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量守恒定律:所作业不亡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8-06-19 10:06:18

================
提问:请师兄解释一下“纵使百千劫,所做业不亡,因缘际会时,果报还自受”?
================
回答: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能量是不能被创造的,能量也是不能被消灭的,能量只能转移和转化。因此,既然能量是不灭的,所以,佛经里面说“业不亡”,就是正确的,业不亡的道理,不但符合佛法,也符合科学。因为业力本身也是一种能量的作用,它是基于牛三定律的反作用力的效应,体现出来的一种能量反馈模式,善业属于正能量的反馈模式,恶业属于负能量的反馈模式。

能量只能被转移和转化,但是不能被创造和消灭,这是基本正见。而能量的转移和转化,在物理学上讲,它是需要具备一定的条件才可以实现的。而这个道理在佛法上,就换了一种表达,但是本质的意义丝毫没有改变,佛法的表达方式是------因缘际会时,果报还自受!!!佛法所谓的“因缘际会时”,就是物理学上“能量转移和转化的条件具备时”,这时候,能量才能实现转移和转化;二者完全是同一个道理。简单说,恶业的果报受完了,这种破坏性的能量就转移走了,或者转化成“非破坏性”的能量了。

就我多年的参悟结论而言,凡是科学方面已经成为定律的认知,全部和佛法相符,凡是科学上还有争议的,无法达到定律这个层面的科学认知,则里面错误百出。这是我的一个参悟认知,以前说过几次,今天再公开说一次,供大家公开参悟。科学上尚有争议的认知,我博客提及过一部分,包括之前提及的宇宙爆炸,平行多重宇宙,等等。也包括之前提及的由“光学双缝实验”导出的“意识影响物质”之结论,虽然从结论本身来看,是合乎佛法的,但问题是,它还没有成为一个“定律”,至少在科学上目前还不是定律,由双缝实验导出的结论,目前只是一种“最大的可能性”,但不是绝对的确定。

我之前采用了一个很愚蠢的策略,从双缝实验之结论的争议性开始讲解,不但遭到其他师兄对我知识水平的质疑,也导致那个话题,实际没有讲下去。这是策略性的失误,因为本身该实验乃至一系列衍生实验的结论,在目前还是有争议的,不是绝对确定的,虽然该结论的成立已经有了很大的可能性,但是,我们不能用“可能性”的东西,来讲道理,这样不管你怎么讲,都会遭到质疑。所以,我不再提及那些争议性的科学认知,我之后采用科学上已经成立的“定律”来解释佛法,引用成熟的理论来解释,反而获取了大家更多的认可--------总之,科学上已经成为定律的道理,和佛法的佛理之间,互相丝毫无有违背。至于,其余内容,目前确实不敢定论。


提问:师兄按照能量守恒,解说“业不亡”,但是,忏悔又可以消除恶业,怎么解释?

回答:纯粹意义上的忏悔,是依靠“悔心之减损原理”来成立的,但凡是生起后悔之心,则所后悔的某种力量或者能量的作用就会减弱或者消失。后悔善法,则消除福报,后悔恶法,则消除恶业。但是须知,通过纯粹的修持忏悔,主要消除的是心、物、田三个形成业力的主要因缘中由自我发“心”所增益的这一部分善恶的力量,主要是为了减损这种力量,但是,这种忏悔并不导致物、田两种因缘已经形成的业力的直接减损,也就是说,恶业的三种主要构成要素中,忏悔仅仅只是导致其中一种要素的力量减弱了,这就是纯粹忏悔的意义。这一点,别人怎么讲,我管不着,但是在博客,我必须要把这个要点说清楚。另外,一个恶业的忏悔,分可悔、不可悔,可悔中,又分为上中下三种可悔,这都是根据业力的轻重,造业的对境,来判定的。这些需要大家研读佛经依据之后,再详细探讨。关于业不亡,从能量守恒来讲,不管是善恶的业力,那个能量是永远不会消灭的,但是它可以由对自己有伤害的力量转化成不对自己构成伤害的力量,或者因诸佛菩萨代受恶业的三昧耶,转移众生的业报由佛菩萨代受,这就是“消业”的意义所在,看起来在你这里消除了,其实是转移给另一个对象代受了,或者由伤害性的能量转化为不损害自己的能量了,本质上,它还是没有消灭。《普贤行愿品》普皆回向中,也说得明白,回向众生一切恶报由我代受诸佛菩萨代受众生恶业,这本身就是一种“转移”,而不是消灭,因为众生的恶报或者善报,本质上都是能量的作用,而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能量本质上是不灭的,只能转移或者转化,所以,说业不亡,也是有道理的,但是被佛菩萨代受了,或者转移了,或者转化了,也可以视为“消业”。

提问:师兄既然说不是所有的恶业都可以忏悔,但是八十八佛忏悔,可以忏悔消除五逆重罪。

回答:佛教很多名词的本义,在具体使用的时候,发生了很多含义的偏移,关于这件事,我详细解释:上文所谓纯粹的忏悔,是单纯从行者自我内心的悔心来成立的,不依靠其他力量,这种纯粹的忏悔,在《普贤行愿品》中的表达,是最为纯粹的,因为它单纯表达的就是忏悔心的作用。但是,您所讲的八十八佛忏,按照《决定毗尼经》和《药王药上经》的本意,本质上是依靠八十八佛的三昧耶来建立的,也就是说,这个三昧耶是什么呢?是你一念一礼拜这八十八佛,相应的罪业就会得到消除。从两部经典的经义,我们清晰的可以知道,这里面使用了念佛、礼佛的方式来启动八十八佛各自或者共同关于灭罪的三昧耶,然后依照这个来灭罪的。这个机理,和单纯依靠“悔心”来忏悔是不一样的,因为其内在的作用机理不完全相同。除八十八佛忏之外,依靠其余佛号,其余咒语建立的忏悔之法,都不是单纯的依靠忏悔心建立的,都依靠了特定的关于灭罪的三昧耶,原理都是不一样的。

佛教中,一些名词概念的混乱使用,其实导致很多人对于一些佛教教理之各个层面的道理,缺乏层次分明的理解,甚至导致误会。这里提及的“忏悔”概念的泛化理解,就是其中之一。

由于名词的混乱使用,导致一些佛教徒对一些佛教概念的理解,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被误导。之前我讲解“回遮”一事时,也曾经特别提及类似的问题:回遮,是特指对方发起攻击然后自己依靠牛三定律之反作用力将攻击造成的伤害力量反馈转移给对方承受的一种修法。但是,现在你看到藏传里面,很多仪轨都叫做“回遮仪轨”,甚至回遮自己的恶业恶报,其实,这都是莫名其妙的。虽然这些叫法不严谨,可是已经是约定俗成了,你也不可能再去很精确的计较这些称呼的谬误。这可能是一些大德,将仪轨中“遮断”恶业,“遮断”损害的概念,误以为是“回遮”的概念,才导致这些仪轨这样称呼,但是须知,遮,和回遮,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回遮的目标必须是对方发起的反作用力,但是,自己的业报,本身就是自己应承受的,自己承受的本身就是反作用力,你还能把反作用力回遮给谁呢?这种回遮,越回遮越麻烦!因为本身就是你在受,你是无法回遮给别人的!所以,遮断恶业恶报的力量,和回遮恶业恶报,完全不是一个意思。现在很多仪轨,大而化之,导致大家认为所有的“不幸”都可以回遮,事实并非如此,除了由对方发起的迫害之外,其余一切由自己自作自受的反作用力,本身应由自己承受的部分,是不可以回遮的。你可以使用咒语或者其余加持力遮断、消灭、转移,但是你是没办法回遮的。

事实上,只要你广泛阅读一下藏传佛教历史上所有的关于“回遮”的历史典故,你就会发现,我的上述论述是完全正确的,因为这些典故无一不指向一个事实:对方发起攻击,自己依靠某种修法将对方修法的害处回遮给修恶法者自己承受,也就是《普门品》说的:念彼观音力,还著于本人。也有点类似于《天龙八部》姑苏慕容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意思。但是,在对方没有发起伤害的前提下,所行的所有修法,都不能算是回遮!可是,现在都是胡乱叫,胡乱称呼!

任何一个名词,后面都有一个精确的概念和原理在那里,但是,大家叫着叫着,名词叫混乱了,就以为明明不一样的事物是一样的,这就导致大家无法正确认识一些佛法的内在原理。比如:这里讲的八十八佛忏,和普贤十愿忏悔,原理就不一样。名词一样,都叫忏悔,但是内在机理不一样。严格意义上讲,八十八佛忏,不能算是纯粹的“忏悔”,而是在忏悔的机理之外,又增加了依靠八十八佛灭罪三昧耶的摄受。这些道理,希望大家能够明白。不能因为名称混乱了,就不认识事物的本质。守恒定律:所作业不亡

========
闲言碎语
========
一会儿成立一个83人的群,一会儿成立一个33人的群,你以为和果师兄躲猫猫呢?我们都还是孩子?成立个群干嘛?宣传烧纸钱?佛法方面, 有什么不同知见,就要公开大方的,对待最广大的大众说出来,公开接受大众的公开检验,公开接受大家的监督。玄奘大师,在曲女城会上,最少几十万的听众监督;即便今日藏传辩经,动不动就是几千上万人,公开辩论;你见过有什么时候,几个僧人躲在阴暗角落里面,嘀嘀咕咕,然后就辩论出大家公认的结果了?你们何时见过两个喇嘛躲在角落里面辩论,然后被大家承认的?要讲知见方面的问题,要辩论,到最广大的大众中间去,不要偷偷摸摸,偷偷摸摸的提倡烧纸钱,偷偷摸摸的讲一些不合适的道理,一样也是误导人。不管谁,不管你讲什么道理,首先所讲的道理要能够“见光”!见不得光的道理,总想隐藏到小范围里面的道理,首先从发心上来讲,就有很大的问题。我不搞什么大群小群,也不拉帮结派,我该讲什么道理,就在博客公开讲出来,哪怕是打错了字无法修改,让你知道是笔误,哪怕是被更多的鬼神攻击,哪怕是被你们唾沫星子淹死,我也是把这些知见,公开对大家表达出来。一句话,你要觉得自己所讲的道理是真理,就一定要将这些道理见光,让大众知道,私底下小团伙的认可,没有啥子意义。

世界上原本没有秘密,因众生迷惑的多了,也便有了密!密法的深浅多寡,是相对于众生迷惑程度之深浅多寡而言的,而不是相对于“见不得人”的程度而言的。不是说几个人偷偷摸摸讲个东西,这个东西就是密!

就算你活100岁,你的寿命也是有限的。请将有限的寿命,使用到修行真实有效的佛法上来,不要将金钱、寿命、精力消耗到没有意义的事物上面去!


提问:果师兄最近停写博客,是不是前期反对烧纸钱导致的?害怕了?

回答:南怀瑾先生头一天教十几个弟子不要烧纸钱,说烧纸钱是骗鬼的,本来他说了句真话,但是,当天下午他就遇到鬼来攻击,第二天南先生就老老实实亲自去买纸钱烧。所以,南先生是个妥协派!这个我们之前讲过。我也说过,我不会学南先生,我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哪怕是刀山火海!!诸君知道,博客的影响力,远远大于南先生那个时代当下只影响了十几个人不烧,博客一下子可以影响至少上千人的决定,因此,想都不用想,想来障碍我的鬼神,那是天文数字,那不是南先生那点障碍可以相比的。有的鬼神对我说:你过大海的时候,我会掀翻你的船,淹死你!有的鬼神对我说:你乘车的时候,我会掀翻你的车,让你车祸!有的鬼神说:我会弄死你老妈!有的鬼神说:我会淹死你老爸!,,,,还有数不清的各种说法呢!!我一个一个写,一辈子也写不完。我说:你们来啊!你们能害了我,是你们有本事,你们害不了我,说明你们没出息。至今还没有那个大力鬼神,能将我怎样!我如果不想怎样,就没有哪个鬼能将我怎样。

我们讲,不烧这些东西,不搞这些东西,但是提倡真正的去使用佛法里面切切实实能够利益鬼神的法门,最终还是在利益鬼神。但是,我们不是搞这些骗鬼的把戏,又欺骗鬼,又耗费钱财,令钱财没有使用到真正产生福报的地方!我们讲这些,不仅仅希望唤醒被欺骗的佛弟子,也希望唤醒迷惑的被骗的鬼神,当然,一些不理解的鬼神,他们愿意攻击我,我随时会有理会,你们觉得我整天说大话的,你们喜欢养鬼的,随时可以咒起尸鬼,前来害我,你们可以试试看嘛!

当然,我反对的这些事情,你们不要去讲,你们不要去反对。不谦虚的说,我真的看不起各位师兄对治鬼神障碍的那点本事,我算小看大家的,你们要去讲这些事,你们的遭遇,也就是南先生当年那个结果。也许南先生后来的修为很高很高,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南先生当年遇到那件烧纸钱的事情的当时,他还并不通达对治鬼神的深入诀窍。这从他处事的事实就可以看出来。这话说的傲慢了,但是这确实是事实,南先生当年对鬼神投降了,这是他自己承认的。

我不学南先生的服软妥协,本来的道理是怎样的,它就是怎样的,天地鬼神,谁来威胁都没用。你拥有一份真实的力量,其余虚假的力量,哪怕是天王老子,也不能撼动你,这就是真实的力量。可能很多人不了解谛实语的力量,就以为互相忽忽悠悠的,有些问题就过去了。须知,忽忽悠悠的东西,虚假的东西,是没有力量的,只有真实,才有力量!咒语的全部力量,来源于真实,不然的话,咒语就不会叫做真言。你说一句真话,你讲一个真理,本身就有一种无可撼动的力量在那里,诸魔及天地鬼神,皆不能撼动。什么时候,你讲真话,讲到这个水平,说出去的话,可能就是咒语。但是,你天天撒谎,天天用虚假的道理骗人,用虚假的纸钱骗人,你就会越来越没有力量。






云升瑞臻:中国的佛教其实和印度的佛教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传统佛教到中国来,吸收了我们中国很多本土的东西,如果你一定要按照原始经典里面的东西去抠,好多东西都是没办法成立的。

吉祥果:请问,中国的能量守恒定律和印度的能量守恒定律,是不是也有很大区别呢?真理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印度佛教到了中国吸收了中国文化,这个事实我不否认,但我不认可你说的不要用原始经典来对比。你是佛教徒,不依照经典,你想依照什么呢?依照传统文化来学佛吗?至于你说的按照经典去抠了,好多东西不成立,这很好啊!虚假的东西,骗人的东西,就是不能让它成立,不能让它继续骗人!所以,真理就是要抠一抠,看看哪些是佛法,哪些不是佛法,哪些是真货,哪些是假货。你为什么这么怕抠呢?

云升瑞臻:如果你想完全按照佛典的教导去做,那你可以不去做,但是就像我说的,你那种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相的去看待这些事情,这个事情就不算个事情,因为虚云老和尚也搞过这种事情,难道虚云老和尚不懂佛法吗?

吉祥果:无有四相,只是代表性说法,本质是离一切相,说白了,也就是空性的观点来看。既然你说离相来看,烧纸钱的事情不算个事情,那么,离一切相来看,吃屎也不算个什么事情,你也吃一个看看?至于你说虚云老和尚搞过这个,我倒是觉得你不诽谤老和尚还好一点,因为《禅门日诵》的标注很清楚:那是给颠倒迷惑的傻逼用的,如果没有傻逼,应该删除。如果你认可自己是傻逼,你就用,你不认可,就不用。据我所知,前不久已经有位师兄告之我,莆田广化寺印刷的新版《禅门日诵》,已经删除了还寿生一节。

云升瑞臻:大家相聚都是朋友,朋友之前有点分歧,很正常。

吉祥果:在佛教的系统中,并非说相聚就是朋友,有分歧,还要看正见还是邪见。也就是说,是不是善友。佛初成道时,魔来障碍,这也是一种相遇,你认为佛和魔必然是朋友吗?若说相遇就是朋友,现在两个小偷偶然相遇,一起偷只鸡吃,都自认为是朋友。

云升瑞臻:还阴债,本来就不是佛教经典里面的东西,换阴债是中国文化里面的东西。佛教属于外来文化,印度文化,他就没有那个东西,你怎么教他还阴债?

吉祥果:还好!你还知道这不是佛教的东西。你说佛教没有那个东西,怎么教他还阴债?呵呵!我觉得啊,或许两年前你来博客,你之留言被我怼过之后,你是存着一份故意的敌意和抗争来探讨问题的,而从本质上来说,你没有探求学问的真诚发心!因为如果你有这个发心,你就应该知道,我多次引用《楞严经》说过,佛教拥有偿还一切宿债的法门!至于你能不能使用,那是你自身的问题,但是你不能说佛教没有这样的法门!其次,佛教不但有偿还一切宿债的法门,还有教你不欠债的不受供养法门,见《普门品》;此外,还有消一切供养的不欠债法门。你为了抬高烧纸钱的学说,说什么佛教没有还债的法门?呵呵!如果你内心怀着两年前被我怼过的怒火,你是不可能看到我文字的意义的,你也不可能看到被我讲的多次的东西,你却说佛教没有!?个人的私怨,不要夹杂到对问题的探讨中。


云升瑞臻:你看池子,号召力确实厉害,你看他为四川那个寺庙号召捐款,一两天就搞定了。

吉祥果:号召力是一把双刃剑!拥有号召力的人,更应该谨慎对待所有问题,尤其是知见问题。别人做了功德,我当然随喜,但是这不能抵消其错误知见和错误引导给大众带来的损害。

云升瑞臻:按照某些人的观点,某师兄是“魔”,因为他主张烧纸!是缘起图的始作俑者!但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去找他?要是都是忽悠?谁会信?就算忽悠了一时,但是那么久了,每一次活动都争先恐后。为什么呢?因为他确实为一些人解决了具体问题。你理论上正确,但是别人没有收益,或者收益的门栏很高!那么,你一定没有市场。当然我不是说只要有效果就可以肆无忌惮。

吉祥果:首先,我想,从你的言论之中,我没有看出你是一个正信的佛弟子,也没有看出你是一个有标准,有底线的佛弟子,或者说,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标准。你说那么多人去找的,就一定是对的,那么,当年李红智还自称三千万弟子呢!你给解释解释?很多人也自称修炼轮子解决了自身的问题,你也给解释看看?奥姆真理教的教徒,也说解决了自身问题。你给大家说道说道?

很有意思的是,你提到了“市场”二字,而卖元宝的也注册了“商标”,所以,是否我可以将你二位,视为一丘之貉?不然佛教的知见之争,云何成了市场之争?再说,我没有卖纸钱元宝缘起图,也不依靠佛法的资源来经营赚钱,根本不存在和对方任何经济利益之争,根本不存在市场之争,不知道你是如何看到我和对方的争论核心是“市场份额”的问题呢?一直没有看懂你的知见,现在大约我也看懂了,你也是以市场经济来衡量佛法的,不是以佛法来衡量市场经济的,难怪你的论调那么奇怪!问题是,学佛是依靠经济理论,还是依靠佛经依据呢?您给说道说道?

至于你说我倡导的方法,门槛太高,,呵呵!如果你连拜佛都觉得门槛太高,是不是天天躺着躺倒死,一动不动,才算门槛不高呢?至今还没有一个人认为我倡导的修法“门槛太高”!不知道你是怎么衡量的,就觉得我倡导的门槛很高?再者,我倡导拜佛,有佛经依据,你倡导纸钱,没有佛经依据。不因门槛高而废弃正法,不因门槛低而追随邪流。所以,你的市场论,门槛论,确实很不合乎佛教的理念。

关于你提及的具体个案,我也很奇怪,其实,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人当了大学教授,还要去学珐伦功,这是当年大家都知道的,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目前高级知识份子里面,大学教授不知道烧纸钱还债是哄鬼的,他偏说这个可以还债,他不知道这是违背能量守恒定律的,这并不奇怪。何况,一些高级官员搞迷信的,也并不在少数!所以,世界上很多人,看上去读了很多书,看上去都很聪明,可是是不是真聪明呢?恐怕也不一定!

至于你说“要是都是忽悠?谁会信?”,答案很简单:傻逼会信啊!忽忽悠悠的就瘸了啊!以前我们也说过,目前的世道,是骗子太多,而傻子不够用啊!


染秋:烧纸也不是不可取,毕竟几千年来都是烧纸的,对于那些思维还在传统文化中的人来说,烧纸也许是适合他们的一种方法,毕竟,人世间其实就在每个人的心中。

吉祥果:娶十几个姨太太,也是传统文化,可是不代表你取十几个姨太太不会导致你“肾不亏”!所以,传统文化,不等于有益文化,传统文化,不等于佛教。

云升瑞臻:池子烧纸,烧纸钱已经成了很多人的“怒点”,其实真的没必要大动肝火!他们喜欢烧,就让他们烧,我自己不烧就是了。

吉祥果:我举个例子来说:你拿了你去世爷爷的一千元遗产,如果这钱用在造佛像上,你爷爷的亡魂神识可以超升天界甚至净土,这是《大灌顶神咒经》说的!反之,你将这一千元用在烧纸钱上,你爷爷只会更加痴迷阴间,无法解脱。你站在你自己自私的境界,你当然会说,管好自己就行了,不必大动肝火,自己不烧就好。可是,站在你爷爷的角度,可能和你想法不一样!同样是一千元,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所以,我对你的评价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也许我对你的这个评价,会激起你更大的怒火,那么,你就愤怒吧!

云升瑞臻:要辩论可以,但是不要夹杂粗言秽语,搞得跟大街上泼皮似的,就不好了!

吉祥果:A:他妈的!牛顿第三定律居然是真理!能量恒定律居然是真理!B、女士们,先生们:牛顿第三定律不是真理,能量守恒定律是歪理邪说!请问你:A和B里面,你选择接受哪一个呢?是因为A多了一句“他妈的”,你就能够否定那些真理吗?或者是因为B里面客客气气的和你讲,你就要肯定这种邪见吗?

当你和一个美女辩论经济问题的时候,你却指着这个美女的一颗痣,说:这也太难看了!从这件事,可以看出你是“环顾左右而言它”,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问题本身!而是在问题之外。也可以说,你是怀着私怨,在看待我的观点,而不是就观点谈观点。我说的是与不是,大概只有你自己摸着良心自己说了。


云升瑞臻:能让人离苦得乐的法,就是好的!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心修一切法,一切法皆是善法!

吉祥果:如上所举例:一千元造像可以令亡人超度,烧一千元纸钱不能令亡人超度,哪一个更能够令人“离苦得乐”呢?所以,你讲的那一套东西,都是迷惑人的。烧纸钱令死人更加迷惑,更加痴迷鬼道,但是造像功德令其超度,如果你连这两件事都分不清,我劝你暂时还是不要开群,也不要去引导他人!以免天怒人怨!听说你希望群里的人更多一点,你先要掂量清楚,你的每一句话,造成的后果?你看,我都没本事去搞个群!追问一句,哪一部佛经说过,烧纸钱可以让众生离苦得乐呢?您给说道说道?如果没有,是不是代表你也是骗子呢?骗大家把钱花到“非功德”处?

另外,无一切相而修一切法,则一切法皆空无所有,其既不是“善法”,也不是“恶法”,这是远离善恶分别的境界,并不是你说的善法。我相信,至少从这段文字来看,你并不通达这句佛经的要义,实际上你也做不到这个境界,只不过你喜欢讲大话罢了!但是,大话讲出来,要符合逻辑才行。即便是空性的道理,也是可以推理的,比如,空性不立一法,而你说的“善法”又是什么鬼东西?所以,你根本做不到的境界,就不要去吹那个大牛,确实没什么意思!你看,我博文讲什么,都是实实在在,知道多少说多少,从来不扯自己境界达不到的东西。


云升瑞臻@持妙:你的话也对,但是你看他们说的话,嗔恨心非常的重,根本不是在心平气和的辩论。

吉祥果:探讨见解的时候,不探讨心地,不做诛心之论;探讨心地的时候,不探讨见解。举例说明:一人心平气和的对你说,佛法是邪知邪见!另一人暴怒的对你说,佛法是佛所讲的究竟的正知正见!请问,你选择心平气和的那个见解来接受呢?还是选择后者暴怒的知见接受呢?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乞丐说:我要皈依佛教!一个穿着雍容衣服的国王说:我要破坏佛法!你会因为穿着的优劣差异,定性二者的行为优劣吗?如果你会,说明你自己脑子不开窍!当然,如果说你脑子是开窍的,你却还要讲这样的话,只能说明你的“私怨之心”很重,所以,你在指责别人嗔恚的时候,有没有观照你对我的私怨之心呢?

云升瑞臻:哈哈哈!图造口业!今天是佛诞日,大家不好好修持,却在这里争执!实在不该!个人因果个人了,真理不在嘴上!

吉祥果:真理是自然的,确实不在嘴上,但是要表达真理,必须文字或者嘴巴所讲的语言!你自己不是也用文字和嘴巴在表达道理吗?何况,释迦佛说法,也是用嘴,你怎么不对佛说:真理不在嘴上呢?由此可见,嘴巴,文字,这是表达真理的工具。你说好好修持,怎么修持?继续烧纸钱?若因私怨而废公义,这恐怕不是你应该采取的正确态度!

不忘初心:大群现在已经成了天地会的大本营。

云升瑞臻:哈哈哈!天地会!

九色鹿:反倾复果。

吉祥果:如果你们有兴趣,探讨一点有价值的问题也好。整天没事到处给人贴标签,你不觉得无聊吗?我看你们真的是吃饱撑的!


==============================
色鹿:明明很多都不是云升说的,愣是符合到云升身上,臆想出个靶子,让果师兄瞄准。果师兄也不明就里,见到不顺眼的喷火。果师兄就这样被戏耍了。
云升瑞臻@色鹿:感谢师兄为我正名
吉祥八宝:八卦个问题,果师兄得到的聊天记录是第一手的还是被篡改过的。
==============================

吉祥果:

(一)、九色鹿师兄,吉祥八宝师兄:请你二位详细查阅今年5月22日的全部群聊天记录;我所得到的东西,不管是当时,还是一个月之后的现在,都是有多方佐证才会提及的。按照您二位说的,聊天记录是被篡改过的,请您二位出示五二二当天的全部聊天记录,包括@符号,包括所有表情包,包括标点符号,我们可以逐字逐句来对照,不然的话,按照你们的说法,好像我这篇文章是在冤枉人,好像吉祥果很容易就给人戏弄了,你也给我戏弄一个看看?我给你机会戏弄!按照您二位说法,聊天记录是被篡改的,那么,你们必然一定有没有被篡改的记录,不然你怎么会知道我得到的是篡改的呢?请您出示一下,总要对照之后才知道真假!免得我又“被”你们“傻逼”了!您能对照聊天记录,咱们就对照,您不能对照,那就不要信口雌黄。不好意思的说,除了你们聊天记录中涉及他人人名,除了因尊重他人,我将人名做了隐匿之外,其余所有内容,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会出错。您二位也是佛教徒,凡事都要不妄语。您二位说这些话,不外乎就是说,有人用篡改的聊天记录来挑事吧!然后吉祥果也被挑拨说了妄语冤枉人了,是个大傻逼形象,是个很容易就被人利用的形象。就您二位和大家看我博文这么久,您二位和大家认为,就我的大脑来讲,是一个很容易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的人吗?我想发火的事情,谁都拦不住,我不想发火的事情,谁煽风点火也没用。九色鹿师兄吧,我想,凡事有道理讲道理,不要去扯没意义的事情,比如,九色鹿师兄你提及的“野生佛教徒”该不该拜师的问题,为了你提出的这个有益的见解,我还专门写了《在佛菩萨指引下,寻找真正善知识》一文,文中的观点都是支持你的见解的,你冷静想想看,我是一个不分对错,不分青红皂白,都去随便怼对方的人吗?

(二)、云升瑞臻师兄:我博文一开始直接使用你的名字,因为那些话是你讲的,就是你讲的,是你@别人讲的,就是你@别人讲的,我是不会冤枉你的。我之所以后面删除你的名字,是因为你群里很多心地善良的师兄,希望照顾到你特殊情况下的情绪,建议我去掉名字。我体谅这位师兄的善意,也体谅您,才删除名字的,现在我还是恢复你的名字吧。删除那些名字不代表那些话不是你说的,也不代表我不知道那是你说的,也不代表我弄错了,这只是在照顾你的情绪和那些师兄的善意。但是,你不但对这些师兄没有一点感恩之心,反过来就反咬一口,顺着色鹿和吉祥八宝师兄的不靠谱的说法,说是好像我把你冤枉了,你是正知正见的。至于冤枉没冤枉,你们每个人拿出不同版本的5.22聊天记录,一对照就明白了。凡事都怕认真!就好像我之前有个骗子说我冤枉他,我让那骗子到法院去告我一样,可是他又不敢去告。

(三)、云升瑞臻师兄:去年,群里有一位出家人发红包,而且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博客专门讲过《日藏经》,讲不要接受出家人的钱财一文之后。因此,当时有人很善意的告诉我,说群里有出家人发红包,很多人在抢,我当时很善意的让别的师兄到群里说了一下,说不要抢出家人的红包,与此同时,我私底下和这位出家师父沟通了,说不要用您出家人的财物来发这些东西,根据《日藏经》,他们接受了这些,会有很严重的果报。就在我沟通这些事情的当下,让别的佛友提醒群友这件事情的当下,你不但没有纠正自己的错误看法,还在群里指责善意阻止你的师兄,并且不久你就独立弄了一个群,好像这个群是你自己的天下,你想怎么自由说什么就自由说什么。你曾经在你的群里说,想发红包就发红包,想抢红包就抢红包,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这种行为,是不是很孩子气呢?人家说的是出家人的红包不能抢,可能因为这位小师父比较年轻,不懂得这些,我们善意也提醒了这位小师父。在严重的因果面前,你觉得这是你赌气的事情吗?如果你喜欢要出家人发的红包,改天我找那个出家师父,给你发个几千块的大红包,好不好呢?你敢不敢要呢?所以,我说你好多事情,胡搅蛮缠的很严重。你有没有想过,你的说法和想法,以及你的做法,会把很大一部分人影响到一个很严重的果报里面去呢?比如,你觉得当时阻止你的人让你不高兴了,可是你知不知道别人阻止的是什么人?阻止的是什么事呢?我当时不说你,不代表我当时不知道,但是今天就公开说说,也算是对你的一个警示。你对我的私怨,不需要使用到这些地方,这会害人害己不浅。

(四)、云升瑞臻师兄:您和我的初识,是因为你两年前第一次到博客留言,说了非常不当的言辞,我驳斥了你。如果您能做到不妄语,并且能够精确记忆你当时的言论,你也可以发出来,供大家探讨,看看我说你对不对?至此以后,你的所有行为,不是冲着我的观点和看法来的,完全是冲着一种寻找报复机会和报复快感来的,我说的是不是,你要摸着良心好好想想。

(五)、你们私下聊什么,那是你们的自由空间,是你们小团伙的隐私,我也管不着,哪怕你们聊杀人放火,我也管不着。但是,这个杀人放火的事情,和你们杀人放火的计划,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我就不会管,如果给我知道了,这就是我的因缘,这就是我的责任,我就要有所阻拦或者有所行动。烧纸钱也罢,还寿生也罢,骂那个伪上师也罢,都是一回事。不是说谁招惹我了,给我点火了,我忍不住了,给谁挑拨了,而是我遇到了,这就是我的事情,就是我的责任,遇不到,那和我无关。

(六)、云升瑞臻师兄:你经常喜欢讲一些《金刚经》的无相空性,我想,《金刚经》是一部好经典,所讲的道理也都很究竟。但是问题是,我就很奇怪,你连生灭法的这些道理,都没有弄的明白,而寂灭法的无相空性,你又是如何通达的呢?学前班的佛理,幼儿园的佛理,你都没有搞明白,要你开口讲一讲,你都讲不出个四五六,为什么大学阶段的学问,你却经常挂在口上没完没了呢?我可以今天明确说一下,一个通达空性的人,一个通达寂灭法的人,必定通达生灭法的全部学问,因为证悟的境界,都是由浅入深的,浅薄的境界都不通达,深入的境界却经常挂在嘴上,是不是有点不靠谱呢?所以,空性这个东西,讲错了地方,害人害己,这是之前我一直强调的。比如,就依照你所说的,无有四相的前提下,烧个纸钱不是个什么事!这是你的观点吧?你可不要又赖账不承认!如果说无相的前提下,烧纸不是个事,那么,一切因果都不是事,杀人放火都不是事,这就是这个逻辑。空性不是佛理不明的时候的遮羞布,这是之前博文一再说过的,这不仅仅是针对你,也针对所有将空性使用到不合理地方的大德。



==============
造地藏菩萨像感应
==============

蓝熊师兄:师兄,我昨天自己包捐了一整尊地藏王菩萨像,昨天刚给厂家下单,供奉的寺庙刚定下来。然后晚上就做了一个梦,梦到阎王派出几个阴差抓人,一大伙人被抓走了,还抓走一个很小的小孩,我看到后有点生气,告诉阴差:“你们把我也抓走吧!”,没想到那两个阴差对我恭恭敬敬说:“我们哪敢抓您啊!”然后阴差们就走了。师兄,真的好神奇啊,地藏王菩萨像还没造出来,只是刚下单而已。

吉祥果:所以我就说,我劝大家把有限的财力,多用在造塔造像,供养三宝上面,也比那个烧纸钱还寿生重要。可是,为了说明这个道理,四处得罪人,得罪鬼,事情弄到今天,有些师兄还在背后嘀嘀咕咕,弄得好像我要大家修这些功德是没啥用处的,反而把那个烧纸钱都吹上天了。闹到最近这几天,闹得大家还都不开心,闹得好像我也成了个无聊的人,好像我在给大家找不痛快,好像我不会为人处世,不会八面玲珑,不会四处舔菊,不会去吹捧人家纸钱帮的帮主。好多事情,要到将来诸君往生佛国净土了,或者到了阴间,回头再来看今天,诸君先不要着急下定论嘛。我就说,你有那个三五百,三五千,捐出去造像,造塔,那是多大的利益啊,偏偏不喜欢做,就要痴迷烧纸钱。我还能说什么呢?


---------------地藏菩萨


台州陈健,为父母造地藏像,自身延寿四十年
  台州陈健,素来品行端正,孝顺超过同辈,建立房舍孝养父母,并发心为父母造了地藏、观音二位菩萨像,各高三尺。到了乾德四年,他身患小病,忽然昏死过去,父母啼哭,两个时辰后才苏醒,礼拜父母,并说:“刚才昏死后,别离父母,没有完成孝养父母的心愿,忽然到了阎王厅前,见到我所造的二位菩萨像,站立在大厅中,阎王向其问讯;见到我进来,阎王牵着我的手,二位菩萨像扶持两胁而登上大厅中央,发出和雅的声音说:‘这位施主至孝未了,请大王放还人间。’阎王对像说:‘他寿命福业已尽,但他父母命长。’像回答说:‘寿命无定,随缘改转,这位施主修福业,为什么不放他回去?’阎王检阅一卷书,念道:‘若人至孝造像画像者,其寿命长远!可以延长你的寿命四十年,其中二十年尽孝,二十年受孝子报。’有一位绿衣大臣,打开一本书,对阎王说:‘陈健的寿命只有十年,将受谁的孝顺?’阎王说:‘法-王无二言,必须延长他的寿命。’我听到这句话就醒来了。”后来听到此事的人,都感叹不曾有过。(出自《卍新纂续藏经》之《地藏菩萨像灵验记》) 



童子以指甲,画地藏菩萨像,延寿感应: 
  宋朝,开宝寺的释惠温,有一位侍奉他的童子,不知姓名,十四岁那年,有个看相的人叫健真,见到这个童子说:“这个孩子,寿命最短,残余的寿命只剩一个月而已。”惠温法师听了健真的说法,就让童子回到他亲人的家里;当时降下大雨,来往道路不通,就投宿在一位画师家里,童子看到画师正在绘画地藏菩萨像,就自己以手指甲,也学着画像在墙壁上,天晴雨尽然后回家;一个月后,还回到开宝寺,惠温法师非常欢喜,自语说:“健真说的是空话!”立即请健真,来见童子,健真看后说:“这个孩子延长寿命,将活到五十岁,实在不明白原因!”童子自己说:“我以指甲画地藏菩萨像,当天晚上梦见有一位出家僧,和我同卧并互相言谈,对我说:‘你五十!你五十!’如此再三高呼,除此外,我没有做其余的善事。”法师和健真,都感叹说:“圣力不可思议啊!”后来童子出家具戒,就是惠藏法师。(出自《卍新纂续藏经》之《地藏菩萨像灵验记》) 





因杀人堕地狱六劫,常难产死,丈夫为造地藏像,因此永脱恶道,不受女身
后周的尚书伯悦,信奉三宝,他的妻子难产死了,他为她修追福,造了等身地藏菩萨像,设斋僧法会,竭诚礼供菩萨。不久,他梦见妻子,衣裳鲜洁,对伯悦说:“我多世以前,为人妻而不生子,丈夫常叹无儿,我便教他娶妾,不久小妾怀孕,丈夫爱敬小妾,我生了恶念,扮作亲友的样子,以好食和毒药杀其母子,因此恶业,我堕落无间地狱六劫,然后投生人间,于五十七世中,皆难产而死,世世常以你为丈夫,受此大苦,现在你为我造圣像修追善福,因此恶业已经灭除,我当生忉利天,威德光明远胜以前,你升天后,我将做你的配偶,此后我将永不受女身;彼天中善法堂,至每月二十四日,一三千世界化身地藏菩萨,无量无边,集会其中,遍满无忧树下,说法利益众生,都是金色僧人的样子;他们有段时间为我说法,告诉我说:“你们夫妇造像,如法修行,得脱苦趣。”因为在天上,故生善心,不起邪心。’伯悦醒来后,真是觉得悲喜交集。(出自
《卍新纂续藏经》之《地藏菩萨像灵验记》)


67、简州金水县,刘侍郎,捡拾地藏菩萨像,被挽救,死而复生
  唐朝,简州金水县,刘侍郎,因缘故去邻居家,途中捡到一根锡杖,见锡杖头部刻有像,不知是什么像,拿回来插在墙壁中,多年想不起来所放置的东西。后来他遭遇疾病死去,心胸还有些微温暖,家属没有埋葬,经过一天两夜,居然死而复生,流泪不止,悔过自责,投身地上礼拜。家人问:“主人为什么这样?”回答说:“我刚死的时候,两位骑马的冥官,一前一后,将我驱赶到阎罗王的厅堂,怒视并呵斥我。当时有一位沙门,形貌丑陋鄙劣,来到厅前。阎罗王见到很恭敬,从座位上下来,跪下对沙门说:‘大士什么因缘来这这里?’沙门说:‘你所召来的侍郎,是我多年来的施主啊,今天想要救他。’阎罗王说:‘业报既然决定,这事让我怎么办呢?’沙门说:‘我以前在忉利天上,受释迦如来嘱托,能救定业众生,怎么能舍弃侍郎呢?’阎罗王说:‘大士志愿,坚固不动,如金刚山;我必定放他回人间!’沙门听了很欢喜,牵着侍郎的手带回到生路来。辞别的时候,侍郎问沙门说:‘不知您是什么人啊?’沙门回答:‘我是地藏菩萨,你以前活着的时候,路途中见到我的像,捡回来放置在墙壁中。你能回忆起来不再忘记吗?’这么说完,忽然就不见了!”既然见到这样殊胜的利益,回忆过去怠慢菩萨像的过失,连连自责不已;听到的人赞叹奇异,去看墙壁,果然有锡杖,头上有像,于是努力在像上加刻色彩。此像高五寸,放光明,安置在家里,将房舍改为精舍,取名叫做“地藏院”。(出自
《卍新纂续藏经》之《地藏菩萨像灵验记》


---------------药师佛


59、温州司马家室亲属一日之中造药师像七躯“延寿感应”
温州司马,病了很久而死去,亲属奴婢,集会在家中哭泣。死后第一天,亲属知识,至心归依药师如来,请求除去他的病应,当天就造了药师佛像七尊,并且如法供养。到第二天,他死而复生说:“我离开家的时候,被三个冥官绑去,过幽闇路,无人伴随,到了一个城中,见到有高座,有戴着王冠的神坐在上面,前面有数千人,都戴着枷锁。我问使者那个神是谁?回答说是琰魔王。当时炎魔王召问我:你有作过善事吗?我回答说:我的志向还没完成,就早死了。炎魔王说:你的恶业无量无边,定不可免脱地狱苦报。正在说话的时候,有奇异的光明,照在我的身上,炎魔王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告诉我说,你的亲属奴婢,造了七尊佛像,你因此得以延长寿命,你可以早些回到人间。以这样的因缘,我才得以死而复生啊”。(出自《三宝感应要略录》)


60、夏侯均造药师佛像,免罪延寿
夏侯均,是勇州人,于显庆二年,他受重病经四十余天,昏乱闷绝而死。冥中知道自己被发配作牛身,于是祈祷说:‘我三度于阴师处受佛戒,兼受持《药师经》,自造药师佛像,自省无过,为什么遣我作牛身受苦?’当时他已被发配磨坊,经二十四天为牛做苦使,后来,冥府勘验他说的受戒造像等事,是真实不虚的,因此免罪,回到阳间,醒来后说这件事给大家听。(出自《三宝感应要略录》)


61、为儿子造药师形像,儿子得五十年寿 
以前印度有个婆罗门,富贵而没有儿子。于是祈请大自在天,妻子怀孕,九月满足生男子,色貌端正,众人爱敬。当时有一个尼干善于占卜,看相后不愉快的说:‘此儿有众相,不足以继承家业,只剩下两年寿命。’父母听后非常忧愁烦恼,如中毒箭。当时有过去的亲友中,有出家做沙门的一个人,洞达奥秘,就问他们因缘,婆罗门告知前情。沙门说:‘你应当依药师七佛法,造药师如来佛像,如法供养,可以有所利益。’婆罗门听从所教,就在白月初一斋日,如法式供养,不久就做梦,梦见穿着异服戴着赤冠的冥间使者,乘一匹青马,捧了信札来对他说:“你依照药师七佛法,造佛像供养,你的儿子可以延寿五十年。’后来,事情果然如梦中所言验证。(出自《三宝感应要略录》)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