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施与受之损益:再谈郭嘉对外援助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8-08-07 07:33:40

论施与受之损益:再谈郭嘉对外援助
======================
关于对外援助,减免债务国债务,这是世界富强大国的共同特征。仲镁日德,都有一本厚厚的对外援助账目。我们姑且不讲佛法层面的捐助者得福、受捐者损福的理论,也不讲我之前津津乐道的“国际能量转移论”,我们今天讲一讲“现实经验主义”和“历史经验主义”:大家可以认真看看,为什么富强的大国都是捐助国?反之,为什么贫弱的小国都是受捐助国?你们看到经常接受捐助的非洲富裕了吗?你们看到经常受捐助的印度富裕了吗?你们看到俄罗斯,是一个喜欢对外援助的国家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们援助我们一些物资,马上就翻脸逼迫仲帼还债,仲帼人民勒紧裤腰带还掉了那些债务。因此,你们看看俄罗斯现在是什么鸟样?前两年,俄罗斯突然提高了对外援助,但是,它们的郭嘉已经步入恶性循环,现在提高,意义已经不大了!所以,世界上那些一直享受他国援助而自己毫无付出的国家,最终一定是穷的叮当响!反之,我们上述提及的仲、镁、日、德,经济好一些的国家,都是对外援助国!这是历史,也是现实,这是摆在你面前可以看得见的历史经验主义、现实经验主义,这难道不是佛法理论的最好诠释吗?所以,我说,诸位仁者,在你没有搞懂这些奥秘之前,不要拿着郭嘉外援、减免他国巨额债务的事情,去煽动愤青、民粹、爱国贼!还是那句话,你们不懂人际能量转移的奥秘,你们也不懂国际能量转移的奥秘,所以,你们看到和理解的那些肤浅的东西,肤浅的可怜!如果你们是对的,你们应该来当这些经济强国的领袖,为什么你们当不了,因为你们是错的!错的可怜!能够做大郭国主的人,如果你们了解佛法,你们应该清楚,他们都是过去修过大福报大智慧的人,所以,我觉得,各位,你们尽可能收起自己的天真。


有人说,好多对外援助,都是有目的,有阴谋的,有条件的,有的还是ODA模式的,各种说法,云云。我的回答是:我们不看对方的主观目的和发心的好坏,我们只看能量转移的本质,不管援助国对受援助国有什么目的,只要受援助国接受了这笔财物,就会实现能量转移。我们只看本质,不看动机。就好像说,你用恶心播种小麦,你用善心播种小麦,关系都不大,小麦都会吸收大地和自然界的水份、无机盐、阳光等等。因此,我们从客观效果来看,只需要观察能量转移的本质,不考察主观目的。包括上一次,谈及美国出口原油猛增,也有师兄指出,说对方是有目的和阴谋的,如何,我们不观察他们的目的,只需要观察他们出口原油是否持续,只要这一现象持续,就可以判定美国走下坡路的预兆已经显现,因为依报上已经开始发生反应。如果镁国解禁了持续四十年的原油出口禁令,仅仅只是短暂出口一段时间,那么,我们可以视为是某种阴谋或者临时性操作。因此,对方的主观善恶,也要能量的持续变化来支持,不然这些阴谋也不一定成立,即便主观上是阴谋,客观上也不能印证他们得逞,所以,我们只看能量是否真的在转移,只看这个本质。


众所周知,我对国际之间、人际之间、企业之间、对人力资源,包括对很多问题的观察方法,是和传统的方法有很大不同的,这些观察方法很大程度上是特立独行的、甚至让一些人觉得我故意在标新立异,哗众取宠,但是,当你精心的用佛法的智慧和科学的原理分析之后,你会发现,不是我特立独行、标新立异、哗众取宠,而是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被欺骗、蒙蔽、忽悠的太久了。因此,正确的东西,被认为是哗众取宠、标新立异,而错误的东西、肤浅的东西,反而在这个世界大行其道,这是可悲的。在一定程度上,你们可以将我看做一个不入流的启蒙者,虽然不入流,但是我还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毫不谦虚的说,我对相关问题的很大一部分研究方向和研究方法,是过去的很多学者根本不曾触及的,属于我独创性的观察和发现,他们连听说都没听说过,其中一部分见解和发现,如果一定要讲知识产权,我是拥有独立知识产权的,至于哪一部分是,诸位自己去观察。由于我的很多新颖的见解未曾被很多人认知,因此,质疑我的见解的人,也就很多很多,我欢迎大家质疑,一切让时间和未来将要发生的历史去检验,也让佛法和科学的理论去检验。当然,除了其中部分研究方法和成果,是属于我个人的原创性发现之外,我博客其余大部分智慧和见解,都是基于佛法和科学的理论所做的解释,那不是我的能力,只不过我将二者结合起来解释,比他人解释的更好一些而已,但是,那不是我的能力,也不是我的功德,关于这一部分,我只是注解者,不是发现者,也不是发明者,我没有剽窃他人智慧成果据为己有的习惯,特此说明。


------综上所述,我对于通过援助和接受援助而实现的国际之间能量转移的讲解,这些见解,也让未来的历史去检验嘛!关于这些,佛法理论早已解决了这个问题,至于科学方面目前没有理论证明,但是历史经验和现实经验,已经验证佛法所讲的道理是对的!正如本文第一段所讲的那些一样。因此,我奉劝很多人,尤其是佛教徒,深刻一点,深邃一点,不要听到一点风吹草动,不加思考的就去煽动社会上的老百姓,很多老百姓没有这种智慧,你去越煽动,越制造社会动乱!本来你就错了,还拿错误的知见去误导煽动大众,这是错上加错,不但传播错误知见给广大民众,还扰乱社会,这是很重的罪业!毫不掩饰的说,我对我们郭嘉很多社会问题,也有很多的不满,这一点,你们从我过去博文可以看出来,但是,凡事一码归一码,我们不能用问题去否定成就,也不能用问题去否定阻碍正确的前进方向!该解决的问题,应该另外建立解决的方案。大家知道,我的对社会不良现象的怨气,该不比你们小吧?可是,郭嘉正在对外抗争,正在对镁斗争,我们内部一定要团结,因此,特殊时期,为了郭嘉整体利益的胜利,我们少讲一点不利于内部团结的话,是对的更何况,本文触及的内容,是因为普通老百姓不理解施受损益之道,所以指责对外援助和减免他国债务,但是,我们佛教徒是理解的,我们不能跟着瞎起哄。



我们郭嘉内部现在有各种复杂的严重问题,都亟待解决,但是,问题归问题,我们不能因为有问题,就把正确的做法给否定了,这是非常不理智的糊涂做法。正如我们前面通过熵增定律和能量耗散架构理论论证的那样:进一步深化对外开放,这是绝对是科学和正确的决策,封闭是死路一条!我们今天再证明另外一件事给大家对外援助、减免受援助国债务,是对的,这是对我们自己国家有利的,而且是深刻而持久的利益!如果我们还不承认是对的,我们看看镁国、日本、德国,他们怎么做的!这样你也许心理平衡一点,因为他们都是对外援助国,除了政府援助之外,他们还有各种慈善基金会,在做对外援助工作,,,,,总之,,,作为佛教徒,不管你多愚蠢,佛教徒应该永远记住一句话:施者有福!于人如是!于家如是!于企业如是!于国也如是!你记住并理解这句话,你就知道为什么经济强国都是对外援助的强国!



本博客《重读<道德经>损者益之、益者损之》一文,与《“智慧爱国”与“愚蠢爱国”的区别》一文,都是和上文所讲述的原理相同的,是本文的姊妹篇,大家可以关联阅读,以作理解。因为我本身智慧有限,我只能做一点初级的启蒙给大家,希望大家有所获益。


各位师兄,不管你现在什么状况,你是佛教徒,将来在成佛的道路上,在生生世世的转世中,随着福报增大,现在席总做的这些事情,你们将来都有机会去做,也许来世,也许多生多世之后你们都有机会去做,都有机会去为郭嘉担负责任,去荷担全体郭民并为他们的利益做出正确的抉择;所以,我现在就开始给大家阿赖耶识的种子里面,播种一点这种对大家未来有用的智慧种子,希望大家千万不要到了未来世中,福报很大,但是没有智慧去利益国民我博客的博友,都很喜欢造塔造像,这都是未来郭主之因,你们读《作佛形象经》《造塔延寿功德经》你们就知道,你们将来都会走到那一步,所以,现在你们不建立一点这种智慧,你们将来怎么玩得转?我没有办法给别人智慧,因为我自己都没有智慧,但是,我还是依托佛法的理论,希望给大家阿赖耶识播种一点这种智慧种子,将来也许你再稍微遇到一点什么启发,一下子就明白了;如果今天没有这点种子,将来别人再启发你,也不容易;所以,我传播这些理念,只是给诸位预先播种一点种子在阿赖耶识里面,仅此而已。这个种子,在现在来讲,有利于你理解我们当下郭主所做行为的重大意义在哪里,在未来生生世世来讲,也有利于你自己去处理同类问题;在我眼里,各位师兄不但是未来佛,也是未来天王,未来人王,除福报外,各位需要积累的智慧资粮,很多很多!




很多人都说自己有神通,有鬼通,你们真通,你们好好观察嘛!你们可以看一看,我们当下郭主是不是被天地鬼神拥护的郭主,是不是被诸佛菩萨拥护的郭主,他对内对外的策略,是不是被十方诸佛菩萨和诸天善神拥护的,你们自己要好好观察嘛!很多人是明明自己愚蠢,反而要去指责聪明人!所以,别整天就知道胡说八道,肤浅卖弄!诸位要搞学问,要搞神通,就搞一点深入的!别整没用的!再重复一次我之前的说法:特殊时期的特殊的历史人物,他们对国家所做的特殊的历史贡献,因为智慧的差异,很多是根本不可能被普通的老百姓理解的!他们可能遭遇很多普通民众的谩骂、斥责、羞辱,尽管如此,由于智慧的差异,他们甚至永久都不可能获得那些老百姓的理解!他们不理解,我希望各位佛教徒,希望你们能理解!如果你们也不理解,证明你连佛教的教门都没有进入!是个地地道道的佛教门外汉!

当下郭主所面临的郭嘉的很多问题,那不是他搞出来的,大家要清楚,,那是他继承了前面几代人搞出来的一个问题百出的烂摊子,虽然他继承的有历史资产,但是同时他也继承了一个问题百出的烂摊子,这是需要他要来收拾的!现在很多人把矛头对准他,怪罪他,摸摸良心说说看,这是正确的做法吗?还有,当下体质的限制,他只能在当下体质下面去做最大努力,他也不可能跳出体质谈问题,这就是历史的局限性。现在国内有反腐导致的反弹报复,有既得利益阶层之利益被触动导致的报复,有内部郑智对手的报复,有外敌(镁国)因为被触动其郭嘉利益的报复,几种力量现在大有勾结之势,所以,他也非常不容易,在这种前提下,他还要维持郭嘉的稳定和发展,换了让诸位去,可能早就乱了阵脚。但愿各位,对他多一点理解,尤其是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也许这段历史过去之后,诸位留恋这一段历史,你们再想回来,那时候你已经回不来了!请珍惜当下这个时代!不管大家谈什么西方皿煮、自由、人拳、主流价值观,乃至敏感的休闲问题,请在仲镁斗争的特殊历史时期过去之后,大家再谈!现在郭嘉内部不能乱,一定不能!共同抵御外敌发动的这一场“准战争”,一直到彻底打赢!那之后,我们才可以放开手脚,解决内部的重大问题,但是现在暂时不行!现在需要一件事,就是内部团结!

我看到外媒一种观点说,是因为我们休闲导致镁国的对华报复,因为这违背了稀释明煮,违背了国内既定的“换戒”节奏,,,外媒这样煽动,也许有他的目的,但是我们内部的一些论坛上,我也听到这种声音。众所周知,事实归事实,谁也不能否定,但是,我要告诉大家一个个人研究结论:仲镁之间在时间上越接近修昔底德陷阱,我们则越需要强势人物的集权统治,这不是搞皿煮的时候。

上世纪北洋正斧袁世凯时期,也是如此,如果孙中山那一帮人不捣乱,我国上世纪很早就可以实现工业化,日本很难再打进中国。孙中山那时候也是打着三民主义的旗帜,到处招摇撞骗,把内部搞的一团糟,让袁无法顺利施政,本质上讲,孙是祸国殃民的罪人!大家要认清楚,孙中山搞乱郭嘉,他虽然打的是三民主义的旗帜,但是他搞的是实际上的个人毒裁;反之,袁世凯貌似是个人毒裁,但是却给中国带来了几千年来包括现在为止在内,都算是最好的皿煮和自由时期,老百姓的自由权利,在北洋时期达到顶峰,这个顶峰现在都没有被超越!如果孙不在那个时候出来捣乱,按照北洋的工业基础和发展势头,我们会快速实现工业化,中国至少率先半个世纪成为强国!日本人根本没有机会打进中国!而且孙中山本身是日本培养的亲日势力;而袁是坚决的反日势力!这和今天的局势,有非常类似之处,我们内部目前有很多镁国培养的亲美势力,他们现在也在背后捣乱,希望我们放弃目前的对镁斗争,这和孙中山上个世纪的媚日亲日、祸国殃民,本质上是一回事!希望大家要警惕!这是我个人基于历史经验和现实的一种观察类比,仅供诸君参考!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