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价当今天子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8-12-03 13:23:12

评价当今天子
=========
他是一位理想主义的爱国者,对自己的国家和人民拥有深厚而朴实的感情,他满怀激情的总想将自己的国家打造成为理想主义王国;在受限于体制制约的前提下,他曾经因为一系列得当的措施迅速稳定了国家局面。

他强力而持续的反斧拜,整顿吏治。他精准扶贫,为最基层民众提供庇护。他为国家打造了一带一路对外开放的宏大蓝图,并且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并且在南中国海的礁石上建成数个大面积的岛屿,为争夺南海打下坚固的战略支撑。在台湾问题上,他采取了欲擒故纵的冷落战术,从周边外围下手,一改昔日胡时代一味示好台湾当局的做法,反而促发了意想不到的良好后果。毫无疑问,他是功勋卓著的,也是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凤凰卫视曾经赞美其为“大有为之一代雄主”。

但是,在深化改革方面,他的很多政策,实际上是虚假改进,而实际改退,或者是原地踏步。他的很多改革实际上是缺乏诚意的,说白了,就是不愿意放权,他们一边高唱着“要把权力关到制度的笼子里”,一方面更加把权力集中到自己的手中或者集中到党的手中:集权为实,放权为虚。在经济制度方面,他的很多改革,实际是大幅度倒车,因为他的混改模式、供给侧控制生产资料的模式,依靠党建和工会建设控制一切经济组织的做法,实际具有马克思主义公有控制一切的明显特征。在经济领域没有实际根本改革改进,郑智领域反而进一步集权的情况下,在意识形态领域又开始大搞马克思主义宣传学习,一系列的做法,直接导致了民营经济的严重恐慌,他是有责任的。

在社会领域,一旦发现某一领域有某一问题,马上就不加科学规划和全面统筹的立即着手整顿改革,但是实际很多问题,在他主导下的整顿效果却适得其反。比如环保一刀切的粗暴做法,导致最近两年民怨沸腾,导致中小民企大规模关停,严重影响就业和产业链,导致建筑材料价格数倍暴涨,实际效果呢?是没有背景的小企业关停,有权力背景的国企和民企依然疯狂污染,根本没有达到环保效果。在环保领域,他们根本没有搞清楚,雾霾的主要污染源是工业粉尘污染,而不是家家户户烧煤的污染。又比如宗教领域,他可以因为一个和尚的风花雪月的事,居然开始推动成规模的整顿寺庙违建、整顿寺庙商业化,追查资金来源,并且准备以违背《显法》的方式,限制互联网传播佛教。在他完全没有搞清楚这一系列问题根源何在的情况下,在他完全不清楚中国违建认定标准是何等狗血的前提下,在他完全没有搞清楚佛教商业化的罪魁祸首本身就是他的政府的前提下,,,他就下手整顿并限制宗教,并且特别针对佛教,,结果导致基层执行的时候,开始疯狂拆庙毁像,焚烧佛经。


他是一位热情四射、活力四射、总也闲不住、总想不停的在各领域不断折腾的伟大君主。但是,他也许忽视了一个基本的哲理有时候,不折腾比折腾好,有时候,静止,就是最好的运动,有时候,无为而治,远远胜与有为而治。生豆腐的时候,卤水倒进去,那时候,是不可以乱动的,不然豆腐不能凝结。做麻婆豆腐,也不能过多的翻动,不然豆腐会碎成小块。刚刚大病初愈的人,也不适合被剧烈运动,而需要相对静止,才能恢复元气,,,总之,太多太多的例子,,,证明:并不是每一个领域都需要开刀,都需要大动,大动反而有害。可是,他喜欢不停的折腾,甚至不需要考虑某些领域到底是不是真的需要折腾?说实话,真的需要折腾的,是国家体制,可是,真需要折腾的,他又不敢折腾,于是,他就经常到具体的领域去折腾,反而导致各领域对于未来没有明确的可持续预期,打乱所有国民的正常预期,,,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事情,,,这个预期不仅仅是说经济领域,不仅仅是说民企,而是所有国民的所有预期,,几乎都被打乱,,,并且无可规划。这是大忌!全民预期被打乱,就意味着全民心无所定,心乱,则局势乱。

有些领域,不但需要改革,而且需要深切的改革,比如土地制度私有制,这是保护一切私有产权中最重要的根基,土地私有制没有实现之前,其他一切私有产权的保护,都是一句空话,但是,这些根本就没有改。又比如郑智领域改革,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在说,要政改,说了二十年,结果啥也没改,而且越改越倒退。

所以,应该强力改革的领域,实际上是一个都没有改,,,而不应该也不需要改革的领域,或者是一些不需要大幅度改革只需要微调的领域,,,却反而疯狂的去改,,,,疯狂的去折腾,,,。以经济领域为例,实际上你打造好公平的法制环境,打造好公平的竞争平台,然后把一切自由交给企业,你就别管了。这本身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在他手里,却做得很累,,他做得特别累吧,,最后企业家和老百姓还不领情,,不知道他是不是觉察到了?如果没有,我这里替他觉察到了。你看,现在都疯狂支持民企了,民企老板不领情,,,还说我们要得不是这个,我们要得是制度保障,要的是公平自由的竞争环境,我们要得不是搞运动一样的热情支持。一定程度上讲,老大还是没有搞清楚他的问题在哪里!没有找到问题症结!虽然一腔热情和善心,,,但是没有找到问题症结,,,所以导致各方面不领情,这是值得反思的。


刘老根,刘老根,你是一个啥样的人?你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写到这里,,,我的内心里面忽然跳出来这句歌词,,,,确实,,老大也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可是,很多时候,你需要守得住寂寞,需要闲得住,才行。该折腾的领域,要好好折腾,不该折腾的领域,不要胡乱折腾!经济领域是最不需要折腾的,经济领域必须要实现放权、公平化、市场化、法治化,而不能依靠产业政策和行政命令不断的折腾,,,这种折腾,,最终有害无益。


哪里应该有为,哪里应该无为,值得老大好好参悟。

还有,在每一个领域来看,老大折腾的方向,从目的性来讲,全部都是英明伟大的,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是具体来看,好多具体的操作手法,问题实在是太严重。我们这里不想再具体重复什么。总之,目标的英明伟大正确,必须需要伟大正确的执行手段和具体方案的配合,才能实现伟大的目标,可是,老大太不注重执行手法和具体方案是不是适合具体情况,太自以为是了,因此,导致今天这种非常尴尬的局面。

正如过去他在正定县的时候,所说的话:只要有公心,就要大胆去干!不要畏手畏脚。我对这句话,没有觉得很赞美,我觉得很恐惧!理由如下:(一)、在权力不受制约的机制中,当官的胆子越大,老百姓越害怕!(二)、公心,是你自己的公心,但是所谓之公共利益,实际是每一个私人个体的利益,你的公心要合乎每一个公民的私心,你的公心才得民心。如果不合乎全民的私心,以自己一人之公心,反而会导致侵害私权利。(三)、公心虽好,但是必须有科学的方法、合乎民意、合乎现实状况的方法,对症下药,这样去解决问题,才能将公心落在实处。正如前文所述,老大所有的目标,都是正大光明为国家和民族利益的,但是其很多具体手法和具体方案,却太简单,太不科学,或者太不符合具体的实际情况,,,这才导致现在很多问题。所以,老大年轻时期在河北正定讲过的这句话,是值得他很好的反思和改进的。总之:一个人的热情和爱意,应该建立在理性和科学的基础上,并且以理性和科学的手法,去实现这些热情和爱意,才会得到好的效果。如果爱情超过了理智,方法不得当,最后风险非常大。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希望他能进一步反思,改进。

说实话,他的很多做法,对我们很多普通人的生产和生活,造成的影响和伤害实在太大,不然为什么他做了那么多应该做的正确的事情,今天民间很多清醒一些的老百姓,反而并不领情?因为他在正确的战略方向上,却使用了实际是错误的战术,,实际上反而伤及了老百姓的利益。




我总想对他说点什么:

第一,制度建设,比搞运动重要!运动令人恐慌和不可预期,制度令人稳定和可以预期!

第二,一碗水端平的公平,比你侧重给我更多的爱,更重要。因为你今天偏向我,明天就会偏向别人,因为爱恨是无常的。所以,你给我公平,远远比给我一些偏爱,更令我有安全感。

第三、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叫做特伦苏;不是所有的折腾,都叫做改革。有些折腾,可能折腾出未来几十年都无法弥补的后果,因为民心的恢复是需要时间的。

第四,不是所有的领域,都需要“大有为”,有很多领域,是需要“大无为”的。有时候,静止,就是最好的运动,有时候,运动,就是最好的静止,可惜,您只明白后半句的意思。

第五、对于全球其他国家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下的全面惨痛失败之教训,缺乏冷静的经验借鉴和充分的风险评估,过于高估自己的能力可以超越马克思主义搞经济必然会失败的怪圈。若非如此,您不会大力推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这个是需要适度“虚化”的,但是你做的太“实”,这是问题。

第六、熵增定律确定,人类社会必然也必须会自动向着自由度更高的社会模式发展,因为微观态是逐渐增多而不可逆的,微观态增多又必须依靠系统的自由度,因此,熵增不可逆,就是自由度逐步升高的过程不可逆。所以,未来的人类政治体制架构,必须是更好的适应国民更高的自由水平才行,凡是专制的、过度集权的制度,,,会在未来时代,,被熵增定律迅速淘汰;而目前适应熵增趋势的国家制度,只有资本主义制度,保障了全民更大的私权利和自由度。因此,党的长治久安和万岁万万岁,必须依靠提供给私权力更高的自由度,才能保全自身万古长存。否则,如果继续集权,继续专制,继续提供令国民不自由的制度模式,如果长期如此,最终必然被熵增不可逆的自由度增上而自动淘汰。这是一个绝对有深度、有层次的科学谏言,如果他能领悟,就应该放开言论自由、学术自由、宗教传播自由、私有产权交易自由。未来时代,最终能够留下来的制度,都是适应科学发展方向的制度,最终淘汰的制度,都是违背科学规律的制度。这一段文字,即便是亿万年之后,依然有利益于所有的政治家。希望这些文字对他有帮助。

熵,代表的混乱程度、无序程度,而其本质上就是系统的自由度!既然熵增趋势不可逆,必然系统的自由度不可逆,,,因此,,,谁试图长久的阻遏人类的自由趋势,,,最终摧毁的只能是自己。这是一段高阶位的智慧,希望有人能看懂,尤其是管理者,政治家。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