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视角的互换菩提心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6-08-01 22:23:12

别样视角的互换菩提心

(本文将经过多次的写作和修改,一直到立论严密为止)

1、互换菩提心,若不涉及后续行为,若单论以心力予众生乐、取受众生苦,从最终结果来看,则本质上仅仅只是自利而已,根本上并不利他。(新论)

 

此一结论,与传统讲法中关于互换菩提心是“利他”的讲法不同,而且与之完全相反,恐怕要受到诸君批驳;但是,此一立论,是不是应该受到批驳,等我用佛经依据论证之后,再批驳不迟。

 

2、互换菩提心的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效应(新论)

3、互换菩提心的反反得正效应(新论)

4、互换菩提心,发心者与共业因缘者“自减他增罪业”效应(新论);

5、互换菩提心,发心代受实不受效应(宿有)

6、互换菩提心,重罪轻受效应(宿有)

7、互换菩提心,如何实现真实代受众生恶业,如何实现真实给予他人利益;

 

本文偏重论述新立之论,对于过去已有传承的关于菩提心的定论,不再过多重复。


经典依据:


1、《杂宝藏经》卷第1 之7:

  昔佛在王舍城,告诸比丘:“于父母所,少作供养,获福无量;少作不顺,获罪无量。”诸比丘白佛言:“世尊!罪福之报,其事云何?”

  佛言:“我于过去久远世时,波罗奈国有长者子,名慈童女,其父早丧,钱财用尽,役力卖薪,日得两钱,奉养老母。方计转胜,日得四钱,以供于母;遂复渐差,日得八钱,供养于母;转为众人之所体信,远近投趣,获利转多,日十六钱,奉给于母。众人见其聪明福德,而劝之言:‘汝父在时,常入海采宝,汝今何为不入海也?’闻是语已,而白母言:‘我父在时,恒作何业?’母言:‘汝父在时,入海取宝。’便白母言:‘我父若当入海采宝,我今何故不复入海?’母见其子慈仁孝顺,谓不能去,戏语之,言:‘汝亦可去。’得母此语,谓呼已定,便计伴侣,欲入海去。庄严既竟,辞母欲去。母即语言:‘我唯一子,当待我死,何由放汝?’儿答母言:‘先若不许,不敢正意;母已许我,那得复遮?望以此身立信而死,许他已定,不复得住。’母见子意正,前抱脚哭,而作是言:‘不待我死,何由得去?’儿便决意,自掣手出脚,绝母数十根发。母畏儿得罪,即放使去。共诸商贾,遂入于海。达到宝渚,多取珍宝,与诸同伴,便还发引。


  时有二道,一是水道,一是陆道。众人皆言从陆道去,即从陆道。时彼国法,贼来劫夺,若得商主,诸商人物皆入于贼;不得商主,虽获财物,商主来还,尽归财物。以是之故,是慈童女,恒出营别宿,商人早起,来迎取之。一夜大风,商人卒起,忘不迎取;商主于后,即不得伴,不识途径。见有一山,便往至上,遥见有城,绀琉璃色,饥渴困乏,疾走向之。尔时城中,有四玉女擎如意宝珠,作倡伎乐,而共来迎,四万岁中,受大快乐。于是自然,厌离心生,便欲舍去。诸玉女言:‘阎浮提人,甚无反复,共我生活,经四万岁,云何一旦舍我而去?’不顾其言,便复前行,见颇梨城,有八玉女,擎八如意珠,亦作伎乐,而来迎之;八万岁中,极大欢乐。生厌恶心,复舍远去。至白银城,有十六玉女,擎十六如意珠,如前来迎;十六万岁受大快乐,亦复舍去。至黄金城,有三十二玉女,擎三十二如意珠,如前来迎,又三十二万岁,受大快乐,亦欲舍去。诸玉女言:‘汝前后所住,常得好处,自此已去,更无好处,不如即住。’闻是语已,而自念言:‘诸玉女等,恋慕我故,作是语耳,若当前进必有好处。’即便舍去。


 

  遥见铁城,心生疑怪,而作是念言:‘外虽是铁,内为极好。’渐渐前进,并近于城,亦无玉女来迎之者,复作念言:‘城中甚似极大快乐,是故不及来迎于我。’转转前进,遂入铁城。门关已下,中有一人头戴火轮;舍此火轮,着于童女头上,即便出去。慈童女问狱卒言:‘我戴此轮,何时可脱?’答言:‘世间有人作其罪福,如汝所作入海采宝,经历诸城久近如汝1,然后当来代汝受罪;此铁轮者,终不堕地。’慈童女问言:‘我作何福?复作何罪?’答言:‘汝昔于阎浮提,日以二钱,供养于母,故得琉璃城,四如意珠及四玉女,四万岁中受其快乐;四钱供养母故,得颇梨城,八如意珠、八玉女等,八万岁中受诸快乐;八钱供养母故,得白银城,十六如意珠、十六玉女,十六万岁受于快乐;十六钱供养母故,得黄金城,三十二如意珠、三十二玉女,三十二万岁受大快乐。以绝母发故,今得戴铁火轮,不曾堕地;有人代汝,乃可得脱。’又问言:‘今此狱中,颇有受罪如我比不?’答言:‘百千无量,不可称计。’闻是语已,即自思惟:‘我终不免,愿使一切应受苦者尽集我身。’作是念已,铁轮即堕地慈童女语狱卒言:‘汝道此轮不曾有堕,今何以堕?’狱卒瞋忿,即以铁叉打童女头,寻便命终,生兜术陀天。欲知尔时慈童女者,即我身是。诸比丘当知!于父母所,少作不善,获大苦报;少作供养,得福无量。当作是学,应勤尽心奉养父母。”




2、《贤愚经》世尊往昔,堕地狱中,慈心发愿代受,他人恶报,当即超升忉利天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诸比丘。夏安居竟。往至佛所。礼敬问讯。佛以慈心。慰喻抚恤。汝等住彼。得无苦耶。慈心矜笃。极怀怜愍。阿难见之。而白佛言。世尊。慈愍垂矜特隆。不审世尊。发如是心。为远近耶。佛告阿难。若欲知之。当为汝说。过去久远。不可称计阿僧祇劫。有二罪人。共在地狱。卒驱之。使挽铁车。剥取其皮。用作车鞅。复以铁棒。打令奔走。东西驰骋。无有休息。时彼一人。筋力鲜薄。狱卒逼之。躃地便起。疲极困乏。绝死复苏。彼共对者。见其困苦。兴发慈心。怜愍此人。顾白狱卒。唯愿听我躬代是人。独挽此车。狱卒嗔恚。以棒打之。应时即死。生忉利天。阿难当知。尔时狱中慈心人者。我身是也。我乃尔时。于彼地狱受罪之时。初发如是慈矜之心。于一切人。未曾退舍。至于今日。故乐修行慈愍一切。尔时阿难。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贤愚经》(六三)佛始起慈心缘品第五十六(丹本为六十三) 




3、印光大师开示:他发心愿代众生苦,恶疾速消!
世人的病苦,多属宿世杀业所感召。宁波镇海方文年的儿子,十九岁得了肠痈,中医没法治,西医说要开膛剖肚才能治,父母舍不得。好在他母亲读过印光大师文钞,吃素念佛,全家上下都吃长素,只有一家之长的方文年没吃全素,但也减少节制了许多。母亲和一个老娘姨帮孩子拼命念佛,念观世音、念金刚经。不到三天肠内毒疮自行崩溃,脓血顺着大便流出,五天后就痊愈了。由此可见,至诚念佛诵经,能够消除宿业。可怜世人只知造业,不知消业。海盐的徐蔚如居士,在北京工作。得了脱肛病,每次大便后,必须睡上一刻钟,等肛门缩回才敢动。一次大便后,因有急事,刻不容缓,于是坐车出门。由于受到磨损,肛门再也缩不回,七天七夜,痛如针扎,没有停息的时候,整整七天没能合眼。一开始他也念佛,病却没有减轻。于是徐蔚如发大菩提心,说这病太苦,愿我多受点,只愿世间人不要再受这样的苦。之后至诚念佛,不久就睡著了,醒来后病自己好了,从此断根。
在这个患难的世道,虽说念佛能灭宿世恶业,但应当发大惭愧心,将损人利己的心,转变为菩萨普利众生的心。这样一旦恶业现前,因为发大菩提心,心中才能充满佛号的光明,得以灭罪。倘若前生或往昔曾造作大恶业,如今虽然断恶,却未能努力修善,只是泛泛地念几句佛,这样的一点功德敌不过以前的恶业,也就难免遭受恶报。不是念佛功夫白费,是因为不发菩提心,恶业深重,难以消除;倘若能发大菩提心,则如皓日当空,寒霜雨露顿时消融。世上有不少人半辈子作恶,后来改悔,却由于没能完全避免恶报,就说佛法不灵,修行没好处。念佛法门,信愿行为宗旨,菩提心为根本。念佛之人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发四弘誓愿,则心与佛合,心与道合。活着就是圣人,临终直登上品莲花,这才不负今生学佛的因缘。
《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复康寄遥居士书一、复章道生居士书一》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