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牛王财神经》发音问题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8-01-06 12:27:05

关于《牛王财神经》发音问题
(1)、阿谟伽三藏,应该念“阿谟嘎ga”三藏。伽字,唐音念嘎。
(2)、经中“薄伽梵”,应该念“薄嘎ga梵”,这个和一些咒语中“巴嘎瓦地”是同一个意思,同一个翻译。唐音中,伽字,念嘎音。
(3)、万事自在满足神咒中,唵an音,应该念嗡weng音。
(4)、万事自在满足神咒中,南摩履底伽qie   补瑟底伽qie,应该念“履底嘎ga   补瑟底嘎ga”。
(5)、 薄伽仙,念“薄嘎ga仙”。这还是唐音和现代汉语发音的差别,需要调整过来。

(6)、为了我们平时念诵方便,我将如下经文中的伽字,用嘎字代替,并按照上述发音规律,用能正确标注唐音的汉字发音,取代已经变异的发音。大家只需要按照如下调整后的经咒发音直接念诵即可。其实,包括《瑜伽师地论》之瑜伽,也应该念“约嘎”,也就是和今天英文发音的“yoga”是一回事,这都是唐音和今日汉语发音差异的问题。还有很多类似,不一一列举。

本来一般来说,如果仅仅只是念诵经典,即便古汉语和今日汉语发音有差异,也不必一定要做纠正,只要文义无误,经典的含义就不会错!就没有问题,不需要调整!可是,《牛王经》牵涉咒语发音,所以,我们略作调整,令更接近唐音一些。须知,这个发音调整,只是为了咒语念诵更接近正确发音,并没有篡改佛经的任何“经义”,也没有增减一字,也没有抄前着后、抄后着前,特此说明。

(7)、自五代十国及元明清以来,对汉语唐音的破坏,是非常严重的,这导致我国汉语言“形音义”出现了严重割裂,对汉文化的传承造成破坏,而且也给佛教徒学习经咒的正确发音,带来障碍。辛亥革命前后,孙中山曾经一度主张用粤语建立全国汉语统一发音,这是正确的主张,可是鉴于北方语言势力的问题,最终未能推行。建国以后,又以北京话为发音蓝本,建立了现在相对粗劣的汉语拼音体系,这个发音系统,不利于汉文化的传承。我个人非常主张以闽南语、粤语的发音来统一普通话的发音,而不是现在的这一套发音系统。书同文、车同轨的道理,我也明白,有利于中华民族内部的文化认同,有利于交流方便,但是,用北方粗劣的汉语语音系统,无法正确标示原本汉语发音,也无法传承自从商周秦汉唐以来,一脉相承的汉语发音系统。

(8)、据台湾学者考证:今日闽南语系统,是至少从商朝开始,以河洛语语音系统发展起来的“古河南话发音”,主要以商丘、安阳、东京洛阳周边地区,也就是以今日河南为核心的中原地区的汉语发音,而且它这个语音是至少自从商朝开始,这种发音一直延续至周秦汉唐,甚至至宋。而今日粤语发音系统,也是至少自从商朝开始就以河洛语音系统发展起来的“古陕西话发音”,也称秦音,它也是从商朝就开始发展起来的语言系统,一直延续至周秦汉唐,最终至宋。很有意思的是,这两个语言系统,类似于古汉语的两条腿,这两个发音极其相近,但是又不完全相同。比如今日,会说闽南语的,很容易听得懂粤语,很容易学习粤语,反之亦然。因为自从商朝开始,陕西关中是隶属于以河南为中心的商王朝的领地,到了西周,原本以河南为中心的商的领地,又归属于以陕西关中地区为中心的西周王朝,再然后,东周时期,陕西又成为以河南为政治中心的东周王朝的属地,接下来,秦统一六国,书同文,车同轨,又以陕西秦音为准;再接下来,西汉王朝,鼎定陕西,又是继承秦音,东汉王朝,又以河南为政治中心,就这样陆陆续续的,一直延续到隋唐,又搞东西两京制,,,,东西两京之间来往密切,当然语言基本是互通的,互相能听得懂才行。因此,自古以来,粤语和闽南语在历史上,就是两个互相交融的语音系统,故而,今日两个语音系统,仍然有非常高的重合度。而自从汉朝开始一直延续至隋唐最为鼎盛的佛经翻译事业,正是依靠这两个语音系统来建立的,因此,我们今天学习佛经咒语,需要尽可能参考唐音,而唐音,就是之前的秦音,或者之前的豫音,也就是今天的闽南语和粤语。这两个语音系统,它是从商朝就开始一脉相承至周秦汉唐,又一脉相承至今日闽粤地区的汉语言原本的语音系统,如果今日恢复这两个语音系统之中的任何一个,都会令汉语语言的正确发音得到恢复,而不在历史上产生中断,可以令汉文明不产生语言发音系统的中断。尤其是,无论对于佛教语言的学习,或者对于以汉语言为主的历史考古,对于古汉语系统的认知,都有极其重大的意义;还有,大家朗读唐诗宋词,经常讲到诗词歌赋的“押韵”问题,试想,你连汉语发音都错了,你还押韵?你能押什么韵?是故,发音的错误,还会导致中国古典文学的认知错误!!因此,我是主张以这两个语音系统,来恢复古汉语发音的,但是现实却已经如此。

可能大家觉得我说的有问题:既然说是两个语音系统,又说是一脉相承,岂不矛盾?首先,其根本上都是以河洛语发展起来的,而且,仅仅只是发音稍异,而汉字的形和义并无差别,完全属于同文同种,所以,我说是“一脉相承”。

(9)、上述两个语音系统的的逐步南移,还是由于历朝历代的战争,尤其是北方民族的南侵。甚至有的研究认为,自从秦王朝统一战争开始,一直到汉唐,一直到五代十国,一直到宋元时期,陕西和河南地区的居民都在逐步南移,其迁徙的目的地,还是以今日闽粤一带为主。因为彼时,中国南方远离了以河南和陕西为中心的国家政治中心,可以避免遭遇频繁的战乱屠杀。当然,现在比较公认的,导致以长安、洛阳为中西的上述两大语音系统在河南和陕西的最终消灭,是在元朝发生的,元朝的统治,导致这两个语音系统在原两京之地的彻底消亡。因此,最终,这两个语音系统,主要只保存在以福建台湾地区、广东和广西局部地区为主的南方地区。那么,唐以后的五代十国时期的混乱,乃至于一直到宋朝,这两个语音系统,都还并没有彻底在陕西和河南消失,一直到元,才彻底消失。所以,有学者认为,宋朝以后无XX,这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论据。当然,现在郭嘉一统,这些历史的老账,也不适合总去翻它了。

(10)、日本人说:中华的正统在日本!这是非常可怕的说法!我们的正斧要注意了,我们不能再到处去拆古建筑,不能再主张消灭粤语、闽南语,干这个事情,这是中断汉语言文化系统,这是亡国灭种的事情,比如,印度文明的消亡,就和其语言系统的消亡有直接关系!还有,我们不能再搞纹格去毁坏传统文化和古代建筑了,据说差一点连故宫都被拆了。至今,除了闽南语、粤语保存有古汉语发音之外,日语中也完整保存有古汉语发音,很多闽南语发音、粤语发音和日语一模一样!甚至韩语、越南语中,都保存有古汉语发音。我们郭嘉如果摧毁了我们自己一脉相承的汉语语音系统,而让日本保存下来这个语音系统,你说将来日本人如果继续说“中华正统在日本”,你会连反驳的理据都没有了!比如日本奈良的仿唐长安城的建筑,至今保存完好,可是我国西安,现在只能找到唐长安城遗址了!你自己摧毁了你自己的根,而人家却保存了一部分这个根,你这不是给人家口实吗?所以,我们很多无知无耻的文化学者和郑智掮客,最近二十多年来,到处主张消除粤语、闽南语,我觉得,这一类人的背景和身份,值得郭嘉深入调查,看看有没有通倭嫌疑!这是要损坏我国以汉语言为主体的文化根脉!郭嘉一定要警惕这种声音!而且,对粤语、闽南语、客家语的保护,要列上议事日程!保护这个语言系统,就是保护我们民族的根脉!保护其不中断!---------诸位想想看,这个语音系统的变迁,居然导致从宋以后至今,我们佛教徒连一千多年前的佛经发音,都念不准确了!这多可怕!那么,历史研究和考古呢?语音系统都中断了,你以后怎么去研究这些东西?

(11)、有学者为汉字简化行为和现行汉语拼音方案辩护,其理由是:汉字从甲骨文开始,到大篆,到小篆,到隶书,到楷书,一直都在简化!可是我反问:上述汉字的简化过程,并没有令汉字的形和象义发生根本改变,可是今日的简化汉字,大幅度的改变了汉字的形义,这是可以相提并论的吗?至于汉语拼音现行方案,我们上面已经说过了,它不是我们汉语原本的正统发音,它破坏了汉语系统一脉相承的传承。由于这种破坏,已经导致了很多现实问题,包括我们佛教徒无法正确读诵一千年前的佛经咒语,包括考古和历史研究人员,无法更精确的解读历史文献,虽然考古和历史专业的,有的会学习古汉语专业,但是这总不比不上在自然的语言环境中就拥有这种能力好!

(12)、不久前,看到西安有个小女孩参加一个音乐选秀节目,唱了一段摇滚风格的歌曲,然后,她对一众嘉宾说:“秦腔,就是秦朝的摇滚!”,诸位,你想想看,小女孩说的对吗?电视剧《大秦帝国》第一部,居然在秦穆公时期,出现了秦腔背景的音乐,你觉得可能吗?就算可能,它也是和今天粤语歌曲一样的发音才对,和今天的陕西话完全无关。很多西安的朋友可能看到我说这个,会很不开心,但是,我还是要说几句,西安的朋友们整天以自己是十三朝古都的后裔自称,你们真的是吗?恐怕不是,十三朝古都的后裔,主要在今天广东地区!今天的西安人,大部分是北方游牧民族和北方地区人口进入西安形成的,包括闫妮经常说“额滴神啊”一样的西安话,都是北方语言系统,也就是说,现在西安的朋友们,十三朝古都的历史和文化,真的和你们没有太直接的传承关系。西安的朋友们应该要创造新的“新西安历史”,重塑西安的“新盛唐时期”,这才是你们该做的,而不是整天躺在十三朝古都的文化遗产上自我安慰,这是不行的!那个遗产和你们在历史上关系不大!洛阳的朋友,最喜欢和西安的朋友争吵,说洛阳是是神都,是比西安还古老的古都,两个城市不断的争吵,可是现在的洛阳人、河南人,也和历史上的洛阳人、河南人关系不大,历史上的洛阳人和河南人在现在福建和台湾地区为主,因此,希望洛阳和河南的朋友们,也要奋发图强,创造新河南、新洛阳的历史。两座城市应该更多的展望未来!创造未来!

---------陕西西安,河南洛阳,经常被宣传为“历史文化名城”,这样的宣传和定义没有丝毫错误,可是很多人理解错了,这两座城市,主要在历史上是有文化的名城,这样理解才对!!因为这两座城市的文化,大部分迁徙到了闽粤地区,我们看了上述语音系统和人口的南迁,就明白了。所以,西安的洛阳的朋友们,开创未来才是更最重要的!

讲上面在这一段,估计西安和洛阳的朋友会喷我,不过无妨。



下文:经过调整的《佛说大如意宝珠轮牛王守护神咒经》发音:
大家直接按照下文念诵即可

佛说大如意宝珠轮牛王守护神咒经
阿谟嘎三藏 奉诏 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波罗捺鹿野园中,为阿若拘邻等五人,转四谛法轮。时会中有一天子,名曰牛王神,即从座起,曲躬合掌,顶礼佛足,而白佛言:

“世尊,我有随心自在万事满足神咒,可利益诸有情,唯愿世尊,哀愍听许,我今欲说此大神咒。”

尔时佛赞牛王神言:“善哉善哉,速可演说,我今欲闻。”

是时天子即说咒曰:

  悉底噜  悉底噜  伴惹伴惹   南摩  履底嘎  补瑟底嘎   阿毗遮  阿毗遮    真多摩尼    斯哇哈

薄嘎梵闻说神咒已,普观一切,为诸有情利益安乐故,而说偈言:

“世间诸众生 逼切诸贫苦
 随求资有福 施与诸众生
 令得无忧恼 术力胜诸兽
 哀愍诸众生 施与诸珍宝
 满足诸希求 齐等诸天众
 福力无等限”

薄嘎仙、毗吉那仙,以欢喜信乐心,奉献种种香华灯明、四事供养等,敬礼牛王神珠天,而说偈言:

“涂香华鬘及烧香 灯明饮食与钱帛
 奉献牛王神兽天 纳受悦预增势力
 威德神通遍诸色 成种种色诸财宝
 施与一切众生类 故我供养神兽天”

复次,牛王珠天白佛言:“世尊,若有诸善男子善女人,受持此经者,彼获几许福德聚?”

如是说已,佛告牛王珠:“受持此经典者,从初发心乃至成佛,身所有福德聚,是善男子善女人福德聚,与彼正等,当如是知。彼善男子善女人,从如来口生佛心之子。”

“若是善男子善女人所在方所,即为有佛施作佛事。是故若乐摧破魔军,利乐一切;是故汝等欲得一切如来真实慧者,应当一心读诵此经,能速成就一切福德。”

“又于题名,有五种灵验,何等为五?
第一,受持人能摧破魔军众;
第二,读诵人今世后世得福德无量;
第三,书写供养人今世后世得消灭无量亿劫所犯罪业至阿鼻拔致位;
第四,消除一切病苦,寿命延长;
第五,得此宝珠一阙之分,致供养读诵恭敬者,生生世世,转诸贫苦报,能令得秘藏无尽果。”

尔时佛说此神咒经已,一切众会,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备注:有师兄提问:既然伽都改成嘎了,唵改成嗡了,莎哈改成斯瓦哈了,不如把咒语全部梵音化,何必只改几个字?

回答:整个咒语,也就这几个字和梵音差别实在太大,而其他咒句的发音,却大体和梵音近似对应,因此,无需如此。还有,有师兄说我先前博文中注音使用的“伽qie”音,那个是我从网络上粘贴的版本,那不是我的注音,我马上删除原文中的那些注音。

 

 

提问:师兄,我查阅资料,发现您前文中说的现在的粤语(古秦音、唐音)也是河洛语的分支,好像现在都说河洛语就是闽南语,和粤语不是一个系统?
回答:你很细心!现在一般直接就认为闽南语是河洛语,但是,倒过来说,河洛语是不是仅仅只包括闽南语呢?现在谈到粤语的发源,一般公认的认为是发源于“中原雅言”。须知,以河南为核心的中原地区,是自从夏朝和商朝就开始建都的地域,而陕西关中地区从周朝才开始建都,晚于河南中原地区,因此,中原地区比较早的形成了官方统一语言,因为统一的政权内部要维持政令畅通,必须内部语言交通无碍;从这个逻辑上,我们可以确定河南地区比陕西关中地区更早的形成了统一的语言。因此,我个人认为,中原雅言是隶属于河洛语这个系统的,因此,发源于中原雅言的粤语,实质上就是河洛语的分支。所以,我个人认为,闽南语是河洛语,这个没错,可是,河洛语并不仅仅只是闽南语,粤语也是河洛语的一个分支。当然,这是我的个人看法,是我从历史的角度分析认知的,至于语言学家们怎么认识这个问题,我没有看到太多的资料。因此,我的这个说法,就当作是参考吧。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