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明最胜王经》简释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8-12-21 16:02:24

《金光明最胜王经》简释

===============

《大唐龙兴三藏教序》:此序文乃唐中宗李显所作,有别于书法爱好者们喜欢的《大唐三藏圣教序》,因为《圣教序》是由李显的爷爷唐太宗李世民撰写,这是二者的区别,需要大家明白。当然,此文是由李显亲笔撰写,还是由他人代笔而署名中宗李显,目前未见有考证。就我个人观点,觉得此文对佛教见地及知识之娴熟,绝非浅识少学之佛教徒所为。又其文采灿然,而不失于教义庄严,辞藻华美,而不误于理法宏通。读来亦令人大感享受。所以,即便有代笔者,亦绝非泛泛之辈。

 

唐朝皇室继承了隋朝的优良传统,就是对佛教非常重视。在这一点上,我不太认同钱文忠先生的观点。钱先生认为,唐朝皇室为了杜绝鲜卑血统被汉人排斥,为了打江山和统治之方便,故而蓄意妄造其家族与老子李耳之血脉传承,妄称自己家族姓李,因此,唐朝皇室实际上是信仰道教的(据考,李渊有二分之一鲜卑血统,因其母独孤氏为鲜卑人)。此外,钱先生的另一观点是,唐太宗曾经勉强玄奘法师将《道德经》翻译为梵语,并希望将其传播到天竺,据此认为唐朝皇室实际的信仰是道教而非佛教。我的看法是:我们也曾经把《论语》翻译成英文,并且在欧美大搞孔子学院,但是这也并不能证明我们实际上信仰的是儒教。实际上,我们前三十年信仰的是马克思主义,后四十年信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现在又开始搞马克思主义,更不能证明我们最近七十年,是依靠儒学在治国。同理,怎么可能因为太宗皇帝让玄奘大师翻译《道德经》给天竺,就判定唐朝皇室实际的信仰一定道教呢?我们有一个合理的猜测:唐朝皇帝需要依靠道教之表皮,来维护其身份和血统更加被汉人认可,但是,越是表皮的东西,往往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内核。从大量的佛教文献和唐朝皇室的密切关系来看,我个人有一个判定:唐朝皇室总体上可以说是“外道内释”。唐朝实际上的第一信仰,毫无疑问是佛教!

 

有一篇魏承思的文章《历史回溯:唐太宗到底信不信佛呢?》一文,也非常值得大家阅读,以前《法音》杂志和凤凰佛教都发表过此文。这对于唐太宗是不是信佛,有很详细的考证。各位抽时间可以网上找来读一读。唐太宗被证明一定程度上信佛,而且实际上给予了佛教极大的支持,那么,后面的高宗、中宗、武周、玄宗就自不必说,而且是给予了佛教更高支持的。总体上来看,唐王朝从建立到最鼎盛的时期,也是唐王朝最支持佛教的时期,这个观点,应该没有任何争议。因此,祈我今上,亦能宏通经法于四海,万勿毁损塔寺于九州,此社稷所幸之基也!

 

愿以中宗《大唐龙兴三藏教序》之如下文字,予我今上以勉励:崇圣教之纲纪。启含生之耳目。伏愿上资先圣。长隆七庙之基。下逮微躬。恒佐九天之命。迁怀生於壽域。致薄俗於淳源。岁稔时和。远安迩肃。

 

 


 

问:《仁王般若波罗密经》也是护持国家的,为什么推广的人比较少?反而《金光明最胜王经》被很多人推广?

===============

答:因为《仁王经》是佛陀亲自托付给当时和后世的国主的,也就是说,里面的护国修法,主要是由国主自己来完成的,而不是由其他人。反之,《金光明最胜王经》的护国修法,任意国民均可修持护国,乃至护持国民和国主。这才是根本区别。




大唐龙兴三藏教序
唐中宗皇帝制
  盖闻:苍苍者天列星辰而著象。茫茫者地奠川岳以成形。仰观天文既如彼也。俯循地理又若斯焉。夫以妙旨幽微。名言之路攸绝。真如湛寂性相之义都捐然。则发启心聋。资法雷之激响。奖导迷众俟觉首以司方。故知假名不坏。於常名乐说。乃诠於无说至若象外之象。犹称三界之尊天中之天。爰著六通之圣法王见利孕育於七十二君。梵帝乘时牢笼於万八千岁。周星閟彩言符降诞之徵。汉日流祥载叶通神之萝。故能威扬沙劫化被尘区。玉毫舒耀而除昏。金口弘宣而遣滞。破烦恼之贼讵。藉干戈坏生死之军。惟凭慧力癖圆明之界。广纳於无边。开常乐之门。普该於有识。纵使浮天欲浪境风息而俄澄。涨日情尘法雨霑而便廓。归依者销殃而致福。回向者去危而获安。可谓巍巍乎。其有成功荡荡乎。而无能名者矣。但四生蠢蠢未悟。无常六趣悠悠俱缠有结。讵知空华不实。水月非坚。驰逐於五阴之中。播迁於三界之域。纳诸品汇终俟法门。自白马西来。玄言东被世尊。则随类敷演众生。乃逐性开迷。马鸣擅美於琼编。龙树胜芳於宝偈。於是遥通震旦。远布阎浮。半满之教区分大小之乘。并骛澄安后德。接武於胜场。琳远高人骈踨法宇。遂使微言著范。历千古而扬英声。至(丿+目+责)流规。周十方而腾茂实。顷属后周应运。大扇魔风遂使天下招提。咸从毁废。寰中法侣并混编甿。嗟乎。阒寂禅居。空留宴坐之处。荒凉慧苑。无复经行之踪。爰洎开皇。重将修建。旋逢大业。又遇分崩。鬼哭神吟。山鸣海沸。既遭塗炭。宁有伽蓝。正法消沦。邪见增长。於是人迷觉路。邅迴於苦集之区。俗蔽真宗。羁绊於盖缠之内。

  我大唐之有天下也。上凌巢燧。俯视羲轩。三圣重光。万邦一统。威加有截。泽被无垠。掩坤络以还淳。亘乾维而献款。再悬佛日。重补梵天。龙宫将八柱齐安。鹫岭共五峰争峻。大弘释教。谅属皇朝者焉。大福先寺翻经三藏法师义净者。范阳人也。俗姓张氏。五代相韩之后。三台仕晋之前。朱紫分辉。貂蝉合彩。高祖为东齐郡守。仁风逐扇。甘雨随车。化阐六条。政行十部。爰祖及父。俱厌俗荣。放旷一丘。逍遥三径。含和体素。养性恬神。摘芝秀於东山。挹清流於南涧。可谓寻幽丹峤栖偃白云臬鹤。於是吞声场驹以之执影。法师幼挺明晤。夙彰聪敏。才俞辩李之岁。心乐出家。甫过游洛之年。志寻西国。业该经史。学洞古今。聪三藏之玄枢。明一乘之奥义。既而闲居习静。息虑安禅。托彼山林。远兹尘累。三十有七。方遂雅怀。以咸亨二年。行至广府。发踪结契数乃十人。鼓棹升航。唯存一已。巡南溟以遐逝。指西域以长驱。历严岫之千重。凌波涛之万里。渐届天竺。次至王城。佛说法华灵峰尚在。如来成道圣躅仍留。吠舍城中。献盖之足跡不泯。给孤园内布金之地犹存。三道宝陛居然目睹。八大灵塔邈矣亲观。所经三十馀国。凡历二十馀载。菩提树下屦攀折以淹留。阿耨池边几濯缨而澡。鑑法师慈悲作室。忍辱为衣。长斋则一食自资。长坐则六时无倦。又古来翻译之者。莫不先出梵文。后资汉译。摭词方凭於学者。诠义别禀於僧徒。今兹法师不如是矣。既闲五天竺语。又详二谛幽宗。译义缀文咸由於已出。指词定理匪假於旁求。超汉代之摩腾。跨秦年之罗什。所将梵本经共四百部。合五十万颂。金刚座真容一铺。舍利三百粒以证圣。元年夏五月方届都焉。则天大圣皇帝。出震膺期。乘乾握纪。绍隆为务。弘济为心。爰命百寮兼整四众。虹幡辉日。凤吹遏云。香散六铢。华飘五色。锵锵济济。炜炜煌煌。迎于上东之门。置于授记之寺。共于阗三藏及大福先寺寺主沙门。复礼西崇福寺主法藏等。翻华严经后。至大福先寺。与天竺三藏宝思末多。及授记寺主慧表沙门胜荘慈训等。译根本部律。其大德等。莫不四禅凝虚。六度冥怀。悬法镜於心台。朗戒珠於性海。词林挺秀。将觉树而联芳。慧炬扬辉。澄桂轮而合影。浑金璞玉。谅属其人。诚梵宇之栋梁。实法门之龙象。已翻诸杂经律二百馀卷。缮写云毕。寻并进内其馀戒律诸论。方俟后诠五篇之教。具明八法之因。备晓鹅珠。尚护虫命无伤。浮囊必取於不亏。油钵终期於靡覆。崇圣教之纲纪。启含生之耳目。伏愿上资先圣。长隆七庙之基。下逮微躬。恒佐九天之命。迁怀生於壽域。致薄俗於淳源。岁稔时和。远安迩肃。顾以万机务总四海事。殷爰凭乙夜之馀式。赞弥天之德。课虚扣寂。聊题序云。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