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梵汉客闽粤日”谈古汉语发音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7-07-21 02:31:22

从“梵汉客闽粤日”谈古汉语发音
本文内容非常凌乱,是无意中各种乱七八糟的因缘下乱七八糟的随意凑成的一篇博文,下面每一章节的意思可能是互相完全不搭界的,也可能搭界一点点,反正是乱七八糟,我自己看完之后都想揍我自己,大家就强忍住看文章而想揍我的心情,忍受着随意看看就好,不必当真,内容也是随意写的,并不权威,大家随意消遣一下就好。文章标题也是迫于“内容跑题”最后修订成这样的。

▲▲有师兄看了我最近一周的博文,就说“果师兄说缺句的礼佛变亿咒无效”,请注意,我不是这么说的,我的原话是这样表达的:依《杂咒经》依据记载的缺句的变亿咒在实测中不产生福德增广变亿的实效,而依《陀罗尼集经》和《嘉兴藏礼佛仪轨》的完整版本变亿咒在实测中能够产生增广福德的实效。这是我的表达逻辑。那个咒语或许因为缺句,而且是缺少了关键的数量词那一句,因此导致无有增广礼佛之福的实效,但是,这并不代表那个缺句的咒语没有其他效果,因此,我并没有否定那个咒语的其他效果。它缺句是事实,实测没有增广福报也是事实,但是如果说那个咒语无效,这就是诽谤了,只能说,它因为增广方面的关键咒句缺失导致增广福德的效果没有,不能说该咒所有的效果都没有。任何表达不能过头,不能越界,你只能确认你能确认的部分,你不能确认的部分不可以胡说八道。

▲▲经测试,有师兄推荐的如下近似梵语发音咒语,在实际念咒礼佛测试中,实测的效果并没有比前一博文的发音有更殊胜的实测效果,大体效果一致;而且有佛友使用前一咒音礼佛不到200拜,梦佛现身,金色晃耀;我自己测试依前一咒语念诵礼佛,梦获极大丰收果实。因此,我将如下咒音一并录入上一篇博文,供信心不同者各自选择。(本博文稍后删除,依上一博文为准)

南摩  达夏喃m   布达  勾帝喃m   嗡  呼噜呼噜  悉达  路佳内   萨了瓦拉他  萨达内  斯瓦哈

有师兄认为按照上述发音标示,更接近梵音,我正在做有效性测试,耐心等待一两天。测试完毕,若有效,或者效果比之前发音更好,或者效果等同,我将如实详细说明,并在前一篇博文中收入该发音。请注意前一篇博文,可能会更新,更新后,大家重新转载一下前一篇博文。(前博文中咒音经过有效性测试,反复测试,均有实效,故并不废止。此最新测试之梵语近似发音,作为另一个参考发音。)

“你”音在唐音中为“磊”,和梵语音“你”音近似,现在粤语中仍然保持了这一发音;故而上面咒语中“你”音用“内”字表音,更接近梵音;特此说明。喃m,m念后半音。俱祗喃,俱祗,佛教数词,意指“千万”,加上尾音“喃m”,其整体梵音近似念法为“勾帝喃m”,此一发音得到熟悉闽南语师兄的认可。之前早些年的时候,在别的佛教论坛,听很多台湾的师兄说台语(闽南语)中很多汉字的发音和梵音标示的唐音咒语念法几乎一模一样,当时听到他们这么说,我也没有留意。

▲▲不久前看一个粤语节目,带普通话字幕的,是采访刘嘉玲的,突然发现,粤语中的部分发音和日语几乎一模一样。随后我查阅网上资料,才发现不仅仅是粤语和日语很多发音近似,而且客家话和闽南语发音和日语也很接近。而大家知道,日语来自于古汉语,尤其其发音是以秦音和唐音为主;而客家话、粤语、闽南语本身是隋唐以后两京之地和中原百姓躲避战乱南迁之后形成的,因此,大家今天对比梵咒按照隋唐时期的汉语发音,大家很容易发现,客家话、闽南语、粤语中的发音,和隋唐时期梵咒的汉语发音最为近似,甚至包括部分日语发音也与之近似。因此,梵语发音不能找到其在唐音中对应汉语发音的,参照对比客家话、粤语、闽南语,你会有惊喜的发现。以前语言学家们说客家话是语言学的“活化石”,是有道理的,依客家话为源头逐步演绎出来的、或者和客家话平行保留下来的闽南语和粤语,也具备如同化石一样的参考价值。现在回头想想,十几年前某些现代学者发起的“废除粤语和一切地方语言,完全要求使用普通话”的倡议是多么的无知。如果客家话、粤语、闽南语被废除,则中国传统文化实质上至少在语言系统中已经被绝杀,以后如果要知道秦汉至隋唐以来中国官方汉语的发音,恐怕只有求学于日本国了;要研究自秦统一之后一直到唐之间的汉语发音以及因此汉语发音问题衍生出来的其他历史问题,要研究佛经中陀罗尼发音以及佛经中原本的汉字发音,要保证真正做到“中国以汉文明为主的几千年古文明不中断”,要做到这些,就必须保护客家话、闽南语、粤语一直不变异的保持下去。北方游牧民族在向南扩张的过程中,虽然他们的游牧“文明”和汉文明有过交融,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其对汉文明造成的冲击和损害是相当巨大的,游牧民族建立的汉语发音系统已经彻底损害了汉语语言系统原有的完整性,现在古汉语的一些发音只能在地方语系中保存,如果现代一些政治家和无知的学者还要强制推行某些语言发音标准化运动,甚至计划强制消灭地方语种,这恐怕会让残存的那一点点古汉语的遗存也消灭了,这个可能才是最该注意的;这是涉及古汉语原有完整性的大是大非问题,涉及数千年中华文明到底是否中断的问题;如果你强制掐断客家话、闽南语、粤语这个语言系统,我们不敢说因此就中断了全部的中华文明,但是至少其中最有延续性和生命力的一根主动脉已经被掐断了。毁掉长城的,从来不是外国人,而是中国人自己;毁掉中国文字完整传承的,居然也是中国人自己,这个很可怕;汉字字体简化和汉语语音简化,这是非常损害中国历史文化传承的,最终必将为此付出代价,至少现在已经导致我们很多人不能认识繁体字,不能念诵正确的古汉语发音,试想,我们佛教徒现在连使用我们自己的汉语语言念诵咒语的正确发音的能力都丧失了,未来的后辈炎黄子孙,又如何依靠这些异化了的汉语字体和汉语发音去更加精确的了解中国历史?须知,汉语发音的异化,经历了几百上千年的历史,这个事情是相当损害中国文化传承的,而汉字字体的最近一次简化和汉语语音的最近一次简化,而且将其“法定化”,这居然是几十年前才开始发生的事情;自古以来,伟大的帝王都必须做一些“书同文、车同轨”的事情,都喜欢统一度量衡,甚至需要国民在精神文化层面进行统一,在意识形态上达到统一,从历史和现实来说,这都是必要的;可是问题在哪里呢?问题在于,用一个劣势的不完善的缺乏传承的文化系统的标准去“改革、改善”一个优势的相对完善的具有完整传承的文化系统,这个是得不偿失的!!这就好像用乞丐的标准去改造贵族,最后贵族身上也有了乞丐习气,或者用愚者的逻辑去改造智者的智慧,导致有智慧的人也有点傻里傻气的,所以,我国很多所谓的文化“改良”,其实本质不是“改良”,本质是“改不良”。韩国人和越南人强制废弃汉语,结果是面临文化断层,面临历史断层,面临现代和未来的他们的国人无法读懂他们的历史,所以,现在的韩国人和越南人又尝试重新建立和恢复原有汉语在两国中的地位。而日本人在这个方面,是相当有远见的,据可信历史资料,即便日本从“明治维新”时期开始学习欧洲先进文明,但是他们的“维新”,大体上还是建立在本质意义上相当于“日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基础上的,他们没有准备革除中华文明对他们的影响,没有准备象韩国、越南一样,因为日本人清楚,革除了中华文明对他们的影响,就等于割断了日本的历史和日本的文化,就等于割断了他们那个民族赖以信仰的全部精神血脉和文化遗产。我们中国人,尤其应该清楚,我们不能够自断血脉;就连敌视中国的日本人,都不敢断掉中华文明对他们影响的这根血脉,我们中国人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呢?客家话、闽南语、粤语,一定要保存下来,这个语言系统在汉语中的地位,是其他汉语地方方言无法取代的,尤其对我们现在未来的历史学家、语言学家和佛教徒来说,其重要性更加凸显。


综上所述,熟悉客家话、闽南语、粤语发音的师兄,如果再在梵语上下一点工夫,你是非常容易找到当年“隋唐佛经翻译家”的感觉的,因为相比大家而言,你的语言发音和唐音最接近,而佛经尤其是隋唐时期的佛经里面的咒语,是直接以当时的汉字发音来做音标的。而事实也证明,现在佛教界知名的几个梵语转译专家,他们大多数本身就有客家话、闽南语、粤语的语言背景,这令他们有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因此,我鼓励熟悉这三种语言发音的师兄多在佛经转译方面下点功夫,会更容易突破。甚至有时候,你们看到隋唐时期佛经中直接以汉语音标标示的一部分咒语发音,你们甚至直接就可以念出梵语近似原音,有一部分发音,直接可以达到这个水平。

近年来又有“一佛乘居士”这样梵、藏、汉兼通的专业人士显现为大家服务,实在是我等诸人的幸运和福报。

▲▲闲聊几句:之前博文中我数次说过,我不曾系统学习梵语转译,这是我知识方面的缺失和短板,因此,我只能就一咒一音去追求准确发音,然而我却不能系统的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关于梵语转译方面的知识,我十一年前曾经准备过下手研究,但是下手几个月后,发现并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甚至可以说,翻译学所需要的所有知识,尤其是华梵佛教语境下的各种知识,包括历史上不同时期梵语和古汉语的发音差异,实在说,最后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副浩如烟海深不见底的学问,我遂对之生起敬畏之心。我知道凭借我的功底,穷其一生也不可能在这个上面有所突破,因此,我选择了暂时放弃。我个人是觉得啊,人的某些语言天赋,可能是宿世以来某种特定智慧和能力的积累,而我宿世以来缺乏这种积累,因此,现世之中我如果贸然介入一个自己毫无把握的领域,很可能是浪费时间;尤其我担心的严重的问题是,我很可能会因为对梵语知识的不完善掌握而误导他人,鉴于此,我选择了暂时退出。我的这一知识缺疏,可能会随着我现世乃至未来生生世世某些福德和智慧的积累,终将会在未来某一世中,我能够对此大开慧解,得梵音声,目前我对此学问,暂时处于积累福慧资粮的阶段,我暂时不准备进入梵汉对译的研究,因为福慧资粮不够,未敢贸然涉足;我个人的观点是,这个领域表面上看似云淡风轻,实际上并非如此,实际上这个领域对研究者的各方面知识储备和智慧水平有极其全面的要求,而我暂时不能胜任之,因此,我只能暂时退出,继续积累福慧资粮,这是我个人的暂时选择。

吉祥果
2017.07.21

▲▲好奇怪,本来这个帖子是聊咒语发音问题的,因此触及了梵语、古汉语和现代三个地方语种的关系问题。但是,这个帖子居然被杨百万、殷保华、王亚伟关注;以前两年还有唐能通、赵笑云等人关注过本博客;这几个人的名字不做股票的人可能不知道,而从90年代初到现在做股票的人听到这几个名字,应该是非常熟悉的。也许有可能我“股票背业、金融衍生品背业”的理论引发了他们的关注,大概是从我博客发表这一类观点的最近三年,他们似乎每过一段时间,会偶尔过来我博客看看。我本以为只是同名同姓的博客,按照回访地址按回去,发现是他们实名博客。既然如此,那我就公开对诸位前辈喊话了啊,建议你们如果有可能的话,在博文后面谈谈股票投资和你们个人命运的关系,看看是否能印证我博文的观点,既然诸位前辈有兴趣我博客,就说明至少我的一部分思想还是得到诸位共鸣和认可的;当然,也许这篇博文诸位的关注点是汉语语言学和中国历史文化的传承问题,也不意外。本来这个帖子只是临时性的,我按照下文中原计划是准备删除的,既然本博文阐述的思想无意之中不但得到佛教人士的关注,也被证券业的诸位前辈关注,那么,我就留下这个博文吧。尽管下文的内容有点杂乱,当然,并不无章。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