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ga师地论》还是《yuqie师地论》?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8-03-03 23:04:30

《yoga师地论》还是《yuqie师地论》?
南怀瑾:为什么叫瑜伽师呢?我们晓得印度的瑜伽(yoga),瑜伽在密宗的翻译是加一个王字旁,念ga,yoga。所以学瑜伽的人来跟我讲,我就笑了,我说:“你们印度那里有瑜伽?” “有啊。”就表演身体,倒立莲啊、孔雀式啊,这是身体的瑜伽。印度的身瑜伽部分最后已经变成密宗的金刚亥母的四十多套拳,打坐时打拳的,已经将其精华吸收了,留下的音声瑜伽是咒语,心瑜伽没有了。心瑜伽是心地法门,只有中国的《瑜伽师地论》,这是真正印度的宗教。心瑜伽现在翻译为人字旁的“伽”,不念ga,念qie,瑜伽(yuqie)。瑜伽是指修瑜伽成就的人,即瑜伽的大师们。所以有人说念瑜伽(yuqie)错了,其实是他错了,错的一塌糊涂。瑜伽师就是修炼瑜伽的人成功了,就是中国讲修道得了道的人,就是有道之士,即瑜伽师,所以这本书叫瑜伽师。要想取得成就的,就称为瑜伽师。 ------南怀瑾瑜伽师地论讲录

吉祥果:(一)、不客气的说,南先生将《瑜伽师地论》中的“瑜伽”的发音念yuqie还真的是错的!虽然南先生认为念英文“yoga”是错的,而实际梵音瑜伽这么念就是对的!在唐音里面,无论是“伽",还是“珈”,还是“迦”,就是念“ga”。这不仅仅是英语发音的问题,不仅仅是河洛语发音的问题,而是梵音本来如此。(二)、南先生将密宗“yoga”的三密相应中的“身瑜伽”认为是现在的金刚亥母拳法,认为可以念yoga,将“口瑜伽”认为是咒语,也可以念yoga,唯独到了“心瑜伽”认为不可以念“yoga”,这本身就是南先生的见解有问题的!!因为三密相应,身口意三密,本来就是一体的,身口意一体,所以,身、口瑜伽的“yoga”念法,和意瑜伽的“yoga”念法,是一个发音,根本没有差异。历史上也没有印度、藏地、汉地的任何翻译大家提出过身口意三密中的“意瑜伽”的yoga念法和其他两种念法不同。南先生这一段文字,只有他自己见解的坚持,却没有任何语言学知识的论证,也没有任何对身口意三密一体有所异议的论证,因此,这是靠不住的!所以,瑜伽的“yoga”发音,根本不是单人旁、斜王旁的差别问题,更不是三密发音“瑜伽”各有差别的问题,心瑜伽,和口瑜伽,和身瑜伽,是三密一体的,不是割裂理解的,不仅仅修法上不能割裂理解,名相上的发音也不能割裂理解。(三)、瑜伽的“yuqie”发音,是汉语的秦音唐音之语音胡化之后的结果,本身这个发音就扭曲了唐音,这根本就不是南先生说的“现在翻译”念yuqie。那不是以现代汉语发音为准的,那是以唐音发音为标准的,是以梵语为蓝本的,南先生的这个说法本身就不可靠。(四)、印欧语系的都将“瑜伽”念“yoga”,不仅仅是英语,其他欧洲语种发音也大体如此!还有,过去汉地秦音唐音的瑜伽发音也是“yoga”,还有,西藏藏语里面“瑜伽”也念“yoga”,相信很多经常阅读藏密法本的人对“约嘎”二字并不陌生!还有,日语继承了秦音和唐音,也念瑜伽为“yoga”,因此,南先生的对“yuqie”这个发音的坚持,只能说明南先生坚持的是“胡化”以后的汉音,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谓普通话的汉语语音,而这个发音,和梵语的本来发音毫无关系。所以,南先生认为是别人错了,这确实是南先生毫无证据的认定,反之,别人指正南先生的错误,却拥有大量语言学的证据。因此,到底是谁错的一塌糊涂,恐怕不一定是南先生自以为是的那样吧?

关于南先生争议的瑜伽的“伽”字,它是不是在唐音中念“嘎”,在梵音中念“嘎”,在藏语中念“嘎”,在英文中念“嘎”,在日语中念“嘎”,我们还可以有很多关于这个汉字发音的类比参考:比如,随便列举一例:藏音和梵音是比较接近的,藏传的四皈依,皈依僧宝一句,按照汉字写作“南摩僧伽呀”,藏音念作:那摩僧嘎呀!平时我们说的“僧伽sengqie”其正确发音就是“僧嘎”!在唐朝的时候,上述任何一个语言系统,其发音都是一样的,都是这个音!

博文写到这里,还有师兄给我提供资料,说佛陀十号之一的“薄伽梵bhagavan” 硬是要读成“薄且梵 boqiefan”,而实际的正确读法是“薄嘎梵”。而且,有的咒语里面翻译“薄伽梵”的发音更细腻,比如翻译为“巴嘎瓦地”或者“薄嘎瓦地”的。这些都证明唐音里面的“伽”字,正确的发音是“嘎”音。

所以,南先生自称应该念瑜伽为“yuqie”,却毫无任何语言学知识来证明其念法正确,这是不可信的。反之,反对这种念法而提倡按照唐音、梵音、藏音、英文发音念诵瑜伽为“约嘎、yoga”的发音,这才是经得起语言学考证的正确发音。南先生毫无语言学的考证证据,就去随意指正别人念yoga是错的,这是南先生在这一点上的知识缺漏和不谨慎处。


请教师兄一个疑问,五明佛学院大幻化网坛城里有供奉苯教佛堂里的三位苯教祖师,这可以看着是是为度化外道的一种方便,但是当我们在转绕坛城的时候,是对自己设遮止,认为自己转绕的是坛城与佛菩萨,而不是苯教祖师,否则顶礼皈依坛城里的外道祖师,会失去皈依戒吗?
回答:我的回答就是“呵呵”!现在我们看到的藏密,本身就是佛教密宗杂合了印度教和苯教的产物,因此,佛教徒从里面把属于佛教的部分择出来学习,是不容易的。藏传密宗过去很多宗派的很多仪轨中,杂合有苯教的大量修法,这是生根活佛在开示中自己亲自讲的,白纸黑字,这不是我吉祥果讲的,不然别人又说我们对藏密传承的清净性有看法,请注意,这不是我的看法,这是来自藏密内部的看法!而且生根活佛还说过去这种吸收苯教修法进入佛教修法仪轨的现象在西藏各个教派都有,并且还非常普遍。所以,现在藏传密宗的里面,哪些是佛法,哪些不是,哪些是苯教的东西,哪些是印度教的东西,现在甄别起来,并不容易。至于印度教混入藏传密教的部分,大部分都属于现在严重争议的法门,恐怕污染耳目,我们这里就不说了。因此,学习藏密,如果想甄别清楚有些东西,恐怕并不容易。一部《楞严经》将其照的清清楚楚,可是现在那些被吹捧成佛菩萨转世的活佛活菩萨根本不承认《楞严经》反对的那些教法不符合佛法,几乎每一个传承都认为那些争议部分的是清净佛法,所以,你和他们争,是争不明白的!只能各安天命吧!把今日藏传密宗形成的历史源流搞清楚,你才会对今日藏密有一个清楚的认知。还是我过去的那个观点,藏密主流还是佛法,但是里面确实杂合了太多非佛教的东西,这些东西主要来源于自苯教和印度教。因此,我们今天看到的藏密,本质上是佛教密宗、印度教、苯教的混血儿。无论你相信这个结论,或者不相信这个结论,事实都如此!五明学院的做法,只不过对这一结论增加了一个证据,而且,五明的做法并不是藏地唯一的,这在生根活佛的文字中,已经有证明。

我提请诸位思考一个问题,唐密和藏密几乎在前后时间相差不大的唐王朝时期分别传入汉地和吐蕃,而为什么汉地唐密和藏地藏密,存在那么巨大的差异???同一个时代传入西藏和汉地的密法,最后为什么差异那么大?开元三大士所传密法,和莲花生大师所传密法,为什么差异那么大?如果当时传法的时代前后不同,倒也罢了,问题是,时代几乎是相同的,印度密法当时几乎处于同一个时代,为什么到了藏地和汉地,如此不同?想清楚这个问题,你就会知道,是不是某些地域的密法,是加了料的,添了东西的。诚如上文生根活佛所说,苯教内容就是添加进来的内容之一!再比如,你们听说过唐密要吃肉修无上密的吗?听说过唐密要找个空行母搞双修的吗?因此,今日学习藏密,没有一双甄别的眼睛,是不行的!

佛教尊重各个地方的神祇,从这个角度来说,和其他宗教的神祇互相善处,是正确的。可是将苯教的神祇安置到佛教的坛城,是不是合乎佛教规制,我们确实难以置评,还是让密宗的师父们去评价吧!另外,你说适合,或者说不适合,还会得罪苯教的神祇,所以,何必呢?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