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将熵增定律引入社会学系统

By: 福慧果 原文发布于:2018-10-20 12:49:08

应该将熵增定律引入社会学系统
===================
如果将熵增定律引入社会学系统,我们可以发现:任何一个社会系统的正常运转,必须满足两个条件,第一,有足够的可用能量可供支配;第二,可用能量在转移和转化过程中必然产生不可用能量逐渐增长的必然结果,这一必然性的趋势,不可以去强行杜绝。可是,就现实的郑智水准来看,强行杜绝和阻塞熵增的必然趋势,这是很多特殊郭嘉必然的郑智选择。可是,首先必须知道,这一选择是违背科学的。任何社会系统,都必须允许无序的释放管道是畅通无阻的,这样的社会才能健康运转,并且不断的产生各领域的丰硕成果。反之,强力杜绝社会系统的无序性,希望全部都纳入有序的控制,杜绝无序的产生,则整个社会系统的全部领域,都会瘫痪。郑智家们需要在治国理政的同时,懂得“熵”的全部奥秘,,若不懂得,,对于任何社会系统来讲,,制定的策略都有可能是非常危险的。

如果用抽象的概念来解释社会进步过程中,产生无序之熵是必然不可逆的趋势,抽象的概念是很不容易解释的,所以,我们换一个通俗的解释:一个人在通过饮食的方式纳入能量之后,必然会产生大小便利,人体必需在摄入饮食能量的同步,需要身体的排泄系统正常。这个可以解释熵增和无序的不可杜绝之特性。如果一个社会系统,强行去封住肛门,这个人的健康或者社会整体的健康,必然会出现严重的问题。可是,在一些特殊的郭嘉体制下,正斧部门总是想强行的去封堵社会的肛门,强行的去控制所有的领域,最终导致熵增的趋势受阻,类似阻止大小便排泄一样,进而阻碍社会系统的健康运行,最终导致体系性的奔溃。这是非常危险的节奏。这在古今中外的历史和现实的案例很多很多!

一个社会系统不能允许无限制的“无序”,因为无限制的无序太多,社会就会动乱,但是,如果将所有的无序管道全部掐死,则等于自己掐死自己。在成熟的皿煮法制国家,拥有无序释放的所有合法管道,这些管道就是各领域的自由度,这些管道可以让社会健康发展,这是一种合理的即允许无序释放,又限制过度无序的模式,这是健康的模式。可是,在一些特殊国家,所有领域都想控制到严密有序,不允许一丝一毫的无序产生,,,,,这是极其愚蠢的办法。全部强行轨范有序,最终是整个社会各个领域都无法发展,因为你杜绝了无序释放的管道,等同杜绝了能量正常运转前提,能量正常运转必须产生无序,可是你掐死了它,它怎么能正常运转呢?所以,成熟的社会体系,只以基本的法律去限制过度的无序,而在法律限制之外,所有的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学术自由、经济自由都是开许的。这种模式才是健康科学的模式。

所有正常运转的社会领域,都必须既要允许摄入能量,又要允许释放无效能量。用社会学系统的知识解释,就是既要允许有序,又要允许无序,而且无序的产生,是维持有序的必须,如果不允许无序产生,则有序也无法维持!!!可是,从古至今,尤其当代社会,很多特殊的国家试图违背这样的科学模式,强行杜绝所有的无序,强行试图控制令各领域进入有序,结果呢,是最终导致全体系的奔溃。前苏联是这种模式,我国毛时期是这种模式,北韩是这种模式,越南也曾经是这种模式。

政治、经济、科技、民生、军事、法律、艺术,所有的领域,都必须用熵增定律的模式,去观照一下,才会知道如何建立各领域正常运转的科学模式。我们这个民族,没有太多的时间供我们再浪费下去了,我们不能再一次走向用迷信的、非科学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熵增定律引入社会学领域,完全可以全方位覆盖一切社会学领域,没有一个领域和一个死角可以逃脱这个定律,所以,通达熵增定律相关知识,大体上可以通达人类基本的生存和发展的全部学问,也可以通达所有个人、家庭、团体、国家的盛衰兴亡的历史和未来。

举例说明:

科研领域:一个科研成果的产生,可能需要几千次上万次的不断实验。我们单纯看科研成果的时候,知道这个成果是有序的,可是,当我们发现千万次的失败实验的时候,发现失败的实验是无序的。而我们是在允许无序自然释放的条件下,才最终实现有序的成果。如果一开始杜绝无序,我们不可能获得有序。这些自然科学的知识,引入社会学领域之后,很多人觉得有些茫然,其实,一点也不茫然。

在经济领域也是如此:市场经济的资源自由配置,本身就是允许熵可以自由释放的一种模式。而计划经济的全面控制,则是强行试图用有序的轨范来杜绝无序,,,,可是,,一旦杜绝无序,杜绝经济自由,,就等于堵住经济系统的肛门,,经济系统无法排泄无序的不可用能量之后,也就是说,熵增的趋势被阻遏之后,经济系统的能量就无法再正常运行!于是,进一步,就会导致社会各领域都会得重病,甚至最终导致全体系的奔溃,苏联就是先例。

作为郑智家,或者企业掌控者,或者科研工作者,或者任何一个领域的管理者,如果不能正确掌控并科学使用熵增定律的知识和学问,那么,所有用无知的手法去努力得到结果,只能是持续不断的灾难。

熵增效应,体现在社会学系统中,就是允许适度的自由、适度的无序、适度的不受限制,这种允许无序释放的自由度越大,允许熵释放的自由度越大,这样的社会系统越容易出成果。所以,科技高度发达的社会,都是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经济自由、学术自由的社会。这是内在的奥秘。


我们今天开始再一次的试图强行限制无序,试图强行控制有序,这是值得商榷的。应该限制到哪一步,哪些不能限制,哪些不能控制,这是必须要慎重考虑的。如果控制太多,限制太多,,最终的结局是,仅仅一个字就可以害死我们,这个字就是“熵”!也可以讲两个字“无序”!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你不允许熵之无序的释放,因此阻遏了有序成果的产生,以及阻碍了社会系统的健康运转。最终,违背熵增定律的所有操作,必然就会演绎成为一种自杀!因此,这是必须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已经二十一世纪了,我们考虑问题,不可能总是用秦始皇时期的手法或者汉武帝时期的思维模式,我们需要科学的思维模式。即便是秦皇汉武曾经使用的手法,我们也要用科学的模式思考一下,看看是不是不违背科学。我们这个民族,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美国人认为他们的《显法》是基于牛顿定律制定的,首先,这种认知本身就表达了美国是基于科学定律在运转他们的国家。所以,它不强大,是没有理由的。可是,我们的《显法》是怎么制定的?是一拍脑袋就制定了?还是一拍脑袋又重新修订了?我们制定《显法》和其他法律条文的时候,参考过所有的科学定律吗?我们全民都需要思考!我们中国只有从郭嘉模式到各领域的具体模式,都变得越来越科学,我们才有真正干垮美国的希望,以及保持我们持续强盛的希望。

我相信,每个人都在思考自己个人的前途、家庭的前途、企业的前途、郭嘉的前途。我在这里给个参考意见:只有科学的运转模式,才能够实现从个体,到团体,到社会的全方位正常运转。什么才是科学的思维模式,科学的社会架构模式,科学的经济模式,科学的企业运作模式,科学的郑智模式?这是全人类都必须思考的课题。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