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德问题小解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7-07-04 19:22:32

福德问题小解
之前的博文中,我曾经多次说过,通过供养布施所修的自然之福,是没有办法通过回向给予到不具缘的众生的,但是可以让具缘的亲属沾福七分之一;福德的善法体是没办法給与对方的,《大智度论》中龙树菩萨的见解,也支持这一观点,并且认为,如果福德可以给人,十方诸佛悉将福德给与众生然后自己再重新修福;所以,我们可以确定的知道,自然之福是不能通过回向给予不具有互相负欠因缘的众生的,至于沾福的众生,也是因为互有负欠因缘因此沾福,可以确定这一知见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尽管如此,有一个佛经案例我一直没有参透,或者说有一批佛经案例我一直没有参透,虽然我清楚这个案例和回向的原理不同,以前我也做多次解释,但是这内在的原理我始终没有彻底弄明白,但是今天我找到了最终的答案,因此,特地解释如下:

我之前没有参透的佛经依据是:《央掘魔经》之中,央掘魔用自己的福德为孕妇咒愿,导致孕妇顺产;这是我之前没有彻底参透的,我之前知道央掘魔使用了谛实语力和愿力的双重加持,将自己的福德力导向帮助孕妇顺产,知道这种力量是超越自然业力的,知道这个和回向的原理是不一样的,知道这是一种超越自然业力的加持,此前博文我也是这样为大家解释的,而且这种解释也没有任何错误。

但是问题是,我一直以来不能理解的难点是,虽然央掘魔利用谛实语力和愿力强行将福德力去加持帮助孕妇,但是这就形成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既然自身的福德不能通过回向给予对方,可是央掘魔的案例又告诉我们,央掘魔的确用自己的福德帮助了对方,虽然这种帮助是愿力和谛实语的力量强行加持利益对方的,不同于回向,并不导致我以前的见解有任何认知上的错误,可是,我一直不能理解既然不能回向得到,为何强加福德帮助了对方,总觉得有理解上的难点。今天也许是法布施积累智慧到了某个节点,这个理解的难点,我今天也参透了,特地解释如下:

央掘魔用自己福德强行加持利益对方,但是对方并没有得到央掘魔的福德本身,而仅仅只是得到了央掘魔福德力的加持帮助,我不知道这句话我是不是说的有点绕,但是真实的答案就在这句比较绕的话里面。可能这个解释有点抽象,我用具体形象的例子来说明:当你某一天开车到一个地方,突然发现路边有一个熟人,于是,你用你的车子载这个熟人到了十公里之外的目的地;你的熟人得到你用车子帮助他,但是你的熟人并没有得到你的车子本身,我这样说,大家一定能理解;其实《央掘魔经》中,也是这个意思,那位孕妇得到了央掘魔福德力量的帮助,但是她并没有得到央掘魔福德本身。答案就是这样。不仅仅《央掘魔经》谛实语力加持福德帮助对方是这个原理,所有通过谛实语力调动自身福德对其他众生的加持,原理都是这样。

上述答案,完全解开我心中的心结,就是纠结于回向福德对方得不到,但是谛实语加持福德给对方对方又得到了福德的帮助,所以,到底是对方得到了,还是对方没得到?如果说得到了,《大智度论》又说福德不能给人,善法体对方得不到;如果说没得到,但是《央掘魔经》的确显示孕妇得到了央掘魔福德力的帮助;所以,这种纠结在我心中由来已久,今天总算找到最终答案------------央掘魔的福德力帮助了对方,但是对方并没有得到福德本身,对方得到的仅仅只是福德力这个力量的帮助,就好像搭便车,你得到对方车子对你的帮助,但是你没有得到车子本身。这才是《央掘魔经》和《大智度论》关于福德回向对方对方得到得不到的终极答案,答案就是,对方得不到福德本身,但是对方可以得到福德力这个力量的加持。

也许诸位师兄觉得我研究佛经太较真,一点点小小的细节还要纠缠至今,但是这个是有价值的,因为如果你理解稍有偏差,就可能误导别人。所以,今天终于找到二者之间的真实彻底的答案,并且能够圆润两方面的实际,并且这个答案符合真相,非常开心。

关于如下案例还有纠结的人,将上文多阅读几次,就明白了。

吉祥果
2017.07.04


//////////提问:师兄,做了自然福德,然后回向某个不具缘的众生,对方收不到。那在做自然福德之前,发愿此自然福德是为某不具缘众生而做,那对方能收到吧?这就是发愿和回向的区别吧?
比如我拜佛1千,回向某个不具缘众生,对方收不到。但我发愿为某不具缘众生拜佛1千,然后拜佛,对方就可以收到吧?
请师兄解惑。

回答:福德给对方的力量,对方可以得到,但是福德本身得不到。这个之前我有一篇博文,也说过这个意思,和今天博文大概意思一样,就是说该福德不能和对方的福德融为一体,但是这个福德整体可以对对方的产生一个帮助的力量,这个是可以的。这个话题很抽象,只有亲身体验以后,有些表达才能理解的比较到位。另外,你的问题已经提高到愿力层面,已经超越了自然之福给予的原理,但是尽管如此,强加的福德还是可以对对方有帮助,但是对方还是不能得到这个福德的本体,诚如上文所述搭便车一样原理。

另外,虽然在自然业力的层面来讲,这种福德是无法转移的,但是我们通过念一些咒语得到的福报,是三宝直接赐予我们的,至于这一类福德三宝是如何直接强行给予我们的,这个原理我们现在还不能了解的很精细,我们只需要知道三宝有这个能力把福德给我们,这个我们是要相信的。至于《大智度论》龙树菩萨所言,那是自然业力状态下的答案,前提不同,结果不同。佛法里面很多看似矛盾的答案,其实并不矛盾,主要是因为问题的前提和因缘发生了变化,所以答案和结论也会随之变化,这一点大家阅读佛经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就好像我研究《大智度论》和《央掘魔经》关于福德转移的问题,花了这么长时间,才了解到这个原理。




附录:

 出《佛说鸯掘摩经》
  舍卫城中有异梵志,览三经,无义不解;深通五典,有问即对;士林禀仰,国老咨询;门徒济济,望重当时。有高足弟子,名鸯掘摩。容貌魁梧,力超壮士;手能接飞,走及奔马;聪明才辩,无异泻水;性情和雅,又如淑女;安详敏达,人人倾倒。德性、智慧、武艺、品貌、称为四绝,师甚嘉异。师母某氏,见此弟子,因敬生爱,因爱起惑,因惑成魔。乘夫远出,起不肖心,潜至弟子鸯掘摩室,吐轻薄语,作癫狂态。鸯掘摩超超德性,宛若百炼精金,不为邪火所侵蚀。正色庄容,守弟子礼。答彼师母道:“我师犹我父,师母犹我母,非法行为,弟子千万不敢出此。”某氏进诱言道:“饥者与食,渴者与饮,有何非法?寒施衣服,热惠清凉,有何非法?暴露庇荫,危厄援救,有何非法?”鸯掘摩严辞拒绝道:“蛇蝘行为,士者所耻。即无尊卑名份,亦断然不为;何况分尊如母,敢蹈非礼!”某氏知弟子心如铁石,不可动摇,且以下等动物比拟淫行,恼羞成怒。急即返身,退入私室,设计诬陷,掩饰己罪。便将衣服撕破,更把郁金染面,佯愁委卧,描模病人,发呻吟声,忽断忽续。
  未几,其夫归来,问患何病。某氏进谗言道:“君时常称叹的聪慧弟子,柔仁贞洁,履行无阙。今早乘君远出,竟入我室,牵我衣裳,预行非礼。妾不顺从,横被陵侮,受惊受辱,不能起身。”师不察真伪,轻听妇言,赫然震怒,欲加楚罚,惩治奸暴;又愁其人雄武,不可力伏。踌躇良久,以为不如设计陷害,使投法网。遂命弟子鸯掘摩来前,口吐邪言,指使他向死路上去。说道:“卿的天分学力,色色胜人,升堂入室,压倒群伦。但有剑术,未曾表见,致一代英名,长此埋没,很觉可惜。”鸯掘摩殷勤启请,谓:“惟愿我师,垂慈明教。”师言:“若欲速立英名,宜执利剑,晨赴四衢,手杀百人。人取一指,至于日中。百指满数,穿指成鬘,作为额饰。卿果若此,威名立著。”便授利剑,促使速行。鸯掘摩接剑,思维师所告语,震骇愁戚,不知所为。以为设违教旨,失弟子道;遵教行事,大背天理。捧剑退出,垂泪自语:“净修梵行,是梵志法。孝养父母,是梵志法。不作恶业,超生梵天,是梵志法。今纵暴妄杀,非法背理。在我良心上,万不能承认我师所言。”鸯掘摩此时心神震荡,渐渐行止失常,不由自主的走至四衢通道旁古树下。眼前忽一暗,竟被恶魔所乘。此时鸯掘摩若醉若狂,瞋目怒眦,状如厉鬼,四向远视,有如狼虎,跳跃奔驰,如兕出柙。四方行人,为夙业所驱,纷纷来集,在数难避,同时遭劫。此时鸯掘摩如鹰攫鸡,如狮搏兔,人来剑往,剑到指脱,无一幸免。顷刻之间,指几满百,遭害人众,称冤悲号,奔告国王。谓有逆贼遮截要路,不问情由,剑到指削。
  募缘比丘路遇众人,知此惨事,急至佛所,稽首启白,谓:“无道人鸯掘摩,手执利剑,扼守四衢,无辜行人,均遭凶害。剑到指脱,无一幸免。血迹满地,路绝行人。”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汝等安住,吾今往救。”世尊前去,道逢刍牧人与诸居民,莫不遮道阻挡。谓:“大圣若往,勿由此路。前有逆贼,杀人如麻,何况独步,决难幸免!”世尊答言:“设使三界尽为寇虏,我行无阻,何况仅有一人躬行无道!”鸯掘摩母,午饭已熟,中食时至,怪子不归,送饭出城,一路行来。时鸯掘摩检点截下手指,已得九十九枚。日已卓午,仅缺一指,恐失其时,道业不具。见老母来,心眼模糊,不能识认,挥剑前向,欲凑指数。恰巧世尊到来,佛眼照去,知此人根器完具,偶然着魔,迷却本性,肆行杀害,受诸业报。若断母指,罪大恶极,多劫沉沦,不可解救。立显神通,遮在母前。鸯掘摩见佛,舍母欲取佛指,迈步往迎,心自念言:“我奋神威,所向披靡,壮士来前,我亦无惧,况此沙门独行无卫!”便举剑进迫。身不能前,竭力奔走,终不能及。心中怪异,以为:“我跳跃江河,如越沟浍;倒拖狮象,如牵猫犬;比武角力,从无匹敌;重关天险,无不立辟。如此沙门,从容徐步,我追不及,竭我神力,难望接近。奇哉奇哉!有如是哉!”鸯掘摩便用一喊摄魂法,厉声唤道:“沙门且止!”世尊答言:“吾止已来,为日已久,但汝未止,故常相差。”时鸯掘摩遥唱一偈道:“沙门语何谓,自云已久止,我且阔步追,终苦追不至。而今云何立,谓我行不往,忙者不知闲,愿为解此义。”世尊答鸯掘摩偈道:“指鬘听我语,为汝除过误。汝向妄中行,魔驱自失主,痴望道业成,造孽实不智。吾住三解脱,汝苦不知止。”于是鸯掘摩蓦然开悟,心境顿清,掷剑道旁,五体投地。白言:“惟愿世尊恕我迷谬。兴害集指,妄想成道。幸赖慈化,深愿垂哀,俾为弟子,得受大戒,永离邪网,行奉正教。”世尊知此人因缘业已成熟,便收为弟子,带至给孤独园。贤者鸯掘摩翼从左右,亲承佛化,具足究竟无上梵行。捷证六通,生死已断,所作已办,速得应真。
  时波斯匿王率四部兵众,欲擒凶徒,长途仆仆,遍觅不得。奔驰疲乏,身披尘土,过诣佛所,稽首足下,世尊问言:“王从何来,身披尘土?”王白佛言:“世尊!有大逆贼,名鸯掘摩,凶暴无状,舞剑四衢,杀害无辜。今欲为民除害,率众讨捕,长途奔驰,以致身披尘土。”世尊即言:“鸯掘摩在此,已为比丘。王将奈何?”王白佛言:“已志於道,莫奈之何。更当尽我形寿,供奉衣食、床座、医药种种,尽我见闻随喜的微忱。”王继又问言:“世尊!凶横无道之人,如何能倾心至道,履行寂义?现其人安在?”世尊答言:“近在斯坐。”王回首见其人,心生恐怖,身毛为竖。世尊继言:“大王勿怖!今已仁贤,无复逆意。”王移步至此人前,合掌作礼,说道:“仁者就是指鬘鸯掘摩么?”答言:“我实是鸯掘摩。”王又问:“仁者俗姓甚么?”答言:“奇角氏。”王又问:“何谓奇角氏?”答言:“因亡父本姓奇角氏故。”王说道:“诺!奇角比丘受吾供养衣食、床座、医药等等,尽我形寿,随时供奉。”鸯掘摩感王至诚,坦然承受。王即稽首,转身至世尊前去。王此时赞美世尊道:“能觉诸未觉,能调诸未调,安住垂大慈,无所不开导。消除患害,使充法侣,福我地方,惠我黎庶。”王赞美已,即向世尊辞行,言国中多事,意欲辞返。世尊言:“请王自便。”王顶礼佛足,稽首方回。
  尔时贤者鸯掘摩处于闲静,服五纳衣。明旦持钵入舍卫城,普行分卫。有怀孕妇女,月满难产,心甚担惊,施食求福,嘱僧祝愿。鸯掘摩得供归去,分卫已毕,洗钵濯足,敬至佛前,长跪启请言:“世尊!我于晨朝,着衣持钵,入城乞食。见有孕妇,临月欲产,苦产难故,求为祝愿,以图救护。如何祝愿,敬求开示。”世尊答言:“汝可速往,慰告彼妇:如我所言,至诚不虚。从生以来,未尝杀生。为姐祝愿,愿姐临产,安稳无恙。”鸯掘摩白佛言:“我作众罪,不可计数。妄杀无辜九十九人,言未杀生,岂非两舌?”世尊答言:“前若前生,今已异世。汝今归仁,不为妄语。如此祝愿,足救彼厄。”鸯掘摩即奉佛旨,往到妇家,如佛所示,言:“如我至诚,所言不虚。从生以来,未尝杀生。为姐祝愿,愿姐临产,安稳无恙。”所言未竟,妇即临产,子母俱安。
  时鸯掘摩欲从旧路归去,有一群顽童,与他寻事。或掷瓦石,或用箭射,或挥刀斫刺,或舞杖追击。贤者指鬘,不与计较,亦不瞋怒,如无此事,安然忍受。衣服碎裂,体伤头破,还至佛所,稽首足下,合掌佛前,口唱一颂:“我前为暴客,指鬘名普闻。大渊已枯竭,归命正觉尊。依教成忍辱,代佛化众生。早得三通达,法戒谛受真。昔日怀凶毒,多伤群众命;今受大慈教,存仁更主敬。往事如泡沫,前尘成梦境。譬如今再生,一扫心土净,化恶成仁贤,如钩调悍象。如来成就我,无剑亦无杖。放逸造往业,自制消诸障。慧日照吾前,胸中已雪亮。人我两相忘,湛然心不动。中边俱不着,无恋无怒恐。而今鸯掘摩,已成罗汉种。在佛世尊前,口自唱此颂。”尔时世尊观指鬘鸯掘摩闻法开解,精进猛勇,德业炳然。认为声闻第一,赐名伽瞿比丘。
  【注】
  梵志:译言净罗门四种修持时期,第二时期 的特称。
  普行分卫:富贵贱平等一视,名曰普行;乞食分给僧尼,护卫道业,名曰分卫。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