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佛教“三昧耶”谈郭嘉制度建设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8-12-15 15:10:05

从佛教“三昧耶”谈郭嘉制度建设
====================
佛教的三昧耶,其本质是三宝和众生之间一个输送利益的承诺之契约,这个契约通过众生严格遵守契约的方式来启动对应的三宝给予众生之利益输送,这种契约以誓言的方式体现出来,甚至有时候具备“毒誓”的特征,但是,这种毒誓只是对自己的,不是对众生的。比如,十方诸佛共同的誓言:如果众生持诵大随求咒不能得到预定的利益,十方诸佛誓言退失菩提。

诸佛为什么要用三昧耶的方式,用真实无欺,永不改变,永不失信的方式,为众生持续不断的稳定提供这种能量或者利益输送的契约模式呢?因为这种稳定的、制度化的、永不失去信用的、永不改转的利益输送机制,可以给众生建立可以预期的、稳定的、可信的、可以预估的福慧增长或者悉地成就。因此,从这里来看,制度化的、不失信的,可预期的机制,才能从根本上取信于大众,并且使大众得到稳定的世出世间成就。

反之,诸佛为什么不以搞运动的方式、不以非制度化的方式、不将已经建立的三昧耶天天改变呢?不将已经建立的三昧耶天天变花样呢?不搞今天承诺的政策之誓言明天马上就作废呢?不今天承诺明天立即失信呢?比如我国社保失信,就属于明确的正斧违约!很简单,因为如果三宝这样做,众生对三宝的信任和预期无法稳定建立,众生通过修持对未来的成就亦无法稳定预判,众生无法相信三宝并依赖三宝获得成就,于是,众生也就不可能信任三宝并依靠三宝最终修持成佛。

还有,对于同一个三昧耶,对于任意不同的众生来说,只要达到相同水准的受持三昧耶的标准,其获得的利益加持和能量输送是完全公平的,而不存在厚此薄彼,不存在一丝一毫的分别心,不存在说你长得漂亮一点,我给你多一点,他长的丑一点,我给他少一点,不存在这种差别。

从佛教三昧耶的利益机制,我们就可以分析出来,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最重要的是稳定的、持久的、可信的、无欺的、公平的体制建设乃至法制建设,这是取信于民、令民众有恒产者有恒心、令民众对未来可以稳定预期、令民众对未来可以预估测算、令民众可以稳定建立对未来产生安全感的治理方式。反之,依靠产业政策不断的变化来搞经济,依靠土地制度不断的变化来折腾民众,依靠三分钟就变的热情在各领域不断的搞“运动式改革”来治理郭嘉,这会导致民众对未来的稳定预期、预估测算、安全感全部丧失。尤其是,这还会导致民众对“郭嘉信用”和“正府信用”彻底丧失信任,这两种信用和民众信任一旦丧失,说白了,也就是民众不再信任这个制度和这个正府了,这时候,郭嘉就非常危险了!这种危险的明显前兆,就是导致高官子女亲属以及中产阶级和既得利益阶层不断疯狂的对外移民,这时候,你说咱们自己还怎么发展?生存都很艰难,遑论发展?所以,现在抓紧搞制度建设,比搞运动式治理,比搞运动式改革,要重要得多!现在抓紧建设稳定、公平、可信、可预期的国家制度和法律制度,国家目前的危难应该还来得及挽救,如果再晚太多,那可能就真麻烦了!

郭嘉发展,依靠法制化的、公平的、自由竞争的制度建设,以及依靠正斧信用建设,永远比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变来变去的、不断失去信用的运动式政策和改革要好!就好像三宝所建立的三昧耶必须令众生相信三宝和这个三昧耶一样,与此同理,稳定的、公平的、可信的、可预期的郭嘉制度建设,令民众可以稳定的相信郭嘉,相信正斧,可以令民众拥有最大安全感的对自己个人和家庭之未来之预估预判,这是安天下的第一要诀!民众对未来的预期能够安定稳固,则民心必然安定稳固,民心安定稳固,则天下必然安定稳固!反之,不依靠稳定的制度建设,而依靠运动式的改革,令民众对未来不可信、不可预期、没有安全感,则预期乱而后民心乱,民心乱而后一定是天下大乱!因此,改革,哪些能改,哪些不能改,哪些必须要靠制度来改,而不是靠运动来改,这都是要做精确预估和预演的,怎么可以轻易操刀?

我只是一介草根,但是,自以为佛教三昧耶的相关秘密教理,是适合国家制度建设和信用建设的。特此多说几句。另外,补充强调一下,国家制度建设稳定以后,民众在公平的法律和制度的框架内,就应该任由民众自由发展,将每一个个体的能量发挥到最大,这就是“无为而治”的思想精华!《道德经》无为而治的思想精华,就是依靠皿煮的方式,建立公众认可的稳定制度,在制度内实现高度皿煮和高度自由的经济、民生、郑智、思想、文化、科技等各领域的全面发展。我们目前距离这一科学模式,还有非常遥远的距离,上上下下应该一起努力!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