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藏传密宗的个人看法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7-03-13 23:26:55

关于藏传密宗的个人看法
//////////提问:师兄,我最近几天供养了格迦寺终生闭关的师父们,是通过藏传佛教徒组织的微信群,以前从没有接触过藏传佛教,去年年底和他们结缘了。我一向比较崇敬戒律严格的僧团,比如大悲寺,不持金钱捉。看到微信群里面介绍格迦寺师父们终生闭关的介绍,就有了供养的打算,也为了给自己培福。但是这时候负面新闻也出来了,我无意中百度到关于藏传佛教的种种负面消息,比如男女双休,吃肉,等等,忽然觉得自己太草率了,对藏传佛教还不怎么了解,此时心生悔意。但是咨询过XXX师兄,他的回复又打消了我的疑虑,他说我不要被负面消息影响了,藏传佛教也是正规的(通过微信语音回复,具体忘了)等等,这时我就就完全放下了戒心。今天看到果师兄的文章,觉得师兄对藏传佛教好像不怎么认可,让我又有点担心,其实我自己之前也认真思量过,此次供养之后,和他们断绝一切联系,从此不和藏传佛教有粘连。果师兄,您对格迦寺了解吗?因为我这次做了比较大的供养,所以有点担心,请问您是怎样看待的,不是所有的藏传佛教都这样吧?///////////

回答:藏传佛教的主流是佛法,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藏传历代祖师在建立弘法事业的过程中,存在融摄其他宗教教义、教徒、修法的过程,最主要的是苯教和印度教(时称婆罗门教),因此导致很多目前之争议;若详细说科目太多,不可细表。简单说,行者必须以《楞严经》的基础标准衡量之后,再行择法择师,然后修密,要安全得多。现在很多诽谤藏密的人说藏密不是佛教,这种言辞实在浅薄,任何佛弟子最后登堂入室的修行,必须通晓密宗的修法奥妙,否则不能算是全面深入佛法;但是藏传密宗历史上形成的诸多流弊,本来现在应该革除的一些弊端,却往往被吹嘘的神乎其神,甚至容不得不同意见批评,比如吃肉问题,比如戒律松弛问题,比如巫蛊之术泛滥问题,比如政教合一问题,比如真真假假的活佛转世认定问题,比如以不符合《楞严经》授记的标准而进行的全民互相吹捧佛菩萨化身问题,等等。现在很多人学密,本身是好事,但是很多人对密宗是抱着一种彻底的迷信在奉行,这个事情很可怕,如前所言,很多汉人学密,追随藏人吃肉喝酒,不守戒律,胡乱妄为,还有一些人密法没学成,把自己搞成巫师了,总之,很多很多问题;因此,如果没有择法眼,没有正知正见,这些人学密很可怕;现在一些密教发烧友,还容不得别人批评藏密里面这些不好的问题,比如你要说吃肉不对,喝酒不对,搞巫蛊之术不对,跟着搞正智不对,他马上攻击你,在他眼里,凡是修行的事情只要和西藏沾上边,放的屁都是香的,放个屁你都不能说臭,你说臭就是诽谤密法,要下金刚地狱。所以,这一类藏密发烧友,适合今天一个网络词汇,我姑且将其称呼为-----------藏密脑残粉。不管你学密,学显,你自己都要有脑子,有甄别能力,有择法眼,如果胡乱什么东西不加甄别都能接受,这不是脑残粉是什么?藏传密宗需要在某些方面有一定改良,令之更趋于纯净之佛法。

还有一些藏传大德,在弘法的过程中,存在持续性的贬低汉传、贬低汉人、贬低汉传祖师、抬高自己等等的一些恶劣问题,并且在私下及公开有逆民族和合的一些倾向,甚至说出“汉人的人身不是暇满人身”这样的话语;你从暇满人身的佛法概念探求,从八无暇十圆满来衡量,我们可以说现在只要不是佛教徒的,都不算暇满人身;可是这些大德不敢说美国人不是暇满人身,不敢说基督徒不是暇满人身,不敢说其他宗教徒不是,也不敢说其他民族不信佛的大众不是暇满人身,他单单说汉人不是暇满人身,这里面有很多值得警惕的东西;如果你心里想直接说“汉人不是人”,倒也骂的痛快,你就表明态度你仇恨汉人就是了!你又何必用一个佛法的概念,但是又不敢针对世界上其他宗教和民族,却单单专门针对性的来贬低汉人呢?如果你普遍的说,全世界的非佛教徒都不是具足暇满之人身,如此说法倒也公允,但是这些大德偏偏不敢这样说,却只敢说汉人;汉人人口众多,文化多元,虽然汉族不是全民信佛,但是如果将汉人里面的佛教徒列出来单算,恐怕仅仅汉人佛教徒的数量,就可以超过全部藏人的数量,将如此庞大的一个佛教族群,将其视为不是暇满人身,这里面的恶劣问题,值得很多人深思,也值得这个大德本人有所思考。一边利用汉人提供的经济供养和科技实力为自己的弘法事业服务,一边却回过头来贬低羞辱汉人、汉传,这是我个人所不能接受的。

大多数藏传的大德,都是非常的慈悲,非常的正见,非常注重民族和合,非常倡导汉藏教法的圆润;至于个别藏传的大德,如果有上述一些不妥当的开示和做法,只能期待和希望他将来能够有所圆满。

你说我对藏传佛法不认可,这个印象是错误的;正如我们从市场买回瓜果蔬菜,需要洗干净上面的泥土污垢,然后才能食用一样;藏传佛教的主流是好的,藏传佛教的主流是佛教,而且是很高级的佛教,这一点毫无问题;但是正如前文所言,藏传很多历史原因造成的流弊需要改良,正如需要洗干净某些泥土才能食用瓜果蔬菜一样,你不可能泥土污垢一起吃下去。我之前博文多次讲过,我是经常赞叹藏密,但是也经常指责藏密里面一些流弊,如果你详细看过之前博文,你应该留意到我有这方面的表述。

你谈到的具体寺庙我不了解,不做评价。

关于你提及大悲寺金钱戒,从别解脱戒层面说,这是一种清净的做法;但是到了菩萨戒层面,佛陀开许发心端正为了真正弘法利生事业的目的的僧人,是可以接触金钱的。因此,应该包容不同层面不同戒律要求。因为我留意到尊崇大悲寺的一些佛弟子,有因为尊重大悲寺僧团之金钱戒严谨,然后因此而贬低其他僧团的一些做法,所以,你既然提及,我就顺便一说,供大家参考。




///////////提问:关于提问师兄说南传佛教开许,末学或许能知道一二,根据研究表明,吃素并非佛陀提出,而是由希婆达多提出的,汉地是梁武帝提倡吃素的。南传佛教是实行托钵的,也就是人家供养什么你就吃什么,但是在吃的时候,心里要平等对待,不要说这个好吃多吃几口,那个不好吃少吃或不吃,而且南传佛教吃饭的时候也要求观照,这个因为末学参加过短期禅修才知道的,还有南传佛教的供养,我记得自己当时买了针线供养的,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补充一句,有些师兄动不动就说大乘小乘,末学因为亲身经历过一事,遇到南传师父在休息,当时拿了一个苹果去供养,忘记他们是过午不食,可是有位师父当即跪地接受了供养,自己反应过来时,又感动又惭愧。末学是汉地人,出生生长环境都受着影响,所以理解不了提问师兄的观点,末学去过西藏,甚至接触过跑回来的人,当时他说的话让末学非常震惊,奴隶社会比现在好?现在的藏人生活没有自由?末学莫不是生活在另外一个空间?末学搞不懂真的搞不懂///////////

回答:
1、藏地与汉地同属一个国家一个中央政府,这不仅仅是历史如此,也不仅仅现实如此;汉藏二地是大乘乃至密乘佛法的因缘之地,二地必须是同一个国家,才能更好的令二地佛法互相取长补短互相融合互相提高,最终利益到更多众生;所以,诸佛菩萨冥冥加护成就的事,那些希望臧独的所谓的佛菩萨化身,他们却想逆圣意和逆现实而行,又怎么可能得逞?他们实在应该好好想想。熟悉汉藏历史的大德应该知道,历史上历次中央政府管辖西藏期间,恰恰是藏教大规模传入内地的时间,这难道是巧合吗?不仅仅历史上如此,近代现代乃至当下,尚且也如此;反之,西藏和内地联系不紧密的时候,藏密进入内地之途径也受到阻碍。因此,诸圣所加的大事因缘,岂能任由某些人想要毒力就毒力?

2、提婆达多提出过不吃肉,不能证明佛再重复提出不吃肉就错了;如同因果观念在佛教出现之前就在印度存在了,佛陀创教以后,肯定了因果观念,并且将因果观念提高到更加圆满的程度;佛出现于世,只是肯定正知正见,否定邪知邪见,而不是将之前的知见无论正邪一概否定;对于某一知见之正误,只与知见本身是否契合真理有关,却与何人提出该知见无关,即便对方是魔,或者是障佛之提婆达多;简单说,就是认理不认人,依法不依人。

3、所谓南传佛教,别人供养什么,就吃什么,就可以吃肉,可能并非如此,比如《大般涅槃经》言:尔时迦叶复白佛言。世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因他而活。若乞食时得杂肉食。云何得食应清净法。佛言。迦叶。当以水洗令与肉别然后乃食。若其食器为肉所污。但使无味听用无罪。

4、一些藏传大德喜欢用纹革事件,说汉人破坏了藏族佛教;首先,这样的不幸事件,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是非常的谴责,而且,自从邓公之后的历届ZF也对此历史事件有公允之反思和客观之评价;尤其需要注意的是,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事件,伤害的不仅仅是藏传佛教,包括汉传佛教,包括其他各个宗教,包括整个传统文化和非传统文化,包括各阶层知识分子,都在当时受到破坏和迫害,汉人和汉传也是受害者,这一点藏传的大德应该绝对是清楚的,因此,那个特殊的历史事件,并非是专门针对藏人的,这一点需要特别强调,不然很多藏人觉得耿耿于怀。

5、除上述纹革事件之外,仅仅从政府解放农奴,打破西藏农奴制而言,ZF对藏人的恩德可以说是划时代的,至少对绝大多数普通藏民来说,他们获得了最基本的人身自由和保有财产的权利;但是因此打破了很多上层喇嘛的政治特权,导致其一直到现在还在野心勃勃搞臧独。关于旧西藏和新西藏的真相,现在全世界很多人是不知情的,包括隔着海峡的很多台湾同胞,对于西藏的过去和现代,都不甚了解;尤其是一些欧美人士抨击西臧问题,但是他们对于旧西臧和新西臧的历史,其知识储备近乎为零;他们很多人都以为雪域高原的旧西藏是阳春白雪的佛国净土,人人平等,而事实却是残酷的农奴制。所以,我们今天很多人对于藏密疯狂的迷信,却不愿意思索这些历史事实。到底是谁为西臧带来了真正的人拳与平等,这一点老一辈的藏人最清楚。关于真实的西藏的过去和现在,我们的政府在对外宣传方面,力度是不够的,因此导致很多国外媒体胡说八道,甚至很多臧人也在境内里应外和制造矛盾!我们姑且不说别的,外国人不知情,胡说八道几句也就罢了,一些臧传佛弟子,甚至是藏族的密乘的出家弟子,你最起码的妄语戒你是要受持的吧?最起码的历史事实你是要尊重的吧?到底是农奴制对藏民有利益,还是现在的制度对藏民有利益?哪一个制度更符合佛法利益大众慈悲大众的精神,这是明摆着的事实!你怎么能信口雌黄也跟着在里面胡说八道呢?真是野心使人癫狂,野心使人妄想,野心使人膨胀,野心使人不守规矩,不守戒律。

藏传的一些上层人士,骨子里有强烈的希望控制他人的意识存在,这种总想控制他人的意识,并不仅仅来源于藏密三昧耶戒的师徒誓约,更多的情况下,是来源于臧民族长期以来农奴制下奴隶主对奴隶的控制思维,是这种控制意识的强化。这种希望控制弟子,控制藏民,希望控制他人的意识,在藏传佛教的传教过程中,有非常强烈的印记。因此,当农奴制被打破的最近几十年中,很多上层喇嘛无法适应自己不能控制藏人的这种状况;很多臧独势力,都与这些意识形态有关。

6、汉藏之间,团结和合,共同致力于佛法兴旺,国家复兴,这是历史大势所趋,这也是诸佛菩萨加持成就的大事因缘,因此,个别藏传人士梦寐以求的权力野心,必须收回,其最终的唯一正确出路只有一个,那就是汉藏团结、上合佛心、下安众生。


因师兄上述问题问的比较杂乱,所以,我回答的也比较杂乱,仅供参考。


吉祥果
2016.03.14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