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篡改佛经?_吉祥果

By: 原创_吉祥果 原文发布于:2016-02-16 14:30:27

日本人篡改佛经?

一提到日本人和佛法的关系,大概除了想到大唐盛世,日本僧侣来华求学,还有就是想到20世纪三十年代日本人编撰的《大正藏》;鉴于《大正藏》在编撰分类问题、以及入藏标准方面,比较宽泛,甚至将一些经句错误,不具备权威性的经典编纂入藏,导致后世诸多不同意见,对此一版本非议也多,其中很多非议和不同意见,都有一定的道理,都是我们可以理解的,甚至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对于最近十数年来,网络上流传的一种说法,那就是日本人篡改佛经、日本人伪造佛经,对于这些说法,我不能耻笑这些人没见过世面,但是至少这些人对于日本人别说了解,恐怕连少许的知道,都谈不上,日本人对于学问的严谨细致和精密追求,对于知识的尊重,对于经典原版的尊重,可以说是几乎到了“变态”的程度;所以,说日本人篡改佛经,伪造佛经,我只能轻蔑一笑;反之,倒是自古以来,我中华儿女,伪造佛经者,篡改佛经者,汇集佛经者,比比皆是,所以,谁是谁非,自有公论;岂因倭寇曾为我仇,即污蔑其不重学问,岂因吾华夏子民为亲,即吹捧其必定重视学问;日本人于佛经篡改与否,自有公理和真相存在,岂因亲仇之分别,而互有赞谤。

《大正藏》之编撰,本于战乱年代(大约1922---1934年前后,日本大正天皇与昭和天皇交替前后),属于倭寇侵华前后之产物,故而,此一版本之藏经,大概我中华儿女,从情感上本身有诸多反感,加之其编撰本身的问题,非议颇多,但是有些非议,远远超出了学问本身,这是可怕的,比如上面说的,全面否定日本人对佛经的态度,这是我们自己的狭隘。

《大正藏》收录的范围,过于宽泛,除了日本藏经,还有部分在华民间藏本,还有部分敦煌藏经,又杂录其余各版本藏经,和合而成;从入藏经典的质量来看,的确很多质量不高,甚至未加校对勘误;从编纂分类来看,又认为其不合乎佛教分类法则,总之,问题多多;但是,此一版本藏经,将收录经典本身的问题,按照本身原版的错误保留下来,我恰恰认为,这是做学问应有的求真态度,如果对其中的某些问题做了修正,做了勘误,做了选择性的收录和摒弃,我恰恰认为,这倒反而是篡改了原本;所以,这是我个人理解此一问题的态度,至于别人怎么看,我勉强不了;汉传《永乐藏》《乾隆藏》往往以为权威,可是我们去看,发现这是由于入藏的高标准造成的,而且执行了不能有错误,不能让有争议的经典录入的原则,这一做法,提高了入藏经典的质量,但是是不是等于忠实于当时备选入藏的经典的本来面目,我实在不敢完全赞同,因为这已经有了当时的大德人为的有选择性的主观取舍;所以,《乾隆藏》比较权威,但是是不是这一版本最“真实”?这是两个问题。

还有,中国自唐以后,经历五代十国,历朝战乱,诸多佛经遗失,至明编撰《永乐藏》,清编纂《乾隆藏》时,诸多藏经已失,是不是此两版本所收录就是历史上最全面的版本?显然不是!反而,很多在华失传的版本,反而在日本保留下来;还有,大家都知道,斯坦因,伯希和,盗取敦煌藏经,日本人也有份,后来很多的敦煌藏经,都要在欧洲和日本的博物馆才能找到;还有,后期开发的“房山石经”,这就更晚一些;我们从这些不同时期出现的中文藏经版本中,发现同一部佛经,有各种不同翻译版本,同一个咒语,各种翻译不同,太多了,甚至同一个译师翻译同一部经,也出现两个以上的流传下来的版本,你说哪一个一定是原本,哪一个一定不是?恐怕除了佛陀,没有谁能绝对下一个定语。
 
现在还有一种看法,也颇有道理,只是不能在桌面上说,那就是,如果斯坦因,伯希和,还有日寇不曾盗走大部分敦煌藏经,很有可能这些藏经毁于我国战乱,或者毁于“文*革”,这话说起来,似乎是感谢强盗,但是历史就是这么惊人的滑稽,惊人的巧合,似乎一切在冥冥之中,早有安排!

所以,如果将现在佛经翻译版本不同,尤其将日本反馈入华的这部分佛经,由于版本不同,就一概指责为日本人篡改经典,只怕是无知之极;首先,我们知道历史上历次佛经集结,都是由圣者完成的,但是即便如此,每次佛经集结的原因,几乎都是由于佛经流传出现了不同版本,所以才发起新的佛经集结,为了勘定尽可能标准的版本,才发起新一轮佛经集结,从这一点看,佛经在数次集结的时候,已经出现了不同版本,这一说法,是佛教界公认的;在最后一次佛经集结之后,一直在印度保存下来的梵文原本,又经过各种抄录保存,又产生了不同的版本,梵文原本在入华之前,已经存在多个版本,这也是现在公认的事实;梵本由多位译经大师入华翻译之后,已经版本林立,这还不包括战乱和其他原因造成毁损,导致经卷残缺,从而导致后世保存经典,即便同一译师所翻译同一版本,也出现有的多句,有的少句等问题;所以,经句多少不同,有复杂的历史原因,岂可轻断。而这些经卷,有从中国传入日本的,也有其他途径进入日本的,这么复杂的来源,本身就不可能达成诸位一厢情愿认为的那种高度统一,如果真的高度统一了,反而这里面有不可告人的虚假,大家细想就会明白。
 
我们现在推崇的房山石经,尚且也出现和现在入藏经典版本不同,同样是版本不同,文字不同,你不能指责房山经是伪造,反而公认房山经,是非常权威的,你也不指责不同于房山石经的入藏经典是伪造,那你如何就敢因为版本文字不同,反而指责倭人改经?日本人保存的经典,或者文字有问题,或者缺字漏字,或者多字多句,日本人按照他所收录的有问题的原版保留下来,这本身是尊重事实,这一观点,大家必须树立;不能说字句不同,就是人家伪造,包括署名同一译师的同一译本,出现不同文字,都不可如此轻率认为,因为历史原因太复杂;反之,如果说经历了千余年的战乱,经历了各个不同的译师,经历了佛经在各国的不同抄录印刷和保存,到了现在,居然各个版本一字不差,那反而倒是值得怀疑了!所以,现在版本不同,字句缺漏,或者字句多少,恰恰说明,这就是真实的本来,有问题有差异才是真实的,至少是他这个版本比较真实的本来,这种真实,是必须得到尊重的,而不是去耻笑、污蔑;反问一句,如果日本人将所有日本藏经,效仿中国当今“山寨精神”,全部按照中国的经典文字拷贝复制一份,一字不差,一模一样,然后告诉你这就是日本藏经,和你们一模一样,试问一句,你信这就是真实的日本藏经吗?你是宁可相信本身不一样的差异,还是相信山寨的一模一样的经典呢?诸位冷静思考,我只是提供一个角度。

所以,综上所述,指责日本人伪造佛经,篡改佛经,这种说法不但不了解日本人,不了解日本人对待学问的态度,更不了解佛教历史,因为佛教历史上,本身同一部佛经,版本诸多不同,这都有复杂的历史成因;我们不说《大正藏》,就说更加不权威的《万字续藏经》,其中也不乏真经,其中《大黑天神经》就应当是一部真经,这些问题,既需要佛教历史上的典藏对照研究,同时也需要真修实证的内证境界去验证;我们比方说,当一部伪造的经典说明的某种功效,依靠文字研究无法确定时,依靠内证境界是可以知道的。

总之,不要轻易去污蔑日本人篡改经典,伪造经典,这种提法,非常轻浮而无知,是一种蓄意的想当然;倒是我们中国人,要反省一下历史上这些汇集、伪造、篡改的;随便就可以信手拈来,比如《护诸童子陀罗尼经》《父母恩重难报经》等等等等,太多了!

吉祥果
2016.02.16

返回目录