熵增定律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8-11-24 10:03:27

熵增定律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
===================
假定一共有ABCDEFG七个人:第一种形态,允许它们各自单独存在进行生产,我们姑且将单独生产称之为个人英雄主义!也可以认为是生物学上雌雄同体自我繁殖。第二种形态,允许他们两两组合进行生产,类似结婚,类似阴阳和合,姑且称之为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第三种形态,允许它们三三结合生产,三角关系最稳定,类似三国演义,互相制衡。第四种形态,我们允许四四结合生产。第五种形态,允许五五结合进行生产。第六种形态,允许六六结合进行生产。第七种形态,七七结合,不被允许,为什么?因为这种属于公有制垄断,垄断会阻碍系统内的自由竞争,阻碍物尽天择、适者生存的竞争性原则,阻碍竞争推动的所有进步,所以不被允许。第八种形态:不但允许这七个字母之间自由组合,进行生产,而且允许它们各自利用其他系统外的19个字母所具有的资源和能量进行生产,这就是打开系统,以开放性的方式,利用系统外能量发展自己,类似于今天全球化。

上面说的,除了垄断之外,其他模式均被允许自由组合生产的这种模式,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自由化的模式。我们可以看到,由于各种模式的组合都被自由允许,所以,这样的社会架构就会自动化产出各种自然科学成果,和社会实践成果。可能很多人觉得社会实践成果很陌生?其实,成功的企业就算啊。因此,资本主义制度下,成功的科学研究成果最多,成功的企业也最多。因为自由组合,一切皆有可能。这就是允许熵之无序自由释放的前提下,反而获得更多有序化成果的案例。利用无序化的手段来追求有序化成果,就是允许各种可能性,允许各种自由化组合,这就是资本主义模式。

社会主义模式,就是只允许上面七个字母合在一起生产,合在一起分配,而且是垄断所有自然资源、社会资源。而且这种模式强行排斥其他所有字母之间以自由组合的模式进行生产,也不允许它们生产的成果按照各自需要自行进行自由自愿之分配,而且强行统一分配,也就是郭嘉供给制。甚至他们排斥和系统外的19个字母之间交互能量,提倡“自力更生”的发展,杜绝系统外能量“渗入”。由于这种单一模式杜绝了上述各种可能性的自由组合式生产,也杜绝了自由分配,所以,各种自然科学的研究成果、社会学的实践成果,也就自动被杜绝了,也就不可能产生,因为缘起法在因缘上被阻遏了。因此,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既没有更多的自然科学的科研成果,也没有社会科学的实践成果,也没有什么全球化的大企业被产生出来,内在奥秘就在这里。因为你限制了系统内之能量无序化组合的自由度和可能性,就等于限制熵增的释放,进而自动就会限制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科学进步。以科学领域举例:学术不自由、思想不自由、言论不自由的情况下,各种思想要素不可以自由组合,更不被允许自由实践,于是,就自然阻遏了科研进步。最简单的道理:假定,你不允许自由的搞电解实验,你怎么会知道电解是可以应用于工业生产的呢?所以,既然你已经限制了各种无序自由,限制了佛教缘起法的资源自由配置之规律,必然也就不可能发展。

资本主义制度,是用无序化的手段和过程,去自由追求有序化的自然科学成果和社会科学成果,这是非常科学的做法。反之:愚蠢的社会主义制度,却是用有序化的手段和过程来追求有序化的成果,这是愚昧的。直接将手段和过程去进行有序化,并误认为这种将手段和过程有序化的模式,可以产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有序化成果,这是极其愚蠢的。因为你的系统限制了自由组合的无序化,就等于限制了缘起法中各种因缘自由组合产出成果的可能性,又怎么会产出什么有序化的成果呢?

马克思主义最愚蠢的地方之一,就是愚昧的将所追求的成果当做所追求的手段和过程。以过程来取代成果,以目的来取代手段,这是马恩二人思想最愚蠢的地方。须知:实现目的之具体手段,和要实现的目的,二者是两回事,一个是因,一个是果,不可以以果代因。可是愚蠢的马克思主义,就是直接将成果的有序化,来取代获取成果之过程必须的无序化。用果地的有序,来强行替代因地本应存在的无序,强行将因地必须的无序缘起进行有序化控制,结果反而阻遏了果地“有序化果报”的产生,因为果地的任何有序化成果,必须因地无序化的自由度和各种可能性被最大化,才能实现熵的奥秘,就在这里。可是马恩不能认知。

而资本主义,是目的是目的,手段是手段,二者分的清清楚楚。其目的之有序化,并不妨碍手段的无序化,反之,手段的无序化,也不妨碍目的之有序化,并且因地手段的无序化最大限度的促进了果地目的之有序化。因此,资本主义制度下,自然科学成果最多,社会实践的成果也最多。举例:资本主义在自然科学方面的科研成果最多,这是众所周知的,近现代自然科学的几乎全部基础性理论都是来自资本主义制度下,这里不需要列举具体案例,因为信手拈来全部都是。而且,资本主义在社会实践层面所得到的有效成果,也比社会主义社会实践的有效成果要多,而且本事更大,比如: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成功企业最多!又比如:资本主义可以兼顾低基尼系数和高经济发展,但社会主义根本做不到,社会主义一旦降低基尼系数,经济立即崩溃。

佛教缘起法的道理,就是各种具体因缘必须全部和合聚集、条件充分,才能出生万法(即生成各种成果)。放在今天的自然科学举例,以化学为例,就好像参与化学反应的各种试剂,必须有匹配的比例,必须有合适的反应温度,必须有合适的大气压,甚至必须有催化剂的加入,,各种条件全面具备圆满,,才会发生设定的反应效果,才能获得成果。而资本主义制度,提供了这些条件自由配置自由反应的最大可能性,反之,马克思主义制度,由于限定了一种具体的模式,自动排斥了其他模式,于是,就阻遏了反应条件的最大化和自由配置的合理化,因此,马克思主义限制了所有的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成果的发明和发现。这是从佛教缘起法、熵增定律之有序与无序的关系,可以论证的。

允许通过无序化手段追求有序化成果,这是熵增定律印可的,能量耗散架构理论印可的,也是佛教缘起法印可的,也是道教“无为而治”理论印可的。允许通过无序的手段追求有序,这是道教“道法自然”思想的精华,也是佛教“自然法尔”思想的精华,二者是一回事,放在今天讲,“道法自然”的真实意思就是“大道是遵循、效法自然科学的规律运转的”。而限制通过无序化去追求有序化,这是违背自然科学的,也是违背佛教缘起法的,也是违背熵增不可逆原理的,这是反科学、反佛法的,这是“道不法自然”,不遵循自然规律。因此,马克思主义体系思想,妄想通过将因地一切因缘有序化控制的手段,来实现果地有序化的目标,本质上讲,这是反科学的,也是反佛法的。因为任何有序化的果地所得之成果,都必须伴随因地无序化的进程才能实现,所有事物的发展都必须伴随熵增过程的不可逆,所以,事物发展进步的过程必须伴随无序化,否则决定不会产出任何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成果。因此,强行进行有序化控制,是马克思主义最愚蠢的地方,因为他不知道事物发展必须伴随无序,限制无序,就是限制进步和发展,这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水平认知不到的。控制和打击言论自由、学术自由、思想自由,控制和打击资本和资源自由配置,就是这种以限制无序化的方式阻碍社会进步和发展的愚蠢操作。这是反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的所做作为。

关于熵的奥秘,如果参悟深入一些,不但有利于社会政治经济的认知,而且有利于修行。

也难怪,熵增定律在19实际中叶刚提出的时候,本身就没有太多人相信。一直到20世纪之初,熵增定律才逐渐被广泛论证和接受。所以,马克思恩格斯生活的年代,根本不可能懂得这些自然科学的知识。而且,他们二人的论著中,真正以自然科学的理论来校正社会学理论的地方,本身也不多。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