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图片是违背佛教事实的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7-09-02 15:10:49

这张图片是违背佛教事实的
图片事件背景:
悉达多太子离家出走当夜,悄悄前来看望熟睡的妻子耶输陀罗和儿子罗睺罗。
这张图片是违背佛教事实的

以下佛经依据证明:佛子罗睺罗是在悉达多太子出家六年之后出生的,耶输陀罗和罗睺罗分别因为各自恶业因缘,故而导致耶输陀罗怀孕罗睺罗六年才分娩;而且,耶输陀罗怀孕六年期间,被王室成员多次误会多次羞辱,数次欲自杀,其时,其子罗睺罗在胎中,以大随求咒护持其母,相关大随求系列佛经也有记载;罗睺罗出生后,继续被王室成员误会其母怀孕生育来历不明,甚至净饭王对儿媳耶输陀罗和孙子罗睺罗动了杀心;彼时,释迦佛请毗沙门天王送手书信函,才挽救危机。因此,悉达多太子出家当夜,根本不会有耶输陀罗身边睡着他们的儿子。是故,这张流传广泛的佛教宣传画片,确实属于画作者妄想所致,并非佛教事实真相。


经典依据:

尔时耶输陀罗。于其宫内。闻是太子苦行已彻。犹望不久必应还来当受王位。政国治民。作转轮王。便生是念。太子若作转轮圣王。我即当作第一妃后。如是念已。欢喜踊跃。遍满其体。不能自胜。持种种香涂其身体。即着种种无价宝衣。及诸璎珞。而自庄饰。食诸妙馔。眠寝宝床。柔软卧具。作如是事。豫待太子。时罗睺罗。过六年已。尽其往业。耶输陀罗。即以种种资物食饮。而自供养。以是因缘。其罗睺罗。便即出生。既出生已。时诸内人。寻共咨白输头檀王。作如是言。异哉大王。耶输陀罗。今乃生子。输头檀王。闻此事已。心大嗔怒。即作是言。今我太子。舍家出家。已经六岁耶输陀罗。今生此子。何从而得。是时释子提婆达多。作如是言。此是我子。输头檀王。倍增嗔恚。召诸释种。悉令聚集。即告之曰。卿等当知。耶输陀罗。不护太子。亦不护我。不护诸释。不惜名闻。纵恣其意。辱我宗族。我等今者应作何事而苦治也。

  尔时释种。皆共同声。作如是言。耶输陀罗。污辱家者。我等应当如辱家法而苦治之。

  时彼众内有一大臣。作如是言。当髡其发以杖打之。打已印记。

  复有一臣。作如是言。当截其耳劓去其鼻。

  复有一臣。而作是言。当挑两目。复有一臣。作如是言。枪贯木上。

  复有一臣。作如是言。掷着空井。

  复有一臣。作如是言。掷着火内。

  复有一臣。作如是言。令抱炽然大热铁柱。

  复有一臣。作如是言。系缚手足。遣大群牛蹈而杀之。

  复有一臣。作如是言。令卧地上白象蹈之。

  复有一臣。作如是言。从头至足。以锯解之。

  复有一臣。作如是言。节节支解分为八叚。

  尔时输头檀王。告诸臣言。我今敕令耶输陀罗及所生子。俱当就死。

  是时如来已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便自观见耶输陀罗及所生子在厄难处。以慈悲心。所逼恼故。处处顾视。于时而有毗沙门天去佛不远。时彼天王知如来意。即持笔墨及陀罗叶。往诣佛所。尔时世尊。手自作书。而白王言。其所生儿。是我之息。愿莫有疑。尔时毗沙门天王。从世尊所。受是书已。寻即往至输头檀王大众之内。即出其书王怀里。

  尔时彼书。有证有验。输头檀王。见是验已思寻。此书真是我息悉达太子。手自书处。

  尔时输头檀王。及诸大众。为此因缘。于耶输陀罗。生欢喜心。耶输陀罗。传闻人道大王有敕欲杀其身及所生子。护身命故。速疾往至摩诃波阇波提憍昙弥所。作如是言。善哉尊后。我无是过。此所生子。太子体胤。听闻不久太子来到。若其到已。自应当知。今欲杀我。是虚枉耳。尔时摩诃波阇波提。闻耶输陀罗作是语已。心复欢喜。即遣使请输头檀王。至阿输迦树林之内。到林处已。而白王言。唯愿大王当知。今者耶输陀罗释种之女。至于我边。而作是言。我无此过。我所生子。太子体胤。若彼太子。身来到已。自知虚实。是故大王。莫作是事。应须待彼太子来到。即知此事定实云何。

  尔时输头檀王。闻彼摩诃波阇波提作如是等善利益义。即报之曰。此言有理。若如尊后所言说者。我等宜住听太子至。若不尔者。当知此事定实云何。虽复如此。输头檀王。由于释女耶输陀罗未生欢喜。是故衣服及余璎珞。少分供给。发遣安置随宜处所。尔时释女耶输陀罗。复至摩诃波阇波提憍昙弥所。至已白言。善哉尊后。我于今者。欲诣园内。酬昔所许诸天微愿。暂一祠祀。未审尊后听许已不。尔时摩诃波阇波提。共彼释女耶输陀罗。将罗睺罗。广办供具。赍持杂物。诣彼神所。其神名曰卢提罗迦。从神作名。其苑亦名卢提罗迦。于彼苑中。菩萨往昔在家之日。恒于彼苑。按摩游戏。彼苑之内。有一大石。菩萨往日于上坐起。耶输陀罗释种之女。当于尔时。将罗睺罗。卧息彼石。于后捉石掷着水中。遂立誓言。我今要誓。如实不虚。唯除太子。更无丈夫。共行彼此。我所生儿。实是太子体胤之息。是不虚者。令此大石在于水上浮游不没。时彼大石。如彼要誓。在于水上遂即浮住。如芭蕉叶浮于水上。不沈不没。亦复如是。于时大众。见闻此已。生希有心。欢哗啸调。踊跃无已。叫唤跳踯。歌舞作倡。旋裾舞袖。又作种种音声伎乐。

-------《佛本行集经》卷第五十一尸弃佛本生地品第五十三


《瑞应本起经》:
太子至年十七。王为纳妃。简阅国中名女数千。无可意者。最后一女。名曰瞿夷。端正好洁。天下第一。贤才过人。礼义备举。是则宿命卖华女也。女子虽纳。久而不接。妇人之情欲。有附近之意。太子曰。常得好华。置我中间。共视之。宁好乎。瞿夷即具好华。又欲近之。太子曰。却此华有汁。污瘀床席。久后复曰。得好白[叠*毛]。置我中间。两人观之不亦好乎。妇即具[叠*毛]。又有近意。太子曰。却汝有污垢。必污此[叠*毛]。妇不敢近。傍侧侍女。咸有疑意。谓不能男。太子以手指妃腹曰。却后六年。尔当生男。遂以有身。于是太子。复启游观。出北城门。天帝复化作沙门。法服持钵。视地而行。太子问曰。此为何人。其仆曰。沙门也。何谓沙门。对曰。盖闻。沙门之为道也。舍家妻子。捐弃爱欲。断绝六情。守戒无为。其道清净。得一心者。则万邪灭矣。

-------《瑞应本起经》


《法苑珠林》一百卷(第四十一卷~第六十卷)
唐西明寺沙门释道世撰

《杂宝藏经》云。佛初出家夜。佛子罗睺始入于胎。初成道夜生罗睺罗。举宫婇女咸皆惭耻。怪哉大恶耶输陀罗。不虑是非。轻有所作。不自爱慎。令我举宫都被染污。悉达菩萨久已出家。今卒生子。甚为耻辱。时有释女。名曰电光。是耶输姨母之女。椎胸拍髀呵骂耶输。汝于尊亲何以自损。太子出家已经六年。生此小儿甚为非时。从谁而得。辱我种族不护恶名。净饭王于时在楼。见此大地六种震动。见是相已谓菩萨死忧箭入心。闻于宫中举声大哭。王倍惊怖谓太子死。走使女问是何哭声。女白王言。太子不死。耶输陀罗今产一子。举宫惭愧。是何哭耳。王闻是语倍增忧恼。发声大哭扬声大唤。怪哉。丑辱。我子出家已经六年。云何今日而方生子。时彼国法击鼓一下一切运集。九万九千诸释悉会。即唤耶输陀罗着白净衣。抱儿在怀。都不惊怕。于亲党中抱儿而立。诸释咸忿。叱尔凡鄙有何面目我等前立。宜好实语。竟为何处而得此子。耶输陀罗都无惭耻。正直而言。从彼出家释种名曰悉达。而得此子。王言。我子悉达本在家时。闻有五欲耳尚不听。况当有欲而生于子。实是谄曲非正直法。以此谤毁王极大嗔。问诸释言。云何苦毒杀害。复有释言。如我意者。当作火坑掷置火中。使其母子都无遗余。诸人皆言。此事最良。即掘火坑。以佉陀罗木积于坑中。以火焚之。即将耶输。至火坑边。时耶输见火方大惊怖。譬如野鹿独在围中四向顾望无可恃怙。耶输自责。既自无罪受斯祸患。遍观诸释无救己者。抱儿叹念菩萨言。汝有慈悲怜愍一切。天龙鬼神咸敬于汝。今我母子薄于祐助无过受苦。云何菩萨不见留意。何故不救我之母子今日危厄。即时向佛一心敬礼。复拜诸释合掌向火。而说实语。我此儿者实不从他而有。此子若实不从他而有。此子若实不虚六年在我胎者。火当消灭终不烧害我之母子。作是语已即入火中。而此火坑变为水池。自见己身处莲华上。都无恐怖颜色和悦。合掌向诸释言。若我虚妄应即燋死。以今此儿实菩萨子。以我实语得免火患。有诸释言。视其形相不惊不畏。而此火坑变为清池。以此验之知其无过。时诸释等将耶输陀罗还归宫中倍加恭敬。为索乳母供事其子。犹如生时等无有异。祖白净王爱重深厚。不见罗睺终不能食。若忆菩萨抱罗睺罗用解愁念。略而言之。满六年已。白净王渴仰于佛遣往请佛。佛怜愍故还归本国。来到释宫。变千二百五十比丘皆如佛身。光相无异。耶输陀罗语罗睺罗。谁是汝父。往到其边。时罗睺罗礼佛已讫。正在如来右足边立。如来即以手摩罗睺罗顶。即说偈言。


吉祥果
2017.09.02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