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台在播放《马克思是对的》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8-10-31 10:11:29)

温铁军:为什么三农问题愈演愈烈?因为我们盲目、极端化地推进市场经济,其结果是三大要素大幅流出农村,土地被征占,资金被抽走,劳动力大规模外出打工。任何领域,在这三大要素净流失的情况下能不衰败吗?这是把市场经济当作市场主义的恶果。

回答:温先生虽然是长者,但是我并不觉得您上述认知正确:

(一)、既然你说是因为盲目极端化地推进市场化才导致三农问题,那么,我用温先生的原话反问一下温先生,请问:能被“推动”的经济,还是市场经济吗?市场经济是被“推动”的吗?有一只大手在后面不断推动的经济,它是市场经济吗?请温先生思考。因此,你所说的市场经济导致三农问题,这根本是站不住脚的,您自己的原话都是“自我相驳”的。既然是大手推动的结果,三农问题很显然是计划经济、行政制约导致的,和市场经济鸟关系都没有!不要胡乱诬赖好人!

还有,您个人经常津津乐道讲您自己农业方面的资格有多老,去了日本和朝鲜农村有多少经验。关于您个人在朝鲜农村去了解的情况,我想说的是:请你先搞明白朝鲜的社会制度!那更不是市场经济国家,所以,朝鲜的农业问题,还是因为计划经济导致的!朝鲜的农业问题,根本不是你所说的引进了苏联的机械化,并且集约化生产导致的。道理很简单,全世界集约化、机械化生产的国家很多,农业都很好,这就是实证!因此,朝鲜农业问题,根本在其社会制度,而不是集约化和放弃传统农业技术。先生虽年长,见多识广,但晚辈不敢苟同你的高见。

关于你提及的日本破产农户问题,你因此就认为日本农业也有问题,我看你是“老天真”!农户经营农业,和商人经营企业一样,经营不善,该破产就要破产!市场就是如此!按照你的想法,都不允许破产,不破产的就是好的?那么,请问,依照自然规律,万事万物,包括人类,尚且都有生死之变,何况所经营的事业,为何你就不允许事业有生死之变?死掉的,破产的,就不好?我们都会死,这能代表我们的社会制度不好吗?何况企业的生死,能证明市场化不好吗?所以,我不清楚您是不是学过哲学?我怎么觉得你的很多认知,天真的可怜?虽然年长,但是极其天真!


(二)、在中国,农业最根本的要素“土地”,是国有化的,城市的土地也是国有化的,老百姓都没有自由买卖的权力,这都是计划经济的产物。请问温先生,既然你自己也承认土地是“被”征占的,那么请问,土地被征占的行为,是市场化行为?还是行政强制行为?很明显是后者!那么,你所谓的市场化导致三农问题,依据何在呢?明明是计划经济的模式,导致了三农问题,你将责任诬赖给市场,这是站不住脚的!农业最基本的要素,土地,都没有市场化,你所说的市场化在哪呢?何况遑论市场化导致三农问题?恐怕您把土地公有、私有的问题,好好参悟参悟,看看是不是计划经济公有制导致的三农问题,这才是根本!中国连纯粹的市场化都没有,遑论市场化导致三农问题?


(三)、你说土地“被”征占,资金“被”抽走,代表你自己也承认,有一种力量在里面“被来被去”,这就表明,根本不是市场化。所以,我不知道温先生从哪里认可我们现在的经济是市场化的经济?而且是市场化还导致了三农问题?凡是背后还有一种力量的,那都不是市场化,所以,你怎么可以把三农问题的罪魁祸首归结为市场化呢?


您是长者,据说也有丰富的对国内外农业去走访了解的社会经验,但不代表您讲的一定符合实情。我不反对你的全部观点,但也不赞同你的全部观点。






电视台在播放《马克思是对的》,凤凰网现在天天头版都是“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宣传”。所以,虽然貌似南巡了,貌似表态支持民营了,但是,未来依然前途未卜。因为马克思主义是民营的天敌,是市场经济的天敌。弄个天敌放在那里,,然后说是支持民营,,我不知道到底有几分诚意?须知,过去邓公改开,是避免谈及马克思主义的!甚至提及必须学习包括资本主义在内的一切文明成果!所以,未来前途确实还不确定!到底他们的做法,是我过去博文所讲的“矛盾抵牾的政治信息传播错误”?还是他们试图寻找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杂交优势?现在难以判断!但是,天天拿马克思出来吓唬人,,,,谁还敢相信我们要发展经济?谁还敢相信他们支持民营?谁不会怀疑自己的私有财富随时可能被老马的主义所剥夺?全民依然处于继续的“焦灼”之中,这种焦灼和恐慌,必然会摧垮未来的经济。如果再不调整马克思主义宣传攻势,,,,,,后果难料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