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蓝理财几点谏言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7-10-21 18:58:03

伽蓝理财几点谏言
▆▆▆▆▆▆▆▆▆▆▆▆▆▆▆▆▆▆
1、三宝财物,莫与白衣共;建议分类管理。
有一天,有一条鱼请教佛:“慈悲的佛陀啊,我请教您,我能不能在水中长久的生存呢?佛回答说:“鱼儿啊,如你所愿,你可以在水中愉快的生活。”这时候,一只兔子听见了这些对话,它就自以为自己也可以在水中愉快的生存,于是,兔子就喜滋滋的“扑通”一声跳下水去了,结果,扑腾了几下,兔子就淹死了。兔子死了之后,魂神到了阴间,见了阎罗法王,兔子就对阎罗法王控告说:“那个佛陀是骗人的,他说可以在水中生存的,结果,我一跳下水去,就把我淹死了!”阎罗法王看着傻乎乎的兔子,又好气又好笑,就对它说:“佛说可以在水中生存,是对鱼说的,不是对你说的!佛有没有叫你的名字说,兔子,兔子,你可以在水中生存?佛有这样对你说过吗?”兔子回忆了一下,说:“佛陀确实不曾对我这样说过。”。

上面这个寓言,是我虚构的,这个道理听上去很简单,可是,实际上,如同上文所述这样的事情,在我们佛教界时常发生;我们身边如同兔子一样的师兄弟,到处都是。

比如说:《观经四帖疏》中记载,有一个比丘用僧衣换取一钵饮食,并以饮食供养佛,佛说自己不能受得起这个饮食;比丘就问佛,这个饮食佛不能受,何人能受?佛回答说:你的父母可以接受,因为有生养大恩,你的父母如果能够皈依三宝,他们可以接受。请注意,这个典故中,佛为说法的对象是“出家之比丘”,也就是说,父母生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做了比丘,这样的情况下,比丘的僧衣所换的饮食,这个比丘的父母可以接受的起。诸位必须注意,佛为说法的对象是比丘,可以享受饮食的对象,也是特指“该比丘之父母”。可是,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典故,本来有严整的表法意义的典故,却被很多知名不知名的大德宣传为“父母大恩,就是受用僧衣换取的饮食,都是受得起的,佛受不起的供养,父母都受得起!”,这样断章取义、忽略前提的孝道宣传,这样的误解,其实误导了很多人,也害了很多人,但是这些大德往往还自以为是,他们的最大错误是,他们忽视了典故中是特指“出家比丘的父母,可以受用该比丘用自己僧衣换取的饮食。”,而不是泛指随便哪个在家白衣的父母都可以受用得起这个饮食,可是,现在到处都在宣说这种邪见。于是乎,寺庙的饮食,本来斋僧的饮食,也就被一些在家白衣认为,就算我受不起,但是我父母受得起,真的就敢自己受用,或者拿给自己父母受用僧人的饮食。岂不知,《日藏经》早就说过,他人布施僧人的财物,僧人再转施给俗人,俗人接受受用,将会于无量劫中在地狱受极重大苦;因此,你要敢把僧人转施的财物自己受用或者转给自己父母受用,你和父母必然一起堕落。你自己不好好研究一下,佛典中那个典故中,人家特指的是什么身份的人,什么身份的父母,佛是为什么身份的人在说法?你就也胡乱去模仿对方?那么,你和上面说的那只兔子有什么区别?我说这些话,总是要得罪人的,但是得罪了也就得罪了,因为我不得罪这一部分人,就会有更多的人受害。佛为鱼说法,兔子不要全部照搬,佛为兔子说法,人类不要全部照搬,佛为出家人说法,在家人不要随便照搬。如果你照搬,搞错了,不仅仅害自己,也害父母。

现在这一类人,不但很多,而且这一类人还很狂,你善言相劝,对方是不听的,他们口口声声说,佛都说了父母可以接受,善导大师都说了父母可以接受,你一个无名鼠辈,却在这里创造一套“不合传统”的说法;其实,我也知道佛说了,我也知道善导大师说了,问题是,佛说的,善导大师说的,你真的看懂了吗?你保证没看错?你保证没理解错?

我还在很多寺庙,看到一些奇怪的现象,比如,寺庙举行“供斋”,按照传统的供斋,是“供佛斋僧”,居士信众发心做这个功德,就等于人家发心供养的对象是“佛和僧”,但是,有的寺庙斋僧的时候,师父就给很多居士打电话,让居士们也到寺庙接受供养,也去吃斋饭;这种做法,我就觉得莫名其妙了!!第一,你欺骗了做供养的信众,供斋,本身接受供养的福田只能是佛、僧,但是你将在家白衣弄去受供,这本身就不如法,这导致信众的信财没有播种到预定的福田。第二,斋僧的饮食,让白衣接受,会害了白衣,具体依据,请参考《日藏经》。虽然很多寺庙,因为供品太多,如果不处理好,就会浪费,但是,恐怕让居士来受供,这不是如法的处理方法;虽然我不是出家人,但是我向出家人提出这个异议。请思考。

我个人有一建议,即寺庙在接受供养的时候,应该对发心供养的信众说明白,将所有财物,分为两类来管理;一类财物属于供养三宝佛法僧的,按照具体项目,专款专用;还有一类财物,从信众供养的发心之初,就要对信众说明白,这一部分财物或者粮食,是专门供养护持寺庙的居士的,如果信众愿意供养居士,就指定供养居士;这一类财物,可以让护持寺庙的居士享用。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提供的一个务实的方案,这样做,既可以避免三宝财物被俗众误用,导致严重因果,同时又可以保证护持寺庙的居士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如果不做分类管理,如果不从供养者供养财物的发心之初就对财物分类,则后面很多事情 ,非常麻烦,麻烦到你根本无法挽回。这是我个人对寺庙财物管理的一个建议。

不久前,有师兄告诉我,说他们寺庙的僧人斋堂和居士斋堂,是分开的,我听了很高兴;但是,须知,佛寺管理,并非将僧俗斋堂分开这么简单,最根本的分开,是要在信众供养佛寺资财之时,既要将所供养资财,尊重施主意愿,进行分流导向,一部分对施主说明,获取其允许,将此部分财物用于供养护持佛寺的居士;还有一部分,则分门别类,遵施主意愿和佛寺承诺,分别用于三宝,或造像,或印经,或修佛寺,或修佛塔,或斋僧,,,,总令分毫不差,不得互相挪用、转用、互用分毫。若能如此为之,则万幸矣!至于为何不能挪用,互用,下文我将有详细叙述。

          宁以利刀自割身, 支节身分肌肤肉,
   所有信心舍施物, 俗人食者实为难。
   宁吞大赤热铁丸, 而使口中光焰出,
   所有众僧饮食具, 不应于外私自用。
   宁以大火若须弥, 以手捉持而自食,
   其有在家诸俗人, 不应辄食施僧食
   宁以利刀自屠脍, 身体皮膜而自啖,
   其有在家诸俗人, 不应受取僧杂食。
   宁以自身投于彼, 满室大火猛焰中,
   其有在家俗人辈, 不应坐卧僧床席。

   宁以火热炎铁锥, 拳手握持便焦烂,
   其有在家俗人等, 不应私用于僧物。
   宁以胜利好刀砧, 而自脔切其身肉,
   勿于出家清净人, 发起一念瞋恚心。

   宁以自手挑两眼, 捐弃投之掷于地,
   其有习行善法者, 不应怀忿瞋心视。
   宁以热铁鍱其身, 东西起动行坐卧,
   不应瞋忿心妒嫉, 而著众僧净施衣。

   宁饮灰汁碱卤水, 热沸烁口犹如火,
   不应怀贪毒恶心, 服食众僧净施药。”

----《大乘大方等日藏经》


有信心人,供养僧故,舍施华果,种种饮食,比丘得已,回施于我,我得便食。彼业因缘,于地狱中,经无量劫,

----《大乘大方等日藏经》


《佛说因缘僧护经》中说:有九种人常处阿鼻大地狱中:一者食众僧物。二者食供佛物。
 
《大般涅槃经》后分中所佛说:“若佛灭后,一切信心所施佛物,应用造佛形像,及造佛衣、七宝幡盖,买诸香油、宝花以供养佛。除供养佛,余不得用!用者,即犯盗佛物罪。”盗佛物罪的果报,就是在阿鼻地狱。

▆▆▆▆▆▆▆▆▆▆▆▆▆▆▆▆▆▆



二、专款专用、慎勿挪用、互用、转用,慎勿违背施主意愿和佛寺承诺而改变财物用途。

《法苑珠林》互用部第五:或施主本拟作释迦。改作弥陀。本作大品。改充涅槃。本作僧房。改供僧食。本施二众。改入一众。本拟十方回。入现前本。拟大众。回入别人。本拟众僧。回入白衣。皆违反施主。计钱多少满五成重。减五得兰故《四分律》云。许此处乃与彼处。皆犯罪也(轻重之罪量前施主)准此之文。检校佛像。有余彩色不得作菩萨圣僧等形。以师徒位别故。不得互用。乃可作余庄严具。还将供养佛不犯。若施主情通一铺佛像任意庄严。种种道俗凡圣形像。诸杂供养。名华草木。山池鸟兽。不局佛像者。通作无罪。故五百问事云。用佛彩色作鸟兽形得罪。除在佛前为供养。故不犯(数闻边方道俗。不闲戒律。虽有好心经营三宝。任己凡情互用三宝物。乃至齐上圣僧钱。或将自入。或入常住。或作佛像。或画壁上迦叶阿难等形。并不合用得罪。具如上受请篇说。问曰。今时斋上有佛钱。未审此钱入何等用。答曰。若施主本心定入造像。还如前互用文断。只得造佛不得别用。若如今时斋家。凡僧食后通出佛僧钱。知施主不别标局者。任将买香沽油造幡营造佛堂种种供佛。受用并得。但不得入经僧别人用。上来略述。并依经律文断。不是人情。若不依法反结无知不学之罪。自外不尽者。具如僧尼十卷律钞广说。故检校三宝。事重不轻。自非明解戒律。深信因果。谨慎用心。怖怕业道。常勤作意。不护人情。如是之人。始堪作纲维知事。自外不合作)

昔日,有施主供养佛寺一石条,发心拟用于佛寺大殿之台前石阶,主事僧亦诺其事;不久,寺庙粪厕建设,正当急需石条,主事僧便将石条挪用于粪厕;彼时,施主对主事僧数次抗议,欲还用于大殿,而寺僧强拒,仍用于粪厕。数年后,主事僧圆寂,又数月后,某日,佛寺正常课诵毕,忽有一僧,似被附体,言行异常,忽对大众作异言曰:“我是之前圆寂某僧,因生前做主,将大雄宝殿石条,挪用于粪厕之中,故而今日,我受罪报于粪尿地狱之中;今求堂上师兄,念及同门之谊,助我脱苦!”僧众即问:“当如何助汝?”答曰:“却须为我做一件事,以求挽回因果。”大众又问:“却须为做何事?”答曰:“请将我用于粪厕之石条,捡出清洗,极使令净,复还用于大殿石阶;若能帮助如此,我可少受粪尿地狱之苦,早脱地狱。”言毕,被附之僧忽然正常。寺僧于是便照做,将石条捡出洗净,还用于大殿石阶。又数日后,那僧再被附体,言之:“感恩众师兄帮助恢复石阶,又帮助忏悔,我今已脱地狱之苦,特来致谢;万望同门,于今以后,料理三宝财物,务必遵施者意愿以及佛寺许诺,甚莫随意更改,苦报如是耶!”------此一典故,我过去于善籍中曾阅读过,此时行文,只记得此文大意,却不记得出处,为明道理,只好先引用之。若有多闻博学之士,能为我指出出处,则十分感激。

诚如《法苑珠林》言:本许诺信众,拟定将善资用于造释迦佛像,却改为造弥陀佛像;本拟定造《大品般若经》,却改为《大般涅槃经》;本拟造作僧房,却改为供养僧食;,,,,乃至其余种种挪用、互用、乱用,,,此皆为非法,会错乱因果。故而,《四分律》云:许此处乃与彼处,皆犯罪也。如此上述一切问题,今日各处佛寺悉皆混乱不堪,皆今日伽蓝理财之一极大弊端也;万望有见识之僧伽,能够革除此等弊端,恢复佛制;若如此,则僧俗两利,冥阳无损。

因此,佛寺之财物料理,务必精细无漏,务必遵施主本意及佛寺本初承诺,务必专款专用,万勿挪用、混用、乱用。

▆▆▆▆▆▆▆▆▆▆▆▆▆▆▆▆▆▆



三、无论僧俗,莫欠非份之财、莫损三宝之财。

据《梁武帝问志公禅师因果文》记载:当初有个杨和尚,是个德行好僧,在山修行,功成果满。一日思维,云游参方,方才发足起程,就被蛇王(护法神)扯住:“汝要还匹绢去。”杨和尚曰:“我在山门,并无过犯,为何要我还绢?”蛇王对曰:“正是汝无过犯,是你当初在我常住,拿纸一张,包果子寄奉母亲去了。算至于今,该还绢一匹。”杨和尚曰:“即今天下,一切不学道者,几多胡作乱为、败坏山门者,你都不去寻他,如何独来扯我?”蛇王曰:“他众人不学好,胡作乱为,凭他自作自受,我岂不去寻他?等他阳命将尽,我不容他,铢录对算,打他地狱,受罪满足,罚出阳间,作种种畜生偿还人之夙债。你今肯入地狱,我也不来扯你。”杨和尚曰:“拿纸一张,如何要还绢一匹。”蛇王对曰:“我昔日在灵山会上,受佛嘱咐,教我管理山门常住之事。故我当时,对佛发大誓,愿毫茅寸草,什物诸般,凡是我山门物器,吾等尽皆掌管守护。十方信施进门有数,出门注簿日长三分,夜长七分,一日一夜,对充利息。我发誓:砖瓦成灰,吾才不管。所以算至于今,你该还我山门一匹绢去。”杨和尚,见说分明,胆碎心寒,连忙拜倒,万望宽恩,容转俗家,办来还你。蛇王赞曰:“善哉善哉。快须办来,还我去,免作负恩欠债人。”和尚回舍,即取丝银三两,填还常住,拜辞伽蓝。

杨和尚将佛寺一张废纸,用于给母亲寄东西之包裹,居然被护法神算出如此严重的因果。

上述杨和尚之事,是当年志公禅师对梁武帝所讲,而我不久前也遇到一次事件,与杨和尚事件如出一辙:

半个月前,我有一篇博文名叫《我损坏了佛寺的财物》,其中有一位佛子,问我说:“我因为在寺庙做事,开挖掘机挖坏石碑,替寺庙开车损坏车子,又其他数次不慎损坏寺庙财物,不久之后,我做一梦,梦见护法神对我说,说我已经欠寺庙一万多元了。请问师兄,如何偿还?”我听到这位佛子陈述此事后,当时建议其以两万元财物偿还佛寺,而且将财物精准使用于被损坏的功德物的重新修造,并建议做完这些之后,使用如意轮咒请观世音菩萨加持,将所修福德的权属关系改变给被损坏福德的福德主。我如此建议之后,这位佛子看到我的建议,当晚即得一梦,梦见其自己正在开车前行,突然路中央出现一个庞大无比的黑色巨石,拦住去路,无法前进,正当时,忽见远处空中,吉祥果出现,施展法力,降下暴烈之巨雷,劈碎黑色巨石,于是,畅行无阻。。。。当时这位佛子,看到我建议的具体方法之后,他有这么一个梦境感应,喻示他使用我建议的方法,是可以精确彻底解决他损坏佛寺财物的补偿问题的。我当时也颇为他高兴,觉得能帮人消除一个障碍,也是好事;可是,没想到这位佛子,突然在对我讲完那个梦之后,很为难的告诉我说:“师兄,我是出家人;虽然我按照这个梦境,可以相信你给的方法可以彻底解决我的问题,可是,我自己出家,也没有私财,我如何拿财富偿还佛寺并修补功德物呢?”到这里,我才知道问问题的佛子,是一位年轻的出家人,也就是说,这位师父的这个事情,和上面杨和尚的事情,具有同等的参考意义,因为都是没有将佛寺财物处理好,或者不慎偷盗,或者不慎挪用,或者不慎毁坏佛寺财物,大体上是同一类的问题。当然,这位师父所问我的最后这个问题,我还没有找到解决方法,僧人无财物,如何偿还?我还在帮助这位师父寻找解决方案,现在还在探索中。

我本来无意说出上面这个感应,免得令读者以为我自高自大,居然吹嘘说出家人还咨询你什么问题,但是实情如此,并无妄语;原文我也并未提及对方僧人身份,就是觉得不必要,应该隐藏其身份,可是,今天所论及的话题,牵涉出家人理财的因果,不得已,我只能如实托出实情,才能为后来者有所警醒,才能对佛寺理财有所利益。以前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佛寺理财的博文,后来被我加密了,我觉得那是出家人的事情,轮不到我们白衣说三道四,所以我加密了博文,可是,因为上面提及的这位师父损坏佛寺财物的事情,我意识到,我也许应该提出一些有效的建议,毕竟,这是对佛教有利的,不仅仅对出家人有利,对我们在家人也有利,至少可以减少一些损害;所以,我冒天下之大不韪,行僭越之事,妄谈僧伽理财之种种注意事项。因此,本博文的发端,也是因为这位师父的事件,才促发我写作这篇博文。

又,十年前,我曾经到厦门面见一僧,我和各地师兄弟都供养那个佛寺;不料,佛寺僧人,居然将信众供养三宝的资财,数千数千的经常提成给其中带我们去佛寺的一位女居士;该女居士,是某极知名佛教论坛的极知名斑竹;该女居士,因为经常接受这种不应得之三宝财物,身体最后越来越多病,且厄运连连。我在这里,只隐秘当事人真实身份,但是这个事件我不隐秘,故而如实托出事由,以警惕后来者。

又,去年2016年,我得知北方一些寺庙,给帮助寺庙筹集功德款的居士提成功德款,我十分气愤,发心要将一批寺庙的名字公布出来,并提供全部证据,后来顾忌佛教脸面,隐忍再三,故而不曾如此为之。其中有一所寺庙的主持,特地向我承诺以后不再给居士提成,承诺整改,我才罢休。我能尽到的力量,也只有这么大。希望本博文,能够给有缘的僧俗,提供一些有益的参考。

综上,我真的难以想象,现在很多佛寺的财务管理,混乱到什么程度。所以,我实在忍无可忍,不写一点东西,大家可能都以为那些财物是可以胡乱支配的。是故,我写此文,虽然有僭越之不妥,然从实际之利益而言,亦实无僭越之不妥。


▆▆▆▆▆▆▆▆▆▆▆▆▆▆▆▆▆▆


四、三宝之财物,亦宜细分;佛财,法不得用,法财,僧不得用;

《正法念处经》若盗僧物。佛法能净。盗佛法物。僧不能净。

《法苑珠林》互用部第五:如宝梁宝印经云。佛法二物不得互用。由无与佛法物作主。复无可咨白。不同僧物。常住招提。互有所咨。若用僧物修治佛塔者。依法取僧和合得用。不和合者劝俗人修治。若佛塔有物。乃至一钱已上。以施主重心故舍。诸天及人。于此物中应生佛想塔想。乃至风吹烂坏。不得贸宝供养。以如来塔物无人作价也。又《十诵律》云。佛听僧坊佛图。畜使人及象马牛羊等。各有所属不得互用。又《僧祇律》云。供养佛物。华多听转卖买香灯。犹故多者转卖无尽财中。又《五百问事口决》云。佛幡多者。欲作余佛事用者得。若施主不许者不得。又《四分律》云。供养佛塔食。治塔人得食。又《善见论》云。佛前献佛饭食。侍佛比丘得食。若无比丘白衣侍佛亦得食。又《罪福决疑经》云。初献佛时。上中下座。必教白衣奉佛及僧。献佛竟行与僧食不犯。若不尔者。食佛物故。千亿岁堕阿鼻地狱。檀越不受师教。亦招前报。若生人间。九百万岁堕下贱处。何以故。佛物无人能评价故(若泛尔斋家及在僧寺二时常食。献佛圣僧食不局。入佛僧者不须收赎。唱余食后一切得食。若情标施食。定入佛僧。不通白衣者。应赎己。取食也)

▆▆▆▆▆▆▆▆▆▆▆▆▆▆▆▆▆▆
五、有人供养佛寺钱财之后,复又索回,索回之后,若复愿再供养佛寺,则需以七倍数量偿还。

《法苑珠林》卷第六十二祭祠篇第六十九:又《宝印经》云。欲兴寺舍供养者。所施之物付嘱僧已。不复更得干预。若其本主还取钱财用者。并须七倍还偿。若有新立寺时。比丘启白众僧。其寺内种植所有华果献佛。枝叶子实与现前僧食。并施一切众生。若不尔者。无问道俗。食者得罪。


七、佛寺建设,当量力而为,为后人留下修福空间。

每有佛寺,款项未备,却有材料商和建筑商愿意欠材料和工程款给予建设,令后续偿还;搞建筑的应该知道,这个行业就是这样,欠款先建,已经很普遍;于是,很多佛寺主事僧,便大张旗鼓展开佛寺建设,最后欠下巨额工程款和材料款,小则数千万,大则数亿,而且,佛寺功德款十年八年也还不清这些欠款;于是,材料商和建筑商便天天追着寺庙主持讨债,有的师父偿还不了,就四处躲藏,搞得自己身心疲惫,不知所措;又被辱骂僧侣无信,拖延欠款,导致佛教声誉受损

我曾遇到很多僧人,抱怨寺庙巨额债务无法偿还,被追债四处躲藏,身心疲惫不堪;曾有一僧,对我如是说:“唉!要是遇上李嘉诚这样的大施主,帮助寺庙还了这几千万的建设款项,我现在就可以松一口气!”

我也大胆,便对师父说:“都怪师父你当年,明明佛寺功德款远远不够,偏要霸王硬上功,强行欠款建设,现在苦恼来了!”

师父却说:“人家答应欠钱先建设,本来也是好事。”

我却说:“是好事,师父现在却为难了!”

师父又说:“寺庙建设,迟早总要进行,所以,当时就答应了!不然,寺庙怎么建设?”

其实,寺庙缺钱,建不起来,就是因缘不具备,能建多少建多少,建不了的,留给后人建设;佛菩萨也没有说,所有的功德都让这一代人做了,后人不给他做功德;佛寺建设不能完成,便先不完成,不完成也是一种圆满,因为你不完成,留给后人完成,后人也有功德,你一个人都完成了,后人如何修福?佛菩萨不让你完成建设,那就是要给后人留余地,留下修福的空间;你却一代人把寺庙的用地和空间都占尽了,后人再想修点福德,却没地方了!所以,完成不了的很多建设,也是天意,也是佛菩萨的一种慈悲,你又何必非要剥夺后人修福的权利呢?这是我的一种思考。有些师父搞得很苦恼,也是强行违背因缘,强行建设,负债累累,搞得压力很大,同时又将后人修福的资源用掉很多,比如寺庙土地,大殿内佛像陈设等等,故而如此。若能随缘建设,量力而为,何至于如此?

佛寺建设,有多大财力,能修几个大殿,就修几个,修建不了的,暂时搁置,最好不要负债修建,尤其是欠下巨额债务的修建;暂时办不了的事情,一定有其他因缘在等待,在等待其他的人,在等待后人来做这件事。

这些事情,思想上如果想开通了,寺庙建设,本身不应该导致债务,不应该导致被追债而四处逃跑,不应该被人追债导致辱骂佛教。

▆▆▆▆▆▆▆▆▆▆▆▆▆▆▆▆▆▆
师兄您好,请问几个问题:
第一个,寺院有僧众斋堂和居士斋堂,僧众斋堂吃剩的菜经常会拿到居士斋堂分给居士们吃。这样是否也不太好?
第二个,“自己上师给的东西要吃,否则缘起不好。”这种说法合理么?那怎么知道是不是别人供养给师父,师父再转赠俗家弟子的呢?
第三个,有时候师父花钱买东西给大家吃,是否也不能吃?因为这钱肯定也是大众。

回答:

第一、是的,根本不可以。如前博文所述,寺庙应该将僧俗财物,分类管理,不可混用;俗财可供三宝使用;反之,僧财、佛财、法财,则俗众不可再用。

第二,藏传有上师将东西给弟子吃,比如荟供残食,这都需要经过复杂的羯磨法事,处理以后,或者可以。但是是不是所有的供品都经过了处理,很难说。又《四分律》云。供养佛塔食。治塔人得食。又《善见论》云。佛前献佛饭食。侍佛比丘得食。若无比丘白衣侍佛亦得食。由此可见,供佛、供塔的饮食,护持佛塔和侍奉佛的僧俗二众,可得食用;那么,这个依据里面,不包括“僧食”,所以,这个是不是单独再讲,我没看到依据。只能暂时回答成这样。

第三、我不觉得那个行为是如法的,因为佛经依据本博文已经有了。
▆▆▆▆▆▆▆▆▆▆▆▆▆▆▆▆▆▆

麻烦吉祥果师兄回答一下:别人供养师父的食物,师父转给居士吃,如果已经吃了,是不是给钱了,就可以补偿了?或者供养僧众的饮食(比如剩菜)又被转给众居士吃,是不是同样只要给钱了,就可以了?

回答:参照《我损坏了寺庙财物》一文。

▆▆▆▆▆▆▆▆▆▆▆▆▆▆▆▆▆▆



吉祥果
2017.10.27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