛逵,全都知道这件事。(出自《太平广记》)   


20、毁坏佛像,得病被杀而死
相州邺城的城里,有座一丈六尺多高铜铸的立佛像;当时有个贼人叫丁零,生性凶残而背逆,没有信佛的心,他拉弓搭箭射铜像,箭正中铜像的面上,佛像面部立刻流出很多血,虽然加以掩盖修饰,血的痕迹还是不掉;丁零又选派了五百个力士,让他们拉拽让铜像倒在地上,打算熔化为铜,好作别的东西用;正当拉拽的时候,那铜佛像发出很大的声音,象炸雷一样;力士们丧魂落魄,胆子也没了,都倒在地上,迷迷糊糊天旋地转,吓得不能起来;于是贼人们惭愧惶恐,信佛的人因此就更多了;丁零后来得了病,被杀而死。
(出自《太平广记》) 


21、将佛像上唇,放置羊肉,自己上唇,生出赘肉,奇丑无比
佛家讲因果,总有报应的时候;近年有一个男子,贫穷而且下贱,他的上唇上边突然间长出一片多余的肉,好象展开的两支手那么大,下面可以盖住他的嘴,形状丑怪的样子实在说不出来;这个人每次饿了或者渴了,就必须揭开那片多余的肉才能吃喝,简直太痛苦了;有人问他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说:“我少年时刁钻,不讲道理,游手好闲,曾经当过兵,常常在佛寺安营住下,有次,我与同伙一起割一只羊。分到一些肉,旁边有一尊佛像,像上唇的那个位置可以放些肉,我就把分得的肉,放在那上面了,不过几天就得了病,于是就生长了这片多余的肉。(出自《太平广记》)  



22、盗刮佛身金箔,用以谋生,生皮癣,自刮皮肉而死
凤州城南边,有座明相寺,寺里有几尊佛像,都用金子装饰着;当地遭乱以后,有个贫民去刮金子,卖了来供给自己的生活;等到社会安定了,佛像的金彩也都刮光了;于是这个人遍身生皮癣,痒得不能忍受,常常须用东西自己往下刮,皮都刮光了还是痒,直到把肉也刮掉到了,只剩下骨头而死了;毁佛像的罪过,居然遭到如此的果报。(出自《太平广记》)   



23、贩卖经像,怪病而死,警示同流,忏悔改过
和尚义孚,青社人,会弹琴。居住在江陵龙兴寺,这个人行动诡异多变,寺主优待他而收容了他,让他带着钱财到西川抄写藏经;有的人偷窃庙堂所造的藏经出卖,义孚就用廉价收买来,剩余的钱他就自己留下了;终于被发觉了,卖经的人死在枯树下,义孚虽然被免罪,不久就得了病,两个嘴唇翻长,好象驴的嘴,并且发热疼痛不能忍受,人们都怕看他,最后受尽痛苦而死了;同寺的和尚中有些人曾贩卖过经书和佛像,也害怕了,立刻拿出钱物,建立功德,拿义孚作诫鉴。(出自《太平广记》)  


24、僧人绍明,私用供佛像财物,虽忏悔,重病不愈
前蜀的大慈寺,曾经被御赐的紫慈昭大师绍明,作文殊阁的主持;他常常叫僧徒化斋收取钱物,说是供养菩萨圣像用,过了些年,所获得的钱物多半都装入了私囊;后来生了病,总看见大火从头顶烧到脚底,烧完又烧,一再重复;绍明忍受不了这样的痛苦,在菩萨像前拜谢忏悔,大量施舍衣物,但还是不能免除痛苦。(出自《太平广记》)  ) 


25、毁观音像,制成檀香,全家烧死;仆人劝阻,未遭恶报
康熙初年,檀香很昂贵,苏郡有一家香铺,以前曾经以三金请了一尊檀香的观音像;全家人商议说:“如果能把观音像制成檀香条出售,可以得十六金。”于是要毁坏圣像,有位佣人害怕造罪业,就劝阻他们不要做。当时,香铺家的女婿来接妻子回家,也住在岳父家里,他对佣人说:“你是佣人,此事与你无关,你听从就行了。”当晚,香铺老板的女儿突然肚子不舒服,不能被接回家,就在娘家住了三天。第二天,街上有个六岁的小孩,忽然指着香铺问父亲:“这家的房屋为什么用红条封住?”父亲以为他看错了,叫他别乱说。当晚,香铺着火,一家人都葬身火海,大火却没烧到邻家;那位女婿想从楼上的洞里逃出,被一件东西拦住而烧死;唯独那位佣人,因为被另一家香铺强拉着去做帮工,而幸免于难。(出自《阴骘文广义》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