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会集《法华经》之态度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6-07-05 08:37:39

对会集《法华经》之态度
我个人从2000年开始接触索达吉堪布的著作和讲解,从2006年年初开始,又加入《入行论》以及堪布所讲一些其他论著的的学习,从中获得的受益,可谓不小,应该说我很多佛法知见来自于索达吉堪布的恩德,就连我这辈子第一次放生,也是看到堪布的《放生功德甘露法雨》一书,在2002年才开始的;所以,堪布对我的恩德,可谓宏巨;

我个人在2008年3.14事件的时候,因为这个事件,和藏传的一些僧人有关,因此,以这个时间节点为分水岭,之前我是全面深信藏密,毫不怀疑,毫无选择的全盘接受;但是这个事件之后,我开始冷静思考藏传的一些争议性问题,这些争议之前十几年中,我也知晓,不是不知道,只是没有去深入思维过,是3.14事件促使我去思维一些藏传的问题;确切的说,迄今为止,我既不属于网络上那些对藏密全面攻击谩骂诅咒的人,我也不属于对于藏密的那些争议性问题全面认可的人,我只选择性接受藏密体系中对于修行有价值,但是和汉传没有严重冲突的知见和修法去奉行,因此,诸位经常看到我又赞叹藏密的某些殊胜,但是同时对于藏密的一些流弊,我又经常去批评;在很多人看来,我是矛盾的,是自我矛盾,其实在我自己看来,这是一种不盲从的冷静,当然,也许有人不认可我的看法,那也无所谓。

随着这么多年,大量阅读索达吉堪布的几乎绝大多数讲解和著作,其中有些,我还是听过传承的;但是在越来越多的阅读学习的过程中,我逐渐对索达吉堪布的著作和讲解,有一些看法,甚至有些看法,到了我实在忍不住必须要说的地步:

第一,堪布在讲经说法的过程中,有抬高藏传、贬低、揶揄汉传的一些讲法,这是我个人不能接受,甚至是非常反感的;堪布的很多话语,表面听上去是处处都在赞叹汉传,赞叹汉传的法师,但是时常来看,话锋一转,就开始对汉传进行有意无意的贬低,这是我个人不能接受的,我相信也不是汉传弟子可以接受的;堪布的巧妙之处,就在于话锋一转,或者绵里藏针。

第二,堪布在讲经说法的过程中,言辞上往往非常高慢,尤其对待辩论对手,以及对待自己要破斥的观点的时候,哪怕对方的观点是具有圣言量依据的,堪布也往往使用一些高慢的言辞,比如斥责持有吃素知见而不知道吃肉也是佛陀开许的人是“寡闻无智”,比如近几日因《法华》之辩,又斥责汉传某法师是“暴露其智慧不够圆满”,这是我个人作为汉人,作为汉传弟子,同时又有藏传的传承的佛子,所不能接受的,因为我一贯的原则是,汉传藏传,互相尊重,平等对待,取长补短;还有很多细节,我不想一一列举了,为尊者讳,略说几句就是了。

当然,维护堪布的弟子,也可以说这是什么密意,是圣者的示现,我们应该做清净观,也可以说,我们看到堪布高慢,是因为我们自己内心高慢,我们看到堪布贬低汉传,是我们自己内心看不起汉传,固然很多人可以这样去说,也可以这样指责我,但是,凡事最终总有一个公论,如果总以密意,或者圣者示现,来给一些事情找借口,我个人很难接受。

第三,堪布对待赞叹过自己的法师,无论这个法师在汉传争议有多大,堪布都是赞叹这位法师,但是对于一些对堪布的做法和知见,提出不同意见的法师,堪布大多使用一些很不恭敬的言辞,去评价这些法师,大有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气势,很多时候,这种言辞已经脱离佛法辩论本身,而变成一种直接的人身指责;我个人秉持的观点是,无论他人赞叹我,诽谤我,只要别人说的是对的,正确的,我都接受;无论别人多么吹捧我,赞叹我,维护我,只要他说的是错的,我都不会接受;对于这一点,我也是对堪布的一些做法,是有看法的;

在藏传论辩的学风中成长起来的堪布,讲经说法保留了其雄辩滔滔的习惯,这个并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这是我个人看法,可是,如果在为法而辩之外,在言辞上,还是有很多情绪化的表达,或者傲慢的表达,甚至这种表达,对于藏传之外的其他宗派的僧俗弟子,在很多时候,是有伤害的,至少在我个人方面,是感受到这种伤害的。

很多人说,作为在家人,不要去评价出家人怎样,免造口业,有些圣者的示现,是我们凡夫无法测量的,好吧,诸位姑且可以这样说,但是毕竟,汉传佛法比藏传的历史,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来看,汉传的历史要悠久的多,体系要丰富的多,甚至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在莲花生大士入藏之前,文成公主已经将佛经佛像带人西藏,汉传对藏传的恩惠,也都有历史可以稽查;在这样的前提下,恐怕藏传没有什么资格对于汉传以及汉传的法师,做出过份的贬低和揶揄,而且有些言辞,已经脱离佛法知见本身,纯属人身指责。

我个人不希望藏传在弘扬佛法的过程中,夹杂一些民族主义的东西太多,也不希望将这种民族主义的情绪,变成一种种族主义的极端傲慢,并且将其参杂在佛法之中,来贬低汉民族以及汉人的宗教信仰、宗教情感,我想,这对于汉民族和藏民族的团结,对于汉传和藏传的融合,恐怕没有好处;藏传绝大多数的弘法者,在这一点上都做得非常圆满,我看到一些仁波切的做法和讲法,我都很感动,比方说,某位非常知名的仁波切公开对藏族的弟子说:“我们应该从内心深处感恩汉人,是汉人给我们的恩德,才使我们现在逐渐可以脱离吃肉的恶习,可以吃上粮食和蔬菜,可以吃素!”反之,索达吉堪布却为吃肉做出了很多有理之辩,斥责那些不知道吃肉也是佛陀开许的人是寡闻少智,此外,堪布在很多的讲经开示之中,一些言辞都有很多过头之处,这是我希望堪布能进一步圆满的;汉民族和藏民族,同样是优秀的民族,汉传法师和藏传上师,同样是佛法的继承者,传播者,为何不能平等对待?为何汉传法师必须接受你的斥责?汉传佛教必须接受你的贬低?

因此,对索达吉堪布,我个人对其有深刻的恭敬和感恩,这是首要的,但是其次,对索达吉堪布的一些表现,我作为一个凡夫,同时作为一个汉人,也作为汉传佛教的弟子,我是有意见的。

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索达吉堪布会集《妙法莲华经》一事,又是引起颇大争议,具体细节,我博客不提及,有兴趣的可以去详细了解,我个人只是在这里表达我的态度:

1、随喜索达吉堪布传讲《法华经》,但是不赞同索达吉堪布在明明是自己会集本的《法华经》上面,标注“鸠摩罗什译”的字样;

2、随喜索达吉堪布传讲《法华经》;但是不赞同索达吉堪布以藏传的传承,来复兴天台宗,这样一来,那将不是复兴,而是颠覆天台宗,最终将天台宗的思想体系,以藏传的思想体系来取代,那也必将不会再是天台宗;弘扬《法华经》和弘扬天台宗,不完全是一回事;其他八宗,也复如是!

3、我个人非常感恩索达吉堪布,随喜赞叹堪布殊胜的弘法利生事业,但是同时也对堪布的一些做法和一些讲法,有各种不同看法。

4、藏传对于上师身份的过份神化,包括对于索达吉堪布神化为文殊菩萨,以及其他种种造神运动,首先,我想还是要依照《楞严经》来判定,堪布还活的好好的,还没有到唯除临终、阴有遗嘱的时候,就算是造神,似乎佛也是有规定的,如果造神的时机和方法都不对,可能适得其反。

5、此次法华之辨,传说维护堪布的某些弟子,居然以诛法来威胁汉传法师,这就是我之前说的,青藏高原上,殊胜的佛法和先进的巫术并存,一些藏传宗派不但传承了佛法也传承了巫术,事实如此,不容辩驳;一些学密人士,居然以一颗巫师一般的心,来学习藏密,真的不知道堪布是如何约束和教导这些弟子的,一直在学习菩提心,怎么最后有了巫师一样的心态?这是很多佛弟子要反思的。

6、堪布在对待汉传、对待汉人的问题上,很多讲法,表面上经常赞叹汉传,但是在做法上,以及某些更重要的讲法上,经常性贬低汉传佛教,贬低汉传僧人,甚至贬低汉人,贬低汉传寺庙,而且,堪布完全是说一套做一套,言行不一致!前言和后言不一致!这在很多堪布的讲解中,经常频繁出现,而且这已经不是十年八年的事情了,在九十年代的一些堪布的讲记中,都能看到这些印记,何况最近十几年?这是不能接受和容忍的,汉人和藏人,汉传和藏传,同样是平等的,只有团结和合,才对国家,对民族,对佛教,都大有好处;如果经常性的出现那种对汉地和汉传的种种贬低,恐怕对民族团结不好,对佛教弘扬也不好,至少我个人以前学习堪布的东西,现在就因为这种反感,我疏远堪布的著述有很长时间了,不晓得堪布何时能回到我心中期待的那种圆满?

7、此次汉传法师,对于堪布会集《法华经》的反对意见,是有理有据的,而且保持了汉传僧人谦卑恭敬的优良传统,反而堪布一方,指责汉传法师暴露了智慧不足;堪布在更早的关于《金刚经》的讲解中,居然倨傲的言及汉传的金刚经注疏,堪布我都阅读尽了,也没看到一个满意的注疏,所以,堪布我现在出来给金刚经做注疏,我是得到文殊菩萨加持的,这种说法,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评价了,一方面暗示自己的身份,一方面贬低汉传历代祖师的金刚经注疏,都不如我索达吉堪布现在的注疏,这个做法,真的令人吃惊不小。就算堪布真的得到文殊加持,也不至于加持出那样傲慢的言辞吧?文殊菩萨何至于如此狂傲低劣?其余具体知见争论尚多,我不一一列举。通过会集《法华》,打倒鸠摩罗什大师,通过注疏《金刚经》,打倒汉传历代注疏《金刚经》的祖师,你们的汉人的注疏我全都看了,我都看不上!今天索达吉堪布我来干!我是文殊菩萨加持的,有密意!这种傲慢,恐怕不是我瞎编出来的吧?正如有一位出家师调侃的那样---------打倒了熊猫,我就是国宝!打倒了祖师,我就是祖师!

8、2015年,我曾经在地藏缘提及堪布上述问题(被删、前几天提及,又被删),彼时,法华之争尚且没有发生,法华争议是2016年6月开始的;争议开始之后,汉传的法师陆续开始发声,原来我上述诸多说法,不仅仅是我一人观察结果,汉传法师亦多提及上述诸论,可见,这不是我一个人对堪布的讲解,有不同看法。

9、正如有一位法师说的,他说,我是学藏传的,但是汉传对我的恩德,比天还大,这次法华之争,我绝对不能容忍!我是在家居士,我也学藏传,我也学汉传,同样不能容忍,我的心情,完全和这位法师一样。

10、这个事件,希望就此平息,不要再发酵下去,否则如果严重的话,极有可能导致汉藏民族不和,甚至导致一系列不可预知的ZZ事件,但是汉藏团结,不是汉人单方面给予藏人就可以的!一个巴掌拍不响!因此,我也希望堪布,不但顾及汉传藏传佛法的传承,也顾及汉人和藏人的和合,多做有利于民族团结的事,不要有意无意之中,成为汉藏民族不和的导火索。

11、政府给予和藏地、藏民、藏传佛教很多特殊的支持,包括资金上的支持,包括在宗教政策上,给予了很多宽容,索达吉堪布能够有今天这样的弘法事业,和政府的宽容,以及汉人提供的财力和科技支持,和这些都是分不开的!试想,一位汉传法师,如此大规模的传讲佛法摄受弟子,必定会在汉地遭到一定限制的,因此,堪布应该看到,政府给予五明学院,给予整个藏传,藏地,藏人的很多宽容和支持,但是政府支持藏传,不是支持藏传来贬低汉人、贬低汉传的;汉传法师受到一定限制,故而一直保持低调,但是不等于汉传没人了!如果堪布不看到这些事实,就认为现在我藏传的声势如何如何了得,你汉传真的如净空法师说的,汉传没人了,只有靠我索达吉堪布了,这恐怕有些妄想了!


但愿堪布,能够珍惜政府给予藏传的宽容,少说不利于汉藏团结的话语,少讲导致汉传藏传冲突的事情,少贬低汉人、汉地、汉传佛教、汉传僧人、汉传祖师、汉传经典,这是我作为一个汉人,对堪布的期待!

所以,我对堪布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是感恩,一方面又是各种不满,一切实话实说。


12、有人在2015年对我说,师兄,你觉得索达吉堪布对待汉传傲慢,并非是堪布傲慢,其实是你内心傲慢的显现,就好像佛印和苏东坡的典故一样,如果你内心没有傲慢,你一定会在显现上看到堪布的谦虚;我因为智商不够,也不敢反驳,因为我经常用佛印和苏东坡的典故反驳别人,不料这次给人用这个材料反驳我了,可是,我按照这位师兄的思路反问---------索达吉堪布认为汉传《金刚经》注疏他全都无漏的看完了,他认为汉传没有一个令他满意的注疏,到底是堪布自己内心不圆满,因此显现了汉传的不圆满呢?还是汉传本来就不圆满?

堪布又说,你们汉人历朝历代的注疏,我全看了都看不上,现在圆满的注疏,必须由我索达吉堪布来做才行,这可是白纸黑字的证据,这是属于什么境界呢?贬低祖师,贬低他宗,抬高自宗,也抬高自己,甚至把文殊菩萨也拉出来做招牌,这个恐怕过份的恶劣了一些--------------------为什么堪布一看到自己,就看到了圆满,一看到别人,就看到不圆满呢?甚至一看到汉土的祖师,不圆满,看到鸠摩罗什大师,也不圆满,翻译药师琉璃光如来名号,堪布翻译多加一个“王”字,这等于对玄奘大师的翻译,也认为不圆满,为什么堪布总是能看到祖师的不圆满?连玄奘大师这样的人物的翻译,以及鸠摩罗什这样的七佛译师,堪布也觉得不圆满,这是什么原因呢?按照“佛印对东坡”这一典故的密意,到底是堪布内心不圆满?还是祖师本来不圆满?请用佛印对东坡的典故反驳我的师兄回答一下呢?这不正好符合你的逻辑吗?我要让你左右为难!!!不管你认为哪一个不圆满,你都要得罪一个,甚至得罪一大批祖师!


我个人以凡夫之心,妄想堪布能变成我心中期待的那种圆满,不晓得能不能实现,因为我的内心不圆满,所以,我看到这么多的不圆满,甚至对于大家公认的圣者,我都提出这些妄想;相信堪布本身是圆满的,但愿这一切妄想真的只是我内心不圆满造成的。

祝愿索达吉堪布殊胜的弘法利生事业,获得更进一步的圆满!阿弥陀佛!
也希望汉传、藏传,团结和合,共同荷担如来家业!


吉祥果
2016.07.09



///////关于流通索达吉堪布《放生功德甘露法雨》的感应:///////

我个人没有什么修行,只是一个白衣,连基本的贪嗔痴烦恼都没有降伏,所以,我的话语,并不具备任何深刻的意义,但是以我个人浅薄的内证经历,我所知道索达吉堪布《放生功德甘露法语》一书,其他的章节纯粹属于功德,完全无害,唯独其中《肉食与素食》这一章节,是被诸佛菩萨和护法神所斥责的,流通这一部书籍的人,如果你略微有一点神通境界,或者略微有一点内证,你自然知道为什么被护法神斥责,原因就在于《肉食与素食》这一章节之中,为吃肉做了诸多合理性的美化,这一章节带来的流弊,毒害了很多人;戒律稍微清净一点,内证稍微有一点点,不需要多,内心稍微清净一点点的人,你流通这部《放生功德甘露法雨》,就会出现被护法神斥责的事情,就会出现不杀生戒的戒体受损的问题,自己内在感应就自动会知道;但是,如果撕掉该书中《肉食与素食》这一章节再做流通,则完全没有问题,反而龙天护法,护戒神,悉皆赞叹!


这是我个人从2009年自己就知道的事情,不需要假借别人神通给我,我自己当时就开始知道这个,如果诸君不信,你至少严格受持五戒之后,你再流通原书,自己测试必然知道,去掉有害的这一章节,和保留有害的这一章节,流通此书的身心感应完全不同;本来这些事,2009年我就打算网上说说,但是我知道维护堪布的人很多,一点点小小的不同意见,就会导致群起而攻之,故而一直不曾提及。

我说的这些感应,是真是假,诸君如果持戒,至少持五戒以上的,戒体稍微清净一点的,你再多少有一点点神通的,你自己现在还可以测试,看看我说的真假。有的人修行好,也自己可以沟通护法神,护戒神,诸位可以多方咨询,看看他们什么态度?

这并不是我一人流通此书时,被护戒神斥责,辽宁海城大悲寺,妙祥法师僧团,也对于《放生功德甘露法雨》一书之中《肉食与素食》这一章节,做了删节和遮止,可见妙祥法师这边,也有种种感应和顾虑。

但凡从2007年开始,全国以及港澳地区,收到我邮寄的《圆成福慧》一书中,有《放生功德甘露法雨》完整版的,一般都是我2007---2009年6月之前流通的;凡是收到此书中,被我撕掉《肉食与素食》这一章节的,都是出自我2009年6月被护戒神斥责之后,才撕掉流通的;全国各地的师兄弟十几年来收到我流通各种佛经的人,应该不少,如果发现上述问题的,我现在在此说明,你就知道原因了,当时并未说明;还有,个别地区的师兄,收到我流通的单行本的《放生功德甘露法雨》中,这一章节撕掉的,大部分都是我干的。

当然,必须公正的说明,索达吉堪布《放生功德甘露法雨》一书,其他大部分章节的功德,得到诸佛菩萨和护法神护戒神的赞叹和拥护,功德魏巍,人天共知,唯独这一章节,在我个人共计17年的流通佛经的感应中,有被护法神护戒神的斥责和遮止,这是唯一的一桩,我必须实事求是的说出原委,既赞叹其功德,也遮止其中流弊,这是诸佛菩萨护戒神慈悲众生,也慈悲索达吉堪布,不忍心令其这一知见,造成贻害众生,造成吃肉成风,既害众生,最终也害了堪布,这是诸佛菩萨和护戒神慈悲彼此各方面,给我个人的一个感应,我只公正实语说出,信与不信,我不勉强,愿意攻击我这一说法,我也不理睬,我只如实陈述,供大家自己选择。

我个人吃素并非得益于索达吉堪布,但是,我此生第一次放生,却是得益于索达吉堪布《放生功德甘露法雨》一书的教诲,因此我必须感恩堪布的恩德,同时,我此生唯一的一次因为流通佛经善书而被护戒神斥责,也是因为这本善书里面《肉食与素食》这一章节,因此,我今日在此,公正无欺如实陈述我个人的这一感应,普令大众周知,愿大家流通此书之时,遮止此一章节,广泛流通其他章节,则增福增寿。如果不做遮止这一章节,甘露之中夹杂毒药,一起流通,则流弊甚多,自他利害间杂,则不妥当;此一行为,也是拥护堪布者,敬爱堪布者,应当奉行之事,因为这可以帮助堪布遮止其个人的一些不好的缘起。

吉祥果
2016.07.05




附录:问题解答

/////提问:师兄,我正月里发愿读200部地藏经,现在读了快50部了。看了您的博客后,我感觉应该尽快礼拜自己本尊建立自己的福德体系,那么做大礼拜就先得读宝箧咒超度冤亲债主。我有几个问题:1、发愿读200部地藏经,现在读了近50部,可以不读了吗,毕竟1080遍宝箧咒快一点?2、如果不能,地藏经和宝箧咒可以同时读吗?/////
回答:
1、宝箧咒超度先亡或者非人的功效,远远优于《地藏经》的超度功效,至于为何宝箧咒超度更殊胜,我之前博文《地藏经超度冤亲债主,存在一个天大误会》,以及《度鬼之法不同,效果各异》两篇博文说的很明白,你可以详细阅读看看;至于你是不是决定不读《地藏经》,这个你自己决定;我只能告诉你,超度之事,依靠宝箧咒一咒足以解决,不需要假借任何其他法门来辅助,也不需要另外找高僧大德帮你念咒超度,自给自足,自己念诵超度,足矣足矣!
2、宝箧咒和地藏经,当然可以同时念诵,如果你精力和时间充裕,完全可以兼顾;
3、大礼拜本尊,和超度冤亲债主,可以同步进行,不一定有先后顺序,因为有些非人障碍是过往的,有些是现在将来在生活中,随时产生的,这个东西,他不是说超度一次永远没有了,他是随时会产生新的鬼神障;比如我博文提及,前一段时间我家和邻居拆房,导致家宅神障碍,还有各种情况,所以,冤亲债主不是一劳永逸的。


/////提问:边夷国土有菩萨住处。名牛头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 ——师兄,您认为这边夷国土指的是新疆吗?我给您提供一点信息。我是宁夏的,我们这里在古时也是边夷之地,在宁夏的中部有个青铜峡镇,这里有驰名中外的108塔,有本地最大的佛教道场“牛首山寺庙群”,山上有大小寺院上百所,每年农历三月十五过会,各地赶来朝拜的信众几十万人,热闹非凡,我们这的牛首山会不会就是佛经中记载的牛头山啊?本地人也有管牛首山叫牛头山的,呵呵,请师兄考证。/////

回答:不是说我认为是新疆,我是依《华严经》所说,疏勒国中之牛头山,因为疏勒国是在新疆境内的古国,故说新疆;你引用的这一段依据,也是可靠的,二者并无矛盾,师兄详察经典,自然知晓。


/////提问:师兄好!最近在网上搜索好大礼拜仪规都是藏传的方法!需要观想自己上师和念诵大礼拜咒语,但是自己都没有皈依上师,怎么观想?观想观音菩萨和念大悲咒可以不?不知道师兄平时做礼拜的仪规是什么~以及怎么观想~每次按照师兄的所说的祈请文可以了吧!想做的更好才能得到菩萨加持,谢谢!/////

回答:我个人尊重藏传传承的大拜法,但是不认为所有人必须要做到那些标准才能礼拜,如果你已经皈依藏传,请按照你的上师传承给你的大礼拜法礼拜即可,但是对于不是密宗的弟子,直接礼拜佛菩萨,礼拜本尊即可;一句话,他拜他的,你拜你的,经典依据也没有提及拜佛必须观想上师,或者拜佛必须念咒语,否则就不能拜,从一些经典依据看,就是类似观世音菩萨这样的大菩萨,或者很多的大阿罗汉,示现礼拜的时候,也没有示现必须观想,然后才能礼拜,都是直接礼拜,诸位读经很多,不难发现;《大悲咒经》提及三时念咒礼拜美容之事,但是那也不是必须的要求,属于选修;至于藏密的传承,他要那么观想,那是人家宗派传承之内的事情,但不是人人硬性规定必须如此。

另外,我想说的是,佛法的修学,可以采用藏密体系的修法,我个人也一再赞叹藏密里面有很殊胜的教法,但是不宜用藏密体系的标准,来硬性衡量其他宗派的修法是不是如法,如果一定这样衡量,很多事情,包括藏密本身,也会被人陷入非议;比如说,藏密重视传承,没有传承不能弘法,可是最近,索达吉堪布自己参考了多个版本的《法华经》,自己又会集了一个新版本的《法华经》,但是还是署名“鸠摩罗什”,堪布意欲弘扬复兴天台宗,可是天台宗的法师质问索达吉堪布,按照藏传的体系,你需要有“传承”才能弘扬天台宗,可是天台宗从智者大师开始,本身一直不存在藏传标准的那种“传承”,也就是说,索达吉堪布根本无法获得天台宗的传承,因为这个传承从一开始就根本不存咋,那么,你既然无法获得天台传承,你又要弘扬天台,按照藏传的标准,无传承弘法,你岂不是这个行为是不如法的?-------所以,我之前经常给大家说,藏传的体系,以及见地,有很多地方,和汉传有不同之处,不宜死死以藏传的标准来衡量一切,有很多密教弟子,一谈到传承,就自己觉得高人一等,觉得汉传这个也不如法,那个也没有次第,那个也没有灌顶,那个也没有获得传承,只有藏传是天下第一,其他宗派都是王八蛋,持这种知见的密教人士很多;现在天台的法师,质问索达吉堪布的问题,正是如此!这个问题,也恰恰就是我要给你解释的,不要用藏密体系下的标准来衡量一切,如果一定要死死的那样衡量,到了最后,是自己把自己搞到不知所措;各宗各派的历史渊源不同,对治众生的根器不同,法门善巧机宜不同,岂可一把尺子量变天下?

/////////注:有《法华经》的传承,和有天台宗的传承,是两个概念!//////////

吉祥果
2016.07.05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