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质疑《瑜伽师地论》署名争议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8-09-21 10:08:02

关于质疑《瑜伽师地论》署名争议
=====================
索达吉堪布:

汉文的《瑜伽师地论》署为弥勒菩萨造,这种观点源于何人,有何史实为证?大家应该考证一番,治学态度需要严谨审慎,无有真实的依据,切不可草草定论。

吉祥果:

《瑜伽师地论》最初的人间传承,出自无著菩萨。至于其来源,相传为弥勒菩萨口述,无著菩萨笔录,然后传承至今。因此,玄奘大师将此论署名慈氏,也并无任何不妥。类似佛菩萨直接授予传承的事情,密教历史上从来都不缺乏,可以说整个密教的体系,全部都是来自佛菩萨直接传承给人间的,比如龙树开南天铁搭获得金刚手菩萨传承密法,比如藏传认可的释迦佛传承给香巴拉国国王,再由国王次第传承给人间的《时轮金刚密续》。因此,如果索达吉堪布以《瑜伽师地论》署名弥勒不可信,来质疑这部论著的权威性,以及质疑玄奘大师治学不严谨,那么,如果按照堪布同样的逻辑,我们汉传是否也可以质疑《时轮金刚续》是释迦佛亲说之法不可信?因为,至少时轮密法在释迦佛和香巴拉国传承期间,人间也没有历史记载啊?是不是藏传将时轮密法署名为释迦佛,是不是也不严谨、不可信呢?不知为何深通因明、不怕辩论的索达吉堪布,面对同样的事实和逻辑的时候,如何不能公允对待呢?


(一)、若如索达吉堪布这般质疑逻辑,那么,我倒要反问了:不知传说出自南天铁塔之密法源流,以及藏密所谓出自香巴拉国之《时轮金刚续》,以及传说由龙树菩萨取自大海之《华严》《楞严》诸经,又有何等“人间史实”为证?再有,藏传认可莲师最先的师父是佛陀弟子阿难,可是,莲师入藏时期,已是汉土唐朝,距离公元前1027年诞生的佛陀以及同一时代的阿难,已经相差1600多年!按照堪布的历史考证论,这样的历史又如何可信?到底是阿难跨越了时空?还是莲师跨越了时空?既然时空跨越是可信的,堪布还考证什么历史事实呢?所以,堪布自己提出的逻辑,连他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请问堪布,这些传说的历史依据又是什么呢?还不是佛教内部一代一代传说下来的?若无人间历史事实为证,就质疑为治学不严谨,那么,索达吉堪布是不是应该先质疑藏密自宗的上述问题?-------所以,质疑《瑜伽师地论》署名问题之前,堪布应该先质疑藏传自己的这些传说,看看是不是不够严谨?既然堪布自认为藏传自宗由传说而非人间历史所记载的宗教来源是可信的,却偏偏质疑汉传他宗同样由传说而来的宗教来源不可信?索堪布还真是偏心!口口声声说要重视“传承”,现在一辈一辈的祖师传下来的说法,你索达吉堪布又不“继承”了!看来堪布是想撇开历史传承,自搞一套啊?难怪汉传佛教界对堪布的公论是:摧毁汉传第一圣手!我送堪布一句话:在你不认可藏僧穿红色僧衣之前,你应该先看看自己的僧衣是什么颜色?


堪布试图以《瑜伽师地论》署名弥勒不可信,进而推翻“唯识学”的全部根基和理论体系,进而以藏传所谓“大中观空性见”一统佛教究竟见地,这才是堪布的用心所在。问题是,唯识学的主要论著虽然是《瑜伽师地论》,但是,却不是唯识学的唯一论著。就算堪布摧毁《瑜伽论》,恐怕也达不到你的目的。


因此、若质疑汉传《瑜伽师地论》署名弥勒菩萨所造不可信,质疑玄奘大师翻译之治学态度不严谨,则藏传的争议问题比《瑜伽师地论》署名争议严重的多了,为何堪布不质疑自宗同样的或者更严重的争议问题呢?


(二)、更何况,既然索达吉堪布喜欢讲历史事实,我们就尊重堪布的习惯,从历史事实来讲:索达吉堪布把大量汉传、藏传的佛经和论著进行篡改、切割、增删、重组,这可是你自己创造的历史事实,如果你自己不妄语的话,你自己应该不会否认吧?我们按照你自己创造的这个历史事实来讲,这种篡改经论的邪恶习气,难道这代表了索达吉堪布您自己“治学严谨”?索堪布您篡改增删会集改动了“鸠摩罗什版《法华经》”之后,将“索达吉篡改版《法华经》”依然署名为“鸠摩罗什译”,而不是不妄语的将其署名为“索篡版”,难道这显示出堪布您的“密意”是严谨的?恐怕这不但不严谨,而且堪布已经犯了妄语戒,并且诽谤了鸠摩罗什大师,因为那不是鸠摩罗什翻译的,你却将自己篡改的低劣不严谨的《法华经》,罗列到鸠摩罗什大师的名下!如果这样的行为,这不是妄语和诽谤,这能是什么?类比:假定堪布有一辆座驾宝马,我将车子的零件全部换成比亚迪,然后,我对大众说,这辆车是宝马公司出品,,,从现代法律意义来看,,,这不但构成欺诈,构成诽谤,而且构成诋毁商业信誉。因此,堪布篡改《法华》并仍旧标注原译者一事,这本身就不应该是一个堪布应有的行为!


堪布应该有一个基本的佛教常识,按照堪布一贯喜欢使用的比喻,那就是说,藏地的三岁黄毛小儿都知道的一个基本常识,那就是:严谨的祖师大德以及译经师们,是绝对不会篡改、增补、删除、会集任何佛经的!可是,堪布你自己看看你自己,你都干了些什么?



汉地有一句话,很难听,叫做“贼喊捉贼”,您是出家人,我不敢用在你身上,但是,我把它改一改,叫做“佛喊捉佛”,你看如何?明明佛教界最不严谨的人,就是你索达吉堪布,你却偏偏把这顶破帽子丢给汉传的祖师,,说汉传祖师不严谨,,,您居心叵测啊!堪布?


堪布在上文和下文中,陆续质疑玄奘大师和鸠摩罗什不够严谨,可是,二位大师历史上并没有如同堪布一样“篡改佛经”的恶劣行径,所以,到底是谁不严谨?到底是谁更应该被质疑呢?事实是明摆着的!玄奘大师在印度时,外道不能辩论赢他,佛教内部以空有二宗为主的宗派,以及其他佛教流派的辩论者,也无人能在辩论中胜他。可是,今天的索达吉堪布,不但篡改了佛经,而且连汉传法师的陆续质疑都无能回答,并且在资料引用方面,出现多处常识性的错误,不知道这样的水平,如何叫板一千多年前声震五印度的玄奘大师?


另外:须知,玄奘大师是在远涉万里之后,在佛教诞生地的印度获得佛教界的极高声誉的,而不是躲在自己的故土故国的佛教小圈子被承认的;同理,罗什大师从西域龟兹国来到汉土长安翻译佛经,也等于罗什大师是在他国获得佛教翻译事业的极高成就的;反之,堪布的弘法事业,却还是依托国内汉地和藏地的环境来造就的,仅仅从成就的环境来看,用汉人的话语来讲,这不过是“熟人圈”互相吹捧的成就,如果放到陌生的国度、陌生的文化、陌生的语言环境、陌生的政治和宗教环境,堪布您是不是还能获得成就,就不一定了。复次,奘师和什师二位古德的成就,已经经历了一千多年的考验,一千多年都是被佛教界公认的。而现在索达吉堪布的错误做法,,别说经历什么一千多年的考验,连这辈子都没过去,尚且遭到佛教界极大否定,包括来自藏传内部的一致批评!堪布的错误做法,在现世中就被教内否定!就这,您还好意思质疑古德?复次,奘师和罗什大师是“华梵兼通”,并且二位大师还通晓西域多国语言,不晓得索达吉堪布的汉语和梵语造诣如何?堪布又通晓几国语言?据可靠消息,堪布的汉语著作,也是团队劳作润色的结果!至于梵语,没有依据证明堪布精通梵语!复次,奘师西游,远涉艰险,罗什东来,受尽波折!不知堪布为了佛教,又吃过什么苦头?是乘坐着SUV奔驰在高速路上,连车都不用自己开,还是波音787在空中飞来飞去?复次,奘师什师梵语直译,译著浩繁,而索达吉堪布开示虽多,却不同于第一手资料直接翻译,堪布仅仅属于二手注解或者三手注解,这你又如何比拟二德之成就?复次,罗什大师和玄奘大师,历史上曾经被多位国王视为国宝而争夺之、恭敬之、供养之,不知道索达吉堪布您,曾经被几位国王视为国宝而争夺过,恭敬过,供养过?复次,据《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奘师在天竺的多次重要辩论,辩论输赢的筹码是以头相谢”,辩论输了,是要砍头的!是要命的!玄奘大师,他是在这种“以命相搏”的辩论下面赢得辩论的!那么,据说是自称从来不怕辩论的索达吉堪布,不知道您历史上辩论输赢的所谓筹码,是不是也曾经“以头相谢”过?现在我看您头还在呢!而且,目前我没有看到你的辩论历史中有这种“以头相谢”的记载!也没有看到藏传有这种记载!所以,堪布你所谓的不怕辩论,和奘师的不怕辩论,二者相比,恐怕你所谓的不怕辩论,还相当的不入流?!因此,狂,也许不是坏事,但问题是,你连狂的资本都没有多少,却要到有资本的古德面前去狂,最终结果,一定是自取其辱!


我本人早年接触索达吉堪布著述极多,比较了解他开示的内容,不客气的说,汉传法师指责索达吉堪布对汉传傲慢,这已经是很礼貌的指责了。按照我多年接触堪布开示中的一些语录,完全可以视为索达吉堪布敌视汉传、敌视汉人、敌视汉传祖师,敌视汉传教法,大家可以记住我这一段表述,以后自己去对照堪布的一些开示,你就会发现,我这不是妄语。所以,堪布的一些动机和倾向,是令人担忧的!这不仅仅体现在对DL喇嘛的推崇备至中,体现在他对一些事件的看法中,也体现在他的各种开示中和著述中。类似这样敌视性的开示讲解,在堪布的各种著作中都有,有些言论直接赤裸裸的贬低汉人和汉人祖师,甚至直接斥责汉人的人身不是“具足暇满的人身”,或者斥责汉人愚蠢,没有藏人有智慧。类似堪布这样全方位攻击汉传和汉人的藏地“善知识”,除了他自己,我目前还没有找到第二个。索达吉堪布的各种开示中,有强烈的“藏族种族优越论”和“汉族种族卑贱论”的味道,这类似于当年德国的“日耳曼民族优越论”和日本的“大和民族优越论”


堪布喜欢讲历史事实,我们就讲讲历史事实:在人类文明进程中,除了血腥的奴隶制和苯教的鬼神信仰,藏民族能够拿得出手的,单独属于藏民族创造的科技成就、文化成就、经济成就,一项都没有!请傲慢的藏族堪布索达吉清醒一点:佛教是西藏继承印度的遗产,那不是藏民族开创的原创性文明!除开佛教以外,请问西藏原创的对人类文明的贡献,还有什么?是有汉族先秦诸子百家的学说?还是促进人类文明进程的四大发明?还是藏民族在今天能够驾驭最新的人类科技?既然堪布喜欢讲历史事实,我们就展开来讲一讲?既然藏民族给人类文明之贡献,什么都没有贡献出来,那么就请堪布您还是谦虚一点嘛!明明藏民族给人类文明什么都没有贡献出来,偏偏您把藏民族吹嘘成世界上的优越民族,不知道堪布您是不是觉得有点脸红?是藏族随地大小便优越,还是混乱不堪生个孩子都不知道父亲是谁的藏族婚姻制度优越?或者把人不当人当作畜生可以随意宰杀的奴隶制优越?或者是掌控不了任何科学技术的优越?我都替堪布脸红!反之,汉民族对人类文明的历史贡献,已经被世界上列为四大古文明,我们怎么没听说世界上承认什么古西藏文明?明明汉民族创造的政治文明,军事文明、经济文明、科技文明、先进文化,大幅度影响了人类文明的进程,堪布反而将汉民族斥为愚蠢的民族,不知道这是不是可以判定索达吉堪布根本不算一个诚实的人?




我也很奇怪,假定堪布您认为不全部信仰佛教的汉民族,就是低劣的民族,那么,堪布您怎么不敢著文指责美利坚和欧洲诸国?那里可是基督教的环境,佛教信仰者所占的比例是比汉土更低更低的!按照您过去的逻辑,汉人不全民信佛教,就是愚蠢,汉人的人身就不是暇满人身,那么,同样的逻辑,你怎么不敢去指责欧美是愚蠢中的最愚蠢呢?是因为汉人好欺负?还是欧美你不敢欺负?

另外,您经常在著作中,以藏民族全民信仰佛教为荣,为骄傲,既然你一贯喜欢讲历史事实,我就反问一下,不管是历史还是现实,过去和现在的藏民族,真的是你所说的全民信仰佛教吗?请堪布诚实的不妄语的回答?再问:西藏遍地林立的“苯教寺庙”又是什么??苯教的寺庙和信仰者在西藏又占到多少比例?当然,你有你的搪塞之词,但是我们也有我们的官方数据,看看宗教局公布的西藏寺庙性质及分布图,就知道了嘛!按照堪布的逻辑:不全民信佛的民族就是愚蠢的民族,该民族的人的人身不是具足暇满的人身,那么,您应该最先指责欧美的基督文明,再指责伊斯兰文明,然后再斥责藏民族的苯教信仰,对吧?在同样的事实和同样的逻辑面前,索达吉堪布,要么有些你惹不起,你不敢去斥责,要么是你们本民族的信仰问题,你遮遮掩掩根本不敢斥责,,,,反之,,,你就是觉得汉人是“软柿子”,你想怎么羞辱就怎么羞辱?你想怎么贬低就怎么贬低?


堪布您应该好好冷静下来反思一下:包括上文所述大量内容之事实,都证明你不是一个诚实的人,也包括这里所讲的你的又一处不诚实-------被你吹嘘为全民信佛的藏民族,实质上根本就不是全民信佛,实际上,苯教教徒占据了西藏信仰很大的一部分,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因此,堪布你根本不诚实!你教导弟子们要诚实,可是,你自己诚实吗?你还不是某一个地方不诚实,而是你大量的佛法开示内容,都证明你不诚实!


讲了这么多历史和现实,堪布您认为您的“藏族种族优越论”和“汉族种族低贱论”还能站得住脚吗?-----我们见过很多藏地的善知识,很多上师,很多仁波切,他们都奉行汉藏团结、汉藏平等,都和你索达吉堪布不一样!


====综上所述,这种“种族优越论”本来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一位名义上被称之为成就者的堪布身上,因为对于一位堪布来说,这种“藏族种族优越论的另一种表达就是:本堪布没有平等心!本堪布不可能平等对待汉人和藏人!不可能平等对待汉传和藏传!本堪布就是认为:藏人优越,汉人低贱!藏传优越,汉传低贱!藏人智慧,汉人愚蠢!在索达吉堪布的各种论著中,从来都没有跳出这种论调!



另外,有明确证据可以证明:索达吉堪布在九十年代气功热时,曾经将佛教的密法以“气功”的外道形式,收费对外“公开”传授。为了钱,密法可以“公开”。难道索达吉堪布所做的这些将佛法贬低为外道法来传授的低劣行为,这是类似玄奘大师和鸠摩罗什大师可以做的出来的吗?您到底是气功大师,还是密宗上师?所以,堪布一贯喜欢贬低别人,,,,就是从来不看看自己所做的事情有多么低劣?多么离谱?






索达吉堪布:


敬礼一切佛菩萨!!!这是译礼句是在本论翻译成藏文时,由主译的罗钦仁钦桑波译师加上的敬语在汉文藏经中唐玄奘、鸠摩罗什等翻译的汉文译著,似乎未见过有译礼句的。但藏传佛教中,绝大多数的经、论前面都有译礼句。藏文经论前加译礼句,始于囤弥桑布扎译师。





吉祥果:

堪布的逻辑十分可笑:

(一)、首先堪布说汉传未见“译礼句”的这种表达,本身就是流氓逻辑,至于堪布认为藏传译师有“译礼句”,这本身就是胡说八道,更加是流氓逻辑。因为从名言逻辑上讲,藏传根本就不是“译”出的“礼敬句”,而是给梵文原本“随意增加添料”,这根本就不是“译”,而是篡改!反之,汉传的“不译”才是“真译”!因为梵文原本根本就没有“顶礼句”嘛!所以,你看,堪布多么荒唐,将藏传翻译之“篡改增补原著”的行为,叫做“译”,将汉传不篡改原著的如实翻译,反而视为不圆满。这在名言逻辑上讲,堪布的这段文字,根本就站不住脚!怎么还好意思拿到开示中来给弟子们讲?

(二)、继上文质疑玄奘大师将《瑜伽师地论》署名为弥勒菩萨造不严谨之后,这里堪布继续质疑玄奘、鸠摩罗什的译著没有“顶礼句”!接着上文的文义,这里等于继续贬低玄奘和鸠摩罗什的翻译。可是,堪布的荒唐逻辑却连他自己都无法自圆其说,因为堪布自己也说得很明白:顶礼句,是藏传的译师自己加进去的!属于自己给原著“加料”!这并不是梵文原本存在顶礼句!而汉传的翻译不加顶礼句,是因为梵文原本根本不存在顶礼句,汉传这样翻译,才是最尊重原著的翻译!虽然形式上看藏传加了顶礼句显得更恭敬,但是从治学态度上看,这属于“增补改动”经论!堪布的荒唐逻辑在于:你们汉传尊重原著的翻译方式不严谨,我们藏传“增补改动”了原著的翻译才“严谨”?难怪索达吉堪布一贯以篡改、会集佛经为己任,搞了半天,来源在这里找到了!他骨子里就认为三藏教典应该可以随便改!


堪布的逻辑,可以这样类比:某人严格依照释迦佛之圆满报身像所造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的佛像,是不可靠的!给释迦佛搞成三十三相、九十种好的佛像,才是可靠的?----------看似堪布深通因明,就理论理而言,也不过如此嘛!




===================

文末,借曹子建《七步诗》,赠予同为“佛子”的索达吉堪布,勉励堪布不要做自是非他、扛着红旗反红旗、拿着佛教反佛教的事情。汉传藏传,都是佛陀所传,一门金刚兄弟,何须非要你死我活?作为佛子,何须非要用佛教不同宗派的自宗思想,去摧毁和灭亡佛教的不同宗派的他宗思想?这恐怕是罗刹思想在作怪,而不是佛教自利利他的思想!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





附录:


入菩萨行广释
寂天菩萨 造颂
堪布索达吉 讲著


甲二、(所讲真论)分二:乙一、论名;乙二、论体。乙一分二:丙一、真实论名;丙二、旁述译礼。
丙一、(真实论名):菩提萨埵渣呀阿巴打那。
汉文的《瑜伽师地论》署为弥勒菩萨造,这种观点源于何人,有何史实为证?大家应该考证一番,治学态度需要严谨审慎,无有真实的依据,切不可草草定论。

丙二、(旁述译礼):敬礼一切佛菩萨!
这是译礼句,是在本论翻译成藏文时,由主译的罗钦仁钦桑波译师加上的敬语。在汉文藏经中唐玄奘、鸠摩罗什等翻译的汉文译著,似乎未见过有译礼句的。但藏传佛教中,绝大多数的经、论前面都有译礼句。藏文经论前加译礼句,始于囤弥桑布扎译师。后来为了易于区别三藏,藏地古代历史上的三大法王中最殊胜者,金刚持化身赤热巴巾规定:凡律藏所摄典籍,前面必须加“顶礼释迦牟尼佛”,因戒律的微细因果,菩萨和声缘罗汉无法抉择,唯有佛的智慧才能了达;属经藏的典籍,前面加“顶礼一切佛菩萨”,因大多数经典是佛陀与菩萨之间的问答,如《文殊请问经》、《弥勒菩萨请问经》等;属于对法(论藏)方面的,前面要加“顶礼文殊师利菩萨”,因对法是有关缘起及蕴处界方面的理论和概念,这些要靠文殊菩萨的加持开显智慧,才能彻底了解其深邃意义。此规定实施后,阅藏者对典籍所属便能一目了然。
在翻译经论时,译师们加上译礼句,能得到诸佛菩萨的加持,遣除违缘,圆满完成翻译。虽然汉地以前的大德如法尊法师、能海法师的译作前未加译礼,但我们以后在译论前应加上译礼句,表示对传承上师的尊敬、祈求加持等,有多种必要。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