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算吗?推动大胡子主义六年账单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8-12-12 09:32:14

划算吗?推动大胡子主义六年账单

====================

新闻补缺: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在12月5日至12月10日期间,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其中12月7日,施泰因迈尔在成都四川大学望江校区对三百多师生发表演讲,他在演讲中指出以大胡子名字命名的大胡子主义曾经给德国和东欧带来浩劫,他提醒中国年轻人说,大胡子当时至少还能追求新闻自由(因为当时的德国是自由的)。国内媒体对此只字不提,只是宣传中德交流以及施泰因迈尔对四川的赞美,以及宣传他徒步参观成都街景等内容。

 

点评:德国总统简要的只是提及大胡子主义给德国和东欧带来的浩劫,他没有提及这一主义给拉美、中国毛时期、苏联时期、越南、朝鲜等国带来的浩劫。这是政治家的外交语言,这并非施泰因迈尔不知道这些国家也遭遇了更大的浩劫,因为提及的国家太多,可能会导致外交麻烦,所以,他只是稍微的提及了大胡子主义给自己的祖国和东欧带来的灾难,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其他国家遭遇的浩劫更加惨烈。我相信他对中国年轻人的提醒,是基于真诚和人类最基本的人性之道德而来的。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做任意一件事情,都要追求商业效益的。那么,我们推动大胡子主义六年以来,姑且只谈最近六年,不谈四九之初三十年的事情,那么,最近六年,大胡子主义给中国带来什么效益呢?我们看一看下面这份账单,就一目了然:

 

(一)、在邓江湖三代淡化和搁置大胡子主义、只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搞宣传的情况下,我们的改革开放事业并没有受到国际社会的抵制,相反得到了很多帮助,并没有导致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排斥。但是,自从宣传大胡子主义的最近六年以来,我们在国际上越来越多的遭遇抵制和孤立。经济利益者,实也,意识形态者,虚也!我们这样就虚而废实,并且导致国际社会对我们改革开放事业的反感和抵触,真的对我们发展经济有利吗?真的对我们国家有利吗?尤其是党建进民企、外企、合资、驻外企业,导致一系列抵触。所以,大家可以思考,这些年搞大胡子主义,真的划算吗?

 

(二)、2013年开始,逐渐开始强调大胡子主义,2014年香港就发生占中,进而港毒势力忽然强势抬头,甚至开始排斥港珠澳大桥建设。而大家知道,香港这些问题,在邓江湖三代期间,是没有出现的。因此,这些因果关系,毫无疑问的指向于:因为我们在没有解决2047之后香港制度问题的前提下,又强势宣传大胡子主义,这导致了香港同胞内心的恐慌,进而促发了香港内部的港毒势力抬头。也就是说,如果承诺香港资本主义制度在2047之后永远不变,并且大陆也不要搞大胡子主义,那么,香港根本不会发生这么严重的问题!即便有极小部分人胡闹,也根本成不了气候。但是,我们的意识形态宣传,加之香港制度的后续问题,就直接造成了这样的不良后果。所以,大家可以思考,这些年搞大胡子主义,真的划算吗?

 

(三)、关注时事的师兄可能知道,就在2014年香港占中发生之后不久,就爆出台湾施明德这一帮人,在背后和香港占中势力、港毒势力勾结,甚至在背后培训港毒势力。而非常巧合的事情是,这全部都开始于我们宣传大胡子主义之后!为什么?因为台湾岛内的本来可以争取统一的这一部分人,看到大陆进一步搞砖制集拳的大胡子主义,导致了他们对于统一的更加恐慌和深重的排斥。很显然,这对于我们团结岛内的统一力量,对我们推进台海统一事业,是极其不利的!甚至制造了更多的台毒分子!所以,大家可以思考,这些年搞大胡子主义,真的划算吗?

 

(四)、大胡子主义给中国毛时期造成的饿殍遍野、血流成河、穷困潦倒、知识科教文化灭绝的血腥历史,至今令人闻之色变。我们最近六年,疯狂推动大胡子主义,而且最近两三年更加变本加厉。这导致很多真正清醒的人,尤其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迅速对上层的目的产生怀疑,并且导致深刻的内心恐慌。这也是促发更多中产阶级、既得利益阶层迅速对外移民和转移资产的重要原因之一,可是,我们上面还没有明确反思这些原因。所以,大家可以思考,这些年搞大胡子主义,真的划算吗?

 

(五)、大胡子主义给委内瑞纳、阿根廷等拉美国家,给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给超级巨无霸苏联,给中国毛时期,给朝鲜、古巴、前越南造成的经济奔溃、国家灭亡的深重灾难,至今历历在目。既然我们要搞经济,为什么要大张旗鼓的宣传推广一个“搞垮了所有依教奉行大胡子主义之国家的经济和政治”的主义呢?这难道不导致内资、外资的深度恐慌和担忧吗?所以,今天我们经济走到这一步,不是没有原因的。外资不敢来,已经来的也撤走,内资外移、对外移民,除了生产成本提高等具体原因外,意识形态宣传造成的恐慌,是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所以,大家可以思考,这些年搞大胡子主义,真的划算吗?

 

(六)、大胡子主义奉行的国家,宗教基本全部都是被压制的。因为《马恩全集》说的很清楚,大胡子主义最终要消灭宗教。大胡子主义在中国第一阶段的宗教文化灭绝计划,产生于毛时期,那个时期造成的对宗教文化的毁灭性破坏,至今不能彻底恢复。而最近又开始了外松内紧的宗教督查,拆庙毁像,以及侧重限制佛教的《互联网宗教管理条例》,此外,还有对其他宗教的一些过度的控制行为。这一切的做法的根本缘起,是起源于《马恩全集》对宗教的终极灭绝计划。而这一系列的操作,导致了宗教界爱国人士对上层的排斥、憎恶、背离;即便从给我挡和领秀收揽民心的自私角度来讲,这也是不利于他们的。可是,为了扩大大胡子主义的信徒群体,压缩其他宗教的信徒群体,他们还是开始了一系列控制宗教的计划!这必将导致宗教界很大一部分人离心离德,甚至站到对立面,这是非常不划算的!

 

 

因此,我们今天在这里,冒天下之大不韪,谈大胡子主义的危害,对我个人的风险是很大的,但是,基于国家和民族的前途,我还是冒险在谈这些问题。其实,即便抛开国家民族的大义,仅仅从维护一档之私的利益来谈,今天大搞大胡子主义,如果导致经济奔溃,最终还会危及到中国龚铲档的安危,因此,即便出于对一档私利的考虑,大肆推动大胡子主义意识形态,也是不利的。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做到不宣传某一主义,而必须要有一个精神力量来统一意识形态,我看,我们应该有一个折中的方案:我们还是恢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模糊的概念中来宣传,才是正途!邓公给我们规划好的意识形态宣传方略,在今天的中国依然超级实用,稍加违背,就有可能会翻船!我个人建议还是回到已经宣传了三十年的这一统一口径!这是非常务实的建议,因为这一建议接受了过去三十多年的历史检验,检验的实际效果是:邓江湖三代期间,宣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没有导致上述任何一种祸端!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