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观经》总说:上报四重恩01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8-01-20 11:50:50

《心地观经》总说:上报四重恩01
《心地观经》之报恩品,总体篇幅比较长,我们如果逐字逐句的解释,可能会使用很多篇幅和时间,因此,我尽可能提纲挈领的做简要的概括和讲解,既不失去其重点部分的重要意义,又不讲解的过于繁琐;因为关于四重恩的大意,大部分人已经非常清楚,所以,别人已经讲过的,我们就不再重复,别人讲的不多的,遗漏的,角度不同的,我多讲一点。所讲义趣之中,我所缺漏而他人俱全者,请从他人处学习,他人缺漏而我所俱全者,请从我这里吸收。互相取长补短吧。
====================
总说四重恩:
====================

世间之人,有种种苦难,有种种不如意,有种种坎坷遭遇者,除定业难转之宿业因缘之外,其余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不知道有四种恩德,不知道报答四重恩德,甚至悖逆伤害四重恩德福田,故而导致种种祸患。反之,世间事业家庭兴盛,事事如意者,除宿业福德外,大部分原因,是因为知道四重恩德,知晓报答四重恩德。

先说报父母恩,很多人做过观察:但凡是事业做得很大的人,大部分都是孝子,对父母很孝顺,至于少部分忤逆不孝的事业发达者,也仅仅只是宿福没有享受完毕,这种人的事业,是不可能持续长久的,因为他失去了父母福田所生福德的持续支持,就好像断了油料的车子,是根本不能开的很长久的。所以,对父母孝顺的人,事业更加兴旺长久,大家也可以去观察。再说报众生恩:很多企业做的很大的这些成功人士,他们都解决了大量民众的就业,甚至这些老板都对员工非常的慈爱,非常的照顾,比如类似曹德旺一样的企业家也很多,我们现在媒体,过度宣传资本家对员工的剥削,这是不对的,比如,我们反过来换一个角度说,如果没有资本家来剥削你,证明你没有价值,更没有剩余价值,那你对社会是没用的人,所以,没有人会使用你;既然你是对社会有用的人,人家按劳付酬使用你,你指责人家是什么资本家剥削?那好嘛,你说人家是剥削,那么,不管是欧美,还是我国,一旦企业大面积倒闭,或者撤退,人家资本家倒是不剥削你了,你又说老百姓就业问题解决不了。所以,我们的媒体,很多时候,是严重的无良。作为一个企业家,人家解决大量人口的就业,这就是他最现实的“报众生恩”的方式,给大众工作挣钱的机会,这就是报众生恩。有些无知的社会人士,他认为应该无偿给予财产,这才算是报众生恩,他认为有偿的等价交换不算是报众生恩。可是,他肯定不知道“无偿接受布施会损福报,会导致多病折寿”的真理,所以,你就知道,企业家必须让你就业,让你有所付出,然后再支付给你报酬,这才是正确的做法。我们古时候赈济灾民,也采取以工代赈的方法,不让你白白得到,这都是非常科学的做法。当然,这些道理,不学佛的社会人士是不懂的,学佛刚入门的也不懂的。反之,我非常担心大家不劳而获,我非常担心未来人工智能在机器大生产时代,人类享受太多而付出太少,会严重损寿损福,这个以后专文再讲。所以,在现在这个具体的时代,企业家“报众生恩”的最好方式,就是他兴办产业让大家能够就业,能够按劳取酬,能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再接下来,就是报国主恩:大家想想看,那些企业家大量的给国家交税,有了这些税款,整个国家机器,才能维持正常运转,是不是这样?所以,这也是企业家报国主恩;这些企业家通过经济活动,提升整个国家的经济水平,经济水平的提高,又和国民生活水平提高有关系,所以,这又是辗转循环的报众生恩,又报答国主恩,又报答众生恩。最后说报答三宝恩:再看比如李嘉诚、曹德旺,很多很多的成功人士,大部分都是佛弟子,或者有佛教的智慧理念,或者不一定是佛教徒身份,但是以佛教的智慧示现给大家看,秀给大家看,比如他们秀给大家看“布施”的重要性,秀给大家看社会责任,秀给大家看他们在学佛,这就是一种表法,也就是我们前面说的,法布施,这是一种很好很究竟的报恩方式,身教胜于言教,所以直接示范给大家看,用这种方式,也是报答三宝恩。

综上,当你整体上去观察那些社会上的成功人士的时候,你会发现,他要不然在四重恩之中,全部都有很好的报答,要不然就是至少他有或一或二或三的报答,一定就是这样子。也就是说,四重恩之中,能够报答其中一种恩德的人,都是了不起的人,何况四种恩德全部报答的人,又怎么不会是成功人士呢?我们从上面企业家的的行为,已经分析了四重恩和成功人士的必然联系。这些社会现象,大家可以去观察,去分析。

在《心地观经》报恩品这一品经文里面,先讲报答父母恩,次讲报答众生恩,次讲报答国主恩,次讲报答三宝恩:其中,佛之所以先讲父母恩,是因为若无父母生养成人,不但父母恩无从知晓,其他三种恩德我们亦根本无从知晓,乃至所谓法身慧命,若无父母给予此色身,我等也无法实现借假修真去听闻佛法,去皈依三宝和善知识,去实修佛法,去滋养法身慧命;是故,先有色身,才能实现报答四恩,而色身又因父母生养给予,是故,四恩之中,以父母恩为导首。次讲众生恩,如经文所言,一切众生轮转五道经百千劫,于多生中互为父母,,,昔生生中有大恩故,犹如现在父母之恩等无差别。因此,“众生恩”实质上也是从父母恩“衍生”而出,所以,一切众生实际都是父母。众生恩可以和父母恩做平等观。次讲国主恩,国主者,虽出于众生而统理于众生,以国主福德力故,涵养化育万民,从此而言,国主恩也是众生恩一种,而众生恩又等同父母恩,是故,国主亦有父母恩义;我国古代仁王圣主,乃至辅政大臣,每以自身为“君父、父母官”相称,以老百姓为“子民”相称,也就是说,即便是古代皇权时代,君主也应该爱护老百姓要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这是讲真正的有德善王,对待百姓就是这个样子。次讲三宝恩,即佛法僧三宝之恩德也。由此次第观察,佛宣讲四恩,从福德大小而言,是先从福德较小,次第宣说至福德最大最圆满者,亦从世间福田,次第最终宣说至出世间最圆满福田。是故,四恩之中,以父母恩为最初出生处,以三宝恩为终极圆满处。

总括该品经文,众生恩的篇幅较小,其余三恩之段落,篇幅均较大;或因众生恩出于父母恩,无需重复赘述故,佛欲令行者以对待父母一样对待一切众生故,故而无需再做重复,故而篇幅较小。因此,报众生恩一节,看似篇幅较小,实则不小。

复次,诸位仁者众所周知,《地藏经》提及眷属之间修福,父母眷属沾福的比例大约是七分之一,这个《地藏经》有明确的依据。那么,《心地观经》这里面,提及父母恩的时候,没有去讲父母沾福的比例,但是我们依靠《地藏经》可以确定,那个沾福比例是七分之一。可是,非常令人不太注意的一个重点是:《心地观经》提及“国主恩”的时候,曾经提及国土众生修福,国主沾福七分之二的明确圣言量依据;从这里,我们就知道,国主对国民的恩德,国主对国民的付出,从国民负欠国主来看,是超过负欠父母的,单纯从负欠比例上看,国主对每一个国民的恩德,绝对也不亚于父母,这个是需要大家特别注意的。因为我们从“负欠对方越多,自己流失福德给对方越多”的自然原理,就可以知道,我们国民负欠国主的是很多的,绝对不亚于负欠父母,国主恩不亚于父母恩,这个观点,我们依靠《心地观经》的依据提出来。

复次,在报答四重恩的方法上,《心地观经》采用的有一般的报恩方案,也采取有特别的终极方案。比如说,其中讲到报父母恩,提及财物供养,报国主恩,提及“敬辅仁王”,但是在最终,又提及终极的“报恩方法”,即:以真实法施一有情,令发无上大菩提心,是人当得证菩提时,广度众生无有穷尽,绍三宝种使不断绝,以是因缘名为报恩。也就是说,终极的报恩方式,其实是“法布施、法供养”,而且是以无所得心,供养布施无上乘真实佛法于众生,普令众生发菩提心,得菩提道。这才是究竟报恩。这种报恩思想,在《未曾有因缘经》中,也是如此认为,譬如该经云:唯有一事,能报佛恩。何谓为一?常以慈心,以其所解,一切善法,展转开化,乃至一人,令其信心成就智慧;展转教化,无有穷尽,譬如一灯燃无量灯,如是行者,乃名为报师徒重恩。因此,行法布施去利益四种恩德福田,这是非常重要,非常根本,非常彻底,非常圆满的报答四重恩的方式。法布施是最终极圆满的报答四重恩的方式,这不但在《心地观经》中如此认为,而且,其他经典中也有类似讲解:譬如《不思议菩萨所问光经》认为“ 饮食及宝,未足能报父母恩,引导令向正法,便为报二亲。又譬如《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云:如何报父母恩?若父母无信心者,令住正信;若无戒者,令持禁戒;若性悭者,令行惠施;无智慧者,令起智慧。子能如是于父母处,劝喻策励,令安住者,方曰报恩!所以,法布施,不但是报答父母恩,报答三宝恩的方式,也是报答众生恩,报答国主恩的重要方式。整个上报四重恩,最核心最根本的方法,就是法布施、法供养。当然,我们说到这些,一些行者可能就会生起邪见,认为以后就不必要供养父母财物了,只对父母说佛法,如果你这样认为,则这又是一种邪见,我们很多佛弟子,常常就是“非此即彼”,不能圆润理解这些义理。

复次,《心地观经》报恩品,是以五百长者畏惧不喜苦行音声、不乐大乘菩萨行、邪见误解报恩之义,由此因缘而发起的说法因缘。他们五百长者误以为报恩的方式应该是:退转屈就二乘道果,断除生死之因趋向涅槃”,而佛是为了扭转他们这种退转之心,扭转这种邪见,扭转他们这种小乘自利之心,扭转这种不正确的报恩思想,然后,佛陀接下来才详细解说了四重恩的因缘以及报答四重恩的正确方法。等等,大家发现,讲到这里,有的仁者就奇怪了,五百长者不乐大乘菩萨行,不乐苦行,想要退转二乘,这对于大乘菩萨来说,当然是错误的思想,很显然是退转菩提心的行为,是大乘退转小乘的行为,是怕吃苦的行为,这显然是错误的。可是,五百长者也提倡“断生死因,趋向涅槃”,这应该是正确的呀?这怎么也会是错误的见解呢?其实,这里确实在理解上,是一个难点,这里的说法,是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正确的,其实有很大的误解。须知,断除生死而趋向涅槃,这是二乘人的邪见,这个不容易理解,真正的唯一佛乘的究竟正见是“生死即涅槃,烦恼即菩提”,生死无需断除,涅槃无需趋向,当下生死即是当下涅槃,这种见地,二乘人无法理解,在他们那里,他们就认为必须断除了生死之后,才会有涅槃,所以,在《心地观经》中,五百长者的知见就认为要“断除生死而趋向涅槃”,因此,这个说法,从究竟的见地来看,是错误的。听起来,似乎都是在谈生死和涅槃的问题,但是那个见地完全不同,不是一回事,彻底不同。这个比较难理解,我们先说到这里,暂时搁置,等待契合根器的人自己来体悟。因为绝大多数人,理解不了,也不必强行理解,知道这回事,就可以了。其实,这种惧怕吃苦、惧怕生死轮回、希望自己离苦得乐永住涅槃的思想,在佛教的净土宗的一部分行者身上,有非常明显的印记,这个印记的思想核心就是:我往生了极乐净土以后,永远永远再也不回来了,再也不到娑婆世界来了,因为这里太苦了,我要永远在极乐世界享受安乐。其实,这就是前面那种思想最明显的、最能为大家触摸到的一种体现。事实上,去了极乐世界以后,发愿回来再修行,反而会修行更快,这个我们以前已经通过《维摩诘所说经》《无量寿经》证明过。《心地观经》五百长者的错误思想,在这里,还有一处错误,就是他们认为涅槃才是报恩!!!而佛如果真正的让自己安住于涅槃,是不转珐伦的,是不说法的,所以,五百长者认为涅槃才是报恩,从这个角度说,显然也是完全错误的。因此,佛才要纠正他们这种错误的认知。综上,也就是说,五百长者不知道“生死即涅槃”,这个认知五百长者没有,这是他们第一根本错误,第二错误,就是他们认为入涅槃不说法是报恩。这是第二错误。此外,还有前文提及的其他错误思想,这些都是明确的错误,希望大家能够识别。这些东西,平时读经读到这里,很容易囫囵吞枣就过去了,但是没有理解这些细微的义趣。


当然,这里就牵涉一个问题,大家还记得,我昨天博文讲“理疗介入因果”,我提出一些人在能力不够的时候,介入因果,要量力而为,我这么说,这是为了照顾一些小心人,小心行者,照顾没有发起大乘的行者,照顾他们暂时的利益,所以,说了那些权宜之计。但是从究竟的大乘的见解来看,那些说法不但是错误的,而且是邪见。你看,我们昨天刚刚才说的,我亲自说的,我今天就自己打自己嘴巴,我说自己昨天说的是邪见。大家以后要习惯我这种讲解方式,因为这种两面三刀、自我否定、自我矛盾的讲解方式,是正确的,这个讲法它也不是我发明的,而是佛的讲解方式,我和佛陀学来的。我们举个例子说:佛在《解深密经》里面说,六波罗蜜前后次第修行,应该前前为因、后后为果,这才是正确的修法,如果六波罗蜜前面的基础没有打好,后面的修行就是空中楼阁。这些大家可以去查阅《解深密经》的依据。可是,既然前面说了六波罗蜜的次第,紧接着,佛陀在《大般若经》中讲究竟空性的时候,就彻底推翻了六波罗蜜的说法,甚至斥责六波罗蜜是魔见,是邪见。大家看看,这很有意思,佛陀“自我否定”他自己所讲的教法。因此,讲究竟的般若空性的时候,它就破一切“有”,甚至连六波罗蜜都破,连三十二相都破,它用另一个义理来讲,这就是佛法知见的破立不同。讲小乘法的时候,有一个标准,到了大乘教法,又彻底摧毁并否定那个教法的知见,甚至自己斥责自己所讲的是邪见,比如神通使用的开许和遮止,在大小乘的要求就不一样。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一些见解之间,也互相有破有立:比如《优婆塞戒经》中一时赞叹三十二相代表佛陀三十二种果德,可是《金刚经》马上说三十二相见如来是邪道。这样看似矛盾的讲法,在佛陀的弘法过程中,经常发生。所以,大家要习惯佛经里面,这种看似矛盾,看似自我否定的讲法方式。也希望大家要习惯我经常“自我否定、变化无常”的讲法,因为角度不同,深浅不同,义趣不同,破立不同,所以,讲法之间,一定是经常看起来似乎是矛盾的,其实,却一点也不矛盾。我曾经说过,别说佛法的智慧,你就是学习了一点世间的哲学,你也知道,事物都是在矛盾中实现圆满统一的,因此,就算是哲学层面,也能够圆满融摄各种矛盾,何况圆满的佛法,岂能融摄不了各种虚幻的矛盾呢?所以,佛法中在局部看起来各种矛盾的讲法,都会在整体上获得圆满和统一。事物的矛盾和统一,如果很多佛友暂时无法在佛法层面理解,那么,我建议大家先从哲学层面理解,然后再趣入佛法,你就不会觉得这些矛盾是矛盾了。

因此,我们在前一篇博文,刚刚提倡大家量力而为,我今天马上就变脸了,马上就提倡大家要勇敢的去介入因果,勇敢的去利益大众,勇敢的去发起菩提心,勇敢的去修持大乘菩萨行,我马上就变脸了,前矛后盾,变了说法,而且也告诉大家这样变脸的逻辑和佛经依据,希望大家能够适应。譬如昨天那个理疗介入因果的事情,如果你要勇敢的往前走,发菩提心利益病人,你就不应该逃避,不应该回避,那么,你应该使用的正确的方法是,你需要先解决超度做理疗之医患双方的鬼神障碍,甚至可能还有一些魔障,具体使用的方法就是:或者超度,或者使用降伏一类的咒语能对治他们。你把诸魔鬼神障碍的这个问题解决好了,你就可以勇敢的介入进去,去利益患者。所以,我讲一些东西,偶尔也说几句大道理,但是不空谈太多的大道理,我一定有一个实用的方法,让你能够走下去,菩萨行能够持久的行持下去,是需要很多善巧智慧的,它不是说一发心就没事了,不是这样;它也不是天天嘴上说菩提心菩提心,但是遇到具体的事情就搞得一团糟,就不知道怎么下手,菩提心不是这样的,菩提心一定有许多智慧的方式,去处置行菩萨行的过程中,遇到的各种具体问题,菩提心绝对不是“眼高手低”的不知所措。

这是我们提及前面理疗医师介入患者因果,我们提及一些小乘自利的方式,今天我们又自我否定,又开始宣说大乘的利他,又否定我们前面说的东西。这也算是一个表演,一个作秀,一个故意的示现,我们把大小乘两种内涵的思想和做法,都秀给大家看。当然,很显然,最终你应该选择的是大乘的牺牲、付出的精神。不但利益患者是这样,我们今天要讲的《心地观经》也是这样,你没有利益大众的慈悲喜舍四无量心,没有菩提心,没有智慧,仅仅依靠小乘自利的思想,是无法完成“上报四重恩”的!所以,发起菩提心,修持大乘,自利利他,这是终极的归宿。这是我们今天讲到《心地观经》报答四重恩,我们又回小向大,倡导大家修行大乘。是这个意思。


吉祥果
2018.01.20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