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四十千》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7-08-09 21:57:29

《聊斋志异·四十千》
▲▲▲▲《聊斋志异·四十千》 新城王大司马,有主计仆,家称素封。忽梦一人奔入,曰:“汝欠四十千,今宜还矣!”问之,不答,径入内去。既醒,妻产男。知为夙孽,遂以四十千捆置一室,凡儿衣食病药,皆取给焉。过三四岁,视室中钱,仅存七百。适乳姥抱儿至,调笑于侧。因呼之曰:“四十千将尽,汝宜行矣。”言已,儿忽颜色蹙变,项折目张。再抚之,气已绝矣。乃以余资治葬具而瘗之。此可为负欠者戒也。 昔有老而无子者,问诸高僧。僧曰:“汝不欠人者,人又不欠汝者,乌得子?”盖生佳儿,所以报我之缘;生顽儿,所以取我之债。生者勿喜,死者勿悲也。

有师兄发了一段《聊斋志异》中的典故,然后又问了如下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我就是怀疑偿还宿债以后,可能会影响生活水平,因为生活水平高,本质上是别人为你服务,如果别人不欠你的,你也不欠别人的,虽然福报很大,可是世缘很小,那吃饭都得自己动手,看病得自己找药,不就只剩下出家一条路了吗?

回答:
1、偿还任何债务所导致的结果只能是自己不再继续欠别人,不导致“别人不欠你”的果报,除非全世界的众生互相之间都消供养,都还宿债。因此,当你单方面偿还任何债务的时候,只导致一个结果,就是你不再继续欠他人,但是这和“对方不欠你”无关,除非你不做任何布施供养,或者你布施供养的对象有能力消你的供养并且消了这个供养。

2、互相不负欠对方,导致的结果是和众生的因缘浅薄,这个理解是有对的。除过愿力的因缘之外,其他一切众生之间因自然规律而建立的因缘就是由互相负欠才能产生的;假定谁都不欠谁,则每个人本质上都是孤家寡人,这是事实。上面《聊斋志异》这一段典故,虽然不是佛经,但是里面所讲的道理,可以当做佛经看待,没有任何错误。这一点,诸位可以参考《五苦章句经》中关于众生因缘的解释,道理是完全相通的。

3、如果谁都不欠谁,互相都不欠,则互相根本就不存在福报这个概念,福报就是从互相负欠开始的;我曾多次讲解“恩、福、债本质是一”,因此,无福便无债,无债便无福,债务和福报,这只是角度不同的说法不同而已。观世音菩萨如果不接受负欠无尽意菩萨,不接受他的供养,则无尽意菩萨就不能从观世音菩萨处生出福报;所以,任何一个福果的产生,都需要一个接受供养的对象,如果没有这个对象,你就没有生福的福田和土壤。从这个角度说,小偷和贪官污吏都值得感恩,这是心里话;他们不贪,不盗窃,谁替我们背业呢?谁给我们生福呢?

4、我经常在沾福的问题上,不建议大家一定使用尊胜咒消供养,不建议大家一定偿还宿债,并且我反复说这样会掐断具缘众生沾福的管道;其实切断具缘众生沾福的管道,就等于切断未来“共处”的因缘,道理很简单,既然那个福德从因地上是你自己独修的,果地上就是自己独享,所以,最终就是孤家寡人,以前我博文专门强调过“孤家寡人”的因缘,你们有时间回头找找看。反之,如果那个福报,是因地上大家一起共修的,最后就是共享,比如,帝释天宿世集合三十二友人造塔,故有三十三天之形成,三十三位天王一起共享其福。所以,互相共修某福,互相沾福,互相彼此欠对方一些,将来才有一起享福的机会,不然的确是孤家寡人,这是事实。关于“共业”的概念,很多人仅仅只是从“恶业”的角度理解,这是偏颇的,大众一起修福,共同所修的福,这个也是共业,是共同的善业。

5、有智慧的人,并不是不和人结缘,有智慧的人,主要选择两种人作为和对方产生互相负欠因缘的对象,一种是有智慧的人,一种是有福报的人。有智慧的人,不喜欢和恶业重、无智慧、邪见重的人结缘。

6、众生之间互欠、或者不欠,在佛教徒看来,都是比较抽象的概念,其实,最终你看到的只是一种能量的流动,即:欠债的一方的能量向被欠的一方流动,至于流动的具体数量,参照以前心、物、田三种因缘的变化即可全面知晓。这种能量,你可以理解为福报。所以,智慧的人,如果仅仅从自利的发心来讲,他绝对不怕贼偷,不怕贪官,不怕强盗,,,,不怕被骗,,,,不怕财富损失,,,,有大傻子愿意替你背业而且愿意把能量给你,何乐而不为呢?当然,这是自私的发心。愚痴俗人看的是表面财富的得失,智者看的是与之相反的福报的得失流转,一定层面说,表面的财富和背后的福报流动的方向是相反的,尤其是对无偿获得的财富所导致的福德流动,必然如此。所以,有智慧的人,一定是教你从根本上修福;反之,没有智慧的人,必然教你求财;前者从根本上建立财富的基础,逐渐自然会壮大财富,而后者得到财富的同时,却损失了能量,也就是损失了福报。用现代的话说,前者是可持续发展,而后者是不可持续的饮鸩止渴;除非后者是以等值劳动获得等值酬劳的方式,除此之外,其余一切获取财富的方式,都是如此。

7、至于你所论述的,那是一种谁都不欠谁的状态,那是一种人人都没办法修福的这种状态;佛教徒如果无法寻找到福田修福,如果没有人接受你的供养,这就好像农民找不到土地播种一样,道理完全一样。所以,诸佛菩萨牺牲自己利益,为众生做福田,诸佛菩萨布施的是“福田”,而你布施的是“种子";须知,布施福田的一方,在福德因缘上是比较吃亏的,这一点《天请问经》早已明言。

8、你的思考是有价值的,不过可以再精细一点。

9、我2014年初采用一些善巧法偿还宿债时,梦见我收回了过去世因负欠众生而损失的很大一部分福报(本来不喜欢说感应,但是被你们弄得没办法了,偶尔说一点);这也是偿还宿债的利益的一部分;但是正如诸位所说,若你不欠人,人不欠你,各个都是孤家寡人;这一点上,诸位的理解完全符合真相。

10、大家探讨的这个话题,在学佛的历程中,最终所有人必须面对,不管你何种身份;欠不欠、接受不接受,布施不布施、供养不供养、还不还宿债、消不消供养,其实核心是同一个话题,那就是大家是否需要营造一种能量流动或者不流动的状态,你不想那个能量流出,你就不接受供养,你希望能量流入,你就必须找“冤大头”来接受你的供养;所以,诸佛菩萨为了成就众生,甘当冤大头,牺牲自己利益接受供养,损失自身福报给我们,并且敕令僧众接受供养。这是“自损而利他”的菩萨行为。《普门品》观音受供那一段的甚深意义之一,就在于此。

11、上述所有福报或者能量的生灭流向问题,只是基于“因缘生灭法”来讲的,也是基于自然规律来讲的;这个前提大家必须清楚。如果是寂灭法,则没有这些概念,而是另外一回事了。


▲▲▲▲上一篇博文,提及一部分国人的“传统文化自大心理”,我认为我们炎黄子孙应该不断的学习吸收其他先进文化的营养,而不是仅仅抱着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自高自大、固步自封”;我说了这样的话,定会有很多人认为我是“慕洋犬”,或者说我不爱国,可是大家想一想,我们中国人是不是最近二百年向西方学习了很多东西,并且现在还在继续学习着,这是不是事实?我们政府都公开承认学习了西方,各位又何必惺惺作态呢?现在很多对外学习还没有到毕业的时候,但是很多国人看到目前的经济成就已经开始膨胀了,这里面包括文化心理上的膨胀,也包括其他一些心理方面的膨胀;问题是,第一,你不能因为膨胀就认为自己已经毕业了,不需要学习了;第二,你必须搞清楚自己膨胀和自信的逻辑在哪里?姑且不说改革开放之后,就说改革开放之前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就那破玩意儿也是从欧洲输入中国的,再说大一点,就连新中国建国所依靠的社会主义制度,都是从欧洲输入的,难道是中国原创吗?当然,这个说远了,我们说近一点,比如:中国最近四十年的经济腾飞和对西方经济的超越,中国到底是因为学习了西方有价值的东西而超越西方的,还是中国是依靠宿有的先进政体、经济体制、和优秀文化超越西方的?也就是说,帮助我们经济上超越西方的那些工具,到底是不是我们中国老祖宗遗留给我们的?你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了,你再看看你有多大的底气去自我膨胀?你再看看那种自我膨胀会不会被人嘲笑?因此,膨胀是可以的,但是膨胀的逻辑如果不成立,就会被人耻笑。我们借用从西方学习的东西而超越了西方,然后我们说,我们是因为自己的文化优越、政体先进而超越西方的;这个说法在政治上很先进,但是不符合事实。因此,我不知道一些人看到经济好一点了,就盲目的产生某种自我膨胀,甚至连膨胀的资本产生于哪里都搞不清楚,这多无聊。

 

大家知道,我非常推崇中国传统文化,以前很多博文我反复强调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价值,尤其对于《老子》,也就是《道德经》,我非常推崇;作为一个佛教徒,我却在佛教“生灭因缘法”的前提下,非常认可《道德经》的智慧。我们昨天也说了,凡事都是一体两面的,有利就有弊,《道德经》的利益,我以前说过不少,那么,是不是这部道教的圣典,就没有一些糟粕呢?就没有一些弊端呢?我们随意列举,《道德经》第三章文中说: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知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大家读一读,这是什么思想,是典型的“愚民思想”。这一思想,在记载孔子言论的《论语》中,也如是表达,《论语·泰伯篇》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或许愚民思想在古代有政治上的实用性,但是如果站在老百姓的角度来看,这显然是不能接受的;如果站在佛教的角度来讲,讲究福慧两足,讲究让人类追求智慧圆满,而你却让老百姓变得愚痴无智,这也与佛教精神有违。我们再从今天二十一世纪的现实而言,地球上东半球发生的事情,西半球同步就可以知道,这个世界很难再有太多的由少数人掌控的秘密,你很难再做到“不使民知”。所以,在今天这个时代,老子和孔子的“愚民政策”大家认为还能走多远呢?一个民智大开的时代,老百姓比你还有智慧,你去愚弄一个比你有智慧的人,你能玩得转吗?

 

所以,大家不要以为,《道德经》啊,《论语》啊,里面全是智慧,有些智慧也许适合古代,不一定适合现代。你不要以为传统文化就是孔雀开屏一样的完美漂亮,孔雀是没有屁眼的,你不要这样想。我们上面列举的,只是传统文化中很少的一部分糟粕思想。中国人一定要在继承传统的时候,除弊革新,不要以为只要是自己家里的东西,什么都是宝贝,也不要以为别人家里的东西,全都是垃圾。所以,学习别人,充实自己,不断的因应时代的需求不同而调适自己,这才是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有价值的东西;也就是变则通、通则久的道理,大家知道中国文化是唯一没有中断的文化,个人觉得,这个不中断,依靠的就是“变则通、通则久”,凡是不变革的文化,一定不能持久。中国传统文化要更持久的保持下去,只能不断的适应时代的变化,这样才能持久。那么,你要变,往什么方向变?当然是往有利的方向变,那么,你不学习,你拒绝学习,你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别人都是蠢材,别国都是蛮夷之国,不值得学习,那么,你不学习,你还怎么改变?你不改变,你又怎么做到“通则久”呢?

 

所以,我们中国人,应该热爱我们的文化,但是必须知道我们应该不断的学习和充实自己;而且必须认知自身的不足,千万不能有文化自大心理。

 

▲▲▲▲可能大家觉得很奇怪:果师兄你一会儿说曾仕强先生讲的很好,一会儿又说他讲的也有不好的地方;你一会儿说中国传统文化非常宝贵,你极为推崇,一会儿你又说中国传统文化也有弊端,你这是“两面三刀”啊!我的答案是:其实这就对了!这样看问题就对了!我希望各位师兄以后看问题也要“两面三刀”,你们可以说,吉祥果这个人嘛,哪些方面还是有很大的长处的,但是另外一些方面呢,又有相当严重的缺点和短处,,,,,,当大家这样看待我的时候,大家就成熟了。看待问题,或者看待人,都不能只有一个角度。

 

说到不同角度看待事物,其实对于佛教徒来说,有一件事非常有值得一提,那就是佛教的“辩经”;对于同一个事物,大乘怎么看?小乘怎么看?自利怎么做?利他怎么做?站在“空”的角度怎么看?站在“有”的角度怎么看?佛教辩经,不是为了胜负,但是似乎现在有些宗派评判此事的标准认为就是胜负。佛教辩经的根本目的,是为了让参与辩经者,乃至旁听者,能够从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从不同的角度理解佛法,从不同的深度理解佛法。比如,参与辩经者,所持的所有观点,必定都是有圣言量依据的,或者经得起因明逻辑推理的,所以,并不能说某个观点是错误的,或者谁辩论输了就见解错误,辩论赢了就代表观点殊胜,事实并非一定如此。既然每一个立论都有佛典依据,你就不能说那个立论是错的,你只能说那个立论是基于何种前提的,但是在另外的某某前提下,这个立论就无法成立,这样辩论才可以。所以,佛教的辩论,也是为了让大家从不同角度、不同深度去认知真理、学习智慧;辩论的胜负本身不一定代表见解的殊胜与否,重要的是这个过程,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说到辩经,我还需要说到佛经之中各种圣言量依据的“互相矛盾”,其实你读佛经读多了,你会发现各种佛经的说法是不统一的,而且很多说法是完全矛盾的,完全相反的。都是释迦佛说的经典,居然观点完全相反,完全对立,完全矛盾,这种问题在佛经中比比皆是。诸位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难道佛说法也会“自相矛盾”吗?难道释迦佛也像周伯通一样“左右互搏”吗?要搞清楚这个问题,我建议大家先研究矛盾的对立和统一,先从哲学意义上理解一下关于“矛盾”的所有学理,这样一来,大家就比较容易理解佛经里面所出现的“矛盾的对立与统一”;我们可以断言,如果佛经里面没有那些看似矛盾的对立,就不会有佛陀教法的圆满与统一。佛经之中的所谓矛盾,正是问题的不同层面不同角度,角度不同,当然结论不同,当然有矛盾;如果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所利益众生根器不同,所利益众生意乐不同,佛陀如果还给出“不矛盾”的答案,那么,佛陀的智慧就连你我都不如了!因此,佛经之中那些看似“自相矛盾”的不同的圣言量依据,那正是佛陀对待不同问题在不同角度的不同阐释,那个矛盾,从整体上看,是统一的,并不矛盾,但是放在不同角度,那个矛盾就会产生;佛陀的智慧在不同角度和不同层面,必须以局部矛盾的方式才能显现出整体圆满而统一的真理。矛盾的对立和统一,佛法中体现的非常圆满。


综上,我们应该从不同角度看待问题,无论对人,对事,对传统文化,或者对其他一切事物,这样的心态不但利于处理现实当中的具体问题,也利于我们学习和理解佛法。

 





▲▲▲▲金灿荣教授开玩笑说:全世界都说印度人的英语不标准,,,可是,,,欧洲人不会指责印度人英语不标准,,,因为印度梵语是英语的爷爷,,,,所以,,就算发音不准,,,爷爷也是对的,爷爷怎么会错呢?欧洲的语言是一脉相承于印度梵语的,这就是“印欧语系”。

我并不了解梵语,但是前一段时间,我看一部印度教的电视剧《众神之王》,发现里面很多梵语发音,和英语一模一样;加之多年以前,我对个别佛教徒使用频率比较高的梵语发音关注之后,发现和英语发音一模一样;比如梵语的瑜伽,藏语约嘎,英语yoga;又比如Buddha,汉语佛陀,音“布达”,英语发音和梵语完全一样;对我这种根本没有专门去研究语言学知识的人来说,这种发现令人吃惊。因此,最近看到金教授的这段话,才发现原来梵语和欧洲语种之间有传承关系,就好像汉语和日语、韩语之间有传承关系一样。虽然金教授不是专门研究语言学的,但是他上面所论及的梵语和欧洲语种之间的传承关系,这点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因此,这一段玩笑亦揭开了我心中很多疑惑。

有佛友认为,英语底子好的人,学习梵语更容易点,你觉得呢?这只是一种建议,诸位不妨试试看。

我经常会说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这些事情可能在专业人士听起来很可笑,这是常识嘛,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可是没办法,隔行如隔山,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懂就是不懂;别说隔行如隔山,就是同行业还有很多知识的细分门类而不能通晓的,这都很正常。以前曾经有一个时间段,很多年以前了,我觉得和别人就一些佛法问题发生争论的时候,其实那个知识点我是不知道的,或者不懂的,但是我非要通过搜索相关知识,然后表现出自己很懂的样子。现在随着阅历增长,人慢慢成熟了,就感觉那个虚荣心很无聊;不懂就是不懂,无知就是无知,装出来的“有知识”是很可怕的,这大约和一些没文化的人故意往房间里安置一屋子的书籍作为粉饰但是却从来不读书一样。人类承认自己在某些方面的无知,这是正常的;在你不懂的领域,非要去假装专家,这个很害人的。各位师兄,你们敢于承认自己很多方面的无知吗?承认无知,是进步的开始。人类的面子,只能给别人,不能给自己,把握住这个原则,你就里外都不吃亏。如果你爱面子,虚荣,很可能里子和面子最后都会吃亏。所以,面子只能给别人。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