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但不得不恶口骂人!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8-12-02 20:19:50

我不想,但不得不恶口骂人!
================
迄今为止,我遇到的最好的一个辩论对手,可能是个出家人。这是大约六年前还是七年前,在地藏论坛发生的。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当时福建的一座寺庙的出家师父,把寺庙的大约4000万功德款,放高利贷放出去了。我依据《四分律》等别解脱戒标准,提出僧人尚且不能碰触钱财,何况将十方信众的钱财放高利贷出去?这样信众的功德落不到实处?岂不是很危险?我提出了严厉而明确的指责,请注意,只是严厉,但是并没恶口或者其他。我自以为自己的见解是严密的,不会有人提出异议。结果,过了时间不长,有一位师兄出来和我辩论,我按照当时他的头像猜测,可能他是一位出家人。这位出家师父为我引证了《十诵律》的律典依据,里面确实证明佛陀时代,在特殊情况下开许寺庙的财物可以“放贷生息”。当然,我后来详细研究了这位师父引用的依据,虽然我还有很多不同看法,而且我至今确信,即便是生息,如果万一将信众财物放高利贷收不回,那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信众的福田没有落到指定的具体福田,因果非常严重。虽然我至今都认为,这位师父虽然有依据,但是没有顾及因果的后果,也没有顾及戒律不同层面的要求。

尽管我并不全部认同这位师父的看法,但是我还是深深的为他的学问折服,也为他辩论中只论理,只出示依据,只就理论理的德养所折服。这是我过去和大家辩论,让我感觉最“如沐春风”的一次辩论,虽然那个过程,我是处于弱势的,但是我内心非常愉悦,因为我遇到了一个“讲道理”的辩论对手。

可是,实际上好多时候,我们在一些问题的争论上,遇到的不是这样的对手。一些对手的目的,不是为了把学问或者问题搞清楚,目的就是为了整人。

按照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的文章中,所列举的例子:当年彭德怀和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发生争论,彭德怀认为大跃进的过失是主要的,而功劳是次要的,毛泽东则认为大跃进的功劳是主要的,过失是次要的;说白了,就是老毛不想承认自己搞大跃进的错误。如果遇到一个见风使舵的人,就会顺着毛的意思赞美毛一番,赞美大跃进,然后这事就过去了!可是,大家知道,彭老总性子直,有什么说什么,都是为了郭嘉好。可是,这时候,毛泽东说到这里,立即停止了原先话题的争论,不再争论大跃进的对错,毛忽然话锋一转,说你老彭历史上犯了很多次的各种错误,你知道吗?毛泽东这时候开始找彭德怀过去的小辫子。这是彭德怀没有给毛留面子的必然结果。按照正常的辩论逻辑,彭德怀应该反问毛泽东:“即便我彭德怀历史上有错误!可是这也根本不能证明你搞大跃进是正确的!”这是正常的逻辑,对吧?可是,接下来,彭德怀就招架不住了,立即为自己历史上那些“似是而非”的所谓错误辩护,,,于是,一场关于“大跃进对错”的辩论,就演变成批斗彭德怀。从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来,,,,,如果一场辩论不是为了得到真理的,一场辩论一开始就是为了“整人”开始的,甚至为了赖账,甚至为了迫害对方开始的,那么,这种处心积虑的辩论,对于真理的探索,又有什么意义?

我们佛教徒,大多数时候遭遇的辩论,都是类似彭德华和毛泽东的上面这样的辩论,先不谈是非曲直,先不谈学问,先整人!现在我遭遇的,也是这种局面,,大家开始为了整人而和我辩论了:吉祥果是反动派,吉祥果煽动佛教徒和政府对立,吉祥果反对马克思主义,向往西方资产阶级腐化生活,,,帽子都给我扣上了!

面对这种不辩论学问本身,直接开始整人,还有那些直接阴阳怪气来羞辱的,,我是一定要骂的!彭老总不能骂毛!但是我可以骂这种人!我是口不择言的! !我骂人骂在明面上,私底下不整人。至于你们说我嗔心也好,说我阿修罗也好,说我德行不好也好,,,呵呵,随便!!你们骂我,,,也先给老子骂痛快了再说!!骂人的时候,我是不讲道理的,因为对手不讲道理,我不需要讲道理!!所以,你们谁想骂,尽管放马过来!我也休息了几天,该嚣张一下了!

有的人阴阳怪气在背后影射,但是却不提出任何证据来羞辱我,我看你这么玩,太下作,不入流,有本事就站出来真刀真枪干一回,爷我也服你!不敢站出来,躲在阴暗角落里面放暗箭,好像不是什么善人所为?你到不如象菩提愿海一样,开个博客对我开骂,这样挺好!

早两年我就公开说过了,我不会为了给我自己树立彬彬有礼的形象,就忍受任何人的辱骂,各位放心,只要你放马过来,不想让我舒服,我一定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加倍将这种我所受到的辱骂回遮回去,你来得越凶猛,我回遮回去对你伤害的力量就越大,所以,我希望你们用力骂我,来势再凶猛一点!!你们不出手,我还没反击可利用的反作用力,你们一开骂,我就可以建立回遮的反作用力了。欢迎骂我!

我早就对大家公开说过,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凡夫俗子一个,所以,只要你骂我,为了还礼,也为了证明牛三定律的反作用力,我一定会骂你,甚至骂的更凶!所以,有的人指责我没有修行,嗔心重,恶口,,,,不是修行人,,,这还需要你们指责吗?我早几年就毫无掩饰的公开承认,我就是这种人啊!!你们居然现在才知道?我一开始就没有以虚假欺骗任何人!!所以,这有什么好惊奇的??这就好像你骂你爷爷,你爷爷也一定会教训你这个不孝子孙一样,没什么好稀奇的!自然规律如此,不需要觉得稀奇!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