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音补怛洛迦山:在马尔代夫?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6-04-04 07:22:21

观音补怛洛迦山:在马尔代夫?
提示:《华严经》所谓印度南方海中之补达珞珈(普陀珞珈山),乃观音势至二菩萨昔日亡命之所,亦是二菩萨初发菩提心之所,亦是后世观世音菩萨久劫安住之所,也是普陀净土最初发端之所;然而,此处之具体地理位置,过去并无具体之确定,《华严》经文只略言南方海中,我国人多说“南海观音”,多因此也;我多年来依照经典之合理性推理,一直以为此补达珞珈山,应当在古代狮子国,即今日之斯里兰卡,但是,2014年年底时,我个人有一殊胜感应,乃观世音菩萨亲示,此地应为:马尔代夫;神通感应之事,我个人一贯谨慎,所以,此一感应,亦仅供诸位参考,不做权威论断;以下为具体论述:预先声明本文只做佛经明示之地理位置考证,不涉及佛菩萨法身遍一切处之胜义说,也不涉及心净一切处皆净土之胜义;预先声明,以令自高之好事好辨者,歇息口舌。)

///一、观世音菩萨“补怛洛迦山”之位置考证///:

A、我曾经误认为《华严》所载之“补达洛迦“在斯里兰卡(狮子国、僧伽罗国):
何故我之前依照经典推理,认定狮子国,即斯里兰卡,为补怛洛迦山所在?因为依照《观音本缘经》推理,昔日观音势至二菩萨因地时,被后母驾船,丢弃二兄弟于远离大陆之岛屿,依照一个妇人的体力,有可能划船到达斯里兰卡,而不可能是更远的岛屿,包括我感应中确定的马尔代夫,都不可能!因为马尔代夫远离印度半岛,莫说一个妇人,就是壮汉,依靠划船前去,亦非易事;所以,我读《观音本缘经》,依照经义,预先否定了马尔代夫,认为不可能是印度南方海中之补怛洛迦所在之处,而认为极有可能是斯里兰卡(狮子国),因为这是符合《观音本缘经》记载的。

B、观世音菩萨予我感应,表示“补达洛迦”应在马尔代夫,缘起如下:

因我2014年时,欲择定一具体之佛菩萨,特定帮助我父母与之结缘,令因此结深缘故,令我父母生前增福延寿,未来百年之后,能因此因缘,得生净土;为圆满此事,我多方考虑,本欲择阿弥陀佛,或者药师佛,均为选择,甚至也考虑文殊菩萨,何故选择文殊菩萨?因文殊菩萨安住我中国国土中,本与我摩诃支那国人有缘;但是后来考虑,父母所知佛教众圣中,只有观世音菩萨,是其生平所知的佛菩萨中,其印象最深的,或者通过文艺作品,或者平时听人说及,其阿赖耶识中,观世音菩萨有一定之印象种子,如果择定和观音大士结缘,未来得遇,父母眷属有之前之印象,不至于陌生排斥;又因观世音菩萨乃极乐净土阿弥陀佛之辅弼,亦极乐净土后继之佛主,故而,与之结缘,亦不失父母未来往生极乐净土之利益;由此种种考虑,故而择定观世音菩萨,为我帮助父母结缘之对象;

但是,在取父母财物捐造观世音菩萨圣像的过程中,因为之前父母之冤亲债主不曾超度,每次做功德之后,必定带来一番严重的身心障碍,因为我是功德的推动者,所以,我身心的痛苦,甚至经常比父母还难受,不过,取父母财物造观音像,毕竟有观世音菩萨加持,尚且障碍还好些,但是取父母财物放生时,障碍极重,又修其他福德,也如斯,所以,中途导致我身心极度难受;在这种极度难受之中,我一度失去信心,不愿存留世间,希望观世音菩萨立即接引我往生,失去继续为父母修福之信心;在我万念俱灰之时,观世音菩萨给我示现:欲令你的父母未来往生马尔代夫之普陀净土,现在结缘于我(观音大士),所做福德以及结缘尚且浅薄,还需要你继续努力,为父母修此圣因,若你即刻舍弃色身,一人求生接引,父母往生,何所依靠?有此明示,我才继续奋起信心,继续取父母资财,捐造佛寺观音像,并且捐造观世音像安住之佛寺大殿,亦供佛斋僧,为父母修诸种福德;那么,有了菩萨这个提示,我就需要去改变之前的成见,我就需要找到此一感应之合理性,详细之论述,我在下文展开。


C、“斯里兰卡”与“马尔代夫”之假想:板块漂移学说:

那么,因为上述感应,指明补怛洛迦山相关之普陀净土,在马尔代夫之后,我又有了如下思维:观世音菩萨所指示我之马尔代夫为佛经中所言之“南方海中之补怛洛迦山”,但依据《观音本缘经》记载,观音势至二菩萨当时的后妈,那个妇人,她划船太远,不可能到达马尔代夫,只能是印度半岛的临近岛屿,这是我之前的推论;可是,有了此一感应之后,我又有如下推论,供参考:地球各个大陆之间,按照板块漂移学说,比如日本列岛,澳洲,之前都是和欧亚大陆是整体一块的,之后经过缓慢的板块漂移,才远离大陆;从这个立论说,观世音菩萨成佛以来,已经是无量久远劫之事,甚至地球到底成住坏空多少次,我们都无法知晓,即便地球不曾毁坏,按照板块漂移学说来说,即便按照《观音本缘经》推理,当时的印度本岛之临近岛屿,很可能随着板块漂移,逐渐远离印度半岛,逐渐进入南印度洋;以此板块漂移学说,以及观音成道之久远历史,这两个契合起来,可以印证观世音菩萨给我感应之“补怛洛迦山在马尔代夫”之立论--------也就是说,补怛洛迦山之原本地址,在观世音菩萨因地时,应该是靠近印度半岛的,但是经过久劫以来,沧海桑田,快板飘逸,这个岛屿和其他岛屿,已经远离印度半岛进入印度洋,即今日之马尔代夫群岛;从这个推理来说,当时之菩萨继母,是可以驾驶舟楫到达此一岛屿的,因为当时还是近海岛屿,随着板块漂移之后,才形成今日之远离印度半岛之“马尔代夫群岛”,这为之前的认识,找到一个新的角度。

当然,上述感应,以及推理,只是我个人一家之言,提供参考,不做决定之论;至于有人说,诸佛菩萨法身,化身,随机化显,无处不在,何必深究是马尔代夫,还是斯里兰卡,还是舟山普陀,还是厦门南普陀,还是三亚之南海观音,还是拉萨之布达拉宫?若如此说,也是正确的,只是我们探究的是佛经依据指明地域的一个考证,似可不必互相攻讦。注:西藏拉萨之“布达拉宫”,其取音梵音之“补怛洛迦”,藏传将此发音简略为“布达拉”,以此命名“布达拉宫”,而汉地之舟山普陀,竟然将“普陀珞珈”分成两处,一处名“普陀山”,一处名“珞珈山”,这个似乎和《华严经》义,不是一个意思,《华严经》说的很清楚,这是一个完整的地名,完整的叫做“补怛洛迦山”,详见上文所引证之经文。

D、****观世音菩萨“补怛洛伽山”之佛经所示地理位置之最终推定****:

个人态度:宁信佛经依据,不信神通,不信个人感应:

《华严经**入法界品》说:“于此南方有山,名补怛洛伽山,彼有菩萨名观世音自在。”又云:“海上有山多圣贤,聚宝所成极清净,华果树林香遍满,众流池沼悉具足,勇猛丈夫观自在,为利众生住此山,汝应往问诸功德,彼当示汝大方便。”善财童子受教向南而行,渐至此山:“见其山岩谷之中,泉流萦映,树林翡郁,香草柔软右旋布地,观自在菩萨,于金刚宝石上,结伽趺坐,无量菩萨,皆坐宝石,恭敬围绕,而为宣说大慈悲法。”

《大唐西域记》卷十秣罗矩咤国:“秣剌耶山东,有布呾落伽山,山径危险,岩谷敧倾。山顶有池,其水澄镜,派出大河,周流绕山二十匝,入南海。池侧有石天宫,观自在菩萨往来游舍。其有愿见菩萨者,不顾身命,厉水登山,忘其艰险,能达之者,盖亦寡矣。而山下居人,祈心请见,或作自在山形,或为涂灰外道,慰喻其人,果遂其愿。”

因上述《华严经》佛经依据,又因《观音本缘经》(如下附录一)记载,观音势至二菩萨当时因地时为兄弟,继母欲杀二兄弟,故而驾驶舟楫,载之弃于之海上荒岛;以此推理,一个妇人,即便加上船夫(经载可能有船夫,问题是,这是谋杀,此妇人将兄弟丢弃荒岛,船师见之,自然知道是谋杀,岂能为妇人所容,令其知晓?),若能驾驶舟楫,搭载三人,最远能到达何处呢?如果按照今日地理地图推理,按照一个妇人的体力,能将舟船驾驶到斯里兰卡,已经相当费劲,何况今日之马尔代夫,远离印度本岛太远,非一个妇人力量所及,加之印度半岛临近南海方向之岛屿,除了斯里兰卡,并无其他岛屿,因此推理,我此前一直误会的认为,《华严经》所载之“补怛洛迦山”,应当在斯里兰卡,是最合理的解释;不料,又得到菩萨给的感应是“马尔代夫”。

但是上述推理以及我个人感应,又有与佛经矛盾之处:

《观音本缘经》记载:从此南方,近有岛,海岸孤绝,岸有甘果,濵有美草,我与汝等,共往绝岛;即诣船师所,二子俱乘船渡海,到绝岛岸。

从这一段记载之“近有岛”三字,可以看出,观音菩萨因地时,补怛洛迦山之岛屿,应当在印度本岛之近海,这也印证了我推理之“妇人即便加上船师之体力,不可能到达远海之推测”;

另外,《大唐西域记》第十卷记载:“秣罗矩咤国”国南“滨海”有“秣刺耶山”;"秣刺耶山东"有"布呾洛迦山";

从这个记载,“滨海”二字,也确定秣刺耶山为“近海之山”,不在远海;同样,以秣刺耶山为参照,在其之东之“布呾洛迦山”,也完全确定是在近海;

所以,从《观音本缘经》《大唐西域记》地理位置推定,可以确定,补怛洛迦山,在印度南方之近海,是确定的,这不可能是我感应所知之“马尔代夫”之地理位置;所以,神通感应之事,可以参考,但是不可完全深信,包括我自己也是如此!如果自己的感应,和佛经发生矛盾,显然应该抉择,以佛经依据,为最权威之选择。

E、既然是印度近海岛屿,为何菩萨要给我一个比较远的“马尔代夫”之感应呢?

我上文叙述,我个人感应之“马尔代夫”之地理位置,与佛经记载之“南印度近海”之"补达洛迦"位置,是有矛盾的,我最终选择依靠佛经为最终依据;那么,既然如此,观世音菩萨为何要给我一个“马尔代夫”之感应呢?因为我心中,只知道印度南海,只有两处岛屿可能是补达洛迦山,一处大岛屿,即斯里兰卡,一处分散小岛屿,即马尔代夫;除此之外,我不知道印度半岛南端有什么近海之小岛,至少电子地图,和印刷地图上,是没有标注的,就是诸位去看地图,也不可能找到印度南海之近海有任何小岛,中国的舟山普陀,还是地图可以找到的;此种情况下,菩萨为鼓励我之信心,按照我心中已知之岛屿和地理位置,给出最接近我心中答案之“马尔代夫”,给出一个具体目标,实在说,这是一个善巧示现,方便示现,就好像《法华经》说的中途的那个“化城”,是一个道理;因为你地图上找不到有地理位置的补怛洛迦山,那个岛太小了,玄奘法师去的时候,按照《大唐西域记》记载,还是有的,现在是不是还有?还在?都不清楚!至少地图上没有找到!所以,菩萨按照我心中推测可能之答案中,给出最接近正确位置之答案,只不过是对我的一个鼓励;这不是菩萨有什么错误答案给我,或者是我感应有什么不准确,这是菩萨“应众生心,现所知量”,知道我们凡夫心中,喜欢考证,喜欢有个具体目标,因此,菩萨必须要给我一个我们可以考证到的位置,至少地图上要能找到,这样容易让我生信心,所以说了“马尔代夫”;这是菩萨的慈悲善巧,这是我理解这件事!

///二、文殊菩萨住中国“五台山”之佛经依据:精确无误!///

虽然观世音菩萨之普陀净土,其地理位置之确认现在比较麻烦,不过,我中国国土中之“五台山”,有多处佛经,明确确定,就是文殊师利菩萨安住之所;现存佛经依据最为明确的,最为精确指明的,在中国国土中安住的菩萨圣山,就是“五台山”或者翻译“五顶山”,或者翻译“清凉山”;佛经给的方位定位是“印度东北方”;国名或者翻译“振那国”,或翻译“支那国”,或翻译“摩诃支那国”,或翻译“震旦国”,或翻译“真丹国”,此皆我中国之古代国名也,中国国名之英文“China(梵音“支那)”即是起源于印度古梵音,“支那”之发音称谓,按照经典文献依据来看,可以认为起源于佛陀,但是从合理性推演来看,可能这一名称,有比佛陀更早的起源,因佛讲经时,直呼支那之名,表明彼时,此国名已经遍为人知,可见必定有更早起源。

另外,依我所知,我中华国土,多诸圣地,诸大菩萨悉皆安住我中华国土,此地,乃诸佛预先安置佛陀教法传承之地,这一安排,在释迦佛降临世间示现成佛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可能一直要延续到释迦教法末法灭尽为止,此间,我中国国土,都是佛法传承之地,故而,我中国国人,应当抓住此一因缘,努力修行;

******五台山为文殊菩萨住地之佛经依据******:

《文殊菩萨宝藏陀罗尼经》云:佛告金刚密迹主菩萨言:我灭度后,于此瞻部洲“东北方”,有国名“大振那”,其中有山名为“五顶”,文殊师利童子游行居住,为诸众生于中说法,乃有无量龙天、夜叉、罗刹、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围绕供养。”

《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云:尔时世尊。从多宝佛入塔下。大众围绕。飞行东方百千里程。有一国土。名大七宝震旦。其国中央。有一高山。名五宝台。文殊师利。常在说法。

八十《华严》之卷四十五《菩萨住处品》云:“东北方”有处,名“清凉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文殊师利,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万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

六十《华严》之卷二十九《菩萨住处品》曰:“东北方”有菩萨住处,名“清凉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文殊师利,有一万眷属,常为说法。

 
///三、西安“仓颉造字台”,为迦叶佛三转珐伦之法台:///

依《法苑珠林》《道宣律师感通记》记载,不仅仅释迦牟尼佛的教法,视中国为传承之地,中国各处名山之中,悉皆有菩萨安住;而且,释迦佛之前,过去之“迦叶佛”,其“第三转珐伦”之地,即是今日之“中国西安”,其中,西安现在旅游景点之“仓颉造字台”,就是迦叶佛“第三转珐伦”说法之法台;因此高台,为迦叶佛转珐伦之圣地,颇为灵异,故而其后,人文始祖之“仓颉”,在此台时,得诸加持,灵感满足,察鸟兽及万物之行迹,创造文字流布世间;故而,先圣之圣地,后世灵感也多;西安成为迄今为止,中国历史上作为首都,建都最多的城市,十三个王朝的京都,建立在西安,中国古代佛法翻译传播中心,主要也在西安,这些都和此地过去的特殊经历有关,和古佛过去的某些因缘,亦有关系。可惜的是,今日西安的“仓颉造字台”,仅仅沦为一处旅游景点,几乎没人注意过,这是迦叶佛说法的圣地,这是多可惜的事情!不晓得这个文章出来,会不会导致西安仓颉造字台游客暴增?大约不会,因为自从唐朝《道宣律师感通记》《法苑珠林》刊行以来,知道这一奥秘的佛教学者很多,但是这里也没有成为很多佛弟子驻足之地。

*****《道宣律师感通记》记载****:
 
至宇文周时。文殊师利化为梵僧。来游此土云。欲礼拜迦叶佛说法处。并文殊所住处名清凉山。遍问道俗无有知者。时有智猛法师。年始十八。返问梵僧。何因知有二圣余迹。答云。在秦都城南二十里。有苍颉造书台。即其地也。又云。在沙河南五十里青山北四十里。又问。沙河青山是何语。答云渭水终南山也。此僧便从渭水直南而出。遂到高四台。便云。此是古佛说法处也。
--------《道宣律师感通记》

(道宣律师提问)又问:今京城西高四土台,俗谚云,是苍颉造书台,如何云隶字古时已有?

(费氏天人回答)答云:苍颉于此台上增土造台。观鸟迹者非无其事。且苍颉之传。此土罕知其源。或云。黄帝之臣。或云。古帝之王也。鸟迹之书。时变一途。今所绝有。无益之言。不劳述也。

(陆氏天人中途插话)又有天人。姓陆名玄畅。来谒云:弟子周穆王时。初生在天。本是迦叶佛时。天为通化。故用暂现。所问高四台者。其本迦叶佛。于此第三会说法度人。至周穆王时。文殊目连来化穆王。穆王从之。即列子所谓化人是也。化人示穆王高四台。是迦叶佛说法处。因造三会道场。
---------《道宣律师感通记》

因《法苑珠林》收录《道师感通记》,故不重复粘贴。

上文大意:是唐朝的道宣律师,在终南山中修订戒律,自我修持颇好,被天人恭敬供养,道师就问一个姓费的天人,在京城长安的西边,这个仓颉造字台的来历,以及“隶书”的来历;这位姓费的天人,也不知道是神通不够,还是他不知道答案,还是别的什么缘故,这位姓费的天人,就说了一些大话空话,忽悠了一番,打了一通哈哈,把道宣律师给一口回绝了,说“无益之言,不劳述也!”就好像今天开会,都说“基本上”“总体上”,或者说“相关部门”,没有精确的答案,你问他具体答案,他说“这个问题没价值,不要劳驾我讲嘛!”;我本来以为我们红尘俗世,芸芸人间,才会如此,不料天人之中,也有这样讲话的,颇为可爱!我猜,这位费天人以前没升天之前,一定当过我们人间政府部门的新闻发言人,因为他遇到无法回答的问题时,其应酬的言辞能力,太高了!希望费天人今天看到我写文章调侃你,别生气啊!我就是开个玩笑!开天人玩笑!不过万幸的是,这位姓费的天人回答不上的时候,旁边来了一位他的好队友,另外一位叫做“陆玄畅”的天人来了,这个陆天人一看自己的同伴“费天人”抢答不上来,就赶紧来救急,不能给天界的政府丢脸啊,也不能给护法神和天人的身份丢脸,自己赶紧来抢答,这可能是道宣律师出了一道抢答题;于是,天人陆玄畅,就接着费天人的话茬,继续回答道宣律师:师父您问的仓颉造字台,是迦叶佛第三会说法的法台;而且,周穆王的时候,文殊菩萨和目犍连尊者前来教化周穆王,并且文殊菩萨和目连尊者当时也告知周穆王,这个仓颉造字台是迦叶佛说法的法台,因此在周穆王时期,这里还建成了迦叶佛第三会说法的道场(应该是为了纪念“迦叶佛三转珐伦之地”,由周穆王主持,在这里建立了一个纪念性质的道场)。

至于仓颉,只是在迦叶佛说法的法台上,又增土造台,是这么回事!

所以,你看,这个仓颉造字台,本身它不应该是因为仓颉而出名,它应该是作为迦叶佛三转珐伦的说法圣地而出名,但是后世,一直到现在,只知道这是仓颉造字的地方。

******佛教历法、释迦佛诞辰之考证******:还有,周穆王时期,文殊菩萨、目犍连尊者有在中土教化穆王之事??大家查阅一下朝代年表,看看周穆王是什么时候?文殊菩萨和目犍连尊者来教化周穆王,如果按照现在2500多年的佛历,那时候释迦佛降世了吗?目犍连尊者投生在世了吗?这些问题,都是现在佛教界本来应该深刻反思的问题,但是大家都浑浑噩噩混日子,互相忽悠对方,都说是2500多年!虚云老和尚纠正很久,说按照佛历,按照虚老在世的时候说2900多年,推算现在2016年,应该是佛历3043年左右才对!所以,我们佛教界,现在很多话,都没法去说!明知是错,还要将错就错!

佛教真实的佛历,释迦佛陀真实的诞生时间,请阅读下面附录三。

相关资料周穆王(约前1054年—前949年),姬姓,名满。周昭王之子,西周第五位君主。在位55年,是西周在位时间最长的周王。



///四、普贤菩萨住“中国峨眉山”之说,颇有争议///:

此一佛经依据,不是特别明确,依据《华严经》菩萨住处品,似乎可以确定大光明山就是峨眉,但是,这些经典依据,在国土名称,山名,方位,在这几方面说的不够明确,所以,其精确度,远远比不上“五台山”的佛经依据明确:比如,如下两个版本的《华严经》所说的“大光明山”的方向是印度“西南方”,而峨眉山在我震旦国土,为印度之东北方,总体上和五台山是同一方向;所以,这一佛经依据,是否可以确切证明“峨眉山”就是《华严经》记载的“大光明山”,看起来,从考证的地理位置看,是不确切的,而且是错位的;当然,普贤菩萨化身峨眉,安住于此,救度众生,也无不可,犹如观世音菩萨之补怛洛迦山,本来在印度洋南海之中,但是观世音菩萨也化身于中国舟山普陀,示现以为道场;只是,本文从佛经依据的地理位置考证,峨眉山就是普贤菩萨所安住之大光明山的这一说法,经典依据似乎不够确切,甚至有方位的严重错误:

八十卷《华严经》之卷四十五《诸菩萨住处品》曰西南方”有处,名“光明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曰:贤胜,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三千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

六十卷《华严经》卷二十九之《菩萨住处品》曰:“西南方”有菩萨住处,名“树提光明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贤首,有三千菩萨眷属,常为说法。

(注:普贤菩萨,有翻译“遍吉”菩萨,有翻译“贤胜”菩萨,实际都是普贤菩萨。)


///五、甘肃“香积山”,可能为“香象菩萨”安住之所///

八十卷《华严经》之卷四十五《诸菩萨住处品》:“北方”有处,名"香积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曰香象,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三千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

六十卷《华严经》卷二十九《菩萨住处品》:“北方”有菩萨住处名“香聚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香象,有三千菩萨眷属,常为说法;

但是因为香象菩萨的信仰,没有象汉土四大菩萨一样,有如此广泛的信仰基础,因此,甘肃香积山,并没有成为知名之佛教道场。

为什么我说是可能,因为方位基本在印度之北方,方位符合佛经依据,又山名称符合佛经依据,所以我说是“可能”;那么,为什么只说是“可能”而不确定呢?因为恐怕同一方位,有同名之山,也未可知。


///六,至于九华山,明确就是金乔觉修行遗址///。

唐朝开元年间,有新罗僧人金乔觉,在九华山修行,后被视为地藏菩萨之化身,然后在此,开辟成地藏菩萨道场;当然,这也完全可以视同就是地藏菩萨化身前来,安住中土,利益众生之所,也不必有丝毫怀疑;



/////七、新疆疏勒牛头山,诸菩萨众于中止住/////

佛典中,关于此国之记载颇多;八十卷《华严经》卷四十五《菩萨住处品》谓此国之牛头山为菩萨住处:疏勒国有一住处,名“牛头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佛母大孔雀明王经》卷中云:达摩波罗神,住在于疏勒。


///八、青岛崂山“那罗延窟”,可能是《华严经》记载震旦“那罗延窟”诸菩萨之住处。///

六十卷《华严经》之《菩萨住处品》记载:“真旦国”土有菩萨住处,名那罗延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

八十卷《华严经》之《诸菩萨住处品》记载:“震旦国”有一住处,名:那罗延窟,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

按照佛教历史记载来看,一般认为这个洞窟,就是青岛崂山的那罗延窟:传说东晋高僧,《佛国记》的作者,法显大师,在其从印度取经归来,经历海浪颠簸,东归中土,将要到达青岛崂山登陆时,青岛崂山当时正值深秋,但是青岛崂山附近的莲花,全部争相开放;又到了明朝,按照《憨山大师年谱疏记载》,憨山大师在五台山修行,从《华严经》上看到有关那罗延窟的记载,遂不远千里来到青岛崂山,在那罗延窟坐禅修行两年多时间。

*****关于支那、震旦之国名溯源:*****

前文已经详细说过,支那、摩诃支那、振那,大振那,真丹,震旦,真旦,都是中国古代国名,我国之外,其余国家称呼我东土中华,都是上面这些名称;即便今日China之发音,亦取自古代梵语发音;

那么,为什么同样一个梵语词汇,翻译成汉语,居然形成了上述不同的汉字译音,甚至发音差别还很远?原因之一是,古梵语本身在印度半岛不同地域,不同时期,有发音差异,印度之声明学,在不同时期,秉承下来的发音,本身有一定之变异;原因之二是,我们现在的汉语发音,和古代汉语发音,有很大不同,仅仅以中古音、近古音为例,尚且与今日汉语发音,差别极大;古代汉语发音非常细腻,完全不如今日粗糙;所以,我们今天念诵的汉字发音,几乎可以说,大部分都不是古汉语发音;所以,用上面的汉字,以今日发音,去衡量古音,其中本身有很多就是错误的;由于上述二大原因,造成如上所述今日看似不同之发音,其实,在古梵语中,在古汉语中,那是同一个发音,同一个名词!

摩诃支那国(大中国),在古代而言,这是一个光耀环宇的国家的名字,可是经历了清末和抗日之后,“支那”一词,成为日本人辱华的轻蔑称呼,后来国民党政府拒绝日本在往来文书中以“支那”称呼中国;再后来,盟军司令部裁定日本不得使用支那一词侮辱中国;而在此前和此后,我中国人一听到“支那”一词,一种被羞辱的感觉涌上心头;实际上,谁曾知道,这是一个何等光耀的称呼呢?难道因为日本人轻蔑的称呼一下,我们就不敢叫这个名字了?我个人觉得很荒唐!那你出去,也不要叫“China”了,这本身就是“支那”的音和义,本身就是“支那”的意思;日本人如果轻蔑“中国”二字,我们是不是也要修改国名,不再叫中国呢?我是觉得,我们中国人心态太敏感了,我们一直也有羞辱的语气叫“小日本”,那小日本也要改掉名字吗?一个国家,是不是被轻蔑,要看这个国家的国力、实力,而不是一个名称;更何况,稍微知晓一点“支那”一词原本历史起源的人,不会如此觉得羞辱,反而有不少荣光;我个人是觉得,如果中国人有点自信,并且你真的通晓“支那”一词的起源和光辉历史,你就不会被这些无聊的蔑视左右,你去看看古代文献,支那国,是被外邦膜拜的东方大国,支那一词,更是被日本人顶礼膜拜的,尤其在唐代的日华往来文献中,你可以看到日本人何等尊崇“支那”一词!同样一个国名,国力强盛时,他人是一个恭敬的态度,国力衰弱时,他人是羞辱的态度,到底是问题出在国力上面呢?还是出在国名上面呢?因为今日谈论别的主题,此一话题就此打住。

上述“支那”一词的各种发音,都有各种文献记载,比如佛经明文记载的,释迦佛陀亲口说过的佛经,这是最早的,也最确切可信的文献;从这些文献记载的佛教历史来看,“支那”这一称呼延续至今,至少已经有3000年的历史;那么,从佛陀讲经的时候,直接将我中土称之为“支那”,可见当时听经的弟子们,已经非常熟悉这个名词,也明确知道这个名词所指的国家,是我中土;由此推理,在佛陀诞生之前,或许以“支那”来称呼中土,早已经为大众熟知,不然佛陀讲经,不会当时就可以直呼其名;因此,“支那”一词,一定有比佛陀称呼还早的起源,这个几乎可以说是一定的。

那么,上面说清楚“震旦”就是“真旦”或者“真丹”,就是“振那”,就是“支那”,也就是“China”,在古梵语,古汉语中,他们是同音同义词,这么说似乎还不精确,其实,他们就是一个词,汉语音标不同罢了。


///九、不仅仅五台山有文殊菩萨安住,终南山、太白山、华山,
 
以及我国五岳名山,皆有圣人安住///

又问。今五台山中台之东南三十里。见有大孚灵鹫寺。两堂隔涧犹在。南有花园。可二顷许。四时发彩。人莫究之。或云。汉明所立。又云。魏孝文作。互说不同如何?
 
答云。俱是二帝所作。昔周穆之时已有佛法。此山灵异。文殊所居。周穆于中造寺供养。及阿育王亦依置塔。汉明之初。摩腾天眼亦见有塔。请帝立寺。山形像似灵鹫名大孚。孚信也。帝信佛理。立寺劝人。元魏孝文。北台不远。常来礼谒。见人马行迹石上分明。其事可知。岂惟五台。今终南山太白太华五岳名山。皆有圣人。为住佛法。处处有之。
 
-----------《道宣律师感通记》



 
////十、释迦世尊嘱托专门护持“震旦国土”的护法神:////

一些藏传的堪布,言辞之间,把汉地贬斥的一文不值,似乎汉地什么都不如藏地,说汉人福报不如藏人,但是汉人比藏人富裕的多的多,过去1800年中,汉人都是地球上最富有的族群,这一经济成就的高度,就是今天的美国,也不曾达到过,美国经济到现在也不过100年;汉人不会财神法,但是不会财神法汉人也发财!汉人崇尚布施利他,崇尚仁者爱人,这本身就是最圆满最根本的财神法!藏人会那么多财神法,又怎么样呢?!说汉人智慧不如藏人,但是汉人自古以来比藏人的科学和哲学成就要高的多;说汉地佛法不如藏地,但是佛教宗派和思想体系最完整的,还是汉地,至于密宗,只不过是汉地佛教一个分支而已;藏传最引以为自豪的就是佛法,问题是,佛法是发端印度传入藏地的,那不是你藏地本土的文化资产,而汉地在佛法之外,还有以诸子百家的思想体系衍生出来的丰富的文化遗产,藏地在佛法之外,你还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文化遗产呢?难道是苯教的巫术和没有人性的奴隶制吗?所以,如果你什么都想贬低汉地,说汉地不如藏地,恐怕有些妄想了!甚至某些贬低,连基本事实都不顾及。

每个民族都自以为,自己的本民族是最优秀的,这个没什么不可理解的,问题是,如果将这种对自己本民族的自豪感,发酵成为一种极端的种族主义的傲慢,并且将这种傲慢夹杂在佛法传教的过程中,反而去贬低在历史上和现实中明显比自己本民族优秀太多的其他民族,恐怕这既不为佛弟子不妄语的戒律所允许,也为君子和智者所不齿;不晓得佛菩萨看到这种无知的傲慢,如何看待呢?所以,我经常反复说这些事,希望汉传藏传,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不要再动不动来贬低汉地,因为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你都没有那个资格,也没有那个资本来贬低汉地。

那么,我们看看,释迦佛陀,他是怎么对待我汉地中土震旦的?看看佛陀如下对护法神的嘱托,要好好护持中土!令我法眼得久住故,绍三宝种不断绝故!
 
这还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佛经,还有诸多佛经中,佛陀反复提到中土震旦,给予种种护持加持照顾,甚至安排很多佛菩萨安住到汉地,这些佛经非常多!所以,汉地,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诸佛菩萨特别照顾特别加持的传承佛法之地,本身就有非常特殊的历史使命,全世界各个文明古国的古文明,都湮灭了,只有中国的古文明,在多次经历各种特殊的历史事件之后,也还能顽强的保留下来,你以为这是偶然吗?
 
所以,轻慢汉土,轻慢汉土佛教,轻慢汉人福慧,轻慢汉人的成就,恐怕这是有些人自己天性傲慢,自高自大使然;佛尚不慢我震旦天汉之民,多方嘱托爱护,悉心照护护佑,尔等有何德行,能胜佛德,焉能慢之?
 
 
尔时,世尊以震旦国,付嘱毗首羯磨天子五千眷属,迦毗罗夜叉大将五千眷属,法护夜叉大将五千眷属,坚目夜叉大将五千眷属,大目夜叉大将五千眷属,勇健军夜叉大将五千眷属,摩尼跋陀夜叉大将五千眷属,贤满夜叉大将五千眷属,持威德夜叉大将五千眷属,阿荼薄拘夜叉大将五千眷属,般支迦夜叉大将五千眷属,婆修吉龙王五千眷属,须摩那果龙王五千眷属,弗沙毗摩龙王五千眷属,呵梨帝鬼子母天五千眷属,伊罗婆雌大天女五千眷属,双瞳目大天女五千眷属:“汝等贤首,皆共护持震旦国土,于彼所有一切触恼、斗诤怨仇、忿竞言讼、两阵交战、饥馑疫病、非时风雨冰寒毒热悉令休息,遮障不善诸恶众生瞋恚粗犷、苦辛涩触无味等物悉令休息,令我法眼得久住故,绍三宝种不断绝故,三种精气得增长故,利益安乐诸天人故,勤加护持。以是因缘,汝等今世及以后世常得安乐。”毗首羯磨天子及与眷属,迦毗罗大夜叉、法护夜叉、坚目夜叉、大目夜叉、勇健夜叉、摩尼跋陀夜叉、贤满夜叉、持威德夜叉、阿荼薄拘夜叉、般支迦夜叉及与眷属,婆修吉龙王、须摩那果龙王、弗沙毗摩龙王及与眷属,呵梨帝鬼子母天、伊罗婆雌天女、双瞳目天女及与眷属,各作是言:“大德婆伽婆,我等共护震旦国土,休息一切斗诤;乃至增长三种精气,我等勤加护持养育;乃至世尊声闻弟子三业相应不积聚者,倍复安置护持养育。”

——《大方等大集月藏经》卷第九分布阎浮提品第十七



附录一:《观世音菩萨往生净土本缘经》

释迦弥陀,曾为夫妻;观音势至,曾为兄弟。
观音菩萨本初100大愿由来,释迦世尊500大愿由来,此经有载;
补怛洛迦山之本初因缘,此经有载(注:此处补怛洛迦山,依《华严经》,在印度南方海中,非中国舟山普陀)
透过本经,
我们可以在赞叹菩萨同时,也反省自己:
菩萨往昔,遭遇如此大难,尚且能发菩提之心!
而我等凡夫,遭遇苦难,即退失菩提之心!实在汗颜!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鹫峰山顶。与大比丘众及诸大菩萨天龙八部人非人等。恭敬围绕。而为说大菩萨本生因缘。尔时佛前有大光明。遍照南阎浮提。渐及他方国土。而光明中说偈言曰。

成就大悲解脱门。常在娑婆补陀山。昼夜六变观世间。本愿因缘利一切。

是时众会见此光明。闻说偈言。生未曾有想。莫不疑怪。次第问因缘无答者。尔时众中。有一菩萨摩诃萨。名曰总持自在。从座而起。便白佛言。世尊。有何因缘。现此光明。谁人所放。我等大众。见斯光明。闻说偈颂。未知因缘。愿为我等。当说其因缘。

佛告总持自在菩萨。善哉善哉。汝等谛听。从此西方。过二十恒河沙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众生无有众苦。但受诸乐。其国有佛。号阿弥陀。三乘圣众充满。其中有一生补处大士。名观世音自在。久植善根。成就大悲行愿。今来此土。为欲显示往生净土本末因缘。现此光明。普照世界。不久自来。汝等当问偈颂因缘。

尔时观世音菩萨摩诃萨。百千大菩萨众。俱共来诣鹫山顶。头面礼佛。赞叹供养已。退坐一面。时总持自在菩萨。承佛威力。往观世音所。共相慰问。白观世音言。善男子。所放光明。演说微妙伽陀。未识本末因缘。其意云何。

时观世音告总持自在言。乃往过去。不可说阿僧祗劫前。当于南阎天竺。有一国。名摩涅婆吒。其国有一梵士。名曰长那。居家丰饶。有妻□名摩那斯罗。未有子息。夫妇常叹恨。我等财产虽丰足。亦无余念。未有子息。是为遗恨。祈祷天神。殷重求子。其妻未久之间。有身月满。生男子。端正无比。至有三岁。复生男子。梵士得二子。欢喜踊跃。招占相使见二子。相者见而不悦。良久告言。此儿虽端正。别离父母不久。兄号早离。弟名速离。虽闻此言。夫妻相共爱养无厌。早离年至七岁。速离年至五岁。时母摩那斯罗。四大乖违。重病卒起。形色衰损。辛苦病恼。不得安卧。水食绝将。入死门时。二子有母左右。瞻仰面目。忧悲啼哭。长母闻子悲声。血泪交流。从病床而起。以左右手。摩二子头言。生死败坏。不可免脱。占相所言。有实唯然。所恨汝等未及盛年。舍而别离。我有何罪报。汝等何无幸。尔时早离在枕侧。闷绝而卧。良久苏起。呼天唱言。我等如今者幼稚无识。非生母者。谁示明操道。天地空旷。神心无据。一何舍告别离。悲母则诱谕言。世间法尔。生者必灭。譬如驶流。必不久住。今听悲声。深生病惜。又速离以幼稚心。舒于二手。繁细颈。高声啼哭。

是时摩那斯罗语二子言。明操至道。无过发菩提心。菩提心者大悲是。若至老大时。欲报四恩。宜须发心。如只今者。汝莫啼哭。我虽死亡。共父住。即呼长那。而语遗言。我今与汝。如车轮。如鸟翼。而有二子。我死汝生。汝爱养不异我生时。曾从佗缘。莫心改变。梵士闻妇遗言。闷绝僻地。苏起唱言。车无一轮。不进寸步。鸟无一翼。不飞尺空。汝入死门。我与谁人。养育二子。夫妇别离。恩爱至悲。我不乐世间。将舍命入死门。时妇复言。二子者。汝与我共生。愿止别离养二子。言讫闭眼。父及二子取其遗言。葬死尸还家。兄在右膝上。恋慕母。弟在左膝上。求食而悲。梵士忧怀中。而作是念。我无力。求佗女为妇。养育稚子。

爰有梵士。名毗罗。有一女。心情贞良。即取彼女。收为妇。时举世饥苦。财谷渐尽。库藏空无。生活无凭。长那即语妻言。我闻从是北往七日。有山名檀罗山。有甘果名镇头。将行彼山取妙果。养汝及二子。汝我还来间。将可养育。妻受其语。养育二子。如生母。夫差彼山独往。去后二七日。更不还来。时妻生异念。作是思惟。长那若住彼山不来者。我如何养育二子。若采果虽来。彼爱念二子。我有何等分。今以方便。除遣二子。思惟已语海师。定出时已。更告二子。我汝等养无力。汝父既未还。从此南方。近有岛。海岸孤绝。岸有甘果。濵有美草。我与汝等。共往绝岛。即诣船师所。二子俱乘船渡海。到绝岛岸。语二子。汝等二人先下。戏濵弄沙。我在船中。料理余粮。次下欲求草果。二子即下。东西驰走游戏。不知余事。后母密乘本船。还古乡。二子还到本濵。见之无船。及母不知去所。海侧走疲。举声呼母。更无答者。二子昼夜悲哭。兄早离作如是言。悲母告别离。一去更不来。慈父往檀那罗山。更不还来。后母者置绝岛。密还去。如何存身命耶。

时忆念生母遗言。我须发无上道心。成就菩萨大悲。行解脱门。先度他人。然后成佛。若为无父母者。现父母像。若为无师长者。现师长身。若为贫贱者。现富贵身。国王大臣。长者居士。宰官婆罗门。四众八部。一切随类。无不现之。愿我常在此岛。于十方国。能施安乐。变作山河大地。草木五谷。甘果等。令受用者。早出生死。愿我随母生处。不离父生处。如是发一百愿。寿终。父长那从檀那罗山。采镇头果。还来本宅。先问其二子。后母即答言。汝子只今乞求饮食游出。其父有朋友。往其所。问子在所。彼答言。汝出后。过二七日。后母送置南海绝岛。饿死定不疑。尔时长那。呜呼甚自责。我往檀那罗山。取甘果来者。为养二子。而有何罪。忽遇二别离悲。先别离难忍。今亦值生别离。不堪任。即求觅小船。到绝岛濵。四方奔求。唯是白骨一处聚集。衣服散在海濵。知是我子死骨。怀衣骨。啼哭发愿。愿我度脱诸恶众生。速成佛道。或变大地。或水火风。或变草木藂林。为众生作依止。或变五谷增益佗身。或若天若人若神。一切贵贱种形色。无刹不现身。如是发五百愿。又愿我常住娑婆世界。说法教化。如此时间。不食命终。阎浮提大动。诸天来会。禽兽悲鸣不安。空中散化。供养白骨。

尔时梵士长那者。今释迦牟尼如来是也母摩那斯罗者。西方阿弥陀如来是也兄早离者。我身是也(观世音菩萨)弟速离者。大势至菩萨是也。朋友者。总持自在菩萨是也昔檀那罗山者。今灵山是也昔绝岛者。今补陀落山是也(即:普陀珞珈山)。劫坏之时。器界虽坏。劫成时。先相还现。彼山北面有堀。若金刚有大石。号宝业。我常在彼石上。说大悲行解脱门。成就众生。昔为早离时发愿。处山顶。有七宝殿堂庄严奇妙。我常在宝宫殿。示教利喜。昔呼父母处也。我依彼思往生净土得不退位。思昔舍身。故常在彼山。异类禽兽。昔我所化。现草木。向舍身所。而低其叶。当知光明中偈颂亦如是。始末因缘。

尔时释迦牟尼如来。赞叹观世音菩萨。善哉善哉。诚如所言。往生因缘。一一如斯。汝等当知。如今日者。我及阿弥陀一化始终也。譬如父母。有一子。劫稚堕井底。其父入井底。救其子置岸上。其母在岸。抱取养育。诸亲属助母养志。结朋友仪。不还本井秽中。我如慈父。五浊众生如随井底。阿弥陀如悲母在岸上。如净土观世音等。如朋友。得不退。如不还。当知入娑婆五浊秽中。教化六道愚痴众生。今生净土。弥陀引不舍。观世音大势至守护。令不退还。皆依往昔誓愿因缘也。尔时阿弥陀如来无数百千圣众。现空中。说偈言。

善哉释迦文。在浊利众生。闻名见身者。决定成佛道。

往昔因缘故。今来现空中。欲生我因者。必来迎西方。

尔时释迦牟尼佛赞阿弥陀。说偈曰。

善哉两足尊。能利娑婆界。证明真实法。慈悲施一切。

若有重业障。无生净土因。乘弥陀愿力。必生安乐国。

若人造多罪。应堕地狱中。才闻弥陀名。猛火为清凉。

若念弥陀佛。即灭无量罪。现受无比乐。后必生净土。

尔时观世音从座而起。说偈言。

二尊如日出。能破生死闇。显示往因缘。经劫不败亡。

我念无量劫。在于绝岛侧。发心时因缘。常在补陀落。

昔在生死时。二尊为父母。今在净秽土。互助化世间。

尔时大势至说偈言。

我从初发心。随二尊不离。今闻昔因缘。能知缘不已。

我动一足时。三恶离苦恼。若生净土时。授手迎西方。

尔时总持自在王亦复偈说言。

我昔为朋友。今日能知之。当来得闻者。决定生净土。

尔时阿弥陀佛忽念不现。大众欢喜。作礼而去。


——《观世音菩萨往生净土本缘经》



附录二:菩萨住处


六十卷《华严经》卷二十九之:菩萨住处品第二十七

  尔时心王菩萨摩诃萨。复告诸菩萨言。佛子。东方有菩萨住处。名仙人起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金刚胜。于其中止。有三百菩萨眷属。常为说法。南方有菩萨住处。名胜楼阁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法慧。有五百菩萨眷属。常为说法。西方有菩萨住处名金刚焰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无畏师子行。有三百菩萨眷属。常为说法。北方有菩萨住处名香聚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香象。有三千菩萨眷属。常为说法东北方有菩萨住处。名清凉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文殊师利。有一万菩萨眷属。常为说法。东南方有菩萨住处。名枝坚固。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天冠。有一千菩萨眷属。常为说法。西南方有菩萨住处。名树提光明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贤首。有三千菩萨眷属。常为说法。西北方有菩萨住处。名香风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香光明。有五千菩萨眷属。常为说法。四大海中有菩萨住处。名枳怛。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彼现有菩萨。名昙无竭。有万二千菩萨眷属。常为说法。海中有菩萨住处。名功德庄严窟。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毗舍离城南有菩萨住处。名善住。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巴连弗邑有菩萨住处。名金灯僧伽蓝。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摩瑜罗国有菩萨住处。名长养功德。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拘陈那耶国有菩萨住处。名法座。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清净彼岸国有菩萨住处。名牟真邻陀功德。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风地内有菩萨住处。名无碍龙王所造。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甘菩国有菩萨住处。名最上慈。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真旦国土有菩萨住处。名那罗延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边夷国土有菩萨住处。名牛头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罽宾国土有菩萨住处。名郁提尸山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难提拔檀那城有菩萨住处。名梯罗浮诃。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庵浮梨摩国有菩萨住处。名正治邪曲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乾陀罗国有菩萨住处。名寂静窟。过去诸菩萨常于中住



八十卷《华严经》之卷四十五《诸菩萨住处品》

 

尔时,心王菩萨摩诃萨于众会中告诸菩萨言:

“佛子!东方有处,名:仙人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金刚胜,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三百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南方有处,名:胜峰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曰:法慧,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五百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西方有处,名:金刚焰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精进无畏行,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三百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北方有处,名:香积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曰:香象,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三千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东北方有处,名:清凉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文殊师利,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万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海中有处,名:金刚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曰:法起,与其眷属、诸菩萨众千二百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东南方有处,名:支提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曰:天冠,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千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西南方有处,名:光明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曰:贤胜,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三千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西北方有处,名:香风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曰:香光,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五千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

“大海之中复有住处,名:庄严窟,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毗舍离南有一住处,名:善住根,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摩度罗城有一住处,名:满足窟,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俱珍那城有一住处,名曰:法座,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清净彼岸城有一住处,名:目真邻陀窟,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摩兰陀国有一住处,名:无碍龙王建立,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甘菩遮国有一住处,名:出生慈,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震旦国有一住处,名:那罗延窟,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疏勒国有一住处,名:牛头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迦叶弥罗国有一住处,名曰:次第,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增长欢喜城有一住处,名:尊者窟,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庵浮梨摩国有一住处,名:见亿藏光明,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乾陀罗国有一住处,名:苫婆罗窟,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


附录三:佛历知多少?

按照目前世界上所统一的佛诞时间,佛诞生于距今2557年,中国历史记载则是诞生于周昭王24年,距今3040年,到底哪一个正确,历史学家及佛教界无从考证。

下面将网上搜来的有关内容附上,供大家参考。

一、中国历史记载

据《周书异记》说,佛生于周昭王二十四年,北齐时法上法师也如是说(《历代三宝记》卷一谓法上引《穆天子别传》而说)。

《周书异记》云:周昭王即位二十四年甲寅岁四月八日.江河泉池忽然泛涨,井水并皆溢出,宫殿人舍,山川大地,咸悉震动。其夜五色光气,入贯太微,遍于西方,尽作青红色。周昭王问太史苏由曰:“是何祥也?”苏由对曰:“有大圣人生在西方,故现此瑞。……一千年外,声教被及彼土。”昭王即遣人镌石记之,埋在南郊天祠前。……穆王即位,三十二年,见西方数有光气,先闻苏由所记,知西方有圣人处世。……穆王五十二年壬申岁二月十五日平旦,暴风忽起,发损人舍,伤折树木,山川大地,皆悉震动。午后天阴云黑,西方有白虹十二道,南北通过,连夜不灭。穆王问太史扈多曰:“是何征也?”扈多对曰:“西方有大圣人灭度,衰相现耳”。

这样,佛生于周昭之世,灭于周穆之世的传说,也就成为一千多年来汉地遵信的说法。公元1913年和1923年时,我国佛教界还曾隆重举行过佛诞2940年和2950年的纪念法会。乃至于今,汉地有的丛林大刹仍然沿习信奉此说。惟此说既为汉地许多佛教徒所遵奉,已经约定俗成。

二、世界佛教大会确认

1950年成立的世界佛教联谊会(简称“世佛联”)在缅甸召开第三届大会时,通过以公元前544年为佛入灭之年,即是根据斯里兰卡、缅甸所传者(具体大家可以上网搜一下,很多)。根据这一决议,1956年在印度隆重举行了佛入灭二千五百年的国际纪念法会,我们新中国也派团参加,中国佛教协会刊物《现代佛学》发行了纪念专号。由于这是国际性的约定,具有普遍的影响力,现代佛教界及其出版物,几乎皆用这一佛历纪年。

三、虚云老和尚谈佛历

“他们对浴佛节也有不同说法,不承认四月初八日为浴佛节。我凭《法本内传》及摩腾法师对明帝曰:佛以甲寅之岁四月八日生,此当周昭王二十四年。魏书沙门昙谟最曰:佛以周昭王二十四年四月八日生,穆王五十二年二月十五日灭。这样年月,多少朝代都遵奉不改。周昭王甲寅到现今已二九八二年了,现在他们要改为二五零二年。本来孔子、老子生在佛后,今他把孔老摆在佛先。我当时在大会上和他们争论,戒律、年号、汉服不准毁。”

(编者注:此年号为佛历,计算方法为佛历减去1027年即西元年历。如虚云老和尚当时为佛历二九八二,即西元一九五五年。)

把佛法传入中国的印度摩腾、竺法兰二尊者,去佛灭的年代还不远。当时白马寺东,夜有异光,摩腾指出为阿育王藏佛舍利之处,明帝建塔其上。佛道角试优劣,摩腾踊身虚空,广现神变,法兰出大法音,宣明佛法。二尊者的智慧神通难道说不清年月?后来的高僧,如罗什、法显、玄奘、道宣,虽有几种传说,也没有确定改变。及至民国二年,章太炎等居士在北京法源寺召开无遮大会,讨论佛的纪念日,议决四月初八日为浴佛节。

中国历代高僧大德皆以中国汉传佛历纪年。

四、佛历计算方法

1、汉传佛历:

3040年【2013年+1027年(周昭王二十四年)】

2、南传佛历:

佛诞前2556年【2013+(623-80)543年(4月8日前)】

佛诞后2557年【2013+(623-80)543年(4月8日后)】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